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478 勝了卻很痛苦

“卑鄙,太卑鄙了,居然偷襲!”
  “這個家伙心性卑劣,著實可恨。看↑毛↑線↑小↑說”
  “若按照雙方實力,明顯是他更弱一些的。”
  周圍人紛紛譴責少年盜天。
  “你你你!”那對手從地上爬起來,憤怒的都口吃起來,手指指向半空中,憤怒地大喊,“你無恥!有、有種的咱們再,再比一次!”
  卻是他被殺招糊住了眼睛,根本不曉得方源在哪里,所以手指指的方向根本不對,場面頗有喜感。
  方源冷笑:“成王敗寇,還有什么好比的。呃……”
  話還未說完,方源就說不出話來,因為他再次淪為盤觀者,喪失了對這具肉身的操控。
  盜天夢境又再度演繹下去。
  少年盜天望著周圍的群眾,望著擂臺下怒吼的對手,面色發白,全身都在顫抖!
  他慢慢地抬起自己的雙手,他感到震驚。
  “為什么?為什么我就直接動用了那殺招糊眼灰了?”
  “我明明有實力,可以和他正面堂堂對戰,然后將他轟下擂臺去的。但為什么,我選擇了偷襲?!”
  少年盜天非常不喜歡偷襲這種行為,他覺得這是一件相當可恥的事情。
  為什么要偷襲?
  他喜歡的是正面堂堂正正的交手,而不是玩弄那些陰謀詭計。
  他不喜歡,更準確地說,是不屑這樣做。
  但他偏偏這么做了!
  腦海中傳來沙梟的狂笑:“哈哈哈哈!太好笑了,太可樂了,乖孫子,你果然有你爺爺我的風采。這糊眼灰你明明沒有練過,居然無師自通,使用得太溜了,偷襲的時間也掐的很準,一下子就克敵制勝。很好,很不錯!”
  沙梟連連稱贊。
  少年盜天都傻眼了。
  是啊,他根本就沒有演練過這個殺招,為什么會用出來?還用得這么溜?!
  “這一切簡直莫名其妙!”少年盜天在心中大吼。
  “哈哈哈,乖孫子,讓爺爺來告訴你原因。你本來就是這樣的人,你的天性就是如此,別壓抑你自己了,釋放你的本性吧。”沙梟大笑,落井下石。
  少年盜天陷入到深深的震動,但旋即他眼中精芒一閃:“不,這不是我干的。是你對不對,是你控制了我的身體!”
  “嘿嘿,老夫雖然有這樣的能力,但我真的沒有做過。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選擇啊,你應當心里清楚地很。”沙梟道。
  “不,一定是你,我怎么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!”少年盜天卻堅持己見。
  “放屁!”沙梟破口大罵。
  但這一次少年盜天卻表現得很堅持,他一邊爭吵,一邊走下了擂臺。
  他這表現,在周圍人看來,卻是相當自我,不把周圍群眾的指責聽在耳中,因此謾罵聲又上漲了一個臺階。
  再次淪為旁觀者的方源,卻是心下震動。
  對戰的過程是他接手的,但其結果卻是對接下來的夢境,產生了直接的影響。
  少年盜天的震動,周圍人態度的改變,毫無疑問,都將影響著接下來夢境的推演和發展。
  這是方源探索夢境,還從未遇到的情況。
  他之前探索,雖然參與程度遠比這次探索盜天夢境要來得高,但是整體上夢境是不變的。
  夢境的結果是定下來的,夢境通過的標準,也是死的。
  “但這一次的盜天夢境,卻給我一種活過來的感覺!很不簡單!”
  按照類型,這種夢境乃是寫實夢境,還原了盜天魔尊生前的經歷。但隨著方源不斷參與,恐怕這個夢境就會偏離變化。這種偏離變化積累越多,最終夢境演變的結果,會不會和原先截然不同呢?
  方源感悟到這一點,不禁更加鄭重謹慎起來。
  很快,又到了第二次擂臺戰。
  “我看你樣子,似乎也不是一個小人。但上一場,就是你使得卑劣手段,暗算了我那堂弟嗎?”這一次少年盜天的對手,是一位少女,眉宇間頗有英氣。
  少年盜天皺起眉頭,他不想解釋,但最終還是道:“這當中有些誤會。”
  “呵,誤會?”
  “我呸,明明就是偷襲,你居然還不承認?”
  “大庭廣眾之下,這么多雙眼睛在看著,他竟然還想抵賴!”
  擂臺下的群眾們喧嚷起來,很是氣憤。
  少女皺起眉頭:“我不管你是不是誤會,這一次我要為我堂弟報仇。所以我不僅要擊敗你,更要讓你嘗到足夠多的苦頭!來吧!”
  說著,少女就要撲上去。
  “等一等。”少年盜天忽然伸出手掌,“我還有話要說,你且聽我說完,再動手也不遲啊。”
  “什么話,你盡管說,我會讓你輸得心服口服。”少女冷哼一聲,停住腳步。
  但就在這一刻,少年盜天忽然眼中陰芒一閃,伸手一揚。
  凡道殺招——糊眼灰!
  少女本有防備,但這白色的灰竟然透過她的防護手段,直接糊住了她一雙秀眸。
  “我擦,要遭!”
  “這小子,又玩陰的!!”
  “小心啊,他來了,快防守啊!!”
  群眾們大喊,聲嘶力竭。
  但這時少年盜天已經欺近少女,抬起右腳,眼看著就要把少女踹下去。
  少女戰斗經驗居然不俗,眼睛看不見了,但雙耳頻動,居然能聽風辨位!
