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600 你信命嗎

至尊仙竅,夢境迷離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方源已是進入了夢境之中。
  夕陽下。
  “你信命嗎?”
  一位人族女仙,膚若白雪,一身黃衣,彎彎的柳眉下,一雙煙霧籠罩的美眸,憂愁地遙望著那美不勝收的殘霞。
  方源扮演的則是一位石人蠱仙,卻是不受他的掌控。
  夢境在自行推演,石人蠱仙甕聲甕氣地道:“我土基修行律道,自然是信命的。自從我見到若離仙子您,我就知道您就是我命中的注定,是要用一輩子去追求去愛的人吶!”
  若離仙子微微一笑,眉頭卻微微一蹙,隨后她轉頭看向身邊的石人蠱仙土基:“的確是這樣,我們在命中注定就是一對仙侶。”
  “呃……什、什么?我、我、我……”石人蠱仙驚愕,旋即狂喜,難以置信地低吼道,“若離仙子您是答應我了嗎?!”
  若離仙子輕輕地點了點頭。
  “天哪,天哪!哈哈哈哈!我不是在做夢吧?我的天吶!”土基手舞足蹈起來,隨后振臂朝天狂呼,“失敗了三千多次,我終于成功了啊!哈哈哈!若、若離仙子,從今往后,您就是我的妻了。”
  “嗯,你就是我的夫君。”
  土基激動得渾身顫抖,顫抖的幅度是如此劇烈,以至于他身上都開始抖落下碎小的石屑。
  第二幕。
  若離輕輕地躺在土基的臂彎中,輕的宛若一根白羽。
  她望著天空,天空中云卷云舒,而她的眼眸中清澈如水。
  土基的雙眼卻是迷離,他的目光一直都沒有轉移,集中在若離的臉上。
  他口中呢喃:“雖然已經過去了十幾年,但我感覺這一切都好像是一場夢!若離呀若離,我的妻,我發誓我必定愛你護你,你若有什么愿望,我傾盡所有都要滿足你。”
  “是么?”若離輕輕地追問。
  “當然!”土基的回答毫無一絲猶豫。
  若離的臉上罕見地流露出猶豫之色,好半天,她才帶著一種艱難的意味開口道:“那你就為我殺一個人吧。”
  “殺誰?哪怕是八轉存在,相信我,我拼盡性命也要殺了他。”土基一口答應下來,神情鄭重無比。
  “只是一個剛剛出生的嬰孩而已。”若離笑著道,笑容中充斥著一種苦澀。
  土基一愣:“嬰孩?”
  若離深吸一口氣:“你信命嗎?”
  “我專修律道,當然是信這世間種種規矩。萬物萬事都有它特定的軌跡,也就是命。”土基回答。
  若離便繼續道:“那么我便告訴你,這個嬰孩極可能就是未來的蠱尊,號稱狂蠻。而我將來,必定會死在他的手中。”
  “什么?!”土基震驚,“若離,這個預言你,你算了多少次?”
  若離苦笑:“其實只要一次足矣,但我的確算了很多次,每一次的結果都是如此呢。你知道智道蠱仙的預言,為什么都這么準嗎?那是因為宿命的軌跡都是固定的。我死于狂蠻之手,便是我的宿命吧。”
  土基口干舌燥,平靜的內心波濤起伏,難以平靜。
  但旋即,騰騰的殺氣驀地從他身上噴涌而出,他緩緩站起:“那我就去殺了他!雖然這是命……但我不信,我堂堂土基,八轉蠱仙,居然殺不死一個嬰孩!!”
  方源的魂魄底蘊不斷消耗,第三幕。
  土基重傷,回到若離仙子的面前,他嘴角顫抖,面帶愧疚,還有殘留著的震驚:“我……”
  若離仙子微微一笑:“我知道,你是在去往的途中,碰見了你的宿敵,而正巧他剛剛有所突破。”
  土基一喜:“你是算到了?”
  若離仙子點頭:“從你遇襲的那一刻,我便算到了。”
  土基愣住,猶豫了一下,還是問道:“那么若離,你既然早已經算到,為什么不趕來支援我呢?我們夫妻二人聯手,必定能殺退那廝!”
