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607 落魄印

震撼!
  見證方源以一敵眾的八轉威勢,在場的蠱仙均感到了一種震撼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群仙此來,就是想要阻擊方源,干擾他渡劫,防止他成為八轉。
  但沒想到,再一次照面,方源已然是八轉修為。
  這個變化,打了所有人一個猝不及防。
  “他什么時候成就了八轉?!”池曲由微瞪眼珠,難以置信。
  “能夠動用春剪、夏扇并不出奇,關鍵是這兩記殺招受到宙道道痕強烈增幅,擋下所有攻擊。就算方源成為八轉,短時間內怎可能有如此充裕的宙道道痕?我看更有可能的是,他頂替夏槎肉身,再用見面曾相識殺招偽裝,企圖哄騙我們,讓我們誤以為他已經渡劫了。”商無界強自冷靜,迅地分析道。
  “不對!我族太上大長老的春、夏兩大仙蠱,都是八轉層次,非得是有八轉仙元才能運用啊。”夏家太上二長老夏兆叫喊道。
  “這個……”商無界頓時猶豫起來。
  仙元蘊含本人意志,非得是本人,亦或者死后形成的天靈、地靈,方可運用自家仙元。
  唯一例外的是仙蠱屋,仙蠱屋可以不計較任何來源的仙元灌輸。但方源此前的兩大殺招,顯然不是仙蠱屋。
  如果方源只有七轉,只有紅棗仙元的他,絕不可能催動得了春、夏兩大仙蠱,就算是他頂替夏槎肉身,獲得夏槎的仙元。
  “多思無益,殺了方源,興許就能知曉了。”武庸呼喝。
  他電射而出,身后的太古年獸則轟然倒地,再也爬不起來。
  關鍵時刻,武庸展現出強大的戰力,率先斬殺了方源部署的太古年獸,全力以赴來戰方源。
  “方源!”武庸目光森寒,戰意瘋狂涌動,爆喝聲如雷霆綻放,“就算你真的晉升八轉,今次你也在劫難逃。你精心挑選的五界山脈,就是你葬身之地!”
  話音剛落,整個山脈都竟開始劇烈的震蕩起來。
  一時間,地動山搖,碎尸飛濺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群仙驚疑不定。
  武庸的聲音旋即傳入眾仙耳中:“諸位勿憂,這是我特意安排的后手,能改變整個五界山脈下的地脈走向,令整個山脈崩潰!”
  眾仙心中疑惑更增。
  改變地脈走向,又能如何?
  但很快,他們就驚喜地看到,伴隨著山脈逐漸崩塌,五界山脈特有的五彩光氣,也跟著迅猛崩解,煙消云散。
  “這?!”一時間,就連君神光都流露出驚愕的神色。
  “太好了。沒有這些束縛,我們的戰力就能恢復如初,再不會受到限制!”南疆蠱仙們大喜。
  “這武庸果然和武獨秀不一樣,居然還藏著這個后手!”商無界眼中精芒閃爍。
  “武家怎對五界山脈如此熟稔?單純改變地脈走向,絕不能達到這般的效果。必定還要知曉陶鑄當年布置這座山脈的內容關竅!”池曲由腦海中念頭頻動。
  五界山脈的邊緣,由武家、喬家蠱仙組成的大陣,在不斷地轟鳴著,乃是整個五界山脈劇變的源頭。
  喬絲柳、武雨伯等人坐鎮于此。
  武雨伯眼望戰場方向,呵呵冷笑:“方源這魔頭想要依賴五界山脈,這一下,看他地利喪盡,如何能對付我南疆正道的圍殺?”
