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577 水文蠱

窗外月色正明,而書房內,燭光微涼。塵↗緣↙文×學?網
  武庸在書房內踱步。
  他心中有著憂思煩愁,放置不下。
  今時今日,武庸修為八轉,掌握武家權柄,攜玉清滴風小竹樓以一己之力,幫助武家渡過難關。又向天庭索回南疆各大正道的仙蠱,聲威無兩。這段時間,他又勵精圖治,積極培養蠱仙種子,使得武家蒸蒸日上,有什么能值得他煩憂的呢?
  方源!
  偽裝成武遺海,連武庸都欺瞞過去,哄騙了武家許多資源,甚至是仙蠱。不僅是把武家上下耍弄得團團轉,而后武庸追殺,都沒有任何成果。
  方源就像是武庸心頭的刺,每當武庸想起來的時候,心中都會被刺痛一下,感受到恥辱、憤怒、仇恨。
  此次,方源忽然活躍在南疆,搗毀掠影地溝中的大陣,盡奪夢境,武庸看上去云淡風輕,實際上內心已經被這根刺,刺得鮮血淋漓!
  “商家太上大長老的法子,的確是能針對方源的定仙游。但是……”
  武庸皺起眉頭,一邊踱步,一邊搖頭。
  他總感覺不牢靠,單靠這樣的方法,真的能夠解決掉方源嗎?
  想到自己曾經聯合南疆正道勢力,一起追殺方源,毫無成果。又想到天庭方面,屢次緝拿,方源仍舊逍遙在外。如今南疆正道聯合起來行動一次,就能對付得了方源?
  武庸搖了搖頭。
  他承認,一方面他是有些忌憚方源了。方源這個魔頭,每出現一次,實力上都有飛躍式的進步,實在不可用常理揣度。
  而另一方面,武庸是對整個南疆正道不自信。
  武家乃是南疆正道之首,武庸在武獨秀的栽培下成長,怎么可能看不出南疆正道的弊端!
  那就是各有心思,山頭林立,矛盾重重,不到萬不得已,根本不會有一個統一的領袖。
  哪怕是武家,哪怕是武獨秀健在,和武庸聯手,也不能承擔起領袖的位置。
  武庸完全可以想象,真的等到行動的那一天,南疆正道蠱仙之間必定相互戒備,各自推諉,有風險退讓,有好處爭搶。這樣的隊伍,怎能對付得了狡詐如廝的方源?
  尤其是現在,只有池家遭受了方源的劫掠,其余各家沒有切膚之痛,又值地脈翻動,爭相奪取地脈精華的時候,各家怎可能真正花費力量,來用在方源身上?
  “或者,方源也看出此點。所以此次只搶奪池家的資源!”
  武庸驀地心中一沉。
  從這一點上來看,他倒是巴不得方源大搶四方,惹得群雄皆怒。但可惜方源仍舊是這么狡詐,只得罪了池家一方。
  若是讓武庸知曉,方源不光搶了池家,還暗中和池家做了買賣,為將來五域亂戰布局南疆,針對天庭,不知又作何感想。
  左右踱步半晌,武庸終于下定了決心:“還是要和天庭聯絡,借助天庭之手,務必盡早鏟除方源!”
  做出這個決定,是相當艱難的。
  盡管這個決定是明智的,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,但是卻犯了忌諱。五大域除了東海之外,都很排外,南疆尤其如此。
  若是讓南疆各大勢力以及蠱仙們知曉,武庸居然要聯絡外域勢力,借助他人這里,來插手南疆事宜,那必定會被口誅筆伐,洶涌的輿情將淹沒武庸,哪怕他是武家的太上大長老,八轉修為,也不例外。
  可以說,武庸要做這事,是冒著很大的風險。一旦暴露,有可能武家當前的大好局勢,就會淪喪大半。
  “哦?武庸主動聯絡我?恐怕是為了方源這魔頭罷……”紫薇仙子正在休養,不過見武庸主動聯絡,她微微一笑,立即回應過去。
  武庸身份特殊,乃是武家太上大長老,對他施加影響,哪怕沒有任何成效,單單合作本身,就是對他的一種鉗制。
  雙方聯系幾句,武庸直奔主題,談及到方源身上。
  紫薇仙子心思:“果然不出所料。方源擁有定仙游,又經過我在寶黃天中,暴露了他種種底牌,武庸更加忌憚,甘冒風險,也要鏟除方源。”
  天庭的近況,并不太好。
  不久之前,他們第二次突襲瑯琊福地,預期的目標沒有達成任何一個。智慧蠱被方源帶走,方源逃出生天,瑯琊福地被長生天保下,反而天庭中的雷鬼真君戰隕。陳衣、紫薇仙子本人以及鳳九歌,都身受重傷,目前都在休養。
  但就算如此,紫薇仙子在得知武庸的意向后,沒有絲毫的猶豫,立即答應下來。
  方源是必須要鏟除的!
