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498 落英館戰豆神宮(上)

見到方源居然在自己的合圍埋伏中脫身,還進入了落英館,傳奇太古魂獸青仇頓時氣得怒吼連連,一雙眼睛充斥血絲,殺意沸騰到了極點,幾乎要擇人而噬。看^毛^線^小^說
  它對方源的仇恨,已經不是后天,而是先天。
  原本它的形成,就是青家蠱仙的殘魂碎片,以及對幽魂深入骨髓的滔天仇恨,復仇之意。
  因此即便它有著人的理智,但是遇到方源,又斬殺不掉的時候,心中的復仇之情完全占據了上風。
  豆神宮中,青芒閃爍,向青仇鎮壓過來。青仇不管不顧,仍舊狂催豆神宮,向落英館撞去。
  “主人,我快不行了……”敗軍老鬼傳來慘然的呼救之聲。
  “給我殺,殺不死他,你們就都死吧!”青仇咆哮。
  敗軍老鬼、鷹姬紛紛臉色劇變,他們還從未見過,主人青仇如此動怒,如此仇恨一個人!
  這滔天的仇恨之意,幾乎撲面而來,讓他們不寒而栗,下意識就想逃避。
  但奈何他倆受制于青仇,已經無法反抗,當下只得咬牙,前者催使太古魂獸,后者則醞釀仙道殺招,齊齊殺向落英館。
  方源一進入落英館,青仇一方就只剩下這個目標,自然要攻擊它。
  敵方來勢洶洶,房安蕾駕馭著落英館,飛速避退。
  這座七轉仙蠱屋,比方源的飛行速度還要快上一些,但比不過上極天鷹。
  太古魂獸雙翅黑蟒被漸漸甩遠,飛蜘蛛太古魂獸卻是速度極快,鉆向落英館的屋頂。
  與此同時,遠處鷹姬輕喝一聲,雙手鷹爪瘋狂揮舞,刷刷刷,無數鋼鐵般的爪痕,立即爆散而出,宛若疾風暴雨,向落英館籠罩過去。
  落英館此時已經無法躲閃,但房安蕾也不慌張,早已經嚴陣以待。
  她對房棱、房云輕喝:“你們操縱落英館飛行,我來驅使殺招抗敵。”
  說著,落英館便在她的催動之下,爆散出潔白如雪的光輝。
  落英館周圍表面,原本有無數繁雜的鮮花綻放,宛若花屋,此刻紛紛凋零。
  雪光收斂起來,逐漸在落英館的屋頂,形成了一朵巨大的花朵。
  這花朵比屋頂還要大上三分,片片花瓣猶如鏡片,折射著光澤。一聲鈴鐺般的脆響聲中,花朵徹底綻放,美輪美奐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鏡花!
  那襲擊而來的狂暴爪痕,剛剛要轟擊到落英館上,房頂上的鏡花陡然爆發出一陣強烈的吸攝之力。
  叮叮咚咚!
  一連串的脆響聲中,這些漆黑爪痕竟都被鏡花吸攝進去。
  吞吸了全部爪痕之后,鏡花花瓣凋零破碎了許多片,但剩下的十幾片則是緩緩收攏,又形成了花骨朵。
  就在這時,豆神宮逼近。
  鏡花殘破的花骨朵再次綻放,將全部的爪痕重新噴射出來。
  爪痕打在豆神宮上,頓時激起無數璀璨的青銅火花。
  豆神宮沖勢受阻,落英館借著噴射爪痕的這股反推力量,又速度激增,和豆神宮拉開距離。
  “不好,那只太古魂獸飛蜘蛛就要鉆進來了!”這時,房云猛地大叫一聲。
  落英館雖然暫時擊退了鷹姬、豆神宮的轟擊,但那只飛蜘蛛,卻是占據了體型微小的便宜,附著在了落英館的一處墻角,使勁鉆來。
  落英館到底是仙蠱屋,攻防一體,飛蜘蛛現在連表層還未鉆破,更距離核心還要很遠距離。
  但事實上局勢卻是非常危險。
  因為一旦鉆破表面,飛蜘蛛就能進入內里。
  仙蠱屋乃是由無數蠱蟲組合起來,讓一頭太古魂獸進入其中,必定會大肆破壞。
  蠱蟲脆弱不堪,到那時候結果不堪想象。
  落英館雖然有快速回復的能力,但這種回復速度萬萬比不上一頭太古魂獸的破壞速度。
  危機關頭,房安蕾再次出手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曇花一現!
