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545 蒙屠

在北部冰原的東南,墨人城以北,腐毒草原的西北方位,蒙家勢力的南端,有一處地方,名為秋刀原。看﹉毛﹉線﹉小﹉說
  這里地貌平坦,寸草無生,乃是自然生長出的一塊奇地。
  蒙屠一步步行走在秋刀原上。
  他身材魁梧,皮膚呈現紅銅般的色澤,穿著馬甲,露出肩膀,褲腿挽起,露出小腿。
  沒有穿鞋,他正赤腳行走。
  一步又一步,平實的地面卻鋒利如刀,蒙屠踩踏在這層銀白色的土壤上,就像是行走在刀山,每一步都留下鮮紅的足跡。
  但他面色宛若石雕,毫不變化,整個人沉默如鐵,緊閉雙目,眉頭微鎖,心中存在疑惑。
  “這處秋刀原中,充斥刀道道痕,自然孕育出無數刃蠱。我徒步行走,徘徊往復,已數年光陰,究竟是缺乏什么,令我仍舊突破不了刀道的境界呢?”
  刀道流派,是一個非常小的流派,和金道、炎道、土道等完全不能相比。
  提起刀道,就不能不提劍道。
  這兩個流派一直恩怨極深,但又相互牽扯。因為這兩大流派的源頭,都是一個,那就是刃蠱。
  關于刃蠱,《人祖傳》中就有明文記載,人祖行走在平凡深淵之中,在這里有些地方是泥濘沼澤,十分容易泥足深陷,而且惡臭熏人。有些地方是荊棘滿布,尖刺密密麻麻,人祖被刺得傷痕遍體。還有的地底,埋藏著刃蠱。人祖踩在上面,腳底就被尖銳的刃邊割傷,傷口寬大,血液橫流,走起路來,痛徹心扉。
  刃蠱就是刀道、劍道的源頭。
  自然界中也會產生許多野生刃蠱,秋刀原就是五域可數的刃蠱產地,由超級勢力蒙家掌控。
  蒙屠修行刀道,修為七轉,戰力巔峰,年幼時期就有天才之名,成長迅猛,乃是北原蠱仙界著名的強者,蒙家的戰力支柱之一。
  數年前,他就主動向家族蠱仙提出了要求,主動鎮守這片秋刀原,一方面為家族看管這塊重要的資源點,另一方面則是為了自己修行考慮。
  他的刀道境界,僵持在準大宗師的地步,蒙屠想要借助秋刀原,效仿當初人祖的行為,來令自己的刀道境界,真正跨入大宗師的行列!
  但是這數年來,他心中雖有一些所得,但始終隔一層紗布,一直都未跨入大宗師的行列。
  蒙屠性情堅忍,雖然數年都未見結果,也絲毫沒有放棄的念頭產生。
  “唉,突破大宗師境界,何其難也!族中太上長老們都贊譽我是千年不出的刀道奇才,但憑借我的天賦,數百年來也只是準大宗師。”
  “雖然始終感覺隔層紗布,但卻是近在眼前,遠在天邊,難比登天啊!”
  “不過,我還是要繼續行走下去,這個方法還是有效的。總有一天,我必定能晉升為刀道大宗師!”
  “嗯?什么人?”
  就在這時,覆蓋在整個秋刀原上的蠱陣轟然崩潰,露出晴朗的藍天。
  一個身影如魔似神,一言不發,魔威浩蕩,向蒙屠直接撲殺過來!
  “好膽!”蒙屠頓時怒發沖冠,口綻雷霆之聲,不閃不避,雙手如刀,悍然反擊過去。
  一聲巨響,來者不動如山,蒙屠被反震巨力遠遠的擊飛倒退開去。
  “我這仙道殺招別看氣勢全無,卻是威能內斂到了極致,七轉蠱仙的防護一般都要被我摧毀。沒想到此人硬挨了我一擊,居然毫發無損!這是大敵!”
