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576 正道合謀方源

“必須要鏟除這個方源,竟公然襲擊我正道大陣,實在是膽大包天!”羅家太上大長老在咆哮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“此次我族蠱仙壯烈犧牲,方源魔頭手中已經兩次沾染了我族鮮血,必定要讓他付出代價!”侯家太上大長老語氣深沉,充滿仇恨之意。
  姚家太上大長老嘆息一聲:“方源必定是要對付的,但是此人可不同尋常的魔道蠱仙。他的身份非常復雜,不僅是天外之魔,更有春秋蟬傍身,從未來重生,搗毀八十八角真陽樓,擁有巨陽真傳不說,還繼承幽魂真傳,成為影宗當代宗主,更獲得瑯琊福地大量資助。就算是中洲天庭屢次通緝、追殺,他仍舊逍遙法外,為禍世間,并且屢戰屢強,實力進展迅猛無比,大大超出常理。說句心底的話,真是有一絲魔尊年輕時候的氣象了。”
  “哼!未來只有大夢仙尊,不會有大夢魔尊。姚家的你是否怕了?”夏家太上大長老立即諷刺道。
  姚家太上大長老冷笑:“我只是說明事實。要想除掉方源,就得正視這個事實。就像之前你夏家敗給我姚家一樣。”
  “你!”夏家太上大長老頓時氣極。
  最近這一段時間,地脈頻動,將地底深處的大量修行資源翻到地上來,吸引南疆正道、魔道以及散修,競相爭奪。爭奪之際,自然就發生許多摩擦和矛盾。夏家就在不久之前,中了姚家一個埋伏,吃了大虧,但姚家也付出了不菲代價。因此兩方交談,火氣濃郁。
  “好了,我們此次商談,不是為了相互斗氣,而是商討出如何對付那方源。若是方源繼續這樣的劫掠,我們應當怎么辦?”這個時候,商家太上大長老開口,語氣緩緩,不急不慢。
  一陣沉默。
  商家一直固守中立,又最擅長貿易,和各家蠱仙都有著。所以商家太上大長老開口,其余人都要賣點顏面。
  良久,巴家太上大長老打破沉默:“方源賊子一定是掌握了探索夢境的妙法,并且能獲取巨大好處。否則當初,他為何千方百計地冒充成武遺海,混進我正道里來呢?此次他攻破掠影地溝的那處大陣,把所有的夢境都卷席一空,更說明這一點。不知道武家太上大長老如何看待此事?”
  武家太上大長老自然不是別人,正是武遺海的哥哥——武庸。
  武家一直霸占著正道第一的寶座,巴家對此暗中覬覦,可惜武庸爆發,又展露出玉清滴風小竹樓,使得巴家圖謀破滅,武家守住寶座。但巴家卻不會放過任何一個這樣微小的機會。
  武庸沉默了一會兒,這才開口:“方源賊子,人人得而誅之。昨日他四處劫掠池家資源,那么明日,他就可能忽然出現在任何一個地方,我們的資源甚至蠱仙族人,都有可能會遭到他的毒手。”
  武庸說的不咸不淡,但也指出,對付方源乃是我們南疆正道所有人的責任。巴家或者還有其他人,想要我武家挑頭,付出大力氣,那是不可能的。
  聽了武庸的這番話,不少人都皺起眉頭。
  武庸和武獨秀的風格,有很大不同。換做武獨秀當家,必定是首當其沖,當仁不讓。這正是武家的風骨。
  但武庸卻在這個時候縮了,好像之前方源留給武家的恥辱,并不存在一樣。
  巴家太上大長老卻不想這樣輕易放過武庸,又道:“處置方源這個魔頭之所以麻煩,多半是因為他擁有著定仙游仙蠱。不知武家太上大長老有什么好的方法,來克制定仙游呢?”
  武庸苦笑一聲:“慚愧,武家這邊卻無什么妙法。我武庸自然無法和母親相比,守成有余,進取不足。依我看來,之前池家太上大長老布置的蠱陣,的確是有著效果。雖然被方源攻破,但也阻止他許多時間。不如請池家太上大長老出手,為我等各處資源,布置出仙陣來,至少方源偷襲過來時,也能拖延一段時間。”
  池家太上大長老池曲由連忙道:“慚愧!我布置出來的仙陣,屢屢被方源攻破,恐怕會辜負諸位的期待。”
  武庸笑一聲:“池家太上大長老不必過謙。你族的鳳焰山,方源就沒有攻破。建設在掠影地溝處的仙陣,也抵擋住方源一次強襲。只是方源賊子陣道境界不俗,曾經令貴族的陣癡都親近交好,這個事實大家都心里清楚。”
  武庸話中有話,池曲由心中冷哼一聲,卻不接口,只是沉默。
  南疆各大超級勢力手中,掌握的資源點有許許多多。池曲由要一一建設仙陣,要建設到猴年馬月?
