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524 不過如此

瑯琊福地,激戰正在進行。看○毛○線○小○說
  中洲蠱仙們領命,四下分散,開始布置仙陣。只要仙陣一成,就能接引其他中洲蠱仙,源源不斷地進入瑯琊福地當中,支援鳳九歌等人。
  對于瑯琊地靈而言,這是絕對不利的壞消息!所以必須要阻止他們。
  “這鳳九歌好生算計!我這邊毛民蠱仙只有集結一起,形成天婆梭羅上古戰陣,才能力敵八轉。他就是想要我分兵,我豈能如他所愿?”瑯琊地靈心中冷笑。
  若換做上一任白毛地靈,或許此刻已經六神無主,十分慌亂。
  但這位黑毛地靈卻是擅長爭斗,立即看出鳳九歌的謀算。
  “分兵是萬萬不可!既然如此,那我就先宰了你們一些中洲蠱仙,和你們拼一拼速度。究竟是你們鋪設仙陣來得更快,還是我殺你們更快一些!”
  瑯琊地靈眼中閃爍著鐵血之光。
  吼!
  銀色巨人陡然咆哮,聲浪激蕩四面八方,將鳳九歌排斥開去。
  隨后銀色巨人抬起右腳,邁開步伐。
  它的動作十分緩慢,好像是右腳上掛著一座無形的小山。
  “不好!”鳳九歌卻立即變色,因為他從銀色巨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宇道氣息。
  這是宇道殺招!
  鳳九歌想要阻止,再度催發出三絕音攻,但銀色巨人蠻橫無理,直接硬生生承受這些攻勢,也要將宇道殺招完成。
  銀色巨人終于將右腳邁出去。
  當它的右腳踩在地上的那一刻,它的腳下地面陡然縮減無數,一腳邁出去就跨越了上百里!
  一位中洲蠱仙正在駕著云朵疾飛,忽然間周圍空氣猛地激蕩開來,他整個身子和前方,都被巨大的陰影籠罩住。
  他頭一看,瞳孔猛地縮成針尖大小,只見銀色巨人已經站在他的身后,一雙大手分別從左右兩邊,向他包抄抓來。
  中洲蠱仙心頭警兆大起,猛地咬牙,催動畢生手段,想要逃脫。
  但銀色巨人的兩只大手的手心,忽然各自迸射出一道玄妙的光輝來。兩道玄光射中中洲蠱仙,讓他剛要醞釀成形的殺招陡然崩潰!
  “快來救我!”中洲蠱仙被兩道奇光鎖住,動彈不得,他大聲驚呼,慌忙向同伴求救。
  下一刻,他就被銀色巨人的兩只大手籠住。
  銀色巨手十指并攏,兩只大手相互融匯,好似一個球形的銀色密封囚籠。
  無比的壓力從各個方面,逼迫而來,壓迫得中洲蠱仙身上骨骼咔嚓作響。
  中洲蠱仙臉色劇變,他能感覺到,身上的防護手段正在迅速崩潰,難以抵抗銀色囚籠中的內部碾壓!
  “救我!!”他再無一絲從容,嘶聲力竭地大吼。
  噗。
  下一刻,他全身化為血水肉泥,被銀色囚籠中的壓力徹底擠爆!
  這位中洲十大古派中的七轉強者,就這樣慘死在銀色巨人的手中。
  “好!中洲十大派的蠱仙,也不過如此嘛。”銀色巨人體內,瑯琊地靈哈哈大笑,“就這樣干!那鳳九歌有八轉戰力,是最難啃的骨頭,且不過去管他。先把這些軟柿子都捏爆掉,我看天底下誰還敢來冒犯我大毛民的棲息地!”
  天婆梭羅還是上古第二戰陣,久經考驗,乃是上古蠱修的巔峰結晶。它本來就有八轉戰力,但是之前毛民蠱仙戰斗素養太低,就連白毛地靈也是如此,所以才在影宗的進攻中,表現極差,被影宗打壞八轉仙蠱屋煉爐,從容而去。
  現在卻不一樣,在黑毛地靈的大力改革之下,瑯琊派組建,又經過方源一段時間的親自教導,毛民蠱仙們的戰斗素養早已經今非昔比,拔高極多。如此一來,組合而成的上古戰陣天婆梭羅,就真的充分發揮出了八轉戰力,黑毛地靈還時常阻止毛民蠱仙,演練這座上古戰陣,所以導致現在中洲七轉蠱仙也要飲恨于此!
