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487 魂爆

“房家的蠱仙?”聽到房云的叫喊聲,方源頓時耳朵微動。看⊙毛⊙線⊙小⊙說
  雖然他之前偵查到,房云、房棱、敗軍老鬼這三位蠱仙之間的關系,似乎比較緊張。但是方源也沒有料到,這三人關系敵對,并且其中有房家的蠱仙似乎被俘虜了。
  方源之所以直接動手,是看中了敗軍老鬼。
  這人是魂道七轉蠱仙,殺了他,方源可以取竅,為自己的至尊仙竅增添資產,為自己增添魂道道痕。若是能活捉,方源可以將他的肉身給影無邪來用。
  畢竟影無邪擅長魂道手段,至今卻頂著水道蠱仙翠波仙子的肉身,并不合適,限制了他的才能發揮。
  但他為了偽裝自身,方便今后圖謀青鬼沙漠,繼續蒙蔽天庭等各方面,所以方源又并沒有以自己的本來面目見人。
  一瞬間,方源腦海中念頭風起云涌,思維閃電般運轉,直接就思考妥當。
  “看來這隨意祥云真就不錯,我剛想和房家溝通,打好關系,沒想到就瞌睡中送枕頭來,給了我這么一個良機!”
  “當然,這也和我本身的運道強盛有關。”
  這一次方源前來青鬼沙漠,直接動用了一次燃魂爆運殺招。卻是沒有叫影無邪催動,而是方源他自己親力親為。雖然是消耗損失了不少魂魄底蘊,但是如今方源完全可以支撐了。
  “救下這兩位房家蠱仙,俘虜這位叫做敗軍老鬼的魔道蠱仙!”方源眼中電芒爍爍。
  他原本想要一概都殺了,然后吞并了敗軍老鬼收攏的這支魂獸群。
  但現在他改了主意。
  “房家?我與房家雖未接觸,但我這身修為,卻是和房家有些淵源。也罷,今日你們遇見我,我便救下你們,償還恩情。”方源開口,聲音雖然冰寒,但是房棱、房云聽了卻是驚喜連連。
  房云瞪大雙眼,嘴角咧開來,看向房棱,不斷挑眉頭。
  好像在說:“看吧,果然是我的貴人!”
  房棱懶得理他,目光轉移,看向方源和敗軍老鬼,眉頭皺起來。
  他心想:“這蠱仙來歷神秘,我記憶和所知中,絕沒有此號人物。若他真想要救下我們,為我們著想,應當隱藏自己的這一意圖,方便接下來營救。但他卻故意說破,這是為何?要么是并不想救,只是故意說,吸引敗軍老鬼的注意力。要不是真的要救,但是他性情孤傲,自信十足,就算是告訴了對手,他也有著絕對的把握來營救我們倆個!”
  “想要從我手中救人,可不容易!”敗軍老鬼聽了方源這么一說,更加憤怒,渾身上下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氣息,扛著燃念飛石,向方源殺來。
  “勇氣可嘉,眼光不行。”方源冷笑一聲,飛上高空,手指一點。
  剎那間,數十道奇光迸射,把敗軍老鬼射成篩糠。
  敗軍老鬼卻沒有任何血液留下,而是身形漸漸化為烏有。
  “哈哈哈,你中計了!”另一邊,敗軍老鬼的真身顯露出來。原來這是他使出幻象,意圖吸引方源注意,然后真身隱匿。
  敗軍老鬼沒有選擇偷襲方源,而是接近房棱、房云二人。
  方源不是說要營救他們兩個人么,敗軍老鬼頓時就想到,要拿這兩個人當做擋箭牌。
  敗軍老鬼還是第一次見到方源,但剛剛交手,以及方源掌控的魂獸大軍規模,足以讓敗軍老鬼知道,方源實力強勁,若是硬拼,自己恐怕不是對手。
  于是,他便想拿著房棱、房云,讓打算營救他們倆的方源,投鼠忌器,受他威脅。
  “糟糕!”眼看著敗軍老鬼閃電般接近,房云大叫不好。
  但說時遲、那時快,一道身影也從無到有,浮現在兩仙的身前。
  赫然便是轉變了模樣的方源!
  “敗軍老鬼,究竟是誰中了計?”方源嘴角微挑,流露出一絲邪魅的笑意。
  “不好!”敗軍老鬼頓時心頭猛跳,意識到自己中了對方算計,他連忙要轉折方向。
  但已經遲了。
  近十頭魂獸,忽然在半空中浮現而出,形成包圍圈,將敗軍老鬼團團圍住。
  “給我爆吧。”方源念頭輕動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魂獸盡皆自爆,恐怖的威能叫房棱、房云感到震撼。
  爆炸之后,掀起的氣浪,形成一股磅礴的沖擊波,沖擊向四面八方。
  一時間,沙漠上煙塵四起,黃沙滾滾,高空中的陰云則被吹得四處飄飛,滾滾蕩蕩。
  方源原本打算,動用智道手段,將敗軍老鬼生擒活捉了去。
  但他又想到,這智道手段,主要來源于紫山真君。之前用了一招燃念飛石,還可遮掩。畢竟此招被方源改良之后,催發出來的效果有著不小改變,還可遮掩。但若再用其他的智道手段,被他人發現的可能就變得很高了。
  所以,方源舍棄智道,而用魂道。
  他的魂道手段,比起智道,還有一些不如。畢竟魂道仙蠱稀少。
  但其中卻有一招魂爆的手段,乃是破釜沉舟,同歸于盡之舉,威力驚人。
  當初在北原,秦百勝和鳳九歌交手。秦百勝還未恢復本來面貌,不敵鳳九歌。但鳳九歌卻是忌憚他的魂爆威能,沒有下死手,讓秦百勝從容歸去。
  就連鳳九歌都忌憚魂爆,方源當然要掌握。
  不過他不會自己爆魂,頂多是燃魂爆運。不過魂獸卻是可以的,這些魂獸魂爆之后,點滴不純,就連魂核都喪盡,不過威能真的客觀講。
  “咳咳咳!”
