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601 我不信

燦爛的光影在石室中徐徐消散,鳳金煌深呼吸一口氣,丹鳳眼目光炯炯,一眨不眨地望著眼前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此刻,在她的面前,有一個光團仿若蠶繭,只是有磨盤大小,靜靜地懸浮在半空中。
  “最后一步了。”鳳金煌深呼吸一口氣,驀地掐動雙手十指。
  剎那間,十指如蓮花綻放,無窮的光影斑斕閃爍,映照著整個石室明滅生輝!
  鳳金煌的手法是如此的嫻熟,哪怕是煉道宗師見了都要面露凝重之色。
  時至今日,鳳金煌早已經是煉道大宗師,有著這樣的絕妙煉蠱手法,也并不奇怪。
  鳳金煌采用的乃是金火雙流煉道法門,她已經找尋到最適合她的煉道方式。
  轟!
  片刻后,一聲爆響,蠶繭卻未自爆,而是猛地收縮。
  原本潔白的蠶繭表面,逐漸化為深幽的藍色,同時蠶繭逐漸變硬,帶出一些金屬的光澤。
  “失敗了好幾次,終于是煉成了!”鳳金煌眼中閃過一抹喜色,她的心中始終保持著冷靜,煉道大能的風范已經開始展露。
  五轉的蠱蟲是煉成了,但是后續卻還要有適宜的手法進行處理。
  鳳金煌張開小口,小心翼翼地吐出一縷縷的冰涼微風。
  在微風的吹拂之下,幽藍蠶繭微微顫動起來,并且發出嗤嗤的聲響,大量的熱氣蒸騰而出,很快將整個石室充斥濕熱的水霧。
  動用金火雙流煉道法門,就是會造成這樣的后遺癥,蠱蟲內部的溫度過高,若是不及時降溫,雖不致死,但會令蠱蟲受損嚴重,難以應用。
  煉蠱博大精深,門道極多。任何一種煉蠱的方法,都有其優劣之處。若是用冰煉之法,來煉制這只蠱蟲,那么后續就不需要冷卻,反而是要泡在溫泉中溫養一段時日。
  鳳金煌收了種種手段,離開蒲團,站起身來。
  五轉蠱靜靜地飄到她的手中,她凝神催動了一下,嚴肅的面龐如冰破花開,綻放出令人感到炫目的驚艷笑容。
  她旋即離開密室,來到外界。
  打開門的那一刻,瀑布巨大的轟鳴聲,鳥鳴啾啾之音,樹葉被風催動的沙沙之聲,都闖入她的耳畔。
  靜謐至極的閉關密室已經遠去,世界再度生動起來。
  青山蔥蘢,鳥語花香,陽光明媚,一派祥和。
  鳳金煌目光一掃,果然在水潭邊上的巨石,看到龍公盤坐在那里,靜默如石。
  山光悅鳥性,潭影空人心。
  “師父,師父,你看!我把這夢枕蠱煉成了。”鳳金煌跑到龍公面前,手中舉起剛剛煉出的五轉蠱,笑著炫耀道。
  龍公緩緩地睜開雙眼,一縷目光瞥過夢枕蠱,微微頷首,平緩地道:“不錯,不錯。”
  鳳金煌微微撅嘴:“何止是不錯?師父你不知道,我為了煉制這只蠱蟲,失敗了好幾次,這一次才成功。有了這只夢枕蠱,凡人蠱師只要頭靠著入睡,一定就能進入夢中去。對我靈緣齋,乃至整個中洲,都有絕大利處。”
  鳳金煌自從拜了龍公為師,一直潛心修行。龍公并未在修行上指點她什么,而是向她灌輸整個天下時局,指點江山,提高鳳金煌的眼光和見識。
  鳳金煌得到龍公的悉心教導,如今已是今非昔比,擁有戰略目光,考慮問題能從大局出發。
  鳳九歌煉出來的這種夢枕蠱看似平凡,但正是因為它是凡蠱,才能令廣大蠱師受用。只要我們今后大量煉出此蠱,我們中洲的蠱師就能更加輕松地進入自身夢境,挖掘夢道蠱材,在大時代中占據先機。
  可以說,這是一種能夠提升一州戰略優勢的蠱,意義重大,非同小可!
  龍公卻沒有絲毫的驚異:“你做成這事,有這樣的成就,也是應當的。煌兒,你可是未來的大夢仙尊……”
  龍公還未說完,就被鳳金煌打斷,神情中顯露出一絲不甘:“好啦,好啦,你又念叨這話了。難道我取得這些種種的成果,只是因為我是未來的大夢仙尊嗎?”
  龍公淡笑起來,定睛凝實鳳金煌,話鋒一轉,忽道:“煌兒,你信命嗎?”
  鳳金煌皺起眉頭:“師父是說宿命蠱嗎?”