  南疆,胎土迷宮。
  一幕幕紅塵,繼續演繹著。
  “看來我真的是失憶了。”月色下,方源嘆息。
  他一身單衣,走在土坯墻圍繞而成的低矮庭院之中。庭院中有一個水井,井壁磚頭都散落了大半,還有一株果樹,此刻一點樹葉都沒有,干枯削瘦。
  “這就是我的家了。”方源掃視周圍,又嘆息一聲。
  他望了望老婦人入睡的屋子,比自己的臥室更破舊,紙糊的窗戶上有著許多破洞。見到這一幕,羞愧的情緒就浮現在方源的心頭。
  又想到繡娘,方源的心中便涌出一股愛意。
  無疑,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。
  休養了數月,他的傷勢已經幾乎都好全了,能夠下床走動。
  此時他腦海中思緒起伏,月色如霜,映照著他緊鎖的眉頭,躺在床榻上的這些天,他不止一次地思考自己的處境。
  “繡娘如此真心對我,我一定要娶她家,不辜負她這番心意!”
  “娘親其實很中意繡娘,只是礙于局勢,不得不忍痛割愛。”
  “我要娶繡娘,有兩大阻礙。第一個是舒家,舒家家大業大,人多勢眾。第二個是繡娘的雙親,他們都是蠱師,看不起我這個凡人。”
  “歸根結底,還是我資質不行,做不了蠱師。若是能成為蠱師,修行到三轉,繡娘的雙親恐怕就能夠接受我了。”
  “唉!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深深地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這是一個死局,根本無法可解。
  雖然也傳聞有改變資質的蠱,但是方源這樣的窮小子,誰會無緣無故地來耗費巨大代價幫助他?
  繡娘縱然也有蠱師資質,但卻只是丙等,潛力低微。她若前途廣大,修成三轉蠱師,也能定奪自身的幸福,不像如今這般無可奈何。
  “該如何是好呢?”
  方源望月興嘆,無限苦惱。
  不過就在這時,他聽到隱約間有一股琴聲傳來。
  “咦?這是哪里來的琴聲?”方源仔細聽,又聽出這股樂聲不只是琴音,還有鐘磬,竹笛等等。
  他側耳傾聽,尋找樂聲的來源,漸漸地走到了水井旁邊。
  “古怪,這樂聲居然從我家水井中傳出來的。這是何因由?”方源趴在井邊往里看,只見月色也映照在井中,十分分明。
  方源便看到這地面下的井壁,有一處地方,數十塊磚塊組成門的形狀,竟然閃爍著白玉般的光澤,非同尋常。
  他好奇心大起,把水桶上的麻繩牢牢系在一旁的果樹上,然后便順著麻繩,攀爬下去。
  到了中段,他雙腿攀附在麻繩上,面對白玉似的磚們,伸出一只手來,試著一推。
  他力道很小,但被玉磚被他輕輕一碰,就化為虛無,又憑空噴涌出一股吸攝之力,將猝不及防的方源,猛地吸攝進去
  一夜過去。
  方源起床,雙眼放光,精氣神已經完全不同,和之前有天壤之別。
  原來,這井壁當中藏有一道蠱仙遺留下來的傳承,名為道德真傳。因為歷史太久,已經殘破不堪。
  方源繼承了這份殘破的真傳,當晚就開辟了空竅,成為一轉蠱師,又得到數只凡蠱認主,實力暴漲,整個人生境界都完全不一樣了。
  “天可憐見,讓我獲得如此絕世機緣!這下子,我迎娶繡娘,就大大有望了!”
  方源心中喜悅,幾乎滿溢而出。
  但他又強自忍耐,知曉當下不可隨意暴露。這份機緣太過重大,輕易暴露出來,便是殺身之禍!
  “我要努力苦修,偷偷積累,直到有足夠的實力自保,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。”
  苦修這份道德真傳!
