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453 方源喜酒

尤嬋本身就是水道蠱仙,借助海底潛流,速度比尋常蠱仙飛行還要迅猛更多。看↘毛↘線↘小↘說
  一路輾轉了數道海底潛流,前后耗費數天時間,尤嬋來到南宮家的領海。
  南宮家乃是東海的正道超級勢力之一,尤嬋來到領海邊緣,就停駐不前,落到一座無名小島上等候。
  她此番是來南宮家尋找援助,早在動身之前,就用信道手段通知了對方。
  果然,尤嬋沒有等候多久,就有一位南宮家的蠱仙前來迎接。
  “尤嬋仙子,華大師派我前來恭迎,他已在華橋亭等候了。”南宮家的蠱仙彬彬有禮,全無超級勢力的傲氣。
  一方面,他不過六轉修為,而尤嬋有七轉。另一方面,尤嬋雖是散修,但交游廣闊,且又是東海蠱仙界公認的六大仙子之一,美名遠播,由不得南宮家的蠱仙不重視。
  “有勞你了。”尤嬋輕輕一笑,頓時把南宮家的蠱仙看得心頭微跳。
  “仙子請隨我來。”南宮家的蠱仙平復心境,當即領路。
  尤嬋跟隨他一同鉆入海底,進入海底潛流。換了幾道潛流之后,尤嬋便在海中見到一座仙蠱屋。
  這座仙蠱屋構建奇特,一座拱橋中央建著一座亭子,亭子中有石桌有石椅,一位蠱仙正在做茶水功夫。
  尤嬋跟隨南宮家的蠱仙,登上拱橋。
  亭中男子含笑望來:“尤嬋仙子遠道而來,請恕華某不能親自迎接。”
  尤嬋便笑:“華安你乃是當今東海,智道三能之一,擺這樣的架子,我又能如何?”
  尤嬋和華安私交很好,此話完全是打趣。
  事實上,華安原先是華家蠱仙,但因為種種緣由,叛出華家。華家乃是正道超級勢力,華安在逃亡過程中,得到過尤嬋的幫助,兩人因此結下友誼。
  而后,南宮家接納了華安,華安勤修苦練,在智道上揚名東海。
  一句打油詩便贊道:雙極盤甲丹,南宮藏華安,還有龍首龜,厄海中往還。
  其中第二段,說的便是他華安。
  華安雖然依附南宮家,但時刻受到華家威脅,曾經多次遭受華家蠱仙的刺殺。所以他一般都在南宮家的大本營中,鮮少外出。這一次能夠出來以身犯險來見尤嬋,已經足見誠意。
  尤嬋自然知曉華安的處境,她能在此地見著華安,心中已經相當滿意,甚至還有一絲小小的驚喜。
  華安哈哈笑了三聲,伸手示意:“仙子請坐。”
  尤嬋也不客氣,坐下就舉杯喝茶,隨后一嘆:“茶是好茶,可惜我心中有憂,無法靜心品茗。”
  華安點頭:“仙子且細細道來,華某必定竭盡全力,為仙子出謀劃策,排憂解難!”
  尤嬋喝茶的同時,方源卻是在喝酒。
  他喝的還不是普通的酒,而是喜酒。
  這喜酒也不是旁人的喜酒,還是他自己的!
  “恭喜方源大人,恭喜雪兒仙子,有情人能成眷屬,實在是令旁人羨煞。哈哈哈!”冰卓大笑著,上來敬酒。
  方源含笑,端起酒杯,一邊回應,一邊目光掃視周圍。
  這里的大廳中,擺上酒席兩三桌,邀請的都是蠱仙。
  大多數都是異人蠱仙,有雪民,有毛民,有墨人,還有石人。除此之外,就是以方源為首的影宗成員。白凝冰并不在列。
  方源有八轉戰力,此刻有關他的喜宴,在北原的異族大聯盟中非同小可,幾乎全部蠱仙都來參加。
  雪民蠱仙們歡欣鼓舞,石人蠱仙的表情卻顯得僵硬。
  這一場訂婚的喜宴,對于雪民一族是大好事情,但對于石人而言,朝夕相處,一直欺凌的鄰家家中,忽然加入了一位八轉戰力,這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噩耗!
