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581 渡劫和神技

南疆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至尊仙竅已經落下,此刻門戶大開,如巨鯨吞水,海量的天地二氣灌輸進來。
  嘩啦啦!
  瘋狂的天地二氣,磅礴浩蕩,他人若見此盛景,早已驚駭——從未有這樣的福地,能夠一次吞吸如此海量的天地二氣。
  方源至尊肉身就在門戶附近懸停,看著海量天地二氣灌輸進來。天地二氣因為太過濃郁,已經如云似霧,帶著濕意。
  “吸吧,吸吧,這一次吸個夠。”方源微笑,他明白至尊仙竅的“饑渴”。
  市井、逆流河、落魄谷,三大天地秘境雖好,世間獨一無二,但是對于福地的負擔就太大了,天地二氣消耗得非常猛烈。因此時不時,方源就得從外界吞吸進來海量的天地二氣,補充自己。
  “這還是蕩魂山沒有被修復成的情況,若是它修復好,至尊福地對于天地二氣的需求,還要更多!”
  從這點上看,蕩魂山的損毀,對于方源而言,還有一絲益處。
  當然,最關鍵的是方源本身的至尊福地,它資源豐富,宛若一塊巨大的基石,有同時承載四大天地秘境的能力。若是換做尋常的福地,恐怕很難同時承擔兩座。
  落下仙竅,打開仙竅門戶,對于方源而言,有不少的弊端。
  在這一刻,因為內外溝通,吞吸外界天地二氣,方源的位置就要暴露,天意會立即發覺。
  若是此刻有其他蠱仙推算自己,方源防備推算的難度,也要大大提升。
  因此,方源之前都是盡量采購仙材,化解成天地二氣,補充自身。但最近這段時間,因為他重點都放在修復蕩魂山上,資金越來越少,手頭漸漸拮據,因此就冒險落竅,吞納外界天地二氣了。
  至尊仙竅絕對是大肚漢,消化掉海量的天地二氣,是尋常福地的數十倍,乃至上百倍。
  至尊仙竅吃飽了,但天地二氣卻仍舊不斷地洶涌灌入進來,源源不斷。
  這番異象,沒有令方源吃驚,因為他知道,這一次不同尋常,因為正是他災劫到來之期。
  方源身為七轉蠱仙,十年一場地災,五十年一場天劫,百年一場浩劫。
  方源自從動用宙道手段,將至尊仙竅中的光陰流速調整到最快程度后,他迎來的災劫就遠比之前頻繁得多!
  這是一場地災。
  不管是地災還是天劫,對于方源而言,都沒有任何的挑戰性。尤其是他還掌握著仙道殺招石洞天機。此招以天機仙蠱為核心,其余蠱蟲輔助,能令方源直接推算出一定時間以后的災劫內容。
  所以這場地災還未真正成形,方源就已經對它知根知底。
  果然,接下來的災劫衍化,一路方源所推算的那樣。
  地氣回旋不休,在方源的腳下方,形成黃褐色的巨大漩渦。而天氣翻騰不止,轟隆作響,青色的雷霆不斷閃爍。
  嗚嗚嗚——!
  一連串刺耳的響聲,似乎要鉆破人的耳膜,一具具形象猙獰的巨像,從黃褐地氣漩渦的中心,緩緩浮出。
  這些巨像,一座座都高達三丈,體格粗壯,獠牙支出嘴唇。猛然間,它們睜開赤紅的雙眼,背后紫色的蝠翼猛地張開,飛騰起來,連方源殺來。
  “黃泉鬼武像。”方源懸停在半空中,背負雙手,面色淡然地俯瞰這些巨像襲來。
  他好整以暇是,敵勢兇猛,他卻在這關鍵時刻抬頭看向天空。
  天空中,青色霹靂猛地劈開厚重的云層,一座座和黃泉鬼武像十分相似的巨像,悍然登場。
  黃泉鬼武像張牙舞爪,這些巨像卻是排列整齊,宛若軍隊,一個個神情肅穆,同樣是雄闊的體格,背后一對鷹翼寬大雄厚。
  “青陀神武像。”方源心中微微一笑,將第二種巨像直接辨認出來。
  這時,黃泉鬼武像已經沖到方源的身邊,巨爪揮舞,血盆大口張開,對準方源撕咬絞殺。
  方源一動不動,身體表面浮現出一層淡淡的漣漪。
  正是已經名動天下,方源獨創的仙道殺招——逆流護身印!
