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584 春剪

南疆群仙士氣大振,影宗等人則是眼皮子跳動,面色微沉下來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陸畏因不愧是樂土傳人,舉重若輕,一擊之下,就將一頭兇猛的太古年虎輕松擒拿。他雖然沒有攻伐手段,但就這一手段,就深不可測,令人敬畏。
  嘶嘶嘶……
  一頭太古年蛇,拖動漫長粗壯的蛇軀,吐著猩紅的蛇信,鉆出漩渦巨門,進入戰場。
  第三頭太古年獸!
  這一次,不管是陸畏因,還是夏槎的臉色,都變了。
  因為從這頭太古年蛇的身上,他們感知到了野生仙蠱的氣息。這頭太古年蛇,遠比其他兩頭太古年獸更加危險。
  然而更關鍵的是,照這種趨勢下去,出現第四頭、第五條太古年獸,也不會令人奇怪。
  “這到底是什么大陣!”喬家蠱仙大呼,心中壓力甚巨。
  其余七轉蠱仙心頭均是沉重無比,再無之前的意氣風發。
  “我來。”關鍵時刻,陸畏因再次挺身而出,對上太古年蛇。
  只是這一次,他謹慎了許多,再沒有探索出太古年蛇身上究竟是何種仙蠱前,他不會冒險行事。
  “殺啊!”南疆蠱仙們咆哮,殺意騰騰。
  年獸們嘶吼,張牙舞爪。
  南疆蠱仙們掀起腥風血雨,年獸死傷慘重,但漩渦巨門無法破壞,生生不息,一直在不斷地向內輸送年獸。
  年獸延綿不絕,隨著戰斗不斷持續,南疆蠱仙們的狀態逐漸下降,開始有人負傷。
  “年獸太多了。此陣必定經過大幅改良,吸引來的年獸遠超鳳九歌時對戰的規模。”劉浩心中暗自震驚,他手中有著一些推算的成果,來源于天庭,但不知道該怎么遞交出去。畢竟他的身份,并非陣道、宙道蠱仙。
  “這該死的大陣,必須將它破壞,我們才有勝機!”
  “其實只要破壞一定程度,讓我們能夠將此處情報傳遞出去,必定有大批正道仙友前來支援。”
  南疆群仙亦知道如何應對,可惜手段不足,這座年流伏誅陣乃是方源宙道境界暴漲后,精心推算而出,豈會如此容易就讓南疆群仙得逞?
  “這宙道大陣,真是玄妙……”夏槎緊皺眉頭。她自從破解了一處陣眼之后,短時間內居然找不到第二處陣眼。
  “大陣渾然一體,毫無破綻可言。我在陣道方面建樹太少了。或許我應該全力出手一次,使其大陣承受不住,造出破綻來!”夏槎眼中殺機萌動。
  她是夏家的太上大長老,宙道大能,心中只有強者傲氣,此刻被方源算計,拘束在此,心中漸漸不耐。
  陸畏因卻是看出夏槎心中所想,連忙勸道:“夏槎大人,切勿中了魔頭奸計。方源狠辣狡詐,天庭都奈何不得。影宗掌握過驚鴻亂斗臺,這座仙蠱屋雖然毀了,但殘余了不少仙蠱,保留在他們手中。你若要全力出手,恐怕會正中方源下懷,為方源所用。”
  驚鴻亂斗臺最招牌的手段,就是能將對手的殺招封存起來,再催發出去。
  陸畏因的勸誡,非常明智,令方源都忍不住微微揚眉。他雖然不是智道蠱仙,但推算的非常正確,這座年流伏誅陣幾乎耗盡了方源所有的宙道仙蠱,黑凡真傳中的仙蠱充當核心,驚鴻亂斗太的仙蠱也在全力輔佐。
  夏槎聽進勸告,深呼吸一口氣,她冷哼一聲,忽然看向第一頭摻和戰場的太古年雞。
  太古年雞正被一群南疆蠱仙圍攻。這些蠱仙均是七轉強者,殺招犀利,但打在太古年雞身上,卻是威能不顯,如隔靴搔癢。
  太古年雞媲美八轉戰力,皮糙肉厚,南疆群仙們奮力拼搏,也奈何不得。
  但當夏槎的目光,投注到太古年雞的身上時,這頭年雞頓時感受到強烈的威脅,昂起頭來,撞破南疆群仙的包圍圈,直接就向夏槎撲來。
  “好孽畜。”夏槎怒極反笑,身上大量蠱蟲氣息澎湃噴涌,頃刻間釀成一記仙道殺招。