  喬絲柳沉默不語,神情有些復雜。
  她曾和“武遺海”走的很近,一度認為自己會和他成為夫妻。結果之后的驚天劇變,遠她的想象極限。武遺海居然是方源假扮,每當她會想到曾經和方源這個巨魔走得這么近,就不寒而栗。
  她和方源之間,倒沒有什么余情,心情復雜是在于五界山脈本身。
  世人皆以為,陶鑄對于五域界壁的研究,沒有什么成果。但事實上,卻非如此。
  喬家意外獲得了陶鑄傳承的線索,一直在隱秘探索,企圖掘出來。
  沒想到這個情報,被武庸所知,在他壓榨之下,喬家不得不貢獻出來,結果就用于此處。
  正是因為有著這樣的線索,才令武庸方面對五界山脈有了深刻的了解,才能通過改變地脈,來使得五界光氣消散。換做他人來做此事,胡亂改變地脈,除非運氣極佳,瞎貓碰死耗子,否則正常情況下,五界光氣仍舊會大量存在。
  “唉!這可是一位八轉蠱仙的傳承,結果卻被用在這里,五界山脈一毀,幾乎葬送了后續希望。”喬絲柳嘆息不已。
  表述這么多,其實時間并未流逝多少。
  自君神光身上的驚覺光殺招爆,隨后方源出現追殺君神光,再后南疆群仙出手,方源硬是擋下,暴露出八轉修為,再到南疆群仙迅交流,武庸沖鋒向前,五界山脈崩潰,方源地利消失。
  整個過程,種種驚變都生在電光火石之間。
  方源拼掉南疆群仙的攻勢,初衷不改,哪怕武庸迫近,他仍舊在追殺君神光。
  君神光爆了底牌殺招,全身氣息衰落到了極點。他的日照陽神威能恐怖,不僅是消耗大量的白荔仙元,更永久耗散他本身的光道道痕,本身就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拼命招數。而他又在五界山脈中催使,遭受強烈反噬。雖然是暫時逃脫,也因此身受重傷。
  不過現在,五界光氣迅衰落,君神光如釋重負,感到越輕松,最大的后顧之憂頓時解除。
  看著武庸殺向方源,一個念頭在君神光的腦海中升騰起來:“是否和南疆蠱仙協同作戰,圍剿方源?”
  這個念頭剛剛冒起,就被君神光迅否決。
  “繼續逃!”
  現在的場面十分復雜,他到底不是南疆的蠱仙。更關鍵的是,方源追殺自己,自己逃出生天了去,就意味著方源的失敗。
  君神光以退為進,選擇十分明智。
  方源對他仍舊緊追不舍,對武庸不管不顧。
  就在這個時候,忽然異變突生。
  一股強大的氣息,猛地升騰而起,巨大的五彩光柱直沖九霄,同時一個宏大的聲音響徹整個五界山脈:“后來的小輩,做的不錯,居然能通過老夫的最后一層考驗,將整個五界山脈摧毀。現在,老夫留下的五界傳承就是你的了!你可要好生修行,來日縱橫天下,不要墮了老夫的名頭啊。”
  五彩的光柱當中,一股意志如煙云般匯聚起來,形成一個徐徐如生的蠱仙模樣。
  無數道目光不由地投注過來,當即就有人認出:“沒錯,這就是陶鑄老頭生前的相貌。”
  “不是吧?”山脈邊緣,喬絲柳都能看到光柱,也能聽到聲音,她面泛古怪之色,“陶鑄的最后考驗就是摧毀五界山脈?這誤打誤撞之下,居然開啟了陶鑄的傳承!”
  陶鑄意志這邊聽到有人叫他老頭,頓感不悅,倨傲地道:“什么老頭,小輩既繼承老夫傳承,怎如此不懂禮貌?”
  轟隆!
  狂風卷席,天地咆哮。
  回答他的是武庸的一記八轉殺招,不過并非對準他,而是方源。
  方源受此殺招,渾身仙衣浮動,蕩漾陣陣如水漣漪,正是仙道殺招逆流護身印!
