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475 老爺爺

少年盜天慘叫的越厲害,蠱師老者就笑的越是開懷。看﹊毛﹊線﹊小﹊說
  但很快,少年盜天發覺了這一點,開始咬緊牙關,悶聲不吭。
  “嗯?臭小子,還想頑抗?”蠱師老者發現這一點,頓時大怒,狠狠一腳踩在少年盜天的胸膛上。
  咔崩崩!
  少年盜天的胸膛肋骨頓時被踩斷數根,斷裂的骨頭直接扎在他的心肺上,讓他一下子陷入瀕死的狀態。
  但他至始至終,都未吭一聲,幾乎將一口鋼牙咬碎,怒目圓瞪,就是不發出一絲慘叫。
  “嘿嘿嘿!”蠱師老者怒極反笑,對準少年盜天,直接施展蠱師手段下去。
  這一次,就絕非劇痛那么簡單,少年盜天很快感到酸麻痛癢,各種感覺輪番強襲而來。
  “啊!”他終于忍受不住,發出慘烈的嚎叫,并且四肢猛烈掙扎,十指瘋狂地抓撓自己的皮膚,在地上打滾。
  蠱師老者哈哈大笑:“吃夠苦頭了吧?居然敢頑抗我沙梟,哼,小子你就算是鐵打的傲骨,也得給我趴下來。求饒吧,只要你叫我一聲沙爺爺,爺爺我就繞過你這個孫子,啊哈哈哈!”
  但少年盜天的心中,卻是充滿了憤怒。
  沙梟的話,更激發了他的血性,他暗暗發誓哪怕自己是癢死、痛死、酸死、麻死,也絕不求饒!
  沙梟等了片刻,只見少年盜天四下打滾,手指將衣裳和皮膚都抓爛,痛徹心扉,叫得聲音都變了,就是不求饒。
  直到最終,少年盜天忍受不住,眼中閃過一抹兇光,照準井壁就一頭撞去。
  “居然一心想要求死?!”沙梟悚然動容,連忙出手制止。
  少年盜天實力不濟,只能任憑沙梟擺布。
  沙梟不僅救下了他,而且還出手替他治療,很快,他身上沉重的傷勢就轉為輕傷。
  “小子,你很有骨氣啊,讓老夫都不禁有些佩服你了。”沙梟換了語氣,雙眼閃爍著綠芒。
  他看著躺在地上,毫無氣力的少年盜天,聲音低緩,徐徐又道:“只是你死了,你家里人怎么辦?老夫是絕不會痛心疾首,但你的父母呢?你的兄弟姐妹呢?嘿嘿,你有沒有心愛的姑娘,她知不知道你對她的心意?你若死了,她怎么辦?”
  少年盜天聽了這話,臉色就發生了變化。
  在這個世界中,他生活了十幾年,但終究是游子心態,無牽無掛。但在原來的世界中,他卻有著家庭,有著健在的雙親,還有心愛的未婚妻。
  “我不能死。”
  “我要活下去!”
  “我要找尋到離開這個世界的方法,家去。那里,有等待我的人!”
  沙梟老謀深算,看到少年盜天臉色變化,嘴角不禁微微翹起。
  少年盜天無畏地望著沙梟:“你之所以不殺我,無非是想利用我。說吧,你想要我做什么?”
  沙梟哈哈大笑,對著少年盜天豎起大拇指:“小子,你很有種,居然敢對老夫這般說話。”
  這話音剛落,沙梟猛地變臉,臉上的狂笑驟然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扭曲和憤怒。
  他狠狠一腳,踢在少年盜天的臉上,將他一下子踢飛出去。
  然后,他伸手一指,一道奇光****而出,正中少年盜天的身體。
  嗤嗤嗤嗤
  一連串輕微的聲響,蕩在這座枯井的井底。
  少年盜天面色劇變,感受到渾身上下無不劇痛,他努力站起,卻渾身乏力,只能坐倒在地上。
  一臉的血,鼻梁在剛剛直接被沙梟一腳踢斷。
  少年盜天眼前一陣陣發黑,痛得幾乎要暈過去。
  他眼中余光瞄到自己的手掌,頓時悚然大驚。
  他發現自己的手掌,正在潰爛,像是附著了強酸,不斷地腐蝕。
  事實上,不只是他的雙手,他的臉,他的手臂,他的脖頸,他的身體都在發生著腐爛。
  很快,少年盜天的雙眼也遭受了腐蝕,失去了視力。
  沙梟陰測測的聲音飄來:“你以為我非你不可?嘿嘿嘿,老夫利用你是你的造化!居然敢對老夫如此態度,你死了又有什么了不起,老夫大不了再尋一個調教罷了。哈哈哈!”