  龍公點頭:“不錯,正是《人祖傳》中記載的宿命蠱,也是我天庭即將要修復的宿命蠱。”
  《人祖傳》中記載著,人祖耗費巨大精力,收集蠱材,甚至付出了自己的雙手,終于煉成了財富蠱。
  他便帶著兒子炎煌雷澤,女兒萬金妙華,再次來到羽民居住的地方。
  但是很奇怪,這么的羽民統統消失,不見了蹤影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呢?”人祖疑惑。
  “那是因為我來到了這里,那些羽民都害怕我,所以全都跑了。”一只黑白相間的蜘蛛悠然漫步,出現在人祖的面前。
  “你是誰呀?”人祖問。
  蜘蛛笑道:“人啊,你走過我在生死門中開辟出的路,還不知道我是誰?我就是宿命蠱。”
  萬金妙華接著問:“宿命蠱啊,你還沒有我的手掌大,那些羽民為什么害怕你呢?”
  宿命蠱笑道:“因為他們都要追求自由,而我宿命卻要束縛他們,限制他們。”
  炎煌雷澤抱怨起來:“原來你打的主意,和我們一樣。你真是失敗,連一個羽民都沒有捉到,還連累我們。”
  宿命蠱哈哈大笑:“誰說我失敗了?這些羽民都在追求自由,可他們知道些什么?他們成功逃脫,都是膚淺的表象,其實我早就束縛住了他們。他們追求自由的路,都是我安排出來的,他們卻自以為成功,什么都不知道。你們也是一樣,看看你們自己罷。”
  人祖、炎煌雷澤、萬金妙華便看自己的身體。
  他們發現不知何時,自己的手腳還有身體,都粘著蒼白色的蛛絲。
  他們又發現,不僅是自己三人,連周圍的花草樹木、石頭流水都有蛛絲牽連。
  這些蛛絲,一根根匯聚起來,形成一片蛛網,從人祖三人的視野蔓延出去。
  “這就是我編織的絲網,叫做萬般網。世間的萬事萬物,都在這片網中,受到我宿命的擺布和操控。你們所遇到的人,發生的事,都是受到我的操縱。”宿命蠱道。
  人祖三人心生寒意,連忙掙扎。
  宿命蠱便笑:“沒有用的,你們不可能掙脫得出。宿命是不可更改的。”
  人祖憤怒地瞪視宿命蠱:“宿命啊宿命,你為什么要擺布我們,要捉弄我們?照你這么說,我所遭遇到困苦和不幸,都是你的緣故。我失落了兒女,也是因為你的關系!”
  宿命蠱悠然地道:“人啊,我知道你想要救出你的大兒子太日陽莽,可是他已經死了。死亡是人必定的宿命,你根本救不活他的。還有你想依靠財富蠱,來救你的女兒森海輪回,那也是不可能的。”
  說著,一條蛛絲就拽住人祖的財富蠱,將它拉扯出來,拖拽到宿命蠱的面前去。
  “快放下,那是我們的蠱蟲!”炎煌雷澤氣得大叫。
  萬金妙華紅了眼眶,抽泣道:“這是我的父親犧牲了自己的雙手,十分辛苦才煉出的財富蠱。你憑什么拿走?”
  人祖極力掙扎,但蛛絲卻是越來越緊,將他們三人牢牢地束縛在原地,不能動彈。
  宿命蠱哈哈大笑:“生死有命,富貴在天。人吶,按照你的宿命,你注定貧窮、卑賤,飽受折磨和屈辱,你會發瘋,最終你也必定死亡。你雖然煉成了財富蠱,但你沒有這個命來享有它。命若窮,掘著黃金化作銅;命若富,拾著白紙變成布。這種種一切都在我的操控之中。”
  人祖和炎煌雷澤、萬金妙華都非常生氣,痛罵宿命蠱。
  宿命蠱一點都不惱怒,悠然自得:“罵我的多了去了,但那又怎樣呢?人吶,不管你怎么痛罵宿命,都不會改變什么。”
  宿命蠱說著,忽然發力,猛地拽動蛛絲,將炎煌雷澤和萬金妙華都遠遠地拋飛出去,消失在人祖的視野盡頭。
  “我的兒女啊!”人祖悲號。
  宿命蠱幽幽地道:“人吶,你不要怪我,這一切都是你的宿命。其實不止你,孤獨是每一個人的宿命。即便是兒女,也不會相伴你一生,總會離你遠去。一切的相逢都是暫時的,分別才是正常的。”
  人祖卻一個勁地掙扎,但他越掙扎,身上的蛛絲就纏繞得越多,將他緊緊包裹住。
  人祖感到龐大的壓力,并且這股壓力越來越大,從四面八方擠壓著他,他幾乎要窒息。
  他張開大口,狠狠地喘息,因為無力,漸漸停止掙扎。
  然后人祖嗚嗚地哭泣起來,淚水滾落臉頰:“我的命,為什么這么苦啊!”
