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550 睡姑吐血

“現在我需要蒙家給我一個解釋!否則,我睡姑雖是散修一人,也決不罷休!”睡姑猛地轉頭,雙目鼓瞪,看向蒙家二仙。看◆毛◆線◆小◆說
  她這一次的損失,實在是太慘重了。因此氣急攻心,憤怒至極,即便是對方是蒙家也杠上去。
  不像方源,方源失去了膽識蠱貿易,還有龍魚生意,還有靈蛇貿易、長恨蛛買賣、幽火龍蟒等等。
  睡姑失去了這個正反狙神針后,就直接失去了經濟支柱。盡管刺神猬還在,但要重新培養出正反狙神針,不僅是時間,還有資金的巨量投入!
  睡姑并非沒有長遠眼光,每一次收割正反狙神針,都從不涸澤而漁,而是留下大多數繼續栽養。
  但盜取正反狙神針的人,實在是太可惡了,直接一根毛刺都給睡姑留下。
  睡姑這一次損失之大,不僅是臨近收割,生長到極限的那些毛刺,還有今后的發展前景。
  “可恨我沒有手段,將這太古荒獸刺神猬挪進自家仙竅里啊!放在外面,真的是太不安全了!”睡姑雙手直抖,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  但其實就算她挪進去,也很麻煩。
  首先,刺神猬她不能徹底掌控,這頭太古荒獸若是在她的仙竅中鬧起來,必定讓她損失慘重。
  其次,若是睡姑渡劫,天意感知下,恐怕會加重災劫,更對刺神猬針對下手。
  最后,刺神猬也是睡姑周旋于蒙家、慕容家兩大超級勢力之間的底牌,若是放在仙竅里,將來戰斗時,未必能及時地將它再放出來對敵。
  “睡姑,冷靜,還請你冷靜一下。”蒙家太上二長老連忙勸解道。
  “冷靜?你叫我怎么冷靜?你說有兇案發生,蒙屠戰死,好,我睡姑信任你蒙家,沒有查證的情況下,將你們放進來,熱情款待。你們又說有痕跡,我沒有偵查得到,全靠你們手中的問鼎院。后來的確是有痕跡顯露,但真的是兇手留下的?問鼎院難道沒有動手腳的能力?”
  說著說著,睡姑的額頭也垂下冷汗。
  她冷靜下來,滿臉戒備之色地看著蒙家二仙,渾身上下大量的蠱蟲氣息四散洋溢。
  睡姑緊緊逼視蒙家二仙,緩緩后退。
  蒙家二仙苦笑不已,但同時也非常理解睡姑的心里想法。
  現在,刺神猬失去了全部毛刺,戰力下滑到了谷底,便等若睡姑戰力削減到了極致,一直以來和超級勢力打交道的底牌毀了一大半,這叫睡姑如何不警惕?
  蒙家太上二長老苦嘆一聲:“睡姑,若是這真是我族設計你,算計你,暗中將這刺神猬的毛刺都扒光盜走,我們又何苦和你回到這里呢?我們早就應該,以追蹤兇手痕跡的借口,將你哄騙到一處陷阱里去,比如仙道戰場之中。你說呢?”
  睡姑沉默下來,抬眼道:“那恐怕是因為,你們蒙家乃是正道,要遵守規矩,不好正面向我出手。另外一方面,我也是早就和你們蒙家定下了盟約,你們因此設計此事,先削我戰力,再巧言令色,欺哄我入甕!”
  蒙家二仙聞言,不禁面面相覷。
  睡姑所言不無道理,心思敏捷叫蒙家二仙,都不知說什么好。
  “哼!”睡姑繼續道,“你們正道玩的那一套,以為我不清楚嗎?此事是因你們而起,你們蒙家不給我個說法……那好,我就將這事捅出去,讓世人評評理!”
  “且慢!”蒙家二仙頓時臉色劇變,蒙家太上二長老連忙低喝。
  但已經遲了!
  睡姑直接在寶黃天中,泄露了此事,又趕緊通過自己的人脈,將此事告知了慕容家。
  一瞬間,蒙家苦苦遮掩的,蒙屠被殺,追擊兇手未果,又連累睡姑丟失了正反狙神針的丑事,就徹底曝光。
  “你,你,你!”蒙自在手指著睡姑,雙眼簡直是要噴火,氣憤至極。
  蒙家太上二長老也是鐵青著臉,瞇著眼盯著睡姑,一時間殺人的心都有了。
  睡姑面色冷酷,其實心底卻在苦笑。
  她當然知曉,自己的這番舉動,會大大惡了她和蒙家的關系。但沒辦法!
  她必須這么做。
  任何的盟約,都有被單方面破解的可能。今日發生的事情,也太過重大,睡姑必須自保。
  戰力下滑到谷底的她,如何自保?
  就算蒙屠死了,蒙家作為超級勢力,仍舊不是睡姑一個七轉散仙能夠對抗的。
  在睡姑認為,最好的辦法無疑就是借力,讓其他蠱仙,讓蒙家的競爭對手慕容一族,關注這里,在某種程度上為睡姑撐腰。蒙家就算心有不軌之意,也要收手,畢竟它是一個正道的勢力!