  “冰媛長老,果然是做了好大的事。老朽佩服,佩服得緊啊。”酒桌上,石人太上大長老石宗語氣深沉,對冰媛道。
  冰媛正是雪兒的祖奶奶,和方源聯姻乃是她一力主張的政策,如今終于見到成果。
  “這都是我孫女的福氣,唉,說實在話,也是我族高攀了。”冰媛假裝聽不出石宗的話中嘲諷之意,一邊回應石宗,一邊望了望主桌方向。
  在那里,方源端坐主位,雪兒緊挨著他,神情局促。
  冰媛嘆了一口氣,她表面風光,心中卻有隱憂。
  這一場不是她想要的婚宴,只是一場訂婚宴。冰媛充分地體會到了方源的難纏,單單這場訂婚宴,雪民一族就付出的不菲的代價。
  這還是她和方源討價還價,艱難談判了多次,方才得到這個結果。
  雙方各退一步,方源再次得到一筆資源,雪民一族終于能借到方源的勢。
  “但是將方源引到家里來,這樣的人物……我的決定究竟是對還是錯呢?”冰媛回想起她和方源交涉的過程,心中反倒猶疑起來。
  但表面上,冰媛卻是不漏絲毫情緒,滿臉含笑,酒宴上觥籌交錯,氣氛熱烈。
  東海。
  華安面帶愧色地對尤嬋道:“教仙子失望了,華某此次未能為仙子算出此人跟腳。”
  “就連你華大師都不行嗎?”尤嬋感到相當意外。
  華安臉色一肅:“一來,光靠龍魚的線索,的確是難以推算。二來,此人身負殺招,能專門克制智道推算,遮掩了自身跟腳。”
  尤嬋聽得此話,更加感到不妙。對方居然有智道手段,能夠防備推算,這一點她自己并沒有。
  敵有我無,可見對方有備而來,或者背后有人。不管哪一種情況,都更加表面對手的強大。
  “難道對方的智道造詣,比華安你還要出眾嗎?你是堂堂東海智道三能之一,居然連你都推算不出?”尤嬋十分不甘心
  “仙子誤會了,智道流派的門道和水道不同。眼下情景,猶如一道長河,對方在最險要的峽谷關隘上設卡。不管長河河面如何開闊,到了這處關卡,深沉的激流變成淺灘。我們智道蠱仙能夠在寬闊的河面上,掀起層層巨浪,但是在關卡處,卻是有力使不出,事半功倍得很。”華安耐心解釋,念及尤嬋專修水道,便細心地用水來比喻。
  “非是我不能夠,就算是其他智道蠱仙,只要勘破不了這一層防護,就萬萬不能推算成功。哪怕這層防護手段,只有六轉程度。”
  尤嬋郁悶。她對智道了解不深,事實上,大多數的蠱仙都對智道了解不深。
  一方面,這是智道蠱仙向來稀少,另一方面,知曉智道奧秘的智道蠱仙,也不會自找麻煩,去向外界宣傳自身流派的種種門道。
  尤嬋原以為,自己找得到華安出手相助,就能夠知道方源的跟腳來歷,沒想到卻結結實實吃了個癟。
  不過越是這樣,尤嬋越不想退縮放棄。
  華安也了解她的性情。
  尤嬋不僅只是外貌出眾,還有著水一樣的韌性,她能有如今的地位和成就,都是靠她個人的努力。
  于是華安建議道:“我們可以再做試探,只要有更多的情報和線索,我突破對方的防備的可能就越大。一個線索哪怕在下,宛若蟻穴,但千里之堤往往潰于蟻穴,線索越多,越是能夠功成。”
  尤嬋點點頭:“且稍等候。”
  她立即沉入心神,溝通了寶黃天,再次找尋到方源的意志。
  她之前試探沒有成果,現在仍舊想要努力一番。
  “尤嬋,你不必試探我了。龍魚的生意,我很有興趣,甚至可以說志在必得。”方源意志告訴尤嬋這么一句話。
  尤嬋震驚!
  她臉色都變了,回過神來,把事情告訴華安。
  華安也不由地微微變色:“這種情況,對方來頭只怕不小!”
  “我乃是龍魚生意場上的第一人,對方能向我叫板,怎可能沒有來頭?”尤嬋白了華安一眼。
  華安搖頭,滿臉肅穆之色:“我所說的是對方的智道造詣。我之前推算,恐怕是被對方察覺,反過來推算我們,因此測算出你的身份來。我已經足夠小心,但對方居然能夠在這么有限的條件下,算出尤嬋你的身份,智道造詣絕不弱于我。甚至……還要超出我一籌!”
  “竟是這樣?!”尤嬋再次震驚。
  她萬萬沒有料到,這一次找尋華安求助,不僅沒有算出對方的來歷,反而把自己搭進去,提前暴露了!(未完待續。)
  最快更新無錯閱讀,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!</p>
  《想看本書最新章節的書友們,雲\來\閣,或手機訪問ahref="http://m."target="_blank"http://m./a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