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508 房家八轉

轟轟轟!
  房家的七轉蠱仙強者,各施其能,正中陳衣肉身。看Θ毛Θ線Θ小Θ說
  一時間,雷霆聲連綿不絕,刺眼的強光照亮整個豆神宮的大殿。
  氣浪翻滾中,陳衣傲然挺立在原地,巋然不動。
  他全身上下籠罩著層層疊疊的光斑,厚實滄桑,仿佛老樹的皮。房家諸多蠱仙的聯手攻勢,竟然被這層樹皮光斑盡數抵擋,攻之不破!
  “這是什么防御手段?!”不提房家七轉蠱仙們齊齊倒吸一口涼氣,就連房睇長都瞳眸一縮。
  “這人不僅是八轉蠱仙,而且還是八轉中的強者!我們再來!!”房家蠱仙并不氣餒,房化生低喝一聲,領銜再攻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房家蠱仙再一次狂轟濫炸,陳衣動彈不得,避無可避,又被全數轟中。
  刺眼的光輝散去,他全身周圍的那層樹皮光斑,仍舊健在,似乎還更厚了一些。
  房睇長目光劇烈閃爍,至此他終于辨認出陳衣的身份:“原來是天蓮派的太上大長老陳衣!此人擁有如此防護手段,也不足為奇了!”
  陳衣,中洲十大古派中的太上大長老!
  在場的房家蠱仙活動在西漠當中,但是對于其他四域中的蠱仙情報,也多少清楚一些。
  聽得房睇長辨認出陳衣的來歷身份,房家蠱仙們俱都心中一沉。
  壓力!
  人的影樹的皮,光是天蓮派太上大長老這個名頭,就能夠讓房家蠱仙們氣餒。
  “豆神宮乃是元蓮先祖之物,你們房家想要強行奪取,未免也太不把我中洲放在眼里了。”陳衣若無其事的開口道。
  房家七轉蠱仙們面面相覷,一時間被他風姿所攝。
  “哼,元蓮仙尊既然將豆神宮留在西漠,就證明此屋就該歸于西漠。你不過后生晚輩,何德何能要竄改你師祖的決定呢?”房睇長冷笑,論口才機鋒,他身為智道大宗師,絕不會隨意輸了這方面的陣仗。
  陳衣哈哈大笑:“沒有用的。我的護身殺招名為挫厚木身甲,越是攻擊它,它的防護威能就越強。初次施展時威力反而最弱,除非你們將這招直接攻破,否則每一次攻擊都會為它助長威能!”
  陳衣繼續開口,看似暴露自己的底牌,實則是用犀利的言語動搖房家蠱仙的戰斗意志。
  就在這時,異變陡生!
  一個蒼老年邁,且又沙啞的聲音忽然響徹全場:“那么我夫就來試試好了!”
  話音剛起,一位七轉蠱仙忽然跨越幾步,來到陳衣的面前。
  他容貌驟然變化,從一位青年模樣的七轉蠱仙,陡然變作一位白須張揚,宛若獅鬃的雄偉老漢。
  這老漢渾身上下肌肉賁發,宛若巖石磊磊,他捏起砂缽大小的拳頭,直搗陳衣的臉面。
  一只肉拳迅速充斥陳衣的視野當中,攻擊還未降臨,陳衣就心頭狂跳,感到一股無以倫比的力道道痕,伴隨著這一拳向他狠狠地沖撞過來!
  陳衣色變!
  這一拳他無法躲避,只能承受。
  拳頭正中陳衣的臉面。
  陳衣頓時感覺到,一股恐怖的力量,簡直像是一座山直接撞在自己的臉上!
  一瞬間,他就像是一個炮彈被那老漢直接打出去,轟的一聲,如電一般飛射出去,砸在豆神宮的墻壁上,并不落下,直接鑲嵌在了墻中。
  噗!
  陳衣七竅流血,整個腦袋都差點被這一拳打碎了,頭骨肯定是裂了,但是陳衣很快就涌動碧光,緊急治療自己。
  至于他的防御殺招挫厚木身家,直接被這老漢一拳打碎!
  “房功,你身為房家太上大長老,八轉修為,居然偽裝偷襲!這種事情,虧你也做得出來!”陳衣低喝,眼中的憤怒簡直像是火焰一樣噴射出來。
  他一語道破神秘老漢的身份,居然就是房家的太上大長老房功!
  “這房功果然是主修力道,乃是當今五域八轉蠱仙中,極其罕見的力道八轉!”
  “此人隱藏好深,原先一直就跟隨隊伍出征,房家這次下的決心太大了,居然連八轉存在都調動過來,參與征伐!”
  “之前七轉蠱仙們的兩輪強攻,原來都是幌子,目的都是為了給房功鋪墊。這恐怕是房睇長的策劃了。”
  方源一直觀戰,看到這里,也非常驚訝。
  房功堂堂八轉蠱仙,太上大長老,進入隱藏身份偷襲,這簡直是官老爺偷雞摸狗,完全不要臉皮了。
  若傳出去,正道的名譽就都毀了。
  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,房功忽然暴起突襲,一下子就將陳衣打掉,改變整個戰局走向,成果極佳!
  原本三方的僵持,頓時宣告瓦解。
  房家太上大長老房功擊退了陳衣,使得房家一方占據上風,開始掌控局面。
  陳衣受到算計,一被擊退,之前影響豆神宮的成果積累,就消耗了大半,整個人都不好了!