  不管是黃泉鬼武像,還是青陀神武像的攻勢,俱都被逆反回去,傷其自身。反觀方源安然無恙,穩穩利于不敗之地。
  “都散了罷。”方源揮手,仙道殺招萬蛟爆發而出,銀鱗如海,萬蛟飛騰,無窮無盡。
  黃泉鬼武像、青陀神武像數量雖多,也隨著天地二氣,不斷產出,但哪里及得上方源萬蛟的數量。
  剛開始,它們還抵抗了一下。但很快,它們就被萬蛟大軍淹沒,嚴重減員。直至各自凝聚成一團的天地二氣,都被萬蛟沖散。天意不甘,想要重新凝聚,下一刻就又被兇殘的萬蛟大軍摧殘成一片片。
  片刻后,災劫渡過,仙竅門戶關閉,至尊仙竅中風平浪靜,回歸安靜祥和。
  方源暗暗點頭,總結得失:“這場地災,原本只是單純的黃泉鬼武像。但是我之前的那場地災并沒有渡,而是故意用了仙道殺招后患無窮來延緩。”
  仙道殺招后患無窮,乃是黑凡真傳中的內容。它能夠將一次災劫,挪移到下一次去,兩劫同時爆發。弊端就是此法取巧,會惹來天怒,使得災劫威能比單純的兩災之和要大得多。
  天意居心叵測,為了壓制方源修為進步,刻意將每一次的災劫威能都降至最低,使得方源每次渡劫的道痕收獲都很少。
  在這種情況下,后患無窮殺招的弊端,反而是對方源有利的優勢!
  于是方源便利用這個殺招,兩災疊加,一起渡過,增長道痕,讓天意無可奈何。
  “黃泉鬼武像是地災,青陀神武像卻已經是天劫層次。這一次,讓我道痕收獲不小!”方源檢查了一下,重點是魂道和變化道道痕增長了。
  這都是對方源有用的。
  當然,方源目前最需要的,乃是宙道。
  至尊仙竅地域廣闊,方源特意選擇了空無一物的地帶渡劫。所以就算天意想要摧毀什么資源,也無目標可言。
  災劫雖然渡過,方源肉身卻還停留于此。他催動起天消意散殺招,確定這里的殘存天意被剿除干凈后,他才會停止。
  方源本體渡劫的時候,他的宙道分身一直在智慧蠱的面前,不斷地推算著仙道殺招。
  之前,方源成功地探索了夢境,使得宙道境界突飛猛進,一路暴漲到了宙道宗師境界。
  有了這樣的境界,推算宙道殺招,更是順利無比了。
  其實方源本身,就掌握了無數宙道殺招。幽魂真傳中記載的最多,其次就是黑凡真傳,瑯琊派的所有宙道仙蠱方,在理論上,也都能被煉道準無上的方源,推算成相應的仙道殺招。
  但對方源而言,黑凡真傳還是最主要的參考。因為他手中的宙道仙蠱,大多數都是來自黑凡真傳。
  比如八轉的似水流年仙蠱,七轉的年蠱、以后蠱。
  剩下的一些宙道仙蠱,都是六轉。其中絕大多數,是驚鴻亂斗臺破碎后的遺留,還有方源意外收獲的日蠱。
  宙道分身最主要的工作,就是以黑凡真傳為主,借鑒其他仙道殺招,以及宙道仙蠱方,推算改良出適合方源的宙道手段。
  雖然時間沒有多久,但宙道分身的工作成果斐然!
  目前為止,方源已經有了一整套的宙道手段,涉及攻防、騰挪、治療等等方面。只需要練習一段時間,就能全數掌握。
  “但這還不夠!”宙道分身緩緩睜開雙眼,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周圍的智慧光暈徐徐消退,智慧蠱悠然飛走。
  宙道分身來到一處空地,開始試驗殺招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光陰飛刃!