  “睡姑,事已至此,多說也無意義了。不過我可以明確地告訴你,你不必多心,我們此番恐怕是被那人利用了!”蒙家太上二長老聲音低沉。
  眼下情勢,其實很明顯。
  就算蒙家二仙不是智道,也推算得出來:那兇手窮兇極惡,莫名其妙地殺掉蒙屠不說,還故意留下線索,將蒙家的追兵引到神針谷里來,又借助他們蒙家,將睡姑引走,然后自己方便下手,居然將刺神猬的所有毛刺都拔個精光!
  “我們蒙家會給你一個交代的!”臨走前,蒙家太上二長老留下了這句話。
  蒙家二仙一走,睡姑就立即圍繞太古荒獸刺神猬,開始布置蠱陣。
  蒙家失去了線索,只好往回走。
  就算現在他們得到線索,恐怕也要懷疑,這是不是對方又一次的奸計?
  問鼎院在飛行,蒙自在忽然開口,眼中兇光縷縷:“這兇手好生狡詐,現在事情曝光,天下皆知,不如干脆一點,將那睡姑認作兇手罷。”
  不管睡姑是不是兇手,蒙家若是將她辦了,并且一口咬死,也就重振家族聲威,解決了這場名譽危機。說不定,還能夠得到太古荒獸刺神猬。
  蒙家太上二長老嘆息一聲:“此事我也想過。但一來,以問鼎院對付睡姑和刺神猬,恐怕一時間拾掇不下。這里又靠近慕容家族,沒有把握。二來,我們和她之間,還有著盟約,冒然動手,要承受嚴重的反噬。三來,現在北原的局勢和往常是不一樣的呀。”
  如今,長生天現世,藥皇接替成為南荒仙人,長生天統領各大黃金部族。在這段時間里,一直致力于,整合北原蠱仙界的力量。
  正道力量,基本上都是黃金家族,這幾乎不需要整合。長生天第一步計劃,就是先將散修勢力,和正道整合起來。
  只是之前,被天庭用計,偽裝方源,破壞了一次,有些受阻。
  不過,長生天仍舊沒有放棄,一直在做著這方面的努力。
  因此,蒙家作為黃金部族,冒然對付散仙睡姑,一個處理不好,恐怕就會迎來上面長生天的調查和責難。
  這一點,才是蒙家太上二長老最為顧慮的地方。
  蒙家往回走,方源也在趕路途中。
  在他的至尊仙竅之中,靜靜地躺著一堆正反狙神針。沒錯,正是他前后設計,也是他下的手。
  蒙家的情報,方源知曉的不少,又有智道造詣,設計下來的陷阱,雖然簡單,但卻有效。
  再加上本身運道強盛,睡姑真就被引走,讓方源第一次就得手了。
  尋常蠱仙,或許難以接近刺神猬,畢竟氣息不對。
  但方源卻有著見面曾相識,完美偽裝成睡姑,期間就算刺神猬緩緩睜開雙眼,也是臨危不亂。
  刺神猬又緩緩睡去,方源將它的毛刺都扒光。得手之后,方源也沒有對熟睡中的刺神猬再做什么,直接走了。
  在他五百年前世,睡姑也是抵抗天庭的強者之一。至于刺神猬,干嘛要搶走?
  這對方源而言,是一個雞肋,反倒不如將它繼續留在睡姑手頭上,將來睡姑培養出全新一批的毛刺,方源再去偷就是了!
  恣意屠戮他人,方源都沒有絲毫的心理負擔,更別談區區偷盜了。
  “盜天魔尊的確厲害,居然開創出偷道這個流派。”方源嘗到了甜頭,反思一下,頓時心中感慨不已。
  方源和蒙屠一戰,就是大盜鬼手一舉奠定勝局。若是按部就班,絕不會讓方源這么輕松地取得蒙屠的人頭。
  “在偷道出現之前,蠱仙們打生打死的,也未必能收獲多少戰利品。但是偷道一出,不用生死激戰,就能獲取資源。成本降低,效率提升,簡直太棒了!”
  “可惜我現在,卻還不是四處偷盜的最佳時候。一來,偷道仙蠱稀少,只有七轉大盜蠱頂著大梁。二來,之前在西漠時,就暴露了大盜鬼手,現在若四處作案,恐怕會讓人聯想起來,又會再算出我的真實身份。”
  “萬我仙蠱方中,還差一份關鍵仙材。做完這一票,我就收手,趕回瑯琊福地,煉制萬我仙蠱。”
  方源雖然掌握了一些偷道的手段,但目前不能做得太過火。
  因為魂魄修行,才是當務之急。
  魂魄底蘊一提升,閻帝就能運用更充分,方源戰力和計劃就有了保障。但魂魄修行,需要膽識蠱,需要魂核,也就需要青鬼沙漠那邊供貨,算不盡的身份也跟著要繼續保密。這是一連串的需求關系。
  “哦,對了,也不能讓這次事情輕易就暴露出去。”方源嘿嘿一笑,當即在寶黃天傳播謠言,說睡姑監守自盜,設計蒙家,其實正反狙神針都讓她自己得了,好用來準備渡劫,沖刺更高修為!
  真相這樣一混淆,更有利于方源隱藏自己了。
  至于睡姑,察覺這個謠言后,當即一口老血噴了出來,氣急攻心啊!
  當然了,這就不是方源關心的問題了。
  本書最快更新網站請百度搜索:,或者直接訪問網站http://www.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