  若離搖頭苦笑:“你還不明白嗎?這都是宿命的安排。我不告訴你推算的結果,你不會去殺那嬰孩。不去殺那嬰孩,你也就不會碰到你那宿敵。任何想要改變宿命的嘗試,都會遭受宿命的懲罰。你此刻一身的傷勢,就是懲罰。而我若是支援你的話,也會有另外的阻力出現。”
  土基眨了幾下眼,反應過來,慶幸不已地道:“原來是這樣。那太好了,若離你的決定是對的。你可不能受傷,我寧愿自己四分五裂,也不想你斷一根頭發呀。”
  若離苦笑看著土基:“現在你知道厲害了吧?不必再去嘗試了,留在我身邊,靜靜地陪伴著我,陪我度過我生命的最后一段時光。我相信有你在我身邊,我一定會很幸福。”
  “不!”土基雄軀一顫,狠狠地道,“絕不!我絕不會坐視這種事情發生,我絕不會讓你死。我答應過你,發過誓言,我要愛你護你一輩子。”
  “可是我的死,是宿命的安排。土基啊,我的夫君,你也說過,你信命。”若離意味深長地道。
  “那……那我就不信了!”起先,土基在掙扎、猶豫,但當他說到最后的時候,他忍不住嘶吼起來,雙拳捏緊,怒氣沖霄。
  第四幕。
  土基再去尋找那關鍵嬰孩,地災忽現,那處城池倒塌,流民四散,嬰孩已消失不見。土基只要逮著凡人就殺,結果撞見數位正道人仙,一場大戰之后,土基雖然殺了幾位,但徹底成為人族蠱仙的通緝要犯。
  第五幕。
  數年后,災劫詭異絕倫,土基艱難渡劫,險死還生。當他躺在病榻上,無法行動的時候,卻聽到若離終于推算出了結果,得到那嬰孩的具體位置。
  “我要去殺了他!”土基掙扎著起身,但是剛走了幾步之后,就昏死了過去。
  醒來后,他望著滿頭白發的若離仙子,嗚咽哭泣:“都怪我,都怪我,若離你閉關這么多年好不容易算到的……若不是我本事這么不濟……”
  若離仙子溫柔地笑著,安慰道:“沒有關系,我還可以再推算呢。”
  第六幕。他們遇到獸潮。
  第七幕。若離仙子推算失敗,承受反噬,青春耗盡,成為老嫗。她躺在土基的懷中,苦笑:“我這樣的樣子,一定糟糕透頂了,是不是?”
  土基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頭發,目光一如既往的深情:“不會,不管你變成什么樣子,你仍舊是我愛的那位若離仙子呀。”
  這份獨特的夢境在繼續,方源始終是一個看客。
  不管土基和若離如何追殺,種種嘗試都遭受失敗。有一次,他捉到了嬰孩,但因為意外又讓他跑了。有三次,他追上了嬰孩,幾番出手終因為陰差陽錯,令嬰孩逃跑。
  而那嬰孩也逐漸成長起來,成為蠱仙。
  局面堅定不移地沿著宿命的軌跡發展,終于接近若離仙子的死期。
  土基越來越緊張,他知道最關鍵的時刻到來了。他整天謀劃,刻苦修行,任何一個提升自己的方法他都要去嘗試,不管風險又多大。
  反而若離仙子卻放松下來,她并不再熱衷推算。她勸說土基,不要這么拼命。土基不聽,越加焦躁。土基一有時間,她就陪伴他,躺在他的臂彎中,然后溫柔地注視著自己的丈夫,久久不轉移目光,仿佛始終看不夠。
  最終,第八幕。
  最致命的一擊,被土基用身體擋住,并且他拼死反擊,將那大敵擊退。
  土基要死了,他第一次躺在若離仙子的臂彎中,卻很開心:“我,我們終于戰勝了宿命。若離……我的妻……我做到了,我真的做到了,咳咳咳……”
  他高興得想要高呼、歡叫,但他太虛弱了,他只能不停的咳嗽。
  他知道自己已必死無疑,命不久矣,趁著最后的一點時間,他艱難地握著若離仙子的手,無比深情地注視她,極其鄭重地囑咐道:“我去了,請你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,活下去……”
  晶瑩的淚珠從若離仙子的眼中流淌下來,劃過她的臉龐,滴滴而落。
  她緊緊地抱住石人蠱仙土基,在他的耳畔輕聲呢喃:“你知道嗎?我雖然專修智道,卻是不信命的。當我算到宿命對我的安排,但誰會想去死呢?于是我找到了你,其實,你我的結合根本就不在宿命之中啊。我并不愛你,只是想要利用你而已。”
  土基卻微笑,用微弱到極致的聲音回應:“我知道的,但那又怎樣?我愛你……被你利用,我相當的開心呢,我心甘情愿。謝謝你,給我這樣的機會,讓我被你利用……我曾經信命,但我現在不信了。你看,你還活著,命已經改了,多好……”
  說完這句,土基再無力支撐沉重的眼皮,緩緩閉上,再無反應。
  若離仙子大哭,在她的生命中從未有這么一刻如此失態,她搖頭不止,哭泣:“我曾經不信命,但我現在信了!”
  說著,她渾身綻射出潔白的光,光芒如流水,緩緩地注入到石人蠱仙土基的身上。
  石人蠱仙的氣息從最微弱的狀態,漸漸壯大起來,而若離仙子卻是越來越虛弱,身影越來越淡。
  石人蠱仙再次睜開雙眼,當他看清楚狀況,他滿臉的震驚和恐慌,他大呼道:“不,停下,我不要接受治療。你會死的,你會死的!!”
  可惜的是,他渾身無力,無法阻止。
  若離仙子的影子已經很淡,她露出最后一絲微笑,無比的溫柔,還有一絲的狡黠:“你也知道,我這殺招一旦開啟就無法停止的。”
  “我想對你說最后一句話,你心底最想要聽到的話。”
  “你這個笨石頭……我……”
  “我愛你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若離仙子徹底化為光影泡沫,消散在天地之間。
  “不!不——!”土基發出嘶吼,像是受傷的野獸,充滿了憤怒和悲傷,無力而又痛苦。
  看無防盜章節的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