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615 你騙我

仙道殺招萬蛟!
  嗷吼吼
  一時間,萬千蛟龍飛舞,銀鱗似海,鋪天蓋地般殺向威猛老者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?
  明白了宙道大陣的底細之后,方源無奈舍棄了威能最強的宙道手段,但卻可以動用其他手段。比較起來,方源的手段反而豐富起來。
  威猛老者冷哼一聲,臉上毫無意外之色。
  他來此之前,就已經做好了充分的戰斗準備,熟知方源的萬蛟殺招。
  “泥鰍樣的東西,也能奈何得住老夫?”威猛老者傲立長空,竟不閃不避,眼睜睜地看著萬蛟奔襲過來。
  他身上的陽莽背火衣熊熊燃燒,將他全身都包裹起來,形成一團巨大的火球。
  萬蛟殺到威猛老者的身邊,忽然吼叫聲怪異起來,一頭頭劍蛟充滿醉意,胡亂飛舞,四下亂轉,兇猛的攻勢頓時崩潰。
  當每一頭劍蛟的醉意,達到一定程度之后,竟蓬的一聲,突兀地自燃起來。
  劍蛟化為一團團的火炬,猛烈燃燒之后,迅消散。
  場面上看,威猛老者一動不動,就將萬蛟燒得灰飛煙滅。劍蛟規模極大,但是剛剛沖到威猛老者的附近就直接滅亡,根本傷不了老者的一根毫毛。
  “仙道殺招陽莽背火衣!”方源瞳孔微縮,徹底見識到此招的厲害。它攻防皆備,正是方源萬蛟殺招的克星。
  “那就再嘗嘗我這一招落魄印吧。”方源心底咆哮。
  他早已利用見面曾相識,偽裝成一頭劍蛟,順著蛟群大軍,沖到威猛老者附近。
  然后,他就扮做醉意熏熏的樣子,又接近一小段距離,猛地施展出落魄印。
  殺招剛剛催動,方源就露餡了。落魄印氣勢磅礴,萬難遮掩。
  威猛老者目光電射,怡然不懼方源正在的落魄印,殺向方源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老者對方源狂轟濫炸,皆被方源的逆流護身印守住。
  方源悶聲不吭,抗住老者的好一陣轟擊,千辛萬苦終于將落魄印醞釀成功。
  威猛老者已經有了防備,對于方源而言,戰機就更難把握。終于,他勉強射出落魄印,奇光擦著威猛老者的肩膀飛出去,只中了一小半!
  老者頓時感覺心中陡然一陣空虛,與此同時,陽莽背火衣如遇狂風,火勢頓時削弱了四成!
  “這招厲害,不過還是不能突破老夫的陽莽背火衣啊!”威猛老者哈哈大笑,一邊爆退,一邊催動手段治療自己。
  他度比方源更快,方源很難對他形成連綿不斷的打擊。
  老者得到機會喘息,暫時落入下風,但片刻之后,他的傷勢大半好透,氣勢再出恢復巔峰,陽莽背火衣也是重新熊熊燃燒起來。
  落魄印威能恐怖,但威猛老者卻是警覺非凡,再不給方源什么可趁之機。
  他的陽莽背火衣防御極其出色,方源苦戰中終于感受到,曾經他的對手面對逆流護身印的心情。
  “這老東西的魂魄并非是他的弱點。”雖然只是擦中,但方源還是收獲到了寶貴的情報。
  落魄印是針對敵人魂魄,但威猛老者乃是老牌八轉蠱仙,底蘊雄厚,并無短板之處,魂魄上的防御可謂森嚴。
  方源估算出,就算是落魄印全中,也打不死威猛老者,絕無一錘定音的可能。
  落魄印往往要和引魂入夢進行搭配,才能對付得了天庭的八轉蠱仙。
  但在開戰之初,威猛老者就摧毀了方源的仙蠱屋雛形,影無邪等人現在還陷落在夢境中。
  若是仙蠱屋雛形健在,方源有影無邪的引魂入夢輔助,對付威猛老者,絕對會占據上風。
  但被老者埋伏突襲,摧毀了仙蠱屋雛形,方源不僅是損失慘重,更是失了先手,落入被動局面,一直都搶占不了上風。
  這樣的局面,對方源當然是相當危險的。他是落入了埋伏當中,必須盡早突圍出去。
  仙道殺招萬蛟!
  方源繼續催動萬蛟,更多的劍蛟充斥整個大陣空間。
  威猛老者雖然牢牢占據上風,卻從未有麻痹放松的一刻。
  他眼眸微微一凝,方源再次隱匿到蛟群里頭。這個時候,他是要選擇偵查手段,來看破方源的真身,還是先剿除了這些劍蛟?
  方源若是不除,劍蛟可謂無窮無盡,但威猛老者卻有自知之明,他心中暗忖:“恐怕我的偵查手段,并不能識破見面曾相識。方源狡詐,恐怕心思不純!”