  更關鍵的是,這種事情非常的敏感。
  資源點都是各家的禁臠,要將這些地方的防御措施,交給外人來建設,各家心里都會有芥蒂。
  現在各家當中,只有池家遭受方源劫掠過,沒有切膚之痛,各家也沒有這么強的意向,來請池曲由出手。
  池曲由明白這一點,所以干脆不說話。
  武庸見池曲由沉默,一時間也不好再開口。
  這時,鐵家太上大長老興致勃勃地說道:“其實武家太上大長老的方法,乃是解決方源這個麻煩的正道,只不過只對了一半。池家太上大長老布置仙陣,多能抵擋方源一陣。這個時候,若是旁側有一座我鐵家的烽火臺,我們就可及時挪移,堵住方源,形成圍剿絕殺之勢!兩相集合,如此一來,方源不足為患也!”
  這一下,蠱仙們更沉默了。
  烽火臺乃是鐵家的仙蠱屋,最強之處,有點類似于西漠蕭家的萬里絲廊。每個烽火臺之間,都能夠相互傳送蠱仙。若是多座烽火臺在一起,甚至能傳送八轉蠱仙!
  鐵家太上大長老的方案,的確是沒有錯。事實上,鐵家一直都在致力于,將烽火臺分別布置在南疆各個地方。
  但這種布置,對于其他超級勢力,具有太大的威脅了。所以一直以來,各家勢力都在抵制鐵家鋪設烽火臺的這個計劃。
  現如今,鐵家太上大長老利用這個良機,又推自家的烽火臺,各家首腦沒有答應,只是沉默,就表達了否定的意思。
  “我還有一個法子。”良久,商家太上大長老這才開口。
  持續了一炷香的功夫,這場南疆正道勢力首腦之間的商談,徐徐落下帷幕。
  月夜下,池曲由停下殺招,駕著濃云在高空飛馳,目光幽幽。
  南疆蠱仙界本來就山頭林立,相互之間各有矛盾重重。最近這段時間,地脈翻動,帶來利益的同時,也刺激更多的矛盾產生。這就使得各大超級勢力之間,火氣更大。
  勾心斗角且不去說,單說池家這次被方源四處偷襲,至始至終就沒有見到任何一個其他勢力出手幫襯的。
  又飛行一段,池曲由視野驟然大變,陷落到一處仙道戰場之中。
  他卻一點都不緊張,因為這正是閻羅戰場。
  此次和方源會面,也是約定好的事情。
  “這是給你的。”方源拋出幾位純夢求真體,還有一份信道凡蠱,“我的東西呢?”
  “都帶來了。”池曲由取出大量的仙元石,還有許多仙材,分門別類,還有信道凡蠱一只,里面記載的是陣道傳承。
  雙方迅速驗貨,順利交接,然后立即分離。只是池曲由微微皺眉,方源卻是面帶微笑。
  “池家太上大長老,將來若有機會,我還會找你交易!”方源臨走前,傳音過去。
  “你如何聯絡我?”
  “你到時候便知。”
  兩人迅速撤離原地,警覺非凡,至始至終這場交易都無他人知曉。
  “這蠱蟲中的內容,仍舊意猶未盡得很,可見方源手中掌握的夢道成果很多。不過我此次得了這些,還有夢境,已經大大超越了南疆其他超級勢力了!”池曲由望著自家仙竅內的一片夢境,心中感慨不已。
  又想到方源,他目光便又陰沉下來:“方源這賊子,明顯是還想和我合作。畢竟他還想知道義天山那處的大陣。我且不妨先與其合作,盡力謀取更多的夢道成果,再借助南疆正道,合力圖算他,將他鏟除!”
  池曲由和方源交易,完全是利益。此時想要謀害方源,也是利益驅動。
  畢竟,方源若是將這些夢道成果賣給其他超級勢力,那池家的優勢就不在了,等若是自身利益受到了極大的損失。
  “這一次雖然交給池家幾份夢境,不過宙道夢境已有許多,接下來就是安靜潛修,增長宙道境界!”方源也在思慮和謀算。
  池家有了夢道手段,當然需要一些私人夢境,供其探索。義天山處雖有巨大夢境,但是眾目睽睽之下,偷偷探索,難保不出紕漏,風險太大。
  方源一方面需要促成這場交易,另一方面也不希望池家暴露。
  “我這一次成功強襲掠影地溝,南疆正道必定圖謀算我。定仙游雖好,但也受克制。不說南疆正道的底蘊,就說武庸和天庭之間的緊密關系,恐怕天庭也會來插手。所以還是先避風頭。”
  其實,方源利用夢道成果,找任何一個超級勢力,都能令他們化敵為友,進行交易。
  而方源偏偏選擇池家,自然是有原因的。
  最主要的一個原因,就在于五百年前亂世,池家是抵抗天庭入侵的堅決勢力!
  前世武家雖然也是這樣,但今生,武庸居然能從天庭那里,索回南疆正道的諸多仙蠱,這一點讓方源一直暗記在心,不能免懷。
  ps:今天狀態不佳,掛水得持續三天。以前看武俠小說,武林高手被下瀉藥,跑了三五天廁所,就戰力大減,對于這樣的描寫,一直不太理解。經過這次的急性胃腸炎,我是有了最切身的體會!真的太恐怖了,拉肚子拉水一樣,昨天前后二十多趟,拉得整個人都虛脫了。好在昨晚掛水之后,高燒已經退了。對于最近更新不到位的地方,十分抱歉,同時萬分感謝大家的關心!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