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608 武庸之敗

方源的表現,讓陶鑄意志震驚不已!
  這是哪里冒出來的魂道蠱仙?僅僅一擊,就讓同為八轉的蠱仙遭受重創!此等赫赫魔威,當年魔尊幽魂年輕的時候,也不過如此吧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“這少年郎看起來柔弱清秀的樣子,沒想到居然如此心狠手辣,手段超絕。他一定制造了不少的殺孽,要不然怎么會引動南疆正道蠱仙如此規模的圍殺?”
  意識到這一點,陶鑄意志頓時慫了。
  頭一次,他覺得身邊的光芒巨柱,是如此的耀眼。
  “本體當初布置這個,是為了方便傳承,唉!沒想到傳承真正開啟,竟然是這種情況。”
  “我招誰惹誰?辛辛苦苦地布置個傳承容易么?”
  陶鑄意志頓感孤苦無奈,這種情況別說是他區區一股意志,就算是當年的本體在世,也要退避三舍啊。
  這趟渾水太深了,水浪也太過兇猛,輕易摻和不得!
  陶鑄意志慫了,灰溜溜地順著光柱縮下,同時心中默念:“不要看我,不要看我”
  蠱仙們哪里有精力和心情去看他?
  方源當眾俘虜了八轉蠱仙君神光,戰力驚世駭俗,讓幾乎全部的七轉蠱仙都口干舌燥,就連八轉都有些蒙。
  “如此強敵,該怎么打?”
  “我若上去拼殺,遭受了不測,家族怎么辦?其他八轉殘留了性命,我豈不是為他人做嫁衣?”
  若方源是七轉,靠著逆流護身印,可敵八轉,這種程度的戰力,南疆八轉蠱仙們還能承受。
  但現在,可完全不一樣了!
  方源不僅是八轉蠱仙了,而且還擁有了一招神秘而又強大的手段,似乎是魂道手段,和引魂入夢殺招形成了良好的配合。
  君神光的例子就在眼前,南疆八轉蠱仙也是極有可能,會遭受方源的毒手!
  關鍵時刻,南疆正道的老毛病又犯了。到底是山頭林立,各自為主的時間太久太久,相互防備之心,已經深入骨髓,就算是意識到了聯合的必要,但在關鍵的抉擇時刻,猶豫是所有八轉蠱仙的心結。
  這些南疆八轉蠱仙猶豫,方源可絲毫沒有猶豫。
  他哈哈大笑,返身殺向武庸。
  “武庸!你剛剛說什么?這是我的葬身之地?哈哈哈!我看恰恰相反,這里是你的墳墓才對。來來來,我們新仇舊恨一起算!”
  方源口中爆喝,聲若雷霆,響徹整個五界山脈。
  他一身白衣,大袖飄飛,青絲飛揚,魔威滔天,沖天的殺意震懾群仙。
  池曲由、商無界等八轉蠱仙,見到方源矛頭直指武庸,一瞬間心中情緒復雜,既有緊張,又不由地微微松了一口氣,隨后各種陰暗的念頭就縈繞腦海。
  方源雖是兇悍,但到底是孤家寡人一個。且不說,池曲由還和方源做過交易。
  如今南聯新建,盟主之位一直空缺,武庸乃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人選。這要是讓他當成了盟主,今后對各家如何,還真不好說。
  南疆各族林立,已經太久了,真正要聯合起來,困難的是蠱仙們心里的萬千山壑險峰。
  兩虎相爭,必有一傷。
  不管是方源還是武庸,都對其他家族有利。
  再者說,我們也不是不來支援,只是這不有太古年獸糾纏著嗎?
  “烏合之眾!”武庸匆匆一瞥,見沒有人來支援自己,心中大罵一聲。
  但面對沖來的方源,他也絲毫不懼,反而被激發出無限的勇氣和戰意!
  “我倒要看看,你是用了什么法子能俘虜八轉蠱仙!”武庸放出玉清滴風小竹樓,駕馭這座仙蠱屋,夾裹無邊磅礴氣勢,狠狠地撞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雖有神秘仙蠱屋,但萬萬撞不過玉清滴風小竹樓,他眼中忽然閃過一抹陰險的寒光,整個人忽然方向一折,俯沖下去。
  玉清滴風小竹樓沖勢過猛,撞了一個空。
  “武庸,你有仙蠱屋傍身,足夠安全。那么我殺了你南疆正道的這些七轉小仙,你能一一地救下來嗎?哈哈哈!”方源狂笑。
  “該死!”武庸連忙催使玉清滴風小竹樓,掉轉方向,追趕方源。
  方源又道:“武庸,你好大的野心,想要建立南疆的聯盟,是想當盟主吧?我殺了這些人,看你還有什么臉面充當盟主去!”
