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497 因果神樹

就在豆神宮追殺方源不休的時候,極遠處的一座低矮沙丘上,一位青年蠱仙雙腿盤坐著。看╔毛╔線╔小╔說
  他一身青袍,渾身卷氣息,青年模樣,但目光滄桑。
  正是被天庭智道大能紫薇仙子派遣過來,當今中洲十大古派之一,元蓮派的太上大長老陳衣。
  此時此刻,他雙目緊閉,周身氣息收斂至無,與周圍天地似乎融合在了一起。
  隨著他不斷催谷仙道殺招,從他的肩膀、頭頂上,升騰起一縷青煙。
  青煙裊娜,升騰到距離他頭頂大約六尺的地方,就緩緩停住,不斷流轉,形成一棵大樹形狀。
  這大樹樹干粗壯,枝干茂密,綠葉蔥蔥。樹葉叢中,還結了數十顆果實。
  但這些果實委實古怪,各種形狀顏色,千奇百怪。有的好似漆黑核桃,有的好像粉桃,卻大如臉盆,有的果殼上長滿尖刺,有的果實鏤空,從外可見里面的果肉、果核。
  片刻之后,陳衣停住殺招,頭頂上的青煙神樹徐徐消散。
  他雙眼緩緩睜開,露出了然神色,心中道:“原是如此。”
  前后種種,他都已經清楚了。
  元蓮仙尊乃是紅蓮魔尊之后,盜天魔尊之前,天庭之主。
  三十萬年前,中古時代,元蓮西游。
  當時,他已經成就仙尊之位,天下無敵,卻隱姓埋名,白龍魚服,扮做凡人蠱師,周游天下。
  一天,他在沙漠的某個綠洲中,得到村中老幼的盛情款待。
  見到當中一個孩童,孩童見他是蠱師,苦苦哀求他,希望他復活自己病逝的娘親。
  “人死不能復生。”元蓮仙尊婉拒,正要溫言安慰。
  “你不出手相助就算了!”孩童卻掉頭飛奔,含恨而走。
  元蓮仙尊本不以為意,忽然頭頂上青煙一顫,差點要噴涌而出。
  他心頭一驚,暗道:“我這九轉仙道殺招因果神樹,從無極魔尊的一處真傳得到啟發,自我開創。能夠將命當做土壤,扎根其中,將運當做水流,滋潤枝葉。能擺脫外物紛雜,萬事迷亂,尋得事件始終。”
  “我剛剛拒絕這孩童,只是小因,表面上看也是小事一樁。但因果神樹萌動,卻是彰顯出,未來會因小成大,釀成巨大惡果。”
  元蓮仙尊雖已知曉,但卻沒有出手,去立即斬殺了那個孩童。
  “萬事萬物,猶如種子,種在土壤中,生根發芽,逐漸成樹。眾生百態,就有樹木千萬萬萬,形成命運迷森。”
  “讓樹木自行生長,不強加干涉,自然而然,無為而治,方能讓世間欣欣向榮,一片美好。”
  “若是強加干涉,以人欲干擾天規,得不償失,何苦由來?”
  元蓮仙尊是天庭之主,依照宿命而行。
  人死不能復生,這是宿命的規定,所以元蓮仙尊即便有能力,也不會復生死人。
  同樣的,他和這孩童的相遇,在他看來,也是宿命的安排,無須抗拒。
  “不過,一旦這樹木生長成熟,凝結出惡果,當及時采摘,止惡楊善。我輩仙人,不過是這天地間的除蟲之鳥罷了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元蓮仙尊有感而嘆,留下了手中的一座仙蠱屋豆神宮。
  這座豆神宮也未交給那孩童,而是直接被元蓮仙尊拋入村中井里。
  但隨后事情不斷發展,村子被風沙掩埋,豆神宮因意外落入凡人之手,如此輾轉,在紅塵中打滾,一步步跌宕起伏,最終落到青家手中。
  青家得之,認出是元蓮仙尊之物,狂喜,不可一世。結果惹惱了還未成尊的幽魂,幽魂出手,一場大戰,屠戮了青家全族,震撼天下。
  青家太上大長老在家族滅亡關頭,將青家遺藏盡數封入豆神宮中,隱藏起來。并且布置了手段,能夠引動生命種子重生,企圖掙扎出一線生機。
  青家全滅,但萬物生靈的怨恨之氣、無數蠱仙殘魂碎片卻都被牽引過去,在豆神宮中儲藏。
  時代變遷,青鬼沙漠逐漸形成。在這種環境的影響之下,這些殘魂碎片本來無法重生,卻逐漸凝聚融合,形成了一尊曠古未見的傳奇太古魂獸。
  魂獸有著人性,智慧十足,矢志要想幽魂復仇,仍舊以青為姓,以仇為名,是為青仇!