  那屋頂的鏡花已然凋零敗落,卻在原來的位置上,又生出一朵曇花。
  曇花不大,顯得嬌柔,忽然一現,就化為點點光影,隨風飄散。
  但一股玄妙力量,已然是纏繞在了飛蜘蛛的身上。它鉆透的速度,驟然放緩了許多倍。
  “這座木道仙蠱屋落英館當真不俗!難怪前世五百年,能夠在五域亂戰中大放光彩。”
  “先前鏡花乃是木道殺招,卻推出律道良效,反射攻擊。現在的曇花,也是木道殺招,則演繹出了宙道的精彩!”
  方源在屋內觀戰,目光連連閃爍。
  房安蕾先用鏡花,暫退豆神宮、鷹姬,又用曇花,延緩飛蜘蛛的危機。此刻臉色發白,神情都有些恍惚。顯然是連續催動這兩記殺招,付出的絕非僅僅是仙元!
  這兩記殺招,威力真的非常不俗,雖然只是七轉層級,但在落英館發出,卻有了一絲八轉風采。尤其是那飛蜘蛛,可是太古魂獸。
  只是威力越大,催動殺招的代價也就越大。方源目光如炬,輕輕一掃,就感覺到房安蕾似乎減損了自身壽元!
  “我這落英館已經是七轉仙蠱屋中的極品,但是同時對付兩頭太古魂獸、豆神宮還有兩位七轉魔道蠱仙,實在是太勉強了!眼下拼盡全力,也只是延緩了殺機而已。”
  房安蕾心頭亂跳,她不由地看向一旁的方源,心想:“這人果然手段非凡,他之前面臨的壓力,比我還要巨大,并且千鈞一發,生死存亡關頭,居然能閃電般地思考出逃脫之法。眼下局面,還得要依賴此人,否則我連片刻時間都撐不過去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房安蕾便催動手段,傳給方源一點消息。
  她此刻忙于周旋,根本沒有時間說話,和方源好好交談,只能如此溝通。
  方源接過這點消息,一看便知是房安蕾要和方源正式聯盟,共同對抗外面的強敵!
  房安蕾在內容中,陳述利弊,眼前情景非得雙方精誠合作,才能拖延殺機,等到房家的支援趕到。
  房安蕾覺得方源沒有逃脫的能力,但實際上方源不僅有,而且只要催動逆流護身印,還有一戰之威。
  不過此時,方源既然選擇留下來,無非是想和房家接觸,建立關系,方便他將來的戰略安排。
  “我能逃脫,房安蕾卻是不能。因此這盟約條件優越,這么一來,我還得要謝謝這埋伏的強敵了。若非是他們,我和房家絕不會如此輕易結盟,并且條件還如此寬松。”
  原本,房家拋出一個關于無常石的合作內容,現在盟約仍舊包含這一點。
  雖然已經發現了豆神宮,無常石的合作不過只是幌子,但這也正是房安蕾的高明之處,仍舊保留了這項。
  除了六轉仙蠱的報酬之外,房安蕾還允諾方源不少仙材,當做酬勞。
  “六轉仙蠱已對我不太合用,但我此時若提出七轉仙蠱,便有要挾之嫌了。而且仙蠱唯一,房安蕾也未必有代表房家,答應我的資格。也罷!此事已經是良機,沒必要繼續貪心,過猶不及。”
  方源想到自家戰略,當即心思一定,答應房安蕾道:“此盟我結了!”
  他思考問題,念頭噴涌,非常迅猛,實際上時間只是一瞬。
  房安蕾大喜,她之前還有點擔心方源的自負和疑心,見到方源幾乎一瞬間就做了決定,心中不免暗贊:這個算不盡不愧是智道能人,當斷則斷,識時務,英明果決。
  房家這次接觸方源,自然早就備好了仙蠱和手段,雙方當即定下了盟約。
  但此時,落英館已經被重重包圍。
  轟!
  豆神宮狠狠撞上來,落英館被其他強敵堵住去路,躲閃不及,如同流星般砸落下去。
  “殺!殺!殺!”豆神宮中,青仇咆哮,復仇的快感沖擊全身。它周圍的青芒已經凝如實質,如根根利箭插在它的身上,但它絲毫未覺。(未完待續。)
  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ahref="http://www."target="_blank"http://www./a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