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523 方源愛情

“犯我瑯琊,留下命來!”瑯琊地靈大吼一聲,協同身邊一干毛民蠱仙,催動天婆梭羅直接攻上去。看^毛^線^小^說
  退!
  見銀色巨人來勢洶洶,中洲的蠱仙們都身形如電,紛紛從四面八方暴射撤退。
  就算是鳳九歌也在退。
  不過,他后撤的速度最慢,這絕非他速度比不上其他蠱仙,而是故意殿后。
  毫無疑問,鳳九歌是中洲蠱仙當中戰力最強,也是此次領頭大將,此行成敗有大半關系落在他的肩頭,方方面面都需要他鎮守大局。
  “這是中洲靈緣齋的鳳九歌!”瑯琊地靈主持天婆梭羅,見到鳳九歌也是瞳眸微縮,滿臉凝重之色。
  來者不善,瑯琊地靈感受到非常龐大的壓力。
  因為鳳九歌的出現,意味著中洲十大古派,更意味著天庭成了瑯琊福地的對手!
  天庭,人族歷史長河之中,古往今來的第一勢力,同時也是全天下的第一洞天!
  這樣的對手,瑯琊地靈怎可能不緊張,不感到重重壓力?
  “小五!”瑯琊地靈口中呼喚。
  蠱仙毛五連忙點頭:“看我的!”
  說著,他便催動仙道殺招。
  殺招立即起效,反映在天婆梭羅銀色巨人的身上,銀色巨人忽然張開大口,噴射出一道恢弘光柱。
  光柱來勢洶洶,眨眼間就來到鳳九歌的面前。
  “好快的速度!”鳳九歌也微微一愕,白色光輝映照在他的臉上,不過旋即,他嘴角微翹起來。
  嗖。
  一瞬間,他消失無蹤,恢弘光柱穿透他的位置,又筆直射向遠方,沿途激蕩出一片片的空氣漣漪。
  鳳九歌再次出現,卻是不退反進,來到了銀色巨人的額前。
  “他就在我們的頭上。”銀色巨人當中,負責偵查的毛民蠱仙立即喊道。
  毛民蠱仙們頓時有些慌亂。
  “來而不往非禮這招吧。”鳳九歌朗笑一聲,大袖飄飛,一股磅礴氣勢從他的身上猛地爆散開來。
  仙道殺招三絕音!
  鳳金煌一拳遙擊,發出戰鼓的轟鳴。又一掌拍下,發出銅鐘的悠揚。再一指指出,產生尖銳的哨響。
  這是三音真傳中的絕技,分別是鼓拳、鐘掌和哨指。
  先前鳳九歌只選擇修行了前兩者,填補自己的手段,但自從方源逃脫了他的追捕之后,鳳九歌到中洲,反思自己的不足,苦心修行,又將最后一項哨指修行起來。
  如此一來,三大手段齊齊施展,就能形成連招三絕音。
  拳、掌、指,再拳、掌、指,按照如此的順序,鳳九歌不斷進攻,每一擊的仙元消耗都大大減少,并且攻伐威能還有稍許增加。
  雖然每一式增加的幅度不大,但是鳳九歌攻擊頻率極快,拳掌指車輪般不斷循環,短時間內已經打出上百擊!這樣一來,隨著攻擊次數暴漲,三絕音的威能絕不容小覷!
  道道音波打在銀色巨人的身上,漸漸打得銀色巨人步伐踉蹌,毛民蠱仙們頭昏腦漲。
  銀色巨人揮動雙臂,攪起風云,想要將半空中的鳳九歌拍撞下來。
  但鳳九歌飛行手段極其過硬,在半空中騰挪轉折,靈動非凡,巨人手臂雖然粗壯得駭人,動作也兇惡迅猛,但就是拿鳳九歌沒有辦法。
  “看來還得用仙道手段才能克制此人!”瑯琊地靈目光越加凝重,忽又低喝一聲,“毛三毛四!”
  兩位毛民蠱仙齊聲響應,紛紛催動仙道殺招。
  毛三催動的殺招,讓銀色巨人的身上,漸漸浮現出一層墨綠色的木質藤甲。
  鳳九歌的三絕音打在上面,道道音波居然被這木質藤甲吸收。
  毛四催動的殺招,則讓銀色巨人的頭頂,噴射出無數金色螺旋氣流。這些氣流密密麻麻,向著鳳九歌圍剿過去。
  鳳九歌處境頓時急轉直下。
  他攻勢再無良效,并且任憑他如何飛行,身邊的金色螺旋氣流越來越多,難以甩開。
  不遠處,中洲蠱仙方云華見此,心中一動:“根據情報,拿下這頭銀色巨人,此戰就奠定了大局。鳳九歌陷入麻煩,我可助他一助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云華正要催動殺招,忽然聽到有同伴的警告聲:“方兄快躲!”
  “什么?!”方云華下一刻,就見到銀色巨人再次張開嘴巴,噴射出一道恢弘光柱。
  這光柱直接照準方云華射來,方云華連忙狂催防護手段。
  但天婆梭羅乃是八轉戰力,方云華縱然是七轉強者,但絕非鳳九歌、方源之流,身上的防護手段只替他遮掩了三個呼吸的時間。
  但三個呼吸已經足夠,方云華趁機化作一片白色云光,四下分散,又在另一處高空匯聚,重新還原成他的本來身軀。
  方云華嘴角溢血,臉色蒼白,眼眸底部更有一抹駭然之意。
  “我剛剛分心,想要醞釀殺招,露出破綻,對方就能夠立即察覺。這是什么偵查手段?”
