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510 煉化魂獸令

至尊仙竅。看▆毛▆線▆小▆說
  一只蒲扇大小的黑幽鬼手,正在半空中不斷地胡亂飛舞。
  它五指緊握,但里面的八轉仙蠱魂獸令,卻是極力掙扎,想要飛出來。
  黑幽鬼手被這只魂獸令不斷地沖撞,鬼手上不斷凹凸,五個手指頭都在亂顫,有把握不住的趨勢。
  不過,就算是魂獸令逃出鬼手的束縛,在這方源的仙竅中,也已經是無路可逃的。只能算是從一個小牢籠里,逃到了一座大的牢籠。
  方源暗暗思量:“我這構思出來的仙道殺招大盜鬼手,乃是以九轉殺招鬼不覺為核心,七轉大盜仙蠱等等為輔助。因此就算是八轉仙蠱魂獸令,都能強行盜取出來。只是……此招卻不能持久,沒有針對仙蠱的封印威能。這只魂獸令還得我努力一番,才能將其化為己用!”
  思量著的時候,大盜鬼手越加不堪,里面的魂獸令仙蠱就要掙脫束縛,飛逃出來。
  不過此時,方源駕馭大盜鬼手,已經到達了目的地。
  封天山!
  這本來是方源封印自家的仙僵肉身所用,針對天意。
  但現在方源的仙僵肉身,已經被分魂占據,成為六轉宙道分身,再用不上封天山。
  “去。”在方源的操縱之下,大盜鬼手直接進入封天山內部洞穴之中,直接竄入蠱陣當中。
  方源開啟蠱陣,大盜鬼手終于不再顫抖,里面的魂獸令仙蠱被暫時鎮壓住,雖然還在掙扎,但是幅度已經較剛剛之前,縮減了許多倍數。
  “一直這樣勉強鎮壓住魂獸令,并非長久之計。當務之急,還是要尋覓一處地方,將這只八轉仙蠱盡快煉化才是!”
  方源這樣想著,速度不降,出了豆神宮之后,就順著桃花迷林殺招的漏洞,直接撤走,遠離這片戰場。
  “他就這樣走了?!”方源的行動,讓諸多蠱仙都分外詫異。
  陳衣更是恨得牙癢癢,卻沒有辦法,他不僅被青仇針對,同時又被房功糾纏。
  “好一個決斷。”房睇長悠然贊嘆一聲,望著方源離去的背影,感慨不已。
  方源離開戰場后,立即迎頭碰上無數的魂獸。
  魂獸規模相當巨大,簡直是鋪天蓋地而來,令方源怦然心動。但很快他念頭一轉,就忍耐住,沒有動手屠戮,大規模獵取魂核。
  他最需要做的,還是盡快地煉化這只八轉仙蠱魂獸令。至于那座八轉仙蠱屋豆神宮,就讓他們三方八轉存在去爭奪吧。
  方源對自己的認識十分清晰。
  就算是撐起逆流護身印,方源也不過是能戰八轉,擁有八轉戰力而已。他現在出手,摻和在三大八轉存在中,和他們一同爭奪豆神宮,希望很小,變數很大。
  一旦他暴露出了逆流護身印,也就暴露出了身份,說不定還會引發房家的反戈一擊。
  這對于方源而言,完全得不償失,因為他還要和房家搞好關系,借助青鬼沙漠,幫助自己魂道修行。
  他身上和房家的盟約,也是一個因素。要解決這種盟約,可不容易,需要充分的時間進行準備。
  魂獸令雖然被方源搶奪,但青鬼沙漠的魂道道痕,仍舊在侵蝕房家的桃花迷林戰場殺招。
  圍繞著戰場,仍舊有海量的魂獸聚集在這里。
  方源非常輕松地就撤離了這里。
  因為他擁有閻羅殺招,將鬼不覺殺招能夠充分地利用起來,青仇都發現不了他,更何況其他魂獸?
  他一路疾飛,毫不留念,直接飛出了青鬼沙漠之后,再確認安全,左右無人的情況下,這才停歇下來,落到一處無人的平凡沙漠當中。
  方源深入地底,布置了一座臨時蠱陣,謹慎地消去了氣息和痕跡。
  做完這一切后,他開始專注精神,全心全意地來對付八轉仙蠱魂獸令。
  魂獸令被青仇煉化,里面充斥著青仇意志,方源若要煉化它,十分困難。
  這是煉蠱中最基礎的部分——單煉。
  就是單獨煉化一只已經存在的蠱蟲。這種單煉的本質,是用自我的意志來取代蠱蟲本身蘊藏的原先意志。
  蠱師們運用真元煉化凡蠱,是因為真元屬于個人獨有之物,擁有個人意志。
  蠱仙運用仙元煉化仙蠱,也是同樣的道理。
  野生蠱蟲中蘊藏野生意志,桀驁不馴,難以煉化。但人是萬物之靈,若現在搶奪他人仙蠱,煉蠱的難度要更上一層樓。
  方源在問津塢中,就籌謀良久,此時并非毫無準備。
  七轉仙蠱愛意,七轉仙蠱自愛!
