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485 路遇貴人

青鬼沙漠,天空永遠是烏云蓋頂,光線晦暗。看≡毛≡線≡小≡說
  一小群魂獸,在沙漠上前行。
  與眾不同的是,這魂獸群中還有著三位蠱仙。
  兩人被俘,一人做主。
  “嘿嘿嘿,房家的兩個小子,你們想通了沒有?”做主的這位蠱仙,一身灰白袍子,尖鼻細眼,山羊胡,此刻端坐在一頭牛形上古魂獸的背上,望著身邊的兩位蠱仙俘虜,眼眸中閃爍著陰沉得意的光。
  房棱、房云都是六轉修為,渾身上下干凈清爽,但實際,他們體內的魂魄都被一道道黑灰色的魂魄鎖鏈鎖住,堪稱五花大綁,動彈不動。
  房棱年紀稍長,國字臉,此時悶聲不吭。
  房云則年紀稍輕,眉眼頗為朗俊,性子也較為跳脫,聞聲便道:“敗軍老鬼,你要我們信家族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你捆住我倆魂魄,我們通訊法門就催動不了了。你不妨將這魂魄鎖鏈松一松,我這就向部族去信。”
  敗軍老鬼頓時冷哼一聲:“你這臭小子最是滑溜,想誆騙老鬼我給你松綁?你那招云中身,只要一瞬間,就能脫逃。我好不容易設計將你捉住,你當我是那么好騙的?”
  房云忙道:“小子哪敢欺騙前輩呢?只是小子說的是實情啊。你看是這樣的啊!”
  房云話還未說完,就忽然渾身顫抖,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嚎之聲。
  敗軍老鬼嘿嘿冷笑,那邊房棱怒喝道:“助手,休傷吾族弟。”
  敗軍老鬼惱了:“你們倆個看來是平時里作威作福慣了,還沒有認清現在的處境。哼,那我就讓你們徹底認識一下。”
  說著,他再次催動手段,連房棱也一起折磨。
  房棱悶哼一聲,眉頭緊皺,卻是一聲不叫,只是身軀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。
  敗軍老鬼折磨一陣,見房家兩人俱都面白如紙,渾身大汗,體如篩糠,便停住手段。
  他暗自皺眉,心底思尋:“若是尋常散修,我殺了了賬。但這兩人來頭不小,房家可是西漠的超級勢力。我若是貿然下了殺手,日后房家必定能找尋出真兇我來。房家的太上二長老房睇長,可是西漠有名的智道賢能。并且吸引了房家過來搜尋青鬼沙漠,也會對主人大計形成阻礙。”
  “但若是白白放過他們倆個,將來主人問究起來,恐怕要怪我墮了他的威風。為今之計,只有綁縛他二人,向房家索要贖金,再定下盟約。如此一來,我才能兩全其美啊。”
  敗軍老鬼心中轉動著心思,又看向這兩位俘虜。
  房棱、房云二人氣喘吁吁,大汗淋漓,被折磨得渾身虛脫。
  敗軍老鬼冷笑一聲,道:“就算是鐵打的人,也挨不住這樣的手段。實話告訴你們,我就不怕你們倆不就范!怎么樣?還想再品嘗一下嗎?”
  房棱咬牙:“老鬼,你干脆殺了我倆好了。”
  房云則喊道:“不要動手,不要動手了,我聯系部族還不行嗎?”
  敗軍老鬼見房云一副懼怕的樣子,哈哈大笑:“早該如此,就不會吃這么多的苦頭了。你還不快動手?”
  房云哀嚎起來:“老鬼前輩啊,小子說的是實情,你不解開一點束縛,晚輩真的不能夠傳訊去啊。”
  敗軍老鬼頓時大怒:“又在狡辯!”
  說著,他再次催動手段,又折磨起房家二仙。
  折磨一陣后,房棱、房云更加不堪,渾身如泥,癱倒在魂獸的背上,一動不動。
  “你們想通沒有?”敗軍老鬼冷笑連連。
  房棱一聲不吭,房云則道:“想通了,想通了。不知道老鬼前輩你想通了沒有?”
  “我?我想通什么?”敗軍老鬼奇怪地問道。
  “前輩,我倆可都是房家蠱仙。前輩孤家寡人,一位散修,若是惹了房家,恐怕將來會生活動蕩的吧。反不如將我倆放了,和我們房家結個善緣。不是挺好嗎?”房云嘿嘿笑道。
  敗軍老鬼頓時氣不打一處來:“小子,你看我老鬼是懼怕你們房家的人嗎?哼!我若是怕你們房家,還會勒索你們嗎?”