  可惜當青仇形成,幽魂不僅是成尊,而且已經失蹤。
  青仇想要尋找幽魂魔尊的親友報仇雪恨,結果卻被豆神宮囚禁。
  當初,青家的太上大長老想要死中求生,借助豆神宮進行一場布置,并未徹底勘破豆神宮中的奧妙。
  早在三十萬年前,豆神宮的主人元蓮仙尊,就因此埋下了一處伏筆,應對此處,要及時為天下鏟除一樁惡果。
  這場惡果之因,乃是源自元蓮仙尊周游天下時,拒絕了一個孩童復生其母的要求。
  經過時代變遷,命運跌宕,小小原因不斷轉變、壯大,最終釀出太古傳奇魂獸青仇。
  青仇借助豆神宮而生,因此也被豆神宮囚禁。
  青仇自然不愿,在此后的無數光陰歲月當中,不斷嘗試,想要勘破豆神宮的奧妙,重而執掌這座八轉仙蠱屋。
  隨著時間推移,青仇日夜苦攻,成果斐然。
  他不僅能夠強行操縱豆神宮一段時間,更能打開門戶,放任一些外人進來。
  那敗軍老鬼、鷹姬便是尋寶而來的倒霉鬼,深入豆神宮后,被青仇強行鎮壓,收為了奴仆。
  “這青仇得天獨厚,不僅本身是傳奇太古魂獸,而且能夠修行,身上還自然孕育出許多野生仙蠱。其中就有八轉仙蠱魂獸令。”
  “他將此蠱煉化,賦予敗軍老鬼。想要借助魂獸大軍,來幫助他鎮壓豆神宮。”
  “可惜,敗軍老鬼剛剛行動,就碰到房家二仙,又遇到外人算不盡插手,不僅失敗,而且還讓事情敗露。”
  “那房家也是想著青家遺藏,別有目的,青仇興許有所察覺,所以設下了這場埋伏。”
  陳衣目光閃爍不定,心中不斷地盤算。
  眼下這種情況,比他想象中的要復雜得多。
  原本,他以為依照先輩傳承,接收了豆神宮即可。沒想到還牽扯出了一個超級勢力,一個傳奇太古魂獸。
  “可惜了。”
  “我的木道殺招因果神樹,還只是八轉層次。若是達到九轉,就能在神樹上根據我的愿望,主動結出因果。”
  “到時候,我從這些善果中摘取一些,逆推成因。按照這些原因來行事,照本宣科,就能巧妙地解決這場麻煩事了。”
  陳衣嘆息一聲,隱去身形,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眼下的情形,他只能先旁觀,等待出手的良機。
  戰場中,一追一逃。
  “對方究竟是如何,算得出我的真身?”方源心中疑問重重。
  他并不知曉,這豆神宮乃是當初元蓮仙尊,根據因果神樹殺招,布置下來,看似隨意拋棄,其實遵循著玄妙道理。
  太古傳奇魂獸青仇在豆神宮中凝聚,也因此得到因果神樹的部分威能,化為執念,深深地根植在青仇的復仇欲望當中。
  所以,青仇能夠輕松地辨別出,任何和幽魂關系親密的人物。
  從本質而言,這的確不是智道手段,而是木道。
  若是尋常的木道手段,也還罷了,關鍵是這木道殺招來源于元蓮仙尊,更是他成尊之后才自創出來的絕妙手段。
  另一方面,方源繼承了幽魂真傳,也成了一種把柄。
  幽魂魔尊當年屠戮了青家全族,曾經種下的因,如今得到的惡果,就投到了方源身上。
  不過方源的這番偽裝,雖然沒有騙過青仇,但卻瞞住了戰場之外的陳衣。
  方源并未讓逆流護身印顯露威能,種種智道手段也改良過,添加了偷道凡蠱后更是大變模樣,本身又有鬼官衣等等防備著,陳衣的注意力主要都在豆神宮上,沒有發現方源并不奇怪。
  現在的問題就是,那豆神宮還在追殺著方源。
  “這敵人未免太執著了?埋伏包圍已經被我破了,還想殺我?”方源疾飛。
  剛剛豆神宮被雙翅黑蟒太古魂獸一撞,速度大減,被方源趁機拉開了距離。
  現在速度提升上去,但是想要追上方源,還需要一段時間。
  “我雖然有逆流護身印,可以和這敵人死磕,但沒有必要!敵人是沖著房家來的,我出來一戰,差點身亡,已經展露出十足的誠意了。接下來就看房家的了。”方源眼底閃過一抹精芒,直接向房家的七轉仙蠱屋落英館飛去。
  落英館中,房安蕾深吸一口氣,面對豆神宮,她感覺到龐大的壓力。
  但她一臉堅毅之色,對身旁兩人吩咐道:“房棱房云,輔助我催動落英館。我們先將算不盡救下來,再好好地和這豆神宮一戰!”
  情形其實有點搞笑。
  青仇要殺方源,但方源不知道。
  方源覺得,青仇是來對付房家的。
  房家也覺得,青仇是來對付我們的,算不盡是幫忙的,已經很有誠意了。所以我們要當仁不讓,和這豆神宮好好斗一斗!
  就連旁觀的天庭八轉蠱仙陳衣,也覺得是這樣。在他眼中,這個智道蠱仙算不盡還有點倒霉,攤上這種事情!
  ps:第二更奉上,月初求一下保底的月票。這段時間生活上奔波勞累,無法集中精力。但還是要好生奮斗一下。再不努力掙扎一番,2016年就都過了!
  無彈窗,百度搜索(),里面更新速度快、廣告少、章節完整、破防盜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