  方源首先將這兩只仙蠱取出來,他先催動自愛仙蠱,對準魂獸令施展。
  魂獸令中的青仇意志頓時受到影響,頓時自憐自愛起來,接下來方源就算動作再大,這股青仇意志也不會鋌而走險,自爆了魂獸令。
  隨后,方源又催動愛意仙蠱,將一股股的愛意,滲透進去。
  兩股不同的意志相互接觸,頓時廝殺在一起。
  愛意并非善于攻伐的意志,很快就被青仇意志殺得七零八落,潰不成軍。
  但是仍舊有零星至極的點點愛意,散落在蠱蟲魂獸令當中,沒有被完全剿滅。
  這就是愛意的特點,也是自愛仙蠱的影響尚在。但隨著時的流逝,這些殘余的愛意都會被陸續剿滅。
  方源繼續催動愛意仙蠱,不斷地將一股股的愛意灌輸到魂獸令之中。
  不管進來多少愛意,都被青仇意志剿滅,并且它自身減損很少。
  青仇意志在魂獸令仙蠱當中,戰力非常強悍,也非常頑固!
  仙元劇烈消耗,方源卻能夠支撐,他有充足的仙元儲備,之前的仙竅經營建設,讓他此時底氣十足。
  過了半盞茶的功夫,方源終于停止往魂獸令仙蠱當中灌輸愛意。
  愛意在里面已經殘留很多了,雖然絕大多數一進去,就被青仇意志剿滅掉,但剩下的愛意卻也相當可觀,達到了極限,再想要增長下去,幾乎沒有可能。
  方源這才醞釀出我意,灌進魂獸令中去。
  這我意一進來,頓時激起了青仇意志的憤怒,立即蜂擁而上,宛若暴怒的野獸。比較下來,之前青仇意志對付愛意,完全是和風細雨了。
  方源我意和青仇意志展開廝殺,形勢完全一面倒,方源我意潰不成軍,根本站不住陣腳。
  打個比方,魂獸令宛若營地,早已經是青仇意志的地盤。方源我意宛若搶灘登陸,每次只能灌輸那么些去,軍力根本鋪成不開,來多少就被青仇意志消滅多少。
  不過方源仿佛視若無睹,不停地灌輸我意進去。
  他的優勢就在于,自身仙元充足,我意源源不斷。而那青仇意志,卻是脫離了青仇,乃是無本之源。
  一炷香、兩柱香、三炷香……隨著時間推移,方源的局面漸漸打開,一步步站穩腳跟,最終和青仇意志二分天下,各占據魂獸令的一半地盤。
  青仇意志劇烈翻騰,知曉自己不是方源的對手,居然想要引爆這個魂獸令仙蠱。
  幸好這個時候,方源殘留下來的愛意發動,酥化青仇意志的決心。同時方源又灌輸假意,干擾青仇意志的判斷。
  最后,方源再大量灌進我意,一鼓作氣,軍勢如潮,將剩下的青仇意志徹底淹沒、剿滅。
  “終于煉化了魂獸令仙蠱了。”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滿頭都是汗漬。
  這一場下來,簡直是比指揮一場千軍萬馬的曠世大戰,都要疲累。
  算一算時間,外界五域居然過了三天三夜!
  “幸虧我有智道手段,又有合適的仙蠱,否則還真不能夠順利煉化此蠱了。”
  “唉,我雖然有大盜鬼手,能夠利用鬼不覺,重現當初盜天魔尊的一絲神威。但到底是半路出家,恰逢其會而已。傳聞中,盜天魔尊還有一招偷心,直接針對偷來的仙蠱里面的意志,能在瞬間煉化仙蠱,非常了得!”
  方源心底嘆息一聲,收起魂獸令,又趕緊起身,重新向青鬼沙漠飛去。
  “我現在有了魂獸令八轉仙蠱,再輔助百八十奴殺招,極可能將那青仇奴役住!”
  “有了青仇,我爭奪豆神宮大有希望,畢竟它影響豆神宮程度最大。”
  “就算是遭受房家盟約反噬,我也有能力保證自己不死,若是能奪得豆神宮,那絕對是有賺無賠!”
  方源心中不斷謀劃。
  他得隴望蜀,得到了魂獸令之后,又起心思,想要謀奪那座八轉仙蠱屋豆神宮了。
  但當他飛到青鬼沙漠的邊緣時,就被一位蠱仙攔下。
  “這位仙友請留步。”攔下他的是一位容貌普通的女仙,巧笑倩兮,渾身洋溢七轉氣息。
  “你有何事?”方源心念一動,放緩速度。
  女仙笑道:“我乃何辜,見仙友飛行極速,定然是心有目標。眼下這青鬼沙漠劇變,聽聞是有巨寶真傳現世所致,不知仙友掌握了什么情報?我愿意用重金換取。”
  方源面色不變,心中卻感到有些不妙。
  原來房家搶奪豆神宮,造成浩蕩聲勢,整個青鬼沙漠的魂獸都暴動起來,這點根本遮掩不住,被西漠無數蠱仙察覺,因此蜂擁而來。
  方源煉化魂獸令,耗去三天三夜時間,已經引來許多西漠的蠱仙。
  “恐怕大戰已經結束了!”
  “若是三方仍舊激斗,八轉之爭,任何一方都無法遮掩,威勢浩蕩恐怖,這些蠱仙又怎能查探不出來呢?”
  “就是不知道最后大戰結局如何?豆神宮究竟花落誰家?”
  方源心中不住地思量。
  ps:本書已經停更一百年,今天的更新又是一場意外。(未完待續。)
  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http://www.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