  “我此刻雙眼不能見人,拖下去,極為不利。必須速戰速決,奠定勝局。”這么一剎那間,少女就有了明智的決斷。
  她輕喝一聲,雙手捏拳,不退反進,向著少年盜天直搗過去。
  呼。
  拳風驟起,吹拂少年盜天的頭發。
  這拳勢相當威猛,顯然是暗地里動用了蠱蟲,不是單靠凡體能夠發出的。
  少年盜天若剛剛那一刻真的想踹,此刻必定收勢不及,躲閃不開,被這雙拳擊中,立即就是個重傷落敗的下場。
  但此時此刻的少年盜天,并非是他自己,而是方源操縱。
  方源心思多么深沉,明面上是來踹少女,實際上不過是一個把戲。
  一方面是試探少女,畢竟眼睛糊住,還有其他手段偵查,蠱世界里永遠不缺匪夷所思的手段。
  另一方面,方源是想利用周圍觀戰的人。
  這些人的叫喊和提醒,就是對少女的誤導。
  少女雙眼糊住,一下子又陷入到激烈的戰斗當中,極有可能就來不及思考這些,下意識會覺得周圍人提醒的是對的。
  畢竟,周圍的人有很多,而少女唯有她自己一人。
  人都是有從眾心理,這么多人都認為正確,少女很有可能也就覺得是對的。
  果然如方源所料,少女雙拳搗來,反守為攻。
  方源嘿嘿一笑,從容地收起右腿,輕松閃躲開來,然后順勢拽住少女的拳頭,往身側一拉。
  少女想一戰而勝,用力太猛,反被方源借力打力。
  方源趁機抬起膝蓋,像是一桿大槍,對準少女的小腹兇猛地扎過去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輕響,少女慘遭重創!緊閉的雙眼都痛得睜開,秀色可餐的白皙臉蛋在剎那間變得通紅,額頭上更有青筋暴露。
  她感覺自己的肚子里,大腸和臟腑都絞在了一起,痛得讓她差點要停止了呼吸。
  但還未等她再品嘗這種劇痛的時候,方源又一記手刀,干脆利落地砍在了少女的后脖頸上。
  一下子,少女就被方源打得昏迷過去。
  撲通一聲,她倒在了地上,一動不動。
  方源獲勝。
  周圍人寂靜了一下,猛地沸騰起來。
  “卑鄙,太卑鄙了!”
  “居然這樣獲勝,簡直是無恥啊。”
  “太無恥了,可憐他的對手純真,明明實力高出一籌,居然著了他的道!”
  觀戰的人對少年盜天憤怒、鄙夷,對少女可惜、遺憾,嘈雜聲一時不絕于耳。
  “我怎么了?又是我動的手?!”方源再次旁觀,而作為當事人的少年盜天,有一次驚呆了。
  “哈哈哈,就是你動的手,一切都是你干的。”沙梟暢快大笑,“我可沒有動什么手腳,你這一次也體會到了吧,整個戰斗明明都是你自己的選擇。”
  “不,這不是真的。我豈會是這樣的……小人?!”少年盜天痛苦地閉上了雙眼,眼皮子都在微微的顫抖著。
  “的確是小人,不過,你爺爺我很欣賞你啊,乖孫子!你三下五除二,就解決了戰斗,干凈利落,迅速奠定勝局,你的無恥和卑鄙,很有我當年的風范。”說到這里,沙梟再度哈哈哈大笑起來。
  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這是怎么了?”少年盜天差點要落淚,他前世積累的榮耀感和價值觀,都遭受了劇烈的重創。
  “老夫聽聞過一個說法,有一種人擁有天生的戰斗天賦。當他陷入戰斗的狀態時,往往會有奇思妙想,還有敏銳的直覺,種種因素都能讓他挖掘到最深處的自我,做出最符合本性的選擇,從而盡全力爭取到戰斗的勝利。”沙梟道。
  少年盜天:“……”
  就這樣,少年盜天的小比之路,如此這般的連勝下去。
  每一次戰斗,都是方源替代少年盜天,將整個戰局納入掌控當中。
  雖然后面的對手都有了防范和警惕,但是方源是何等人物?他的戰斗經驗可謂浩瀚如海,這些小小的對手,哪怕是一個眼神的變化,都能讓方源看出對方的謀算和想法。
  這一場場的勝利,對于方源而言,唾手可得。
  而對于當事人的少年盜天而言,卻是一個非常痛苦的過程。
  “難道我真的骨子里是這樣的人?”
  “前世因為身在機甲之中,受到的刺激不夠大?所以到了這個世界,親自參戰,迸發出了本性本能?”
  “我如此品性……愧對家族,愧對恩師的教誨,愧對我的姓氏啊!”
  備注:第二更有點晚,不好意思。最近這段時間,至少半個月都要往返南京、揚州兩地,今天是吃了教訓,票提前買到了,所以回來的比較早。昨天真的悲催,票都沒有了。不管怎么說,我會盡力兩更的!另外通知一下,征收龍套的活動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了。起點書評區的活動帖子,也要不少人投稿。應讀者朋友們的要求,接下來我會在我的威信公眾號“蠱真人”上,開一個龍套區,將龍套活動的范圍擴大,方便另外一部分人參與。大家若有想法,可以投稿的!(未完待續。)
  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ahref="http://www."target="_blank"http://www./a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