  “前輩此舉,無非是想和我們房家結下互不侵犯的約定。晚輩承認,今天這件事情是晚輩犯渾,冒犯了前輩你。多有得罪,還請前輩諒解。”房云聲音斷斷續續地道。
  “哼,現在服軟,之前怎么三番五次地來找我的麻煩?晚了!”敗軍老鬼語氣強硬,但心中卻是叫糟。
  他的用意,已經被房家兩位蠱仙猜到,要逼他們倆就范,有些困難了。
  房云繼續勸道:“前輩要懲戒小子,小子認罰。其實小子在族中也頗有家產,只要前輩放了我倆,咱們就可以直接定下盟約,互不侵犯,就當此事沒有發生過,同時還給與前輩許多賠償。這樣一來,我們倆也不用讓這丑事被部族知曉。這也太有損我倆在族中的威望了。”
  敗軍老鬼嘿了一聲:“你當我一無所知?你房云在房家有什么威望?倒是你這族兄房棱,卻是六轉中的翹楚,房家的后繼之星。”
  房云心中一沉,沒料到敗軍老鬼對他們倆的情報,掌握的這么清楚。
  但他仍舊努力道:“這事情咱們私下就能解決,不是挺好嗎?若是鬧大了,恐怕不好收場啊。”
  敗軍老鬼搖頭:“不行,你們倆算什么?我要和你們房家太上大長老商量,除了賠償我之外,今后數百年不得踏入青鬼沙漠一步。”
  房棱、房云頓時神色一變。
  房棱開口:“敗軍老鬼,你還想貪圖這片青鬼沙漠不成?你的胃口也太大了,小心吃撐了肚皮。”
  敗軍老鬼嘎嘎大笑:“我雖然是七轉修為,不過已近八轉。”
  房棱搖頭:“這又如何?你敢去渡劫嗎?”
  敗軍老鬼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須:“自然是不敢的。不過現在不敢,不代表將來不敢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他猶豫了一下,終于還是下定了決心。
  “也罷,就讓你們死心,看看我掌中的這只蠱是什么!”
  房云、房棱頓時抬眼望去,便見敗軍老鬼的手中,有一只瓢蟲似的蠱。
  這只蠱宛若藍寶石,大如小碗,厚實渾圓的背殼上,點綴著無數的金色星點。這些金星光點不斷地閃爍著,繁華多變,給人眼花繚亂之感。
  房云、房棱心頭狠狠一震,兩對眼眸中不加掩飾地流露出驚駭之色。
  房棱雙目瞪大,一時無言。
  “這是,這是八轉仙蠱!!”房云失聲驚呼。
  敗軍老鬼洋洋得意:“好教你們二人知曉,這只八轉仙蠱名為魂獸令,能令我直接奴役魂獸。八轉層級,就能奴役太古魂獸,需要的也不是八轉仙元。如今我就可以動用!你們知道,這意味著什么嗎?”
  房棱、房云對視一眼,均感到震驚。
  這其中的意義太大了。
  有了這只八轉仙蠱,敗軍老鬼就可以徐徐圖之,掌控太古魂獸,然后掌控魂獸大軍,甚至能掌控整片青鬼沙漠。
  青鬼沙漠中,有著難以計數的魂獸。這對別人而言,是危險之地,但對于敗軍老鬼而言,卻是福地啊。
  “難怪老鬼你有如此雄心,是想掌控這里,再借助太古魂獸,輔助你順利渡劫,成就八轉偉業吧!”房棱澀聲道。
  房云接道:“但是青鬼沙漠附近,我房家是挨得最近的超級家族。只要和我們房家達成約定,前輩你就等若是有了最安定的修行環境。”
  “不錯,你倆知道就好。”敗軍老鬼眼中精芒爍爍,“其實說起來,我還要感謝你們倆個,來的如此是時候。你們一個是房家太上大長老的嫡親重孫,另一個是太上二長老的養子,雖然只是六轉,但份量足得很。”
  房棱、房云沉默。
  房棱心中尋思:“這敗軍老鬼果然是好算計。有這魂獸令仙蠱,一切就都不同了。太古魂獸傍身,就要將敗軍老鬼當做準八轉的存在對待。部族要對付他,就要慎之又慎。更關鍵的是,敗軍老鬼將我們俘虜,的確是講條件的最佳籌碼!唉,早知如此,我就不該聽族弟挑唆,來這里冒險。”
  正想著,房棱忽然聽到房云大叫起來。
  “族兄,你快看那里!”房云的聲音,透著驚喜之情。
  房棱好奇地望過去,只見青鬼沙漠的高空,烏云蓋頂,遮蔽陽光,但此刻卻有一朵白云,在濃厚的陰云下空徐徐飛行,漸漸接近過來。
  房棱微微一愣,忽然想到臨行前,他和房云之間的一番對話。
  房棱:“你好大的膽子,居然敢去青鬼沙漠冒險。”
  房云笑道:“放心吧,族兄,我臨行前請了我父推算。他算得出,我們此行有驚無險,而且還會路遇貴人,有重大收獲。”
  房棱皺眉:“且不說青鬼沙漠中人跡罕至,就說我們遇到他人,你怎知道這人就是我們的貴人?”
  房云拍拍房棱的肩膀:“所以我又請教了父親大人吶,他說當我見到白云之時,就是遭遇貴人了。”
  房棱一愣,旋即嗤笑:“白云?眾所周知,青鬼沙漠中烏云層層疊疊,怎可能有白云?”
  想了一番,房棱也轉頭望向空中白云,心道:“莫非是太上二長老所言的貴人來了?”
  敗軍老鬼此刻也盯住白云,他神色陰沉如水:“這白云散發著運道氣息,但又不只是運道,顯然是有人施展的仙道殺招。會是誰?能掌握如此罕見的運道手段?”(未完待續。)
  無彈窗,百度搜索(),里面更新速度快、廣告少、章節完整、破防盜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