  “現在,最后!老夫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,你要是不想死,就給老夫磕個頭,認作老夫的孫子,乖乖地聽老夫的命令。”
  “你大可慢慢考慮,不著急。反正你中了老夫的殺招,全身不停地腐爛,不消十幾個呼吸,你的全身就爛透了,一身骨頭倒是會留下來。嘿嘿,到那時,老夫再踩上幾腳,倒要看看你這骨頭究竟如今堅硬。”
  少年盜天沉默。
  沙梟說完這話,也不再開口,陰森森的目光緊緊地盯著少年盜天。
  后者癱坐在地上,一動不動,宛若雕塑。
  他全身的肌肉也開始腐爛了,惡臭滾滾,充斥井底。
  恐怖的傷勢,強烈的痛楚,更重要的是心中的糾結,讓他面容扭曲。
  “我堂堂本杰孫,貴族身份,三軍戰將,怎可以跪地求饒?”
  “但我若死在這里,讓另一個世界的家人、愛人白白等候嗎?”
  “唉!!!”
  少年盜天心中發出一聲沉重如山的嘆息。
  他慢慢調整姿態,改坐為跪,然后頭緩緩地落下去,直到額頭碰觸到井底的地面。
  他開口,聲音虛弱,更透露出艱澀:“我認栽了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沙梟狂笑,雙眼瞪大,死死盯著少年盜天,“那你該叫我什么?”
  “爺爺爺。”少年盜天咬緊牙關,渾身顫抖,腐爛的眼眶中滾落出熱淚。
  “嘎嘎嘎,乖孫子!”沙梟志得意滿,聲音尖銳,仿佛是秋天墓地上高叫的烏鴉。
  在這股笑聲中,少年盜天到達極限,徹底昏死過去。
  方源再一次陷入絕對黑暗當中。
  又是夢境對魂魄的猛烈消融。
  方源艱難捱過,千萬人魂已經落到百萬級數。
  探索這個盜天夢境,對魂魄底蘊的要求著實太高!若非方源之前勤修苦練,在魂道上一日千里,還真的沒有資格探索這里。
  隨著時間推移,黑暗消失,方源又能看見。
  烈日高懸,少年盜天拖著虛弱至極的身軀,行走在沙漠中。
  他身上那恐怖的傷勢,已經全無蹤影。不過又增添了幾道新傷,似是野獸利爪尖牙制造的創傷。
  “小子,乖乖的聽話,到部族中去,為你爺爺我打探虛實。”
  “待會,爺爺會為你引來幾只沙狼,嘿嘿,戲要演就要演全套。爺爺絕不會出手幫你,你若逃不出狼口,就只能怪你自己了。”
  “哦,記住,千萬不要亂說話。你身上中著爺爺的殺招,那種渾身腐爛的滋味,你已經品嘗過了。只要爺爺我心念一動,你的五臟六腑和你的腦子都會瞬間腐爛,嘿嘿嘿,你乖乖的聽話,爺爺不會虧待你的,乖孫子!”
