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587 囚禁人質

真相已經被勾勒出了大致的輪廓,顯現在南疆群仙的心中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“這些年獸當中,很可能就有太古年獸,并且數量還不少。借助這些年獸,方源的確有很大可能,對戰我們的追輯隊伍。并且方源這魔頭,繼承了影宗,真傳無數,建設出一座宙道大陣,困住我們的人,也在他的能力范圍之內。”
  池曲由說到這里,又皺起了眉頭:“只是我還有一事不明白。若說是仙竅落地,隱縮一點,蠱仙無法察覺,十分正常。一座宙道大陣,居然也會隱藏得這么好?不管是夏槎,還是陸畏因都沒有察覺出來?”
  宙道大陣不是虛道,也不是宇道、偷道,對于遮掩自己,隱形匿跡方面,并不擅長。
  夏槎等人被困大陣,和太古年**戰,最后因為夢境而被俘虜,這是可以理解的。
  但是!
  最不正常的一點在于最開始的地方。他們居然都沒有發現,直接就全部落入了方源的埋伏當中。
  這一點,讓池曲由這位陣道大宗師,也感到困惑。
  當然,宙道大陣不是說不能隱藏自身,只是要做到這種程度,非常不容易,遠比宇道、偷道、虛道等難得多。
  在池曲由的見識里,也從未聽聞過,有著這樣一座宙道仙陣,可以做到這種程度,隱瞞過兩位八轉蠱仙的偵查。
  “夢境消散了,等等,里面有一個人!”有人驚呼出聲。
  就在這個時候,夢境的變化打斷了南疆群仙的思路。這一小片夢境,殘留在戰場中,里面居然還藏著一個人?
  很快,這個人就顯露出真容,正是陸畏因。
  他雙臂環抱在胸前,雙目緊閉,宛若石像,陷入沉眠,一動不動。
  但隨著夢境消散,他很快就睜開雙眼,清醒過來。
  “你們”陸畏因見到武庸等人,面色微微一變,旋即他又環視周圍,失聲道,“糟糕!”
  “陸畏因大人,還請你詳細講述一下你們究竟遭遇了什么事情。”
  “不錯!我族蠱仙,究竟是不是被方源俘虜,落在了這個魔頭的手中?”
  “等一等,他究竟是什么身份,還不能確認呢。”
  南疆群仙紛紛開口,一時間場面嘈雜。
  “先驗證身份吧。方源魔頭掌握著見面曾相識殺招,同時也有手段,從夢中迅速脫困。”武庸道。
  另一旁的池曲由,默然不語,只是身形緩緩移動,和武庸一前一后,將陸畏因夾在當中。
  陸畏因微微一怔,旋即點頭:“這是當然。”
  南疆群仙自然有著獨到的驗證手段。并且為了確保安全,這些手段遠不止一種,繁雜得很。
  片刻之后,武庸等人的神色緩和了一些。陸畏因證明了他的身份,的確是他,如假包換,并不是方源偽裝。
  緊接著,陸畏因就將他所遭遇的戰況,迅速地告知了南疆群仙。
  南疆蠱仙們得知之后,臉色無比鐵青,又再一次陷入死一般的沉寂當中。
  陸畏因搖頭嘆息:“慚愧,在下并無攻伐手段,只能坐視事情發生。若不是在下擁有獨到手段,可以在夢境中防御自身,恐怕此刻也落入方源之手了。”
  “什么都別說了,先去罷。”武庸深深地看了陸畏因一眼,大袖一甩,率先走進了玉清滴風小竹樓。
  南疆蠱仙走后許久,一道奇光綻射而下,化為天庭蠱仙君神光。
  君神光查看戰場遺跡,片刻后,也皺起眉頭,自語道:“這宙道大陣奇妙非凡,看著道痕的痕跡,應當是沒有摻雜虛道、宇道、偷道的。不是復合仙陣,只是純粹的宙道仙陣,居然也能隱匿自身,讓夏槎、陸畏因都沒發覺。”
  八轉蠱仙的底蘊,是相當深厚的。
  夏槎身為超級勢力夏家的太上大長老,手段豐富。而陸畏因更是樂土傳人,樂土可是仙尊之一。他們倆居然沒有察覺到這座大陣,帶著一群南疆蠱仙中了埋伏。
  君神光又查看幾番,確定沒有任何其他線索,這才化作一道奇光,迅速消失。
  至尊福地。
  一座大陣散發出銀白色的光輝,仿佛一座城堡,突兀地懸浮在小綠天中。
  方源的宙道分身,以及影宗群仙,圍繞著這座仙陣,關注著里面的囚犯俘虜。
  這些囚犯大多數,便是此次方源設伏,俘虜下來的南疆群仙。商虎杖、鐵區中、羊枯等等,具都是實力派,七轉中的強者,如今都被牢牢關押,雙目緊閉,陷入夢境之中。
  而最強者八轉宙道蠱仙夏槎,則被方源重點關照,周圍的夢境滾滾蕩蕩,十分濃郁。
  單純的意志,陷入夢境之中,會被消磨,但是一旦脫離,就會立即恢復。而魂魄卻不一樣,就算是從夢境中脫離開來,也有一定的時間,仍舊會陷入夢中,不能自拔,仿佛是中了引魂入夢殺招。
  正是因為這關鍵的一點,使得方源可以將這些南疆蠱仙俘虜,都挪移關押到自己的至尊仙竅里頭來。
  就目前而言,舊有的仙道殺招,都無法對夢境有效,仙蠱屋如海角、監天塔,一旦落入夢境,都會自行解體。
  夢境對于蠱仙而言,就是一片絕境。
  但方源卻有非同一般的手段,那就是純夢求真體!