  蒙屠心中吃驚不已,迅速穩住陣腳,瞪向來者,怒喝道:“來者通名?竟膽敢犯我蒙家要地!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”方源狂笑幾聲,聲調已經全然改變,“蒙屠當然你不認識我,不過也沒必要認識我,因為死人是不需要知道太多的。”
  萬我仙蠱方中,需要海量的刃蠱,更需要秋刀原中地底深處的一種奇特的七轉仙材飲刃酒。
  這酒并非天然生產,乃是由蒙屠數年來足下血跡,滲透到了地底深處后,匯同此處的刀道道痕,逐漸形成的奇物。
  方源五百年前世中,這蒙屠為了突破,進入刀道大宗師的境界,在這里夜以繼日的不眠苦修,卻始終沒有等到契機。
  蒙屠突破不成,便想效仿人祖,要將刃蠱插在自己心頭,更深入地體悟刀道。當他開創的殺招并不完善,有著隱晦的嚴重弊端,蒙屠便漸漸心態轉變,時常陷入瘋魔狀態。
  蒙屠也知道不妥,但執念于此,仍舊修煉不輟,對其他人苦苦隱瞞。
  五域亂戰開啟,蒙屠參戰,戰場中卻是弊端爆發,陷入瘋魔之中,殺害了自家同族的蠱仙。
  蒙屠清醒過來后,毀尸滅跡,編造理由,隱瞞了家族。
  但終究事發突然,蒙屠處理程度有限,紙包不住火,漸漸被北原蠱仙察覺端倪。
  蒙屠壓力極巨,這是天庭來人,秘密策反他。
  蒙屠起初心存僥幸,想要利用天庭,為自己建立功勛,將功補過,但天庭豈容他一個刀道蠱仙算計?
  蒙屠反被天庭算計,一步錯,步步錯,最終走投無路,只好投靠天庭。
  天庭為了輔助這枚棋子,又推算出晉升大宗師的契機,便是這地底深處的飲刃酒。
  蒙屠依照天庭指點,來到秋刀原,深挖地底,開采出大量的飲刃酒。
  他小酌一口,五臟六腑宛若刀割,大喝一口,痛不欲生,再喝第三口,晉升成刀道大宗師。
  至此,他一門心思為天庭服務,成為繼鳳仙太子后,地位第二高的北原內奸。
  而后來他被馬鴻運機緣巧合之下,揭露身份,那就是另外一番故事了。
  方源一番推算,算定此處已經有了飲刃酒,雖然量不多,但他需要的也少。至于這蒙屠,也是方源精心挑選,適合他試演閻帝殺招的對手。
  方源不可能找一個八轉蠱仙,來試驗閻帝殺招的成色,那是自找苦吃。普通的七轉蠱仙,方源已經不放在眼里。七轉巔峰戰力的蒙屠,成名已久,又是刀道準大宗師,卻是非常適合。
  所以,方源一番長途跋涉,來到秋刀原,直接找蒙屠的麻煩。
  “剛剛一擊,乃是蒙屠的底牌殺招,威能不俗,但我憑借閻帝殺招,就抵御住了。這防御威能,還是不錯的。”
  方源暗暗評估。
  此時的他,已經催動出了閻帝。
  他的整個人都覆蓋了一層黃褐色的皇袍,變成高達一丈有余的巨人。
  巨人頭戴冕冠,前后都垂下珠簾。面目一片深幽,似乎籠罩著一層霧氣,又仿佛就是黑暗的漩渦。兩袖寬大,玉帶系腰,胸前背后有一層青銅之質地的甲胄。衣袍的其余表面,有著金線描繪的數千頭鬼怪,排列整齊,縱橫有序,不動如林,氣度森嚴。
  剛剛蒙屠一擊,也并非無效,閻帝胸前的青銅薄甲,就內凹了一個弧度。
  不過很快,方源的魂魄底蘊下降了一些后,這個弧度就立即重新鼓起,恢復原狀。
  這便是閻帝殺招的特殊之處!
  九轉鬼不覺根本不需要消耗什么,自行運作,鬼官衣則依靠魂魄底蘊。
  兩者參與組合的閻帝殺招,不需要仙元催動,需要耗費的就是方源的魂魄底蘊!
  “區區蒙屠,不過如此。你在這里閉關數年,開創了什么全新殺招?臨死之前不用,那真是可惜了。”方源挑釁道。
  蒙屠氣極哈哈狂笑,然后他用憐憫的目光,看向方源:“不管你是誰,來這里挑戰我,真的是自找死路!這里曾經有過仙陣守護,但你知道為什么我要做主,說服家族收回仙陣嗎?”
  “因為只要我在這里,這里就不需要仙陣護衛!”
  說到這里,蒙屠右腳狠狠跺地。
  下一刻,地動山搖,億萬刀光升騰而起,無數刀道虛影匯集成大軍,浮現而出,將方源團團圍住。(未完待續。)
  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http://www.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