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501 談崩

方源冷哼一聲,毫無心虛地直視房化生,目光冷然,態度更加強硬。看回毛回線回小回說
  在眾人的目光中,他開口道:“我算不盡乃是智道蠱仙,真以為我這么輕易就能欺瞞嗎?你們房家兩位蠱仙,為何之前落入到敗軍老鬼手中?這一次交手,房家的援軍來得也太過及時,隨意之間就能調動兩座七轉仙蠱屋,數位蠱仙。什么時候,房家的蠱仙已經多到可以隨意如此調遣了?”
  落英館中,頓時一片安靜。
  方源擁有種種智道手段,之前是不知情而已,一旦知情,立即就從蛛絲馬跡中察覺了到了許多端倪。
  房沉臉色微變,隨后目光變得更加陰沉。
  房棱、房云相互對視一眼,臉上均有尷尬神情。
  房化生卻哈哈大笑,不愧是老江湖。
  他朗聲笑道:“算不盡仙友所料不錯,我也就明人不說暗話,直接告訴你吧。這是房家戰略,數代人籌謀,對于當下的這座八轉仙蠱屋勢在必得!仙友若能助我族一臂之力,必然加以重謝。請看這個。”
  說著,他取出一只信道凡蠱,遞給方源。
  方源取之一看,這是另外一份盟約。
  盟約規定:只要方源幫助房家,一起合力,謀取了八轉仙蠱屋豆神宮,那么房家將會酬謝七轉仙蠱,開放房家庫藏,任由方源挑選一只。并且還有其他六轉、七轉仙材若干。
  當然,保密是第一要點。
  信道蠱蟲中強調,就算方源不簽訂這個條約,選擇放棄,那么房家也不阻攔。但請方源去往一地,安靜修養一段時間,并且簽下另外一番保密協約。
  “哦?豆神宮,莫非就是傳說中元蓮仙尊創建出來的那座仙蠱屋?”
  “有關這座仙蠱屋的情報,非常稀少,就算是影宗真傳中也沒有提及多少具體的內容。”
  “房家圖謀此屋已久,看來應當就是豆神宮了。”
  “八轉仙蠱屋,又是元蓮仙尊所創的豆神宮……房家又出動這么多人力、物力,自然要保密。”
  方源沉吟起來。
  保密的協議并不過分,若換做方源,他也會這么做。
  房家表現得已經很是客氣,當然,這也是因為方源實力不俗,本身又是罕見的智道蠱仙,房家也想要拉攏他。
  同時,因為涉及到豆神宮,房家也要小心翼翼,在此期間,任何選擇和決定都會非常小心穩妥,不愿意輕易惡了方源。
  萬一這人有著詭譎手段,壞了房家大事怎么辦?
  現在對于方源而言,問題不在于保密,而在于這場機緣中,他能撈取到什么好處。
  最大的好處,無疑就是仙蠱屋豆神宮了!
  方源能力戰八轉,因此就算現在待在落英館中,身旁又有這么多的房家蠱仙,方源要闖出去也是非常容易輕松的。
  但是為了一個還未到手的豆神宮,就要惡了房家,未免有些得不償失。
  且不說方源能不能爭得過準備充分的房家,就算是豆神宮本身,方源要鎮壓住,也非常困難。
  再加上方源還想從青鬼沙漠中,長期獵取海量魂核,供應自家修行……
  方源深入思考一番,決定不妨先虛以委蛇,和房家撕破臉皮未免太早了一些。就算定下了盟約,也不是不可以解除的。
  就算當下無法解除,方源也有手段可以遏制、延緩,然后爭取時間,動用仙道殺招潔身自好。若是此招還不見效,方源還能跑到北原,借取仙蠱不和在乎,形成仙道殺招不在乎。
  于是,方源開口:“貴族若是奪得了八轉仙蠱屋豆神宮,整個房家必定一躍而上,成就西漠第一。霸業近在咫尺,貴族卻只想用這些來收買人心,未免太過寒酸了點吧?”
  說道這里,方源頓了頓,直接捏碎了信道凡蠱,背負雙手又繼續道:“其實,收買他人或許可以,但是要收買我,這條件就太低微了。”
  房化生見方源一臉傲意,心想:“情報無誤,此人果然自負得很!”
  他的嘴上則掛著笑容,對方源道:“哦?這么說來,算不盡仙友是想參與此事,和我們房家一同行動了?這當然更好!”
  “畢竟是豆神宮,源自元蓮仙尊,傳聞之物。這樣的盛況,我怎能不參與一手呢?再者說,我若不參與,你們房家真的能放心嗎?”方源眼中閃爍著冷光。
  房化生贊道:“哈哈哈,仙友善解人意也!既然仙友有意,我們房家也不會小氣,有什么條件,盡可以談。不過……什么樣的貢獻,才有什么樣的報酬,這一點仙友應當贊同的吧?”