  沙梟不見蹤影,但少年盜天的耳畔卻是蕩著他的聲音。
  他的話語剛落,從沙丘上就竄出來幾個沙狼的身影。
  這些沙狼,皮毛短細,黃褐色,體型不大,但卻非常兇惡。它們照準少年盜天,四肢狂奔,呼號襲來。
  少年盜天卻一動不動,眼睜睜地看著沙狼和他之間,不斷縮短距離。
  方源正感覺奇怪,忽然反應過來,肚中咒罵一聲該死,趕忙嘗試操控少年盜天。
  果然如他所料,他又能控制這具肉身。
  方源連忙奔逃,同時心神頻掃,看看手中還殘留有什么蠱蟲,可以抗衡。
  一只沙坑蠱,一只炊煙蠱,還有一只清水蠱。
  青銅真元只有一成多。
  之前辛辛苦苦收集的涼風蠱等等,都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看來是那沙梟,不想暴露那片小綠洲和枯井,所以將盜天身上一切相關的線索都掐滅了。”
  “該死,清水蠱是根本不能用的。只有沙坑蠱和炊煙蠱,可以依靠。”
  方源剛想著,忽然感到腦后生風。
  他想都不想,直接向左邊撲到下去。
  下一刻,一頭沙狼從方源原本頭顱的位置,撲了個空,栽倒在滾燙的沙碩上。
  方源差點也倒在了沙上,一旦他栽倒下去,隨后趕來的沙狼必定撲上來,讓他再無機會起身。
  危機關頭,方源雙臂撐在沙上,拼盡全力向前一竄,然后強行拖拽著虛弱不堪的身軀,在往前急奔的過程中,艱難地調整了平衡,繼續狂奔。
  沒走幾步,第二只沙狼就追到了方源的腳后跟。
  方源連忙催動沙坑蠱,這只一轉蠱消耗了他半成的青銅真元,在沙漠上瞬間形成了一個坑。
  第二只沙狼剛剛前肢用力,想要撲上方源后背,沒想到一個沙坑出現,一腳踩空。
  因為用力過猛,這只沙狼瞬間失去平衡,栽了個狗吃屎。
  但第三只沙狼緊隨其后,已經一躍而起。這只沙狼非常的狡猾,并且身具野蠱,整個動作悄無聲息。
  方源根本沒有時間往后看,但他發現面前沙漠上的影子。
  第三只沙狼的影子,正向他影子的頭部撲下來。
  方源狠狠咬牙,這個時候催動蠱蟲也不會有效,也來不及閃躲。
  深入骨髓的戰斗經驗,在這一刻給方源提供幫助,讓他做出最為明智的選擇。
  躲!
  雖然躲不開,但也得躲。
  躲的同時,方源故意將右肩膀送上去。
  噗!
  第三只沙狼撲中方源,尖銳的利爪抓破方源的右肩膀,直接撕扯下幾條血肉。
  但方源卻仍舊狂奔,沒有因為傷勢而停下腳步。
  這個時候,第一只、第二只沙狼都緩過勁來,再次追趕上來。
  危難時刻,方源將全部真元灌注到炊煙蠱上去。
  這只蠱蟲原本只是用來煙熏食物的作用,但此刻被方源用來救急,卻是產生奇效。
  濃烈的炊煙,遮蔽了三只沙狼的眼鼻,方源趁機逃出一段距離。
  但這也只是茍延殘喘。
  三只沙狼很快突破炊煙,再一次追上方源。
  “難道要失敗?”
  “這難度也未免太高!”
  方源已經黔驢技窮,就在這時,忽然一道電光鎖鏈,從方源的面頰旁擦過,射中三只沙狼,瞬間將它們烤糊。
  “是部族的人!”方源辨認出來,頓時大喜。
  但下一刻,少年盜天撐到了極限,再一次眩暈過去。
  意料的黑暗沒有出現,方源意外地發現自己的魂魄懸浮在半空中,已經脫離了夢境。
  更準確的說,曾經籠罩他魂魄的這片盜天夢境,已經消散盡了。
  “原來如此,我成功的探索了第一幕夢境了!”方源楞了一下,旋即恍然。
  “好家伙,這偷道境界直接飆升到了宗師級啊!!”
  下一刻,方源大喜。
  雖然他的魂魄底蘊大大降低,但這一次收獲同樣巨大。
  不愧是盜天夢境,才是第一幕成功,就帶給方源宗師一級的偷道境界!
  這要繼續探索下去,那還了得?(未完待續。)
  無彈窗,百度搜索(),里面更新速度快、廣告少、章節完整、破防盜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