  煙塵散去,敗軍老鬼漂浮在半空中,他大半個身軀都沒有了,四肢被炸得只剩下一只左臂,宛若風中殘燭。
  “居然還活著?”房棱微微一訝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活著也好,正可以擒拿住,將其肉身交給影無邪來用。
  “不過,卻不可在房家蠱仙眼前來做。”方源腦海中各種念頭活潑跳動,原本至尊仙體就是腦海寬裕,天生聰穎。現在方源又有著智道境界和手段,分析任何問題,都清清楚楚,條理分明。
  于是方源便道:“你這魂修,也算有點本事,居然陷落在我的算計中,沒有被殺死。也罷,我算不盡的規矩就是凡事不算盡,留一線,你既然還有殘命,這便去吧。今日我不會出手,你可滾蛋了。”
  敗軍老鬼氣喘吁吁,他滿臉蒼白之色,狠狠地瞪著方源。
  剛剛魂獸出現,將他包圍的時候,他就后悔了。
  對方明明散發出智道氣息,為什么自己還想著和這樣的人物,玩弄詭計呢?就算耍弄陰謀,也要深思熟慮才可。
  隨后,魂獸自爆,更加出乎他的意料。
  那一剎那,敗軍老鬼腦海中幾乎一片空白,只有一個念頭,那就是拼命防御,掙扎保命。
  爆炸之后,不提渾身的劇痛,敗軍老鬼發覺自己活了下來,無比慶幸。
  不過慶幸之后,就是后怕和憤怒。
  自己差點就要被殺死了!
  這種憤怒之火,填充他的胸膛,又混雜著對方源智謀、手段的恐懼。
  “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”抱著這樣的覺悟,敗軍老鬼正要祭起八轉仙蠱魂獸令拼命,但沒想到,方源居然要放走他。
  依照方源秉性,自然是斬草除根,株連九族,不過今天的情況有些特殊,方源想圖謀敗軍老鬼的肉身,又念及房家,選擇暫時放過敗軍老鬼。
  敗軍老鬼原本又憤怒又恐懼,覺得必須要死戰到底,才有一線生機,沒想到方源居然放過他了!
  一時間,敗軍老鬼都有些懵了。
  “難道他又故意誆騙我,想讓我戰意削減,放棄戒心嗎?”敗軍老鬼被方源狠狠地坑了一次,更加疑神疑鬼起來。
  方源瞧他神色,就知道他心中的想法,立即喝道:“你還不快滾!你給一線生機,你還想要自己找死不成?哼。”
  敗軍老鬼顧不上惱怒,死死盯著方源看。
  那邊,房棱、房云也是趴在魂獸背上,看著眼前方源。
  只見魂獸背上,方源傲然站立,背負雙手,身姿如槍,目光如冷電爍爍,臉上神情大有傲視天下,就算今天我放過你,也不懼怕你將來找我麻煩的絕對自信!
  房棱垂下目光,心中計較起來:“這人雖魔氣十足,自信狂傲,但并非沒有底線和原則。原來他就是這樣的人,也正是這樣的性情,剛剛才會主動道破自己要援救我們倆的意圖。”
  房云則看得目瞪口呆。
  敗軍老鬼眼睛漸漸瞇起來,閃爍著陰森的光。
  他雖然傷勢很重,但戰力還存留大半,尤其是還有一張巨大的底牌,那就是八轉仙蠱魂獸令!
  但催動此蠱,代價頗大,敗軍老鬼并不想輕易使用。剛剛他想不計代價動用,來和方源拼命,但方源偏偏又放過他。
  “不管他是否真心想放我一馬,我且先嘗試逃走,看他如何面對即可。”
  “若是他假意允諾,我大不了返身和他拼命。若是他真的放過我,那我就走!”
  敗軍老鬼心底里已經對方源非常忌憚。
  就算是催動八轉仙蠱魂獸令,敗軍老鬼也沒有戰勝方源的把握。尤其是敗軍老鬼還有一個顧慮,那就是——萬一自己顯露有八轉仙蠱,讓方源反悔,吸引他來狂攻奪蠱怎么辦?
  種種念頭在敗軍老鬼心中縈繞,他冷哼一聲,轉身就走。
  速度飛快,殘破的身軀宛若離弦之箭,很快就飛入陰云當中,消失在了眾人的眼中。
  “貴人,你真的要放走他?他手中可是有一只八轉仙蠱的啊!”房云楞了一會兒,這才驚呼起來。(未完待續。)
  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http://www.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