  方源下定了決心,又微微皺眉。
  “只是這份真傳,要求比較奇特。需要繼承者時刻保持心中的正義,做一個有道德的人。并且道德越高尚,修行起來就越加事半功倍。”
  “道德?”方源遲疑了一下。
  他心中隱隱對這個詞有些不屑,但現在得了這份真傳,這份不屑也就隨風飄散。
  接下來的日子,方源就努力修行,不斷偷偷積累實力。
  老婦人勸說他,不要和繡娘走近,方源點頭答應,心中自有主意。
  繡娘來找他緩解相思之苦,方源便溫言相勸,讓她多加忍耐,自己會有辦法。
  讓方源無比欣慰的是,繡娘毫無保留地相信了他的說辭。
  修行途中,老婦人忽然一病不起。
  方源心如刀割,但尋常的草藥沒有一點效果,方源急得心焚如火。
  他找蠱師醫治,但那位二轉蠱師卻嫌棄他的微薄診費,不愿在大冬天出診。
  方源打聽到這個蠱師喜歡吃魚,便走了十幾里路,來到一片山間湖泊中。
  方源焚燒篝火,融化冰層,又鉆入水中,捉來湖魚,送到蠱師手上。
  蠱師為方源的這份孝心大為感動,終于出診,治好了老婦人。
  老婦人痊愈,方源對此十分高興。更有一份意外之喜,是他發現自己的空竅中,有了一只二轉的積德蠱。
  按照真傳敘述,這種積德蠱,只要方源平時積德行善,就能不斷地自行煉成。一次行善積德越大,煉出來的積德蠱的轉數就越高。積德蠱有著許多妙用,乃是道德真傳的基礎核心之一,其中最大的作用,就是能改善方源的修行資質,使其最終轉變成正道善德身。
  按照真傳中的模糊記載,正道善德身僅次于十絕體,還沒有十絕弊端,非同小可,代表著無限光明的前途和潛力!
  方源至此便行善積德,不放過身邊任何的機會,不斷煉成積德蠱。
  很快,他的德行和美名,就開始流傳開來。
  方源的資質越來越好,修行的效率也隨之越來越高。兩年后,他悄悄地成為了二轉蠱師。
  在一次意外中,他為了搭救一個落水的嬰孩,不得不暴露了蠱師的身份。
  剛巧,一位舒家的家老看到了這一幕,方源的秘密暴露了。
  舒家家老想到方源區區一屆凡人,居然能改善資質,修成二轉,定然是有巨大秘密,于是便向方源出手。
  方源和他一番苦戰,最終超常發揮,使出凡道殺招以德服人!
  這一招,耗盡了他積攢的積德蠱。
  舒家家老中了這一招后,毫發無損,不過旋即痛哭流涕,跪在地上,不斷扇自己的臉,然后悲呼:“我不是人,我不是人,居然動這樣的邪念,敢對如此偉大德操的您動手!我是畜生,我不是人吶。請您寬恕我,給我懺悔和將功補過的機會吧!”
  方源當即愣住,沒想到這一招會如此厲害。
  他從此便收服了這位舒家家老,對舒家少爺有了最關鍵可靠的情報來源。
  至此,方源更加努力積善行德,他的美名在凡人當中廣為傳播,許多蠱師都聽說了他的名字。
  又過了幾年,紙終究包不住火,方源的蠱師身份徹底暴露。
  不過他借助其他蠱蟲,遮掩住了自己的大秘密。繡娘的雙親,對他的看法大為改觀,但是仍舊不想把自家的女兒,嫁給方源這樣的窮酸。
  和形單影只的方源相比,舒家少爺優勢太大太多。
  但繡娘卻鐘情于方源,令舒家少爺妒火攻心,屢次找方源麻煩。
  方源生活雖然波折不斷,屢屢被刁難和陷害,但只要有繡娘在,他就滿懷希望地迎接每一天。
  終于矛盾積累到了極限,舒家少爺約戰方源,要和他生死斗。
  方源答應了他,這個事情鬧得很大,即便是周圍的勢力,都有很多蠱師聽聞。
  就在決斗的前夕,深夜里,方源遭遇了舒家蠱師的聯手偷襲。
  方源重傷逃脫到了山林野外,心中憤恨至極。
  因為他知道,自己傷勢沉重,根本不會是舒家少爺的對手,若是赴約而戰,就是送死。但若他不去,他就會被認作戰敗,繡娘到時定會身不由己,受到雙親逼迫,嫁給舒家少爺。
  “我怎么可以讓繡娘落入這卑鄙小人的手中?就算是死,我也要什么聲音?”方源驚愕,轉頭發現,那邊的山頭一股恐怖的獸潮正在奔襲而來。
  “好!老天開眼了,就讓這股獸潮把城池沖垮,舒家猝不及防,必定大敗虧輸,也算是為我報仇雪恨了!”
