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598 要求房家

至尊仙竅,小南疆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轟隆!
  大地狠狠地顫抖了一下,隨后土道殺招的氤氳光斑,覆蓋了附近方圓百里。
  像是一只無形的大手捏動著軟泥,周圍的地貌開始內凹,外圍的土壤則上凸,最終形成一片圓形山谷。
  山峰一座座圍成一圈,將里面的凹地包裹起來,形成內外隔絕的環境。
  而在這凹地當中,并無植被,土壤也稀少,大量的鋼材裸露在外,直面天地風云。
  這正是白鋼巨碗山谷。
  方源敲詐勒索了商家之后,獲得了白鋼汁資源點的構造法門,并且相應的建設物資。
  白鋼巨碗山谷乃是中型資源點,建成之后,便能在山谷凹地的最中心,凝聚七轉仙材白鋼汁。
  有了這個仙材,方源完全能自己喂養七轉刃蠱了。
  之前他在鐵區中的仙竅中搜刮,并未找到喂養刃蠱的資源,再搜魂鐵區中之后,方源才明白原來他自己還在打算建設這種資源點,并且已經和商虎杖談妥了價碼。
  方源索性再度勒索商家,沒有耗費任何代價,就將白鋼巨碗山谷建設起來了。
  這一邊的工作完成,方源的宙道分身又馬不停蹄地來到蕩魂山處。
  一座水晶山川,巍峨聳立,通體粉紅,散發著夢幻光澤。
  一顆顆的魂核被方源拋到蕩魂山去,不一會兒,就在山體表面產生大量的膽識蠱。
  蕩魂山終于修復完成,呈現最接近完整的狀態了!
  修復到百分之九十九這一步,就可以了。真正完整的狀態,方源是不會達成的。蕩魂山的完整狀態,早已經為天庭熟知。雖然定仙游已經落入方源手中,但是說不準天庭當中有什么仙道殺招,催發出來后擁有類似定仙游的效用。
  “從此以后,我又能自產大量膽識蠱,膽識蠱貿易又恢復了。”方源吐出一口濁氣,心中感慨不已。
  做到這一步可不容易,消耗了方源海量的仙元!
  之前蕩魂山也被摧毀過,不過被和稀泥仙蠱摧毀,化為一灘灘的爛泥,卻仍舊保留著魂道道痕。
  而這一次,方源保存在手中的只有一小塊的蕩魂山石,絕大多數的魂道道痕都隨著蕩魂山本體炸毀了。
  從這次修復蕩魂山中,方源深深體會了一把井井有條殺招的玄妙。
  這記九轉仙道殺招,由幽魂魔尊本體施展,奇妙絕倫。沒有它的幫助,方源絕不能修復好蕩魂山。
  “有了膽識蠱貿易,天庭方面就更不可能遏制我的收入。”
  “不過,因為從南疆群仙仙竅中搬遷來這么多的資源點,我完全可以不依靠膽識蠱貿易繼續修行下去,并且一直保持著良性循環。”
  “還是將這些膽識蠱,用于自己的魂道修行罷。”
  方源的魂魄底蘊,之前一度超越的億人魂,但現在已經大大的跌落下來。
  再次展開魂修,將魂魄底蘊提升上去,意味著方源能奴役更多的太古年獸!
  “只可惜青鬼沙漠的開發計劃并沒有成功。青仇逃跑,算不盡的身份也暴露,捕獵魂獸也成了一項空談。”
  “不過,或許我可以借助房家之手……”
  方源心中一動。
  他想要魂修,自然需要更多的膽識蠱,也就意味著要消耗更多的魂魄。南疆蠱仙的魂魄,是不能濫用在這里的,太過大材小用。魂核最為恰當適宜。
  從哪里能搞到大批量的魂核?
  寶黃天中的魂核價格,已經被炒上去,尤其是最近這段時期,被抬得很高。
  方源自然清楚,這其中定有天庭搞鬼。
  房家。
  議事廳,太上長老們濟濟一堂。
  “這封信,大家都看看吧。”主位上坐著一位老者,身材魁梧,白發張揚,宛若獅鬃,正是房家太上大長老房獅。
  房家太上二長老、智道大宗師房睇長,太上三長老房化生,以及房芝、房沉、房棱、房云,皆在廳內。
  眾仙一一閱覽,各個神情不一。
  房沉咬牙道:“我早就覺得那算不盡不是好人,沒想到竟是方源假扮。如今他的身份被天庭揭破,更指責我房家勾連魔道中人。現在我族受到其他正道勢力的排擠和圍困,都怪方源這個魔頭!他現在居然還想我房家為他提供魂核?呵呵,簡直是異想天開!”
  房沉乃是房家贅婿,曾經和方源有過口角。此刻立即表態,不愿和方源這個魔頭同流合污。
  七轉毒道蠱仙房芝瞥了房沉一眼,神情淡漠地問道:“這么說來,房沉你是想要拒絕方源這個要求了?”
  房沉愣了愣:“難道我房家還怕了方源不成?現在各大正道勢力都齊齊發力,對付我房家,所用的理由便是我房家勾結魔道中人。如今若我族還和方源交易,恐怕這把柄就更大了。”
  房芝沉默不語。
  房家自從青鬼沙漠一役之后,擊退天庭八轉蠱仙陳衣,成功俘獲豆神宮,并且還將兩位七轉散仙敗軍老鬼、鷹姬,都強行壓服,成為房家奴隸蠱仙,可謂收獲巨大。
  但收獲的同時,房家也付出了不菲代價,參戰的三座仙蠱屋都損失慘重,而煉化豆神宮卻一直不得其法。
  房家因此實力大減,天庭又曝光此事,使得房家立即遭受西漠其他正道實力的聯手刁難。
  但是真要拒絕方源?