  就算他有七轉定仙游,此蠱也是有手段克制的。
  退一萬步,哪怕是沒有除掉方源,但不斷逼迫他,令他沒有時間發展自己,對于天庭而言,也就成功了!
  “方源的成長速度,太過可怕了!這還是天意不斷施加影響,布置坎坷之下的結果。每隔一段時間,當他再次露面,他總會有驚人的進步。就算殺不死他,也要令他無暇修行。若他擁有什么新手段,及時地將這些底牌都逼迫出來。”
  紫薇仙子心中對方源有著更深的忌憚。
  為了追殺方源,紫薇仙子下了多少的苦功,現如今瑯琊福地差點都被她攻下,但方源呢?
  仍舊逍遙法外!
  雖然天庭方面,仍舊占據絕對的優勢。不管是宿命蠱的修復,還是大夢仙尊的栽培,亦或者是魔尊幽魂的囚禁,都是方源難以企及的優勢。
  但是,紫薇仙子的內心最深處,也開始惶恐不安起來。
  這種惶恐,近乎莫名其妙,但就是惶恐。
  因為方源而引發的惶恐不安!
  “此次南疆正道聯手,對付方源,這是個機會。哪怕不顧傷勢,我也要拼盡全力,斬殺方源,除掉這個禍端。”紫薇仙子眼中閃過一抹堅定之色。
  南疆正道合謀方源,因為武庸的主動聯絡,天庭方面在行動還未開始時,就已經早早插手,隱于幕后。可想而知,一旦天庭方面出手,必定是石破天驚的打擊。
  但可惜的是,方源也早已料到這一點。
  和池曲由交易之后,他就龜縮起來,一門心思地探索夢境。
  這是一片宙道夢境。
  在這夢境當中,方源化身成一位老者,正是夢境主角,修為有四轉。
  此時,卻是被五六位神色不善的蠱師圍住。
  “柏廉大人,這是預付的醫治酬金,還請您跟我們走一趟吧。”為首的蠱師也有四轉修為,望著方源,語帶威脅。
  方源先是視察了自家空竅中的蠱蟲,都是宙道蠱蟲,但長于輔助,并無醫療之能。想了想,方源便試探著回絕道:“老朽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宙道蠱師罷了,非是醫師,諸位這樣請老朽,豈不是強人所難?”
  對方果然回應道:“哼,讓你去你就去。我中洲蒙家的請求,你敢不答應?你的底子我們早就查的清清楚楚,放心吧,既然是請你去,就是看中你的本事,知道你有手段能治好我家蒙逼大人的病。走吧,還要我們再請你一次?”
  “那就去吧。勞煩帶路。”方源假意苦笑一聲道。
  跟隨這些蠱師,方源很快來到鄭家,見到了病人蒙逼。
  只見此人面黃肌瘦,骨瘦如柴,躺在床上,虛弱無力地直哼哼。
  “怎會如此?是如何得病?”方源試著問。
  旁邊一位小仆便哭訴道:“想我家老爺平日健碩如虎,奔走似狼,沒成想竟落到這步田地。他是受了那該死的奸商陷害,買下了水文蠱。那奸商說,有了此蠱,就能行云流水般地寫下美妙文章。老爺他平素蠻勇,其他老爺就常擠兌他空有蠻力,并無文采。老爺有這層心結,這才不惜高價,買下水文蠱,當晚就想要寫出美妙文章。”
  “難道是這水文蠱有問題?”方源接著問。
  小仆搖搖頭,又點點頭:“起初時,老爺使那水文蠱,似乎沒有問題。一篇篇文章,接踵而出,老爺喜不自勝,連夜寫了五六十篇。到了清晨,卻出現問題。老爺還未用那早膳,就忽然腹瀉不止。拉肚子像是拉水,更可怕的是,從早到晚,一連二十多趟。可憐老爺原本虎狼體魄,竟一天之間,就落得如此凄涼了。”
  方源這才恍然,同時心中也有底了。
  水文蠱是沒問題的,但是用多了,就有問題,誰也承受不住。
  過猶不及,乃是世間常理。用蠱是有風險的,落到這樣的蒙逼下場,也是咎由自取。
  “蒙家強請我來,果是沒錯。我這些宙道蠱蟲,雖然沒有醫師的手段,但是用在此處,卻是恰到好處,可以治好蒙逼。”方源心道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