  方源大喜,但笑容在下一刻又戛然而止。
  他想到自己的娘親,想到繡娘,想到許許多多的鄰居朋友。這些人可親可愛的容顏,陸續浮現在他的腦海中,縈繞不去。
  他若是任憑獸潮沖擊城池,不曉得這些人會有多少因此喪命。
  就算他偷偷施救,憑借他的能力,又能救得了多少呢?
  “就算我救走了繡娘、我娘,那么這些人呢?他們難道沒有孩子嗎?他們也有自己的父母!我知情不報,就是害了他們呀。”
  “還有,就算是舒家少爺再混賬,但舒家的人并不是每一個都如此,他們當中也有可敬可愛的人,我為什么要遷怒于他們呢?難道他們就活該去死嗎?”
  “另外,這座城池我在這里生活了近二十年,它對我也有養育之恩,沒有它的保護,我在野外早就被野獸叼了去。難道我也要眼睜睜地看著這座城池被攻陷嗎?不,這是我的家園啊!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目光一定,猛地轉身,往城池跑去。
  盡管他知道,他在頭的路上,極可能會碰到那些舒家的蠱師,會被他們殺死。
  但他也要去!
  因為自從繼承了道德真傳之后,在這過去的數年當中,他早已經將道德印刻在自己的骨髓里,滲透到自己的思想中,他覺得自己有義務,有責任去做一些事情!
  方源跑城中,告知了大家獸潮來襲的事情,立即引發了高度重視。
  這一次的獸潮來襲是如此的突然和隱蔽,但得益于方源的通告,城池中的蠱師們有了充分的準備,穩住了陣腳。
  城主得知了方源的境況,對方源冒死來通告的行為,大加贊賞。
  有城主撐腰,方源再不懼舒家動用勢力來找他的麻煩,并且他和舒家少爺的約戰也推遲下去。
  之后,在耗時一年之久的攻防戰中,方源表現極佳,救助了無數的蠱師和凡人。他樂于助人,不圖報,一方面使得他實力大增,煉成了不計其數的積德蠱,另一方面,人們對他推崇備至,讓他聲望變得極高。
  獸潮退去之后,方源卻是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  他終于堂堂正正地和舒家少爺對決。
  這一場生死斗,方源以絕對的優勢取得了勝利。
  但是他卻最終饒恕了舒家少爺的性命。
  “沈三啊,你以德報怨,我服了,從此為你馬首是瞻!請受我一拜!”舒家少爺當場跪拜下去。
  城池中的人們,無不對方源敬服萬分。
  三年后,城主自感老邁,將位置讓給了方源。
  方源已經有了五轉的修為,成為了新城主。在正式上任的那一天,也就是他和繡娘成親的好日子。
  大紅的喜字,熱鬧的賓客,美酒佳肴,洞房花燭。
  繡娘裝扮美艷,端坐在床邊,望著方源深情款款地道:“三郎,你我今日終于成為夫妻了。我就知道我是沒有看錯人的。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:“那是當然。只是”
  他按住心口。
  繡娘緊張起來:“只是什么?你哪里不舒服?”
  方源搖搖頭:“只是我忽然覺得有些空虛啊。”
  繡娘噗嗤一笑,如牡丹花開,美不勝收:“你空虛什么?三郎,不知有多少人羨慕如今的你呢。”
  方源臉色漸漸僵硬起來:“他們羨慕我?無非是財富、權勢、武力和美色罷了。”
  他說著這話,語氣漸冷,目光透射出一股鋒銳的力量。
  繡娘微微變色:“三郎,你怎么了?你的話讓我感到不安。”
  方源認真地望著她,望著這一副令他朝思暮想、輾轉反側、魂牽夢繞、鐘愛至情的美人兒。
  他的目光是如此的認真,讓繡娘心中越發忐忑不安起來。
  然后,繡娘便見方源搖頭嘆息:“這如此種種也不過如此啊。”
  于是下一刻,周遭一切轟然崩潰!
  ps:今天兩更,但不方便分成兩章,所以就合在一處,形成這一大章了。(未完待續。)
  無彈窗,百度搜索(),里面更新速度快、廣告少、章節完整、破防盜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