  方源并未和武庸有任何實質性的交鋒,但句句話語,就像是刀子深深地割在武庸的心頭。
  武庸率領南疆群仙,圍殺方源,一方面固然是和方源有著仇恨,不共戴天,但另一方面,也是為了給登上盟主之位鋪路,累積聲望。
  但若是真讓方源殺傷了這些七轉蠱仙,而武庸卻端坐在玉清滴風小竹樓里毫發無損,又始終拿方源沒有辦法,那他勢必聲望大降,距離盟主之位,反而更加遙遠。
  武庸又急又怒,差點要在玉清滴風小竹樓跳腳。雖然玉清滴風小竹樓速度極快,和方源的距離也在急速縮短,但方源已經先一步殺到了那些七轉蠱仙的面前。
  “頂住!”
  “我要死了嗎?”
  “未必!這里的蠱仙這么多,我還是有生還的希望的!”
  方源攻勢未發,這些七轉南疆蠱仙已經士氣散盡,一絲反擊的念頭都沒有,只想著如何保命。
  方源硬生生俘虜了中洲八轉蠱仙,這樣的一幕實在太過駭人。
  “死吧!嗯?”方源的咆哮聲忽然一滯。
  危機關頭,南疆群仙腳下忽然噴涌出一股濃郁的土黃光暈,將眾仙團團護住。
  這是八轉層次的防御手段!
  “方源,何必再造殺孽?你殺我,我殺你,這樣的循環多么可憐可悲。你是一時英豪,唉,為什么就看不破這一點?”
  陸畏因的身影,在不遠處浮現出來。
  “哼!又是你!”方源的目光如刀如劍,狠狠地剮了陸畏因一眼。
  轟!
  下一刻,玉清滴風小竹樓宛若流星隕落,夾裹著武庸的濃烈仇恨和憤怒,重重地撞在方源后背。
  仙道殺招逆流護身印!
  方源安然無恙,攻勢完全被逆反,令玉清滴風小竹樓承擔。
  但巨大的沖擊力量,難以豁免,使得方源好像炮彈一般,被撞飛出去。
  武庸心頭驟然放松下來,把方源驅趕走,遠離這些南疆七轉蠱仙,他將更難對這些人下手了。
  但旋即,陸畏因的聲音傳來:“不好!這是方源的計,他是要逃!”
  武庸頓時臉色鐵青,無奈地看到方源順勢撞進之前的那座仙竅當中。
  當他進去的一剎那,仙竅門戶轟然關閉。
  “方源狡詐無比,既然在這里設伏,怎可能不安排后路?進入仙竅,必定是有著逃生之法,比如定仙游之類!”
  一瞬間,武庸腦殼上青筋直冒,胸口煩悶至極。
  仙竅向來易守難攻,尤其是門戶緊閉的仙竅。當然,南疆正道群仙在此,必定能攻破這座福地。但方源爭取到的時間,已經完全足夠他逃出生天!
  武庸氣勢洶洶,召集出的規模浩大的圍殺大隊,結果仍舊失敗,不僅沒有傷到方源的一根毫毛,還被他當眾俘虜了一位中洲八轉蠱仙!
  這簡直是在武庸的臉上狠狠地踩了一腳。
  “更可惡的是這個家伙”武庸目光陰沉,狠狠地瞪向陸畏因。
  他驀地開口:“陸畏因,你為何不阻止他?”
  陸畏因連忙施禮,聲音緩緩:“慚愧!我已經拼盡全力護住南疆諸位仙友,實在是力不從心啊。”
  一瞬間,陸畏因收獲南疆蠱仙感激無數。
  武庸狠狠地喘息一聲,怒到極點,雙拳捏得死死,卻拿陸畏因完全沒有辦法。
  陸畏因乃是樂土傳人,這個背景非常恐怖,乃是武庸登上盟主之位最具威脅的競爭者。
  武庸率領群仙,圍殺方源,獨獨撇下陸畏因,就是不帶他玩,好方便自己積累聲威。
  結果,大戰之后,方源逃出生天已成定局,而武庸勞而無獲,聲望大降,反觀陸畏因卻是截然相反!
  武庸雙眼目光激閃,如同電閃雷鳴。
  半晌,他吐出一口濁氣,渾身放松下來,臉上怒意徹底消散,心中斗志激增,嘴角反而散發出一絲微笑,撫掌道:“好一個方源,好一個陸畏因!我這一場,是敗在你們兩人的身上啊”
  看無防盜章節的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