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473 盜天機緣

一片茫茫的黑暗,方源的魂魄在黑暗中飽受煎熬。看』毛』線』小』說
  這片黑暗對他的魂魄,竟然有著非同尋常的消融威能。這是方源之前探索夢境的時候,從未碰見多的情況。
  幸而,方源此刻的魂魄底蘊,已經超乎尋常,有著千萬人魂級數,完全能經受得住夢境對魂魄的消融。
  夢境中的時間,難以計算。
  方源只感覺他守候了很久,這才見著一片茫茫然的黑暗中,出現了一個白色的光點。
  光點旋即延展成一條白色的光線,隨即光線向兩邊拉扯開來,光芒綻射,一時間充斥方源視野。
  少年盜天漸漸蘇醒過來。
  原來白色的光線,正是灼熱的陽光。
  少年盜天連忙伸出手掌,遮住自己的眼睛。
  “我怎么在這里?”他很快發現自己躺在沙漠上,夜已經過了,現在是白日的晌午時分。
  少年盜天的疑惑沒有持續下去,因為緊接著,他就從他自己的腦海中獲取了一股信息。
  這股信息,正是族中的蠱師留下來的。
  內容大意是:少年盜天在圣典中違背族規,受到流放的懲罰。不過念在他年幼無知,只要他能夠獨自在這沙漠中支撐三天三夜,然后獨自一人趕回族群棲息之地,就能夠重新得到族群的接納,繼續生活下去。
  “我擦!”明白之后,少年盜天頓時一陣咒罵,吐沫星子飛濺。
  “老子只不過開口抱怨了幾句,你們就將我驅逐出來,這就是虐待兒童,草菅人命!”
  “你們這群混蛋!老子詛咒你們……”
  少年盜天豎起中指,但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該豎向哪個方向。
  他不知東南西北,族群棲息地的方向,都無從而知。
  這個發現,頓時讓少年盜天泄了氣。
  他一下子癱坐在沙碩上:“這可該怎么辦才好?我雖然剛剛成為蠱師,但一只蠱蟲都沒有。身邊更沒有水袋、食物,一旦到了晚上,沒有保暖的衣物或者遮風的帳篷,我會直接被凍死的!”
  “不,我一定要存活下來。”
  “在這個該死的世界中存活下來,然后找到方法,回家!”
  少年盜天狠狠咬牙,雙眼中仿佛燃燒著兩團野火。
  與此同時,方源感覺全身一松,仿佛一層束縛他的無形枷鎖,忽然消失了。
  他活動手腳,少年盜天也跟著活動手腳。
  “哦?能控制了?”
  “看來是要讓我頂替少年盜天,順利地在這沙漠中存活下去啊。”
  方源立即明悟過來。
  在絕境中掙扎求生的經歷,方源并不少,但此刻他卻也犯難。
  原因只有一個,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!
  少年盜天身無長物,只有兩到三成的青銅真元,一只凡蠱都沒有。這要讓他在沙漠中求生,比登天還難。
  “族群這樣流放他,是要讓他死啊。不,更準確的說,是不把他這個蠱師放在眼里。”
  一般而言,每一個蠱師都值得珍重。但方源仔細一想之前目睹的景象,便發現了緣由。
  “盜天童年生活的這個族群,并不強大,占據的資源也不多。所以,就算是有蠱師種子,也要擇優培養。”
  方源苦笑,發現這個對于他接下來面臨的困難,毫無幫助。
  四下望了望周圍,都是一望無邊的沙漠,連一絲綠意都沒有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解夢。
  方源使出手段,但等候良久,都未見任何效用。
  這個之前幫助方源很多次,堪稱無往不利的底牌,居然在盜天夢境中處處受制。
  方源沉重地嘆了一口氣:“看來只能賭一賭運氣了。”
  他隨意地選擇了一個方向,開始跋涉。
  夢里的一天半后,方源什么都沒有遇到,渴死在了路途中。
  這一下,方源的魂魄立即遭受重創。
  他被迫從夢境中退出來。
  探索夢境失敗,魂魄重傷,重歸至尊仙體之中。
  方源眼前一陣陣發黑,連忙動用膽識蠱,治療魂魄傷勢。
  “膽識蠱!”一旁的唐方明瞧了,目光中頓時流露出羨慕的神色。
  他眼巴巴地望著,方源用了一只只膽識蠱,很快就將魂魄恢復過來。
  膽識蠱對于探索夢境,卻是是絕佳的輔助蠱蟲。
  方源重整旗鼓,再次遁出魂魄,進入盜天夢境。
  又一次來到夢中的沙漠。
  方源嘆了一口氣,選擇了和之前相反的方向,試著前行。
  走了一天,這一路上仍舊是什么都沒有,方源又累又渴,隱隱要達到身體的極限。
  “若是歷史上,盜天碰到和我一樣的情況,單靠他自身是絕對生存不下來的,唯有依賴外部助力,也就是機緣。”
  “這就意味著,這里有一個方向,可以撞得機緣。只是我運氣不佳,并未撞見。”
  “這種關卡,似乎也考驗探索者的運氣。可惜我的運道手段,在夢中毫無用處。除非是結合夢道、運道,研究出夢運之類的殺招或者仙蠱來,才有威能效用。”