  宿命蠱沉默。
  但這個時候,一個聲音從人祖的內心深處傳出來。那是自己蠱發出的聲音:“人啊,你與其哀嘆自己的命,倒不如相信自己的力量!”
  人祖停止哭泣,他忽然意識到:“對,我雖然沒有力量蠱,但自己蠱卻是吞吃了力量蠱一口,擁有自己的力量。自己蠱,我只能靠你了。”
  自己蠱便迸發出耀眼的光,企圖撐破蛛絲。
  蛛絲被撐破一些,但很快更多的蛛絲把人祖纏繞。
  “自己的力量不行嗎?”人祖著急起來,“對了,自己蠱啊你不僅咬了力量蠱一口,還咬了愛情蠱一口。力量不行的話,我們就依靠自己的愛情吧。”
  于是自己蠱迸發出柔和的光,嘗試拉斷蛛絲,但同樣失敗了。
  宿命蠱道:“人啊,你怎么還不了解?愛情就是一種宿命,我安排它,令太日陽莽愛上古月陰荒,讓石人也愛上古月陰荒。我還將成功和失敗,都安排在他們的人生當中,所以最終他們都死了。”
  “不!不——!”人祖嘶吼、哭嚎。
  宿命蠱靜靜地聆聽著。
  人祖漸漸沒有力氣哭嚎,他有氣無力地呢喃自語:“我現在明白了,為什么羽民都要追求自由。”
  宿命蠱笑道:“人吶,你也想追求自由?”
  人祖點頭:“不錯,我若是自由,就再不受你宿命的束縛了。”
  宿命蠱:“但你看看那些羽民,他們也追求自由,還不是受到我的擺布嗎?”
  人祖搖頭:“我追求的自由,和他們不同。我追求的是絕對的自由。”
  宿命蠱哈哈大笑:“一個人的絕對自由,那就是瘋狂。人吶,你看,你要追求自由,其實就是走向瘋狂。我說過的,你會瘋。那就是我給你安排的道路,你無法擺脫我的控制。”
  “不!我不信!我會用我自己的力量,還有智慧,來得到自由。我不信你的話,我會擺脫你的控制!”人祖反駁道。
  宿命蠱的笑聲更大了:“人吶,你真的要瘋了,你已經神志不清。你不記得了嗎?你的自己蠱只是吃了力量蠱、愛情蠱一口,所以你只有自己的力量和愛情,并沒有自己的智慧啊。人吶,當你自以為聰明,這就是你要瘋了的征兆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,哈哈哈。”這次輪到人祖大笑起來,“我不信你,宿命蠱啊,我不信!我不信世間有命。”
  宿命蠱沉默了一下,這才道:“你就算不信,我還是存在的。”
  人祖卻道:“不,不是這樣。當我不信的時候,你就不存在了。我不信命,命就不存在!哈哈哈!”
  宿命蠱搖頭,嘆息:“真是可憐,人吶,你已經瘋了。”
  人祖披頭散發,鼻涕和眼淚糊了一臉,他掙扎,他跪地,他癱倒在地上四處打滾。
  正如宿命所說,他成了瘋子。
  ……
  時光悠悠,過往的一幕記憶忽然在龍公的腦海中浮現。
  一百萬年前。
  “你信命嗎?”龍公站著,溫柔的目光注視著眼前的徒兒。
  他的徒兒還只是一個少年,天庭飽滿,面容俊朗,雙眼閃閃發亮。他有一頭黑亮的長發,垂至腰間,而他的眉間有一朵紅蓮的胎記,栩栩如生。
  龍公繼續道:“紅蓮吶,你就是將來的仙尊,必定帶領我們人族走向新的鼎盛和輝煌。你必將成功,開創自己的蠱蟲和招數,你將成為你父母的驕傲,你會無敵天下,你將名垂青史。你會入主天庭,成為人道的領袖,福澤蒼生,光耀宇和宙。”
  少年紅蓮眨了眨雙眼,然后笑起來,露出白得有些耀眼的整齊牙齒:“這似乎沒有什么不好。我信命!”
  龍公恍惚了一下,回到現實當中。
  他凝視鳳金煌,鄭重地道:“煌兒,你要明白,你將是未來的大夢仙尊,超越過往一切尊者!你將開創夢道,縱橫世間,所向披靡。你必定光耀千古,成為我們人族不朽的豐碑。不要害怕,不要猶豫,你將一次次收獲成功,一往無前,勇猛精進,直至你走上世間的最巔峰!”
  鳳金煌聽著,眼眸中的光越來越亮,她笑起來,美不勝收。
  龍公也微笑。
  鳳金煌道:“如果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……那我就不信命!”
  “嗯?”龍公臉上的微笑僵住。
  看無防盜章節的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