  因為他的圖謀,遭受史無前例的重創。不過他還有機會和希望,畢竟傷勢不重。
  陳衣雖然防護手段被破開,但是他先前就用嫁木殺招,保護了敗軍老鬼和鷹姬,自然也為自己留了這一手。
  因此,陳衣所受傷害,均由豆神宮承受了去。
  咔嚓嚓。
  豆神宮代替陳衣承受了房功一圈,大殿的墻壁上開始不斷出現了裂紋。
  與此同時,裂紋蔓延到屋頂,又擴散到大柱上。
  垮啦啦。
  好幾座大柱,在裂紋滿布的情況下,接連破碎成一堆蠱蟲碎尸。
  方源心頭一凜,暗道:“房功陡然突襲,必定是竭盡全力。別看那一拳毫無威勢的平凡樣子,其實威能已經收斂到了極致。所以才將陳衣的防護手段破開,剩余的拳威,居然還能將豆神宮造成如此巨大的破壞。”
  旋即,方源心中又補充一句:“當然,這也是八轉仙蠱屋豆神宮沒有催動什么防護手段,被動挨打,又是在內部的內亂,所以才如此不堪!”
  嗷吼!
  伴隨著豆神宮中巨大立柱的倒塌,青仇的咆哮聲也隨之回蕩。
  豆神宮遭受重創,原本鎮壓它的力量頓時急劇減弱,青仇成了受益者之一。
  它高昂頭顱,撐起四肢,將貫穿它全身的無數槍芒盡皆崩散,此刻又展雄風!
  “聒噪!”房功眉頭一皺,猛地躍起,向青仇撲去。
  青仇怒吼,迎向房功。
  轟!
  兩方硬碰硬對轟一記,青仇慘嚎一聲,如小山般的體型居然被螻蟻般的房功直接打飛出去。
  房功落到地面,冷哼一聲,摸摸了自己拳頭,又再次撲上。
  青仇乃是傳奇太古魂獸,但肉搏戰居然輸給房功,完全處于下風!
  “究竟誰才是太古荒獸?”方源看得都有些目瞪口呆。
  陳衣更是眉頭緊皺,暗道:“房功兇威赫赫,絕不可讓他將上風和優勢,轉化為對局面的掌控!”
  “來而不往非禮也,你也來接我一招!”陳衣參與戰斗,支援青仇。
  房功原本力壓青仇,但被陳衣搗亂,立即優勢散盡。
  陳衣若是和青仇緊密聯手,房功也會不敵,但偏偏兩人之間還有仇恨,所以合作抗敵,也是勉強為之。
  “房功修行力道,威勢收斂在身,在此處作戰大占便宜。可嘆我在這里,六成手段都能用!”
  陳衣心中苦澀,難以敘述。
  豆神宮都是三方需求之物,所以這場八轉級別的混斗,都被參與者刻意照顧,將攻伐威能收斂起來,許多范圍廣闊的大殺招都沒有采用。
  三大八轉存在在豆神宮中內斗,房家的七轉蠱仙已經早早撤退,留在這里簡直就是找死。
  七轉和八轉之間,差距很大。
  房家七轉蠱仙攻擊陳衣,居然連他的防護手段都打不破,由此可見一斑。
  但這些房家的蠱仙雖然撤退出去,但并未回到房家的三座仙蠱屋中,而是在桃花迷林中接戰。
  一方面,是和敗軍老鬼、鷹姬對戰,另一方面,大量的魂獸已經闖入了桃花迷林戰場之中,必須盡快剿除。
  “不妙得很!”房睇長臉色很差,“青鬼沙漠的道痕,正在滲透進來,桃花迷林戰場已經被侵蝕,支撐不了多久。無數的魂獸,都向這里趕來,殺是殺不盡的。大長老卻遭受強阻,無法一錘定音,該如何是好?”
  房睇長縱容是智道大宗師,但修為只有七轉,難以解決眼下的難題。
  果然,隨著時間推移,驗證了房睇長所料無差。
  桃花迷林越來越弱,有的地方甚至出現漏洞,可見外面沙漠中的景象。
  這景象十分恐怖,桃花迷林之外,都是密密麻麻的魂獸。它們都是受到魂獸令的感召,已經聚集了無數,匯集成海洋似的規模。每時每刻,大量的魂獸都滲透進桃花迷林當來,房家蠱仙簡直殺不勝殺。
  敗軍老鬼、鷹姬因此壓力劇減,他們兩人合謀了一下,不敢貿然離去。只能守護自身,躲避為主。
  “眼下的關鍵,還是在豆神宮!”方源睜開雙眼,緩緩站立起來,他對整個局面洞若觀火。
  豆神宮中,三位八轉存在仍舊在混戰悍斗!
  只是青仇咆哮,房功凝重,陳衣苦澀,臉上神情都很難看。
  因為就算他們盡量收斂,但攻勢波及到整個豆神宮,這座八轉仙蠱屋已經快要被拆掉大半了。
  豆神宮若是毀了,三方還打什么?不就是為了豆神宮么!
  諷刺的是,這場戰斗為了爭奪豆神宮,反而要成為毀滅豆神宮的元兇!
  “我能出手,助你房家奪得此屋。”就在這時,方源開口,對房睇長說道。
  ps:昨天尷尬了,定時更新沒有弄好,剛好晚上又有急事出去,所以發現的時候就有點晚了。后來看了下評論,索性就不更了。在這里,向絕大多數的讀者朋友們道個歉,至于少部分罵爹罵娘的讀者,我大人大量,就全當你們罵你自己了。另外通知:最近本人狀態不佳,預計停更一百年,期間若有更新,均屬于意外!請你們不要期待,該走就走。(此則通知給那些讀者“大爺”們!)(未完待續。)
  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ahref="http://www."target="_blank"http://www./a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