  方源笑了笑:“這是自然。我們先算算賬。首先我就算不出手,一直旁觀,對此事保密就是貢獻,幫助了房家。這一點,你們要給我報酬。其次,我救下了房棱、房云,雖然是心情上佳,隨手救下,但無疑也幫助了你們房家圖謀豆神宮。先前不要報酬,但現在情況不同,這一點需要酬勞。再者,我被追殺,又竭力幫助落英館,斗戰強敵,兇險至極,更需要報酬。再再者,我竭力相助,你們房家卻有人污蔑我的好意,使我心情不好,也得有所賠償。”
  房棱、房云看著方源侃侃而談,一時間都呆了。
  “怎么還牽扯了我?”房沉也驚愕住,“而且……心情不好,也要賠償?!”
  房化生的一張老臉上,眼角不斷地跳動,他忽然意識到,和眼前這么一位智道蠱仙打交道,恐怕是一場艱難的任務!
  方源坐地起價,房化生則討價還價。
  但他哪里會是方源的對手?
  方源將賬目故意說得繁雜無比,條條列舉。房化生和他討價還價,改了后面一條,方源就說:既然這條改了,那么前面談好的也要改一改。
  諸如此類的手段,很快房化生就被方源的一筆筆賬目繞暈,節節敗退。
  方源卻不饒人,得寸進尺,窮追猛打。
  最后談出的價格,超出房化生的底線。
  “這個條件,我是不能接受的。算不盡仙友不妨再考慮考慮,我就在那雞籠犬舍仙蠱屋之中,若是仙友想好了,大可尋我定下盟約。”他滿臉鐵青之色,拋下這句話后,拂袖而走。
  離開了落英館后,房化生就鉆進了雞籠犬舍里頭。
  談崩了!
  房沉偷偷看了一眼方源,目光中隱藏著幸災樂禍。,
  房棱、房云心情復雜,一方面方源乃是他們的救命恩人,另一方面卻是家族利益。因此兩人不發一言,至始至終都保持沉默。
  方源卻淡淡而笑,房化生所說是他不能接受,并不代表房家不能接受。此事重大,房化生離開這里,是招架不住方源。故意這么說,也是一種談判謀略。
  “呵呵,房家圖謀豆神宮,且不論未來成敗,我必得定下有利于我的盟約。一來偽裝出誠意,二來我圖謀不到豆神宮,這份盟約就是補償。”
  房家派遣太上三長老過來,本身就是留下了退路。
  當代房家,向來以房家太上大長老決斷,太上二長老籌謀,這兩人才是房家真正的話事人。方源要和房家訂盟,自然是要找他們兩人之一。
  “房家太上大長老乃是八轉修為,二長老房睇長則是智道大宗師,但修為是七轉。接下來大概就是他出場過來。”
  果不其然,片刻之后,一座仙蠱屋飛臨過來,正是那問津塢。
  仙蠱屋還在天邊時,房化生就鉆出雞籠犬舍,疾飛過去。
  很快,房化生進了問津塢:“二長老,事情如何?”
  房睇長便道:“那豆神宮越飛越快,問津塢速度不及豆神宮,不過卻已施展了追蹤殺招,豆神宮跑不了。當下要做的,是修復落英館,結合三屋,布置出戰場殺招桃花迷林,困住豆神宮,確保萬無一失。”
  房化生便又稟告道:“那算不盡甚是難纏,得寸進尺,我和他談崩了。”
  “還沒有談妥嗎?”房睇長笑了笑,眼中精芒一閃。
  房化生苦笑:“他言辭犀利,絲絲入扣,處處陷阱,我不是他的對手。不過他一直都待在落英館中,再沒有出去過。那里面可無法和外界溝通,這是他主動避嫌。雖然他言辭逼迫我,不過還是想和我族定下盟約,參與此事,顯露了誠意。”
  房睇長沉吟起來:“這也未必是誠意,或許是他有恃無恐。房安蕾受傷,他脫不了嫌疑。不過家族大計,就在眼前,容忍一些也是無妨。正所謂,小不忍則亂大謀。談崩之后,這人一直留在落英館中,恐怕還是想和我親自談判。也罷,我見他一見吧。”
  問津塢落下地面,房睇長當即現身,進入落英館中,與方源見面。
  這是雙方第一次初次見面。
  房睇長觀察方源,暗暗點頭,心中評價:驕傲自負,必有過人之處。別的不說,單單之前從豆神宮等圍殺中逃得一命,就可見能干。況且又是修行智道,不可小視。
  方源則打量房睇長,見他容貌普通,似乎平平凡凡,心中卻是一凜:“此人就是房睇長?一身仙氣居然收斂至無,就連我也看不出絲毫破綻,隱藏很深,不愧是智道大宗師!”(未完待續。)
  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http://www.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