  方源不斷深入地分析著。
  第二次探索,他仍舊是以失敗告終。
  休整之后,他繼續第三次。
  這一次,他選擇了另外一個方向,走了沒多久,就遇到了一個坑。
  這是流沙的坑,方源陷入當中,難以自拔。
  “這就又要死一回?”方源郁悶,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流沙的坑慢慢吞噬。
  但出乎他的意料,當流沙就要沒過他的頭頂時,忽然流沙猛地噴吐起來,仿佛是一股噴泉,將方源噴到了空中去。
  方源落下之后,原本流沙的坑,已經成為一個圓洞,不斷地向外噴射涼氣。
  涼氣非常適宜,像是清風送爽。
  “有戲!”方源連忙接近圓坑邊緣,很快便見這一大股涼氣中,飛出一只只像是白銀澆筑的飛翅小魚。
  這當然不是小魚,而是凡蠱涼風。
  方源連忙出手,想要收服這些凡蠱。但是涼風蠱速度驚人,完全不理睬方源。
  圓洞邊緣,涼氣噴射,不斷排擠方源,將他推開。
  方源力氣薄弱,肚中又是饑餓難挨,根本無法靠近圓洞邊緣,接觸到這些涼風蠱。
  不過方源沒有絲毫氣餒,他耐心等待。
  不久之后,他果然等到機會,一只涼風蠱在和其他同伴碰撞的過程中,似乎受了傷,墜落到了地上,脫離了涼氣,遠離了圓坑邊緣。
  方源連忙一撲,將這涼風蠱拾取在手。
  結果一激動,捏死了!
  方源無語,只好再次等待。
  很快,又等到機會,這一次接連墜落下兩只涼風蠱。
  但還未等方源前去捕捉,它們又重新飛起,匯入沖霄的涼風之中。
  方源嘆息一聲,忽然靈光一閃:“這個時候,我若再次催動解夢會怎樣?”
  他再次催動仙道殺招解夢,幾乎在下一刻,他就看到了成效,一只涼風蠱墜落了下來。
  方源拾取在手,還未煉化成功,又有第二只涼風蠱落下來,并且受傷不輕,撲騰魚翅,就是飛不起來。
  方源施施然又將其捉住,耗費一番功夫,將這兩只涼風蠱都煉化掉。
  等到涼風消失,這群野生的涼風蠱徹底一飛沖天,離開方源的視野時,方源的空竅中已經掌握了五只涼風蠱。
  “我終于有一些手段了。”
  雖然并未解除生存的難題,但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好兆頭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這個流沙圓坑無疑是表明,方源選擇的方向乃是正確的。
  還有一點讓方源士氣大振的發現,那就是解夢殺招并非無效,只是要在這片盜天夢境中,用到對的地方,才有成果。
  方源順著這個流沙圓坑,繼續前行,不久之前,他遇到了一小片綠洲。
  綠洲中有一口井,井邊卻是有一群野獸守護著,里面的野獸首領身上還寄生著一只凡蠱。
  方源來了精神,靠著五只涼風蠱和這群野獸博弈。
  最終,他利用地形和詭計,剿滅了這群野獸,還收服了野獸首領身上的那只野生蠱蟲。這是一只毒道蠱蟲,是蝎子形狀。
  戰局已定,方源連忙來到井邊,結果讓他相當失望,這是一口枯井。
  不過沒有關系,這一地的野獸尸體就是寶貴的糧食。
  方源痛飲野獸鮮血,又生吃了幾塊血肉,填飽肚皮。隨后,他又采集了野獸的胃袋,將野獸的血液盡量都收集起來,野獸的血肉也撕扯出許多塊來,用野獸的肚腸串起來,綁在身上。
  這時,夢境中已經夜幕降臨,沙漠的空氣中溫度急劇下降。
  方源早有對策,不慌不忙。
  他先是將剝下來的獸皮和獸骨,都拿在手上,然后來到枯井口,將獸骨搭建起來,再用獸皮一層層鋪上。
  這些獸皮內層還附著油膩的脂肪,相當保暖。
  大概弄妥獸骨獸皮,方源身子順著故意留下的空洞,小心翼翼地探入枯井當中。
  他用雙腳撐著兩面的井壁,支撐著自己身軀不下墜,然后又將井口的獸皮拉扯,徹底蓋住空洞。
  然后,他才一步步落到井底。
  到了井底之后,方源原本打算在這里熬一夜,不想卻有了意外發現。
  原來最底處的井壁處開了一個小洞,里面似乎別有洞天!
  看這個小洞邊緣,明顯是有人為的痕跡。
  方源心頭一震,連忙駕馭著少年盜天的身體,鉆入這個小洞中。
  順著這個小洞,約莫走了五六十步,方源就來到了一個房屋般大小的地下空間中。
  這個空間很是簡陋,但卻有泥捏的鍋碗瓢盆,還有一口暗泉,泉口很小,卻是積蓄著清澈的地下水。
  另外還有一個枯朽的干尸,平躺在地上。
  “難道說,這才是盜天魔尊少年時期,遇到的真正機緣?”
  方源頓時來了興趣。(未完待續。)
  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ahref="http://www."target="_blank"http://www./a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