  瑯琊福地底蘊深厚,但都以煉道為主,前任瑯琊地靈除了煉蠱,對其他事情都沒有興趣。
  所以這個偵查手段,是來自影宗真傳。
  方源當初和瑯琊地靈交換真傳,一方面是為了交易,另外一方面也是幫助瑯琊派,增長他們的戰斗力!
  瑯琊派有仙蠱,就是缺乏用來爭斗的優質殺招。
  現在,方源的舉措終于收到了良效。
  鳳九歌也是心中一沉。
  這個偵查殺招,似乎能夠瞬間體察到敵人的破綻,極大地方便蠱仙實施精確打擊。
  有這樣的殺招在,對于中洲蠱仙圍攻銀色巨人,有著極其巨大的干擾和妨礙。
  因為這些中洲蠱仙們來自各門各派,平時很少配合作戰,一旦圍攻銀色巨人,必定會發出配合方面的失誤。這樣的失誤一出現,就會立即被銀色巨人利用起來。
  “人數越多,似乎越麻煩。那么就讓我一個人暫時拖住這天婆梭羅好了。”鳳九歌一邊作戰,一邊心思頻動。
  他迅速改變戰術,指揮其余蠱仙:“你們分散各處去,布置仙道蠱陣,方便我等后續大軍到來。”
  “好膽!”瑯琊地靈聽了這話,頓時氣得大罵。
  鳳九歌微笑起來。
  他就是故意這樣說出來,這是赤裸裸的陽謀,不怕瑯琊地靈不就范。
  銀色巨人雖有八轉戰力,但是只有一位,而中洲蠱仙卻總共有七位,銀色巨人分身乏術,但若分化出毛民蠱仙出來對戰,那就更著了鳳九歌的算計。
  這些毛民蠱仙雖然戰斗素養提升很多,但是一對一,幾乎都不是這些中洲七轉強者的對手。
  所以瑯琊地靈面臨著兩難處境,分兵不行,不分兵也不行!
  瑯琊福地大戰激烈的進行著,遠在南疆的胎土迷宮之中,卻是一片寧靜。
  “我這是在哪里?”方源睜開雙眼,發現自己正躺在床榻之上。
  他想要起身,卻發現自己重傷。
  他的眼中一片迷惘,喃喃自語:“我是誰?我似乎忘記了一些很重要的東西。”
  “兒啊,你終于是醒了!”這個時候一位老婦人聽到動靜,從屋外進來,見到蘇醒的方源高興地淚流滿面。
  “你是?”方源疑惑。
  老婦人神情一震,旋即大哭起來:“兒啊,你是被打壞了腦袋,癡傻了嗎?我是你的娘啊,你是沈三,前日里那舒少爺見不得你和繡娘好,便著他家中的蠱師將你毆打了一番吶。兒啊,聽娘的勸,雖然你和繡娘兩小無猜,但咱們家小業小,雖然祖上有過蠱師,但現在卻破落敗壞。你和舒家少爺爭繡娘,是爭不過他的呀。不妨,不妨就放手了罷!”
  “繡娘”方源口中呢喃,“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,我竟將這些種種都忘記了嗎?”
  數日時間,他漸漸了解了自己的身世。
  原本他和繡娘是早就定下的娃娃親,但童年時父親戰死,家中唯一的蠱師沒了,家道立即敗落下去。本來還和繡娘家門當戶對,但現在卻是攀比不上。繡娘的家里雙親更屬意那舒少爺。舒家家業更大,乃是城中的豪族,族中舒家的蠱師就有數十人,再加上豢養的門客,蠱師數量能上百!
  又過幾日,繡娘來看方源。
  “三郎,你傷勢如何?我日夜都想著你,可嘆雙親禁足,今日才謊稱去請教蠱師修業,才能來你這里。我的三郎,我可憐的三郎”繡娘見到方源躺在病床上憔悴的樣子,頓時讓她婉轉低泣起來,目光中充滿了真摯的愛意。
  方源看著繡娘,覺得自己第一次見到此人,很陌生的打量她。繡娘豆蔻年華,雪肌貝齒,青絲如瀑,一身月白衣裳,身姿窈窕,又樸素清純。此時美眼含淚,楚楚動人,乃是絕世的美貌。
  “難怪那舒家公子會鐘情繡娘了。”方源心中一嘆,默不作聲。
  繡娘納悶,這時老婦人嘆息,說出緣由。
  繡娘悲呼,又緊張,拉住方源的手,絮絮叨叨地述說往事,企圖讓他憶過來,記得自己。
  那一幕幕的往事,或許平凡細微,但都蘊含著兩人的情意。
  方源心中的愛意也漸漸被喚醒似的,他望著繡娘的雙眼,伸出手來,撫摸她細嫩至極的臉頰,輕聲喚道:“繡娘”
  “哎。”繡娘連忙答應,一把抓住方源的手,讓他的手心緊緊地貼在自己的臉頰上。
  然后她深情地注視著方源的雙眼,又喚道:“我的三郎,我的好三郎。”
  胎土迷宮之外,仙道戰場之中,陸畏因微微而笑,自語道:“我果然沒錯,人非草木孰能無情?這方源并非絕情絕意之人,他的心中還隱藏著愛和情。”
  陸畏因又掃視周圍,不知何時起,不管是鐵面神等等蠱仙,還是商心慈一眾蠱師,都懸浮在空中,閉上了雙眼。
  其中商心慈緊閉眼簾,眼珠滾動,臉頰微紅,似乎在一個不能自拔的美妙夢境當中。
  陸畏因幽幽一嘆:“紅塵滾滾,演繹眾生。為渡化此魔,爾等就在我的胎土迷宮之中,忘記自己,變換另外一種身份,演繹人生吧。這亦是機緣,只要你們悟性足夠,便能有絕妙的好處。”
  無彈窗,百度搜索(),里面更新速度快、廣告少、章節完整、破防盜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