  只見一柄剪刀,翠綠作色,體大如象,飛向太古年雞的脖頸上,狠狠一剪。
  太古年雞卻未感覺到任何痛楚,承受著一擊,仿佛來到春天,暖風和煦,陽光明媚,青草花香,漂游撲鼻。
  迷惘了一下,太古年雞的脖頸上形成一道深切的傷口,大量的血液宛若噴泉噴射而出。
  太古年雞渾身一震,兇性激發,咯咯狂叫,速度暴漲,仍舊撲向夏槎。
  夏槎不閃不避,被太古年雞撲中,卻化為泡影消失。
  隨后,那柄翠綠剪刀,又再次飛繞到太古年雞的頭頂上空,照準它的脖頸見機就剪。
  夏槎消失不見,太古年雞的注意力全被翠綠剪刀吸引,一時間兩相爭斗,奮不顧身。
  “這便是夏槎的春剪,果然威能脫俗,犀利非凡。”方源隱于幕后,對戰場洞若觀火,見到這樣的戰況,心中一動,腦海中相關的情報就浮現而出。
  夏槎有一套殺招,共有四招,春剪只是其中之一。毫無疑問,這是八轉級別中的攻伐殺招,鋒銳犀利,就連太古年雞這樣皮糙肉厚的存在,都抵擋不住剪刀鋒芒。
  方源暗暗羨慕。
  這是他現今最為缺乏的東西。
  幽魂真傳中的確是有八轉宙道殺招,但方源缺少相應的八轉仙蠱。就算是經過改良,用了六七轉的仙蠱替代,也達不到八轉層次了。
  方源手中唯一一只八轉宙道仙蠱似水流年,在黑凡真傳中,倒是有幾個殺招,以它為核心。諸如年獸召來,流年不利等。
  八轉層次的年獸召來,可以召喚出太古年獸,為方源作戰。
  而流年不利以似水流年蠱為核心,則是以宙道模擬出運道效果。但兩者都不是春剪這般,直接用來攻伐,效果立竿見影的殺招。
  所以,方源只好將主意打到光陰飛刃上來。
  咯咯咯!
  太古年雞并無野生仙蠱,終究是難敵夏槎的春剪,被剪得遍體鱗傷,發出慘叫。
  夏槎前后只用這一招,就將一頭太古年獸打成重傷,展現出她非凡的戰力。
  “不愧是當今夏家之主,權利第一人!這番實力,恐怕可以達得上天庭成員的標準了。”方源心中感嘆。
  眼看著這頭太古年雞就要慘死在夏槎手中,忽然大陣一動,太古年雞驟然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“給我臣服罷。”幕后,方源對這頭被削弱到極致的太古年雞下手,兇猛霸道的奴道手段下去,太古年雞不得不低下高昂的頭顱,向方源表示臣服。
  于是,方源將太古年雞順利收回麾下。
  他一邊借助年獸,伏擊南疆追兵,一邊又借助南疆追兵,來幫助他削弱年獸,然后奴役。
  這手法早在西漠時,就在天庭追兵身上用過,算得上老套。
  但老套不要緊,只要有效就可以了。
  眼看著自己的戰果就要到手,一頭死亡的太古年雞,幾乎全身都是八轉仙材,價值連城,沒想到居然就消失了。
  許多南疆蠱仙氣得破口大罵,夏槎的面色也很陰沉,不過她旋即一笑:“你總算是露出了馬腳,再多給你點太古年獸,又有何妨?”
  原來,方源的大陣只是傳輸年獸,也還罷了。如今一將太古年雞送走,大陣勢必要進行不一樣的運轉,這就給夏槎提供了方便,讓她察覺到了更多微妙之處。
  果然不久之后,她就勘測出第三處陣眼,將其摧毀。
  但南疆群仙的歡呼聲,并沒有持續多久,這陣眼一毀,又轉變成了漩渦巨門,又多了一道年獸輸入的渠道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南疆群仙傻眼。</p>
  《\來\,或手機訪問ahref="http://m."target="_blank"http://m./a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