  類似的問話,早已經盤桓在房家蠱仙心中久矣。
  房家如何拒絕得起?
  房家遭受各族刁難,壓力極巨,堪稱風雨飄搖。在這個關鍵時刻,得罪方源?
  現在全天下,誰不知道方源此人窮兇極惡,狡詐多端,偏偏又戰力強猛,就連天庭都奈何不了他。
  這樣的人物,偏偏又孑然一身,毫無親朋愛人的羈絆,也無任何勢力地盤,房家要拿捏他,根本沒有任何把柄!
  房家蠱仙此時的腦海中,紛紛浮現起前段時間的情報,方源是如何動用定仙游,輾轉游擊,連續搗毀了南疆池家的資源點的。
  真的要拒絕方源,方源打過來,像對付池家一樣對付房家,房家該如何是好?
  在南疆,池家乃是正道勢力,遭受方源的襲擊,沒有任何一族來支援。而房家的情況,遠比池家更糟。
  房家不僅沒有援兵,還會引來其他正道勢力的夾攻!稍不留意,房家就會成為下一個北原黑家,大本營淪陷,族滅身死。
  “房棱、房云,你二人是如何看待此事?”房睇長忽然開口,打破沉默。
  房云一愣,他們二人只有六轉修為,一般在這種場合,都插不上嘴,只有旁聽的資格。現在他忽然被問起,頓時有些猝不及防:“這個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辦。畢竟方源救過我的命,是我的救命恩人。而且……我族和他結下的盟約不都規定了嗎?他要求魂核算作報酬,也未嘗不可呀。啊,當然,我都聽義父大人您的,您推算一下不就行了嘛。”
  房睇長臉色微沉,瞪了養子一眼,又看向房棱。
  相比較跳脫的房云,房棱性情穩重,受到房家諸多蠱仙的看好,認為他是未來房家的希望之星。
  房棱沉吟片刻道:“不知諸位有沒有看到,此封信箋中方源并非以算不盡的名義開口,而是直言不諱動用方源本名?”
  房沉冷哼一聲:“一來,天庭曝光此事,方源若用算不盡的身份,也根本無用了。二來,他恐怕還想威脅我族。直接動用本名,就是在說:我就是方源,你房家若是不按照我的要求辦,就要承受我方源的怒火和報復!”
  房棱笑了笑:“的確是有這幾層意思。方源很有自信,他能夠給我房家帶來麻煩。我也相信這一點,所以我認為應當答應方源的要求。”
  “什么?!”房沉聲調一揚,豎眉瞪眼,就要反駁。
  但這時房睇長卻揮了揮手:“讓他繼續說下去。”
  房沉頓時不敢吭聲。
  房棱深呼吸一口氣,繼續道:“諸位,我族陷入困境,遭受四面八方的刁難,真的是因為我族和方源這個魔頭合作過嗎?”
  “并不是!真正的本質是我族得了豆神宮,一旦讓我族消化了這個戰果,那么西漠正道第一的席位,恐怕就要轉讓給我房家了。力量代表權勢,更代表利益。我族崛起,自然要踩在其他家族的身上去。這才是各大家族不容忍我族,齊齊出手要對付我族的真正原因。”
  “若是我族不滿足方源的這個要求,和他劃清界限,其他正道勢力能放過我族嗎?不可能!反而會讓我族和方源交惡,方源有八轉戰力,這樣的一個魔頭巨擘報復起來,恐怕哪一家超級勢力都會頭疼不已的。”
  “而滿足方源的信中要求,不只是我族和他之前的盟約,更能拉近雙方的關系,甚至有可能借助方源的力量,來對付其他超級勢力。”
  “當然,我們只是暗中交給方源魂核,并且和他商量妥當,在表面上和他決裂。失去這些六轉、七轉魂核有什么關系?左右不過是一些仙材罷了,只要我們房家渡過這個難關,將來什么仙材會沒有呢?”
  群仙沉默。
  房睇長撫須微笑。
  房獅哈哈大笑:“好,此事便這么辦,由房云去和方源溝通吧。”
  “啊?哦哦!”房云楞了一下,明明是房棱分析和建議,為什么執行者卻輪到他。不過太上大長老的命令是不能不聽的,房云只好接受下來。
  “這房棱明辨是非,對大局洞若觀火,大長老、二長老都在刻意栽培他,想要將他培養成未來房家的接班人。這種人物,怎么可以有勾連魔頭的污點?所以只有讓房云來接手了。”房沉看了懵懂的房云一眼,眼中閃過一抹憐憫、同情的光。
  這種憐憫同情中,又有些同病相憐的意味。
  為什么要讓房云來做這事?
  那是因為房云乃是房睇長的養子。
  房家最大的兩個派系,就是太上大長老房獅以及太上二長老房睇長。
  至于房沉自己,當然對局勢也非常了解。可惜他是外人,房家的贅婿,因為身份這種才華不能顯現,只能扮做膚淺,充當踏腳石,給房棱來踩!
  看無防盜章節的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