  此招逆反威能,武庸卻硬生生承受下來,繼續迫近。
  方源度頓遭遏制。
  原來武庸這招,范圍極廣,逆流護身印只能逆反方源承受的部分。方源一路飛行,一路逆反,雖安然無恙,但度卻受到極大削弱。
  方源依仗逆流護身印已經多時,武庸豈會沒有針對、克制的手段?
  “呃!”陶鑄意志遭此一嚇,連忙掃視周圍,見到數位八轉蠱仙廝殺,同時這么多的七轉強者在場,他震驚得差點渾身崩散!
  “怎、怎么回事?”這和他原本料想中的場面完全不一樣,沒有恭敬至極的后輩小子,只有如狼似虎的兇惡蠱仙!
  “不要管他,一個死人而已。”
  “傳承就在這里,戰后再取!”
  “當務之急,是殺了方源這個魔頭!別說是陶鑄的傳承,就算是蠱尊真傳,寧愿舍了,也要把方源殺死啊!!”
  群仙們怒吼,注意力又再次集中到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陶鑄意志:“……”
  他完全傻眼,這和他的劇變根本不符啊。
  旋即,他又一個激靈,反應過來:“到底是誰,這么多蠱仙圍殺他。為了殺掉他,就算是蠱尊真傳也不要?”
  陶鑄意志也看向方源,很快現他根本不認識此人。
  “這人是誰啊?難道是我本體死后,才成就的蠱仙?”
  就在這個時候,方源終于追上君神光。
  君神光緊張得渾身冒汗,強烈的警兆在他心頭如戰鼓轟鳴!
  他極力逃竄,同時在心頭大罵:“武庸你這個混賬東西!這是什么殺招,連我都困住?”
  武庸的殺招范圍極廣,自然將君神光也“照顧”了。武庸的精妙手段豈是易于?君神光實力大降,受此阻礙,度下降的比方源還要嚴重得多。
  “結束了。”方源輕聲呢喃,出招的一瞬間,他的雙眸古井無波。
  手掌中的落魄谷虛影,緩緩自轉。忽然五指狠狠一握,將虛影握在手心之中。
  一團灰色的奇光,從五指指縫間涌動而出。
  方源旋即張開手掌,對君神光遙遙一拍。
  奇光電射而出,度奇快,君神光極力閃避,宛若無頭蒼蠅,瘋狂躲閃。
  武庸在后面追逐,眼眸中陰芒一閃。
  君神光周圍忽然狂風打起,阻力暴漲。
  “武庸,你擦你姥姥!”君神光還未來得及破口大罵,就被方源的灰色奇光射中。
  一瞬間,他飛行之勢戛然而止。**上毫無傷勢可言,但魂魄卻遭受重創,幾乎要當場隕滅!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落魄印!
  君神光正渾渾噩噩之間,方源身邊一座仙蠱屋忽然浮現,屋內影無邪醞釀的殺招旋即射中君神光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引魂入夢!
  君神光根本來不及反應,一下子就沉入夢境之中,不能自拔。
  仙蠱屋飛出,模樣影影綽綽,并不分明,一下子將君神光吞進去,又飛回到方源的身邊。
  武庸大驚失色!
  他原本干擾君神光,不過是想試探出方源此招究竟是何種威能,畢竟君神光并非南疆蠱仙,利用一番有什么不可以?
  但武庸萬萬沒想到的是,方源居然將君神光一舉俘虜!
  之前,方源俘虜南疆群仙,乃是設計埋伏,苦心布置宙道大陣。但現在,他卻是單憑幾種手段,就將君神光擒拿!
  戰力飆升到這種程度,簡直是駭人聽聞。
  “他那什么殺招,好像是獨自針對蠱仙的魂魄?威能恐怖絕倫,必須嚴加防范!”
  “還有仙蠱屋!那是什么仙蠱屋,隱藏起來,幾乎察覺不到!”
  南疆數位八轉,原本氣勢洶洶,包圍過來。
  但當他們親眼見到方源俘虜了君神光后,頓時都驚疑不定起來,心中戰力暴降。
  看無防盜章節的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