  方源掌握著仙道殺招純夢求真變,將至尊仙竅中的夢境轉變成純夢求真體,然后利用這樣的夢道臨時分身,進入夢境,將一個個的南疆蠱仙都拖出來,關押到至尊仙竅之中。
  隨后,他又將戰場中的夢境,全部變作純夢求真體,成功收。
  最后,他匆匆打掃了戰場,做到干干凈凈,不留絲毫線索后,立即撤走。
  所以,君神光以及南疆群仙趕來的時候,就看到了那樣的一幕。
  宙道分身眉頭微蹙:“雖然是利用夢境,關押住了這些蠱仙,但風險還是很大。一旦當中某人清醒過來,大鬧我的至尊仙竅,就糟糕了。”
  仙竅對于蠱仙而言,乃是資源重地,修行的根本。方源將這些蠱仙強者關押進來,潛在的危險很大很大。
  “一招鮮吃遍天,目前絕大多數的蠱仙,都對夢境沒有辦法。就算是八轉蠱仙,也要遭殃。但以防萬一,接下來我還是要抓緊時間,將這些蠱仙仙竅中的蠱蟲、資源都偷到出來。然后再利用魂道的手段,將他們的魂魄和肉身分離,這樣的話才算是保險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不由想起陸畏因。
  這人雖然被困在了夢境當中,但純夢求真體想要拖他出來,居然在夢境中迷了路,根本無法接近!
  能夠在夢境中起作用,這顯然也是夢道的手段!
  再憶之前,方源中了陸畏因的埋伏,歷經三生三世,那也是夢道手段。
  陸畏因不僅是樂土傳人,而且與時俱進,掌握著至少兩種夢道手段,和方源相差仿佛。
  方源手中滿打滿算,也不過有解夢、引魂入夢、夢中換魂這幾種而已。
  正因為如此,方源便放棄俘虜陸畏因。就算能帶走他,方源也不敢冒著風險。誰知道他有沒有掌握其他夢道手段,萬一在至尊仙竅中蘇醒,那就是活生生的請神容易送神難,大大的糟糕!
  “真沒想到,居然有這么一天,這些高高在上的蠱仙們都成了我們的階下囚!”妙音仙子感慨無比。
  她雖是南疆有名的仙子之一,但本身是散修,修行中吃夠了南疆正道的苦頭。對于南疆正道的這些蠱仙,知名的強者,怨念很深。
  “只可惜白兔妹妹去了。唉”妙音仙子面露哀色,真情流露。
  她加入影宗之后,和白兔姑娘走的最近,因為妙音仙子喜歡后者的單純。
  白兔姑娘繼承了黑莬真傳,面臨生命危機的時候,會化身成黑莬,修為暴漲到七轉。可惜的是,她面對的是夏槎親自出手,施展出來的仙道殺招夏扇,根本來不及反應,就中了致命一擊。
  方源有心無力,人如故只是區區六轉仙蠱,面對這樣的傷勢,根本沒有成功的希望。
  就算是方源本體,此刻也身受重傷。
  倒是白凝冰,卻是毫無傷勢,安然無恙。
  關鍵時刻,她化身白相,雖然也被打碎成渣,但只需要一點殘渣,白相就能重新復原。
  這招曾經就名動南疆,號稱白色恐怖,籠罩整個蠱仙界。玄妙之處在于,能夠將不利道痕和大部分的身體,一同舍去,然后憑借一小塊碎片,就能重生復原。
  不過白凝冰此刻的神情,也不太好看。
  她望著被困夢境中的南疆諸仙,心中暗道:“即便是我施展白相,落入夢境中,也要遭殃,根本毫無反抗之力。奇怪,方源居然沒有用這樣的手段,對我下手。他早已有解決身上盟約的手段,若我是他”
  白凝冰心中頗有壓力。
  畢竟,她不是影宗中人,現在又身在方源的至尊仙竅里,等若是在別人的大本營中。
  方源展現出來的實力和手段越強,白凝冰心中的壓力就越大。
  “好了,影無邪你留下來,蠱蟲我都借給你了。接下來的一段日子,你就負責看守這里,一旦出現什么異狀,就利用純夢求真體,動用引魂入夢,讓南疆蠱仙繼續沉眠。”
  “陣靈,你要好好看守。一但夢境流轉,危及到了大陣,你就要及時匯報。”
  方源宙道分身連續下達兩道命令。
  “是,宗主。”
  “明白,主人。”
  有著影無邪和陣靈,監管的力度應當是足夠了,方源也稍稍能放心一些了。
  看無防盜章節的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