  一柄飛刀劃破長空,轉瞬間就消失不見,速度駭人至極。
  宙道分身卻口角溢血,緩緩搖頭,大為失望。
  “我推算出來的宙道手段,都只是七轉層次,算是常規手段。而要進入光陰長河,探尋紅蓮真傳,面對天庭阻擊,必定是要有八轉層次的宙道手段方可。”
  黑凡真傳中,就有八轉層次的防御殺招,以似水流年仙蠱為核心。但卻沒有相應的攻伐殺招。
  對于黑凡而言,他在晚年才掌握了八轉仙蠱似水流年。在有限的時間里,開發出八轉防御殺招,已屬不易。他擁有八轉道痕,七轉層次的攻伐手段,在他用來,也威能浩瀚。當然更關鍵的是,似水流年就只有一只,用于防御,就不能同時用來進攻。往往防御要優先于進攻,尤其是對于正道蠱仙而言。
  “而這光陰飛刃,卻是非比尋常。七轉層次的光陰飛刃,雖然不能斬殺八轉,卻有著傷害之能。可惜我改良之后,威能卻大大不如原版,甚至還有著沉重的反噬。”
  這種情況,方源并不陌生。
  就像他之前設計出來的萬我仙蠱方,因為煉道準無上的境界,幾乎到了改無可改的程度。任何一個微小的改動,都會弊大于利,使得新版大大遜色于原版。
  方源現在改良光陰飛刃,也是如此。
  “看來這完整的光陰飛刃殺招,恐怕真的是九轉殺招了!”
  就像幽魂魔尊開創的仙道殺招井井有條,也是九轉層次,改無可改。
  方源從夢境中得到的,雖然是六轉、七轉層次的光陰飛刃,算是九轉的殘缺版本,但也是改無可改的。強行改動之后,弊端多多,遠超之前。
  另外,按照方源的推算,這光陰飛刃的遺忘弊端,也大不簡單。不只是夢境中老者所說的那么膚淺,遺忘不只是使用者,而是相關的一切都要遺忘。
  任何關于此招的記載,不管是人的記憶,還是記載在信道蠱蟲中,刻印在石板上,只要此招不斷使用,這些記載都會在光陰長河中被逐漸抹去。
  “魔尊幽魂當年應當也掌握著光陰飛刃,只是運用得多了,有關他這條線的光陰飛刃的記載,都被相應抹掉,逐漸遺忘。所以幽魂真傳中就沒有記載。”
  “當然,也有一種可能,就是幽魂真傳并不完整,還被影宗保留了部分,并全部未傳授給我。不過這種可能很小。”
  “不管怎么說,有一點我可以斷定,那就是光陰飛刃真的是一種神乎其神的手段。若我真的能掌握在手,前往光陰長河的把握,就能提高兩成!”
  一天之后。
  “就是這里了。”陸畏因半跪在地上,手掌撐地,感受著此處地氣的微妙不同。
  隨后,數道光影從天而降,落到陸畏因的身后。為首的老嫗正是宙道八轉大能,夏家太上大長老——夏槎!
  “方源就在此處,落竅開門,吞吸天地二氣,并且……他還再次渡了一場災劫。”陸畏因以肯定的語氣道。
  夏槎眼底精芒一閃即逝,陸畏因不愧是樂土傳人,土道手段竟精擅到了此種地步!
  背后的蠱仙們開始議論紛紛。
  “有陸畏因大人在,我們追捕到方源,指日可待了!”
  “方源擁有數座天地秘境,天地二氣負擔極大,有這樣的線索在,不怕找不到他。”
  “但你們不覺得奇怪嗎?他明明有定仙游在,為什么一直逗留在我們南疆呢?他為什么不去東海、西漠等地,那里不是更加安全嗎?”
  “哼,他已經是人人喊打,天地不容,哪里都不是安全的地方。”
  “這魔頭居心叵測,留在南疆,恐怕還是想劫掠我等資源,尤其是想對義天山那處夢境下手,不可不防啊!”
  “殺,必須要把這個魔頭殺掉,我們才能真正安心!”
  ps:大綱還在修訂當中,但任務量太大了,我發現一個星期都完成不了。好在前期有一部分完成了,可以令我開始正常一更。此書在起點中文網首發,請假條在起點都可以及時看到的。如果今后哪天更新不正常,大家可以來起點中文網看看請假條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