  威猛老者雖然占據主動,言語神態都張狂粗豪,但他心中卻一直都很謹慎冷靜。
  他知道:他和方源這種層次的高手對決,雙方的戰斗經驗都異常豐富,自己雖然因為先手,暫時領先,處于主動,但若一個應對失策,就會被方源改變局面。
  老者呼嘯,以他為中心,火焰熊熊燃燒,迅蔓延,形成滔天的火海。
  火焰中劍蛟如蠟,迅消融。
  老者的這個抉擇,令方源相當難受。
  方源猶豫了一下,旋即咬牙堅持戰術,操縱著萬蛟沖擊大陣空間。
  掌控此處大陣的,自然有中洲蠱仙。見到萬蛟沖陣,他們就欲出手應對,但下一刻威猛老者就傳音過來:“都不要動!方源宙道、智道境界都很高,大陣變動得越多,就越容易被他看破。我來處理這些泥鰍,稍安勿躁。”
  老者不想給方源任何的可趁之機,火海灼燒劍蛟,威力驚人。
  方源卻是冷笑一聲,忽然出現在夢境面前。
  仙道殺招純夢求真變!
  他迅將夢境收攏,再次將鋪散成一團的夢境,轉變成一尊純夢求真體。
  “不好,這魔頭好生狡詐!”老者面色一變,方源虛虛實實,靈活多變的戰術,讓他難以拿捏,捉摸不透。
  方源張開仙竅門戶一絲,想要將宙道分身、影無邪魂魄、黑樓蘭、白凝冰都塞進去。
  但就在此時,他的身后傳來威猛老者憤怒的咆哮聲:“魔頭,你休想!”
  轟!
  一記殺招爆,形成山呼海嘯般的狂暴巨響。
  方源頭皮麻,不用轉身去看,都知道此招必是老者開戰以來最兇猛的攻勢。
  “來不及了!”方源根本就沒有太多的時間,一顆心心沉落谷底。
  關鍵時刻,他也拼盡全力!
  宙道殺招爆開來,令他附近的時間忽然變快。
  他將群仙搶進仙竅,幾乎與此同時,他的后背就像是被一個巨人用拳轟中,巨大的力量把他像是一顆炮彈般打飛,逆流河瞬間損失一成半!沖撞之力令方源頭昏腦漲,直接嘔出一口鮮血。
  他只來得及救出大部分人,剩下妙音仙子無法救援。她還處在昏迷的狀態,在漫天的火焰中被瞬間燒盡,連一絲的灰燼都沒有殘留。
  方源咆哮一聲,一邊催動萬蛟,沖擊周圍,一邊自己主動出手,轟擊大陣。
  威猛老者緊張起來,對準方源狂轟濫炸。
  方源拿著逆流護身印硬撐,不管老者,只對大陣出手。
  “方源,你想沖破此陣,純粹是妄想!”老者咆哮,火焰狠狠地灼燒方源全身。
  “哈哈哈,你這是臨死前的掙扎。”老者撲到方源身后,雙掌如巨碑,狠狠拍中方源,將方源打飛出去。
  方源被打得七竅溢血,狼狽不堪,但目光卻仍舊如冰雪般冷漠。他繼續猛攻這處宙道大陣。
  “沒有用的!如此卓絕大陣,你還想突破?好好看看你的逆流河罷,它已經快要消散了。”威猛老者嘲諷,攻勢更加頻繁,殺意狂涌,瘋狂至極。
  盡管逆流護身印能夠逆反攻勢,但威猛老者同樣有陽莽背火衣。他硬生生承受著逆反來的攻勢,不斷地削減逆流河。
  他說的并沒有錯,方源的逆流河歷經大戰,早就消耗了許多。此刻被他狂轟濫炸,河水暴降,方源籠罩全身的仙衣綬帶越來越模糊不清。
  忽然,方源大吼一聲,停下攻勢,醞釀落魄印。
  老者眼眸頓縮,攻勢一變,時刻防備著落魄印襲來。
  方源醞釀完畢,手掌一甩,卻沒有攻擊老者,而是射向一處微妙的大陣邊緣。
  “嘔!”一聲驚呼旋即傳出,一位操縱大陣的七轉蠱仙中了落魄印后,當場陣亡。
  “怎么會?!”所有的中洲蠱仙都大驚失色。
  方源居然在這么短的時間里,就洞察了其中一處陣眼,將里面的人擊殺。
  落魄印對付八轉蠱仙,都威能不凡,更何況對付這些七轉蠱仙。
  “快,那處陣眼已失,變陣,進行彌補!”蠱仙大叫著。
  另一邊,老者爆喝一聲,再次殺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用羸弱不堪的逆流護身印繼續遮擋,同時對大陣真正動手。
  種種手段接連使出,天庭費盡心力鋪設而成的宙道仙陣,節節潰敗崩解,根本擋不住方源的破解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!”方源對大陣的解析程度,讓所有人都感到深深的震驚。
  “快,擋住那里!”又有人驚吼起來。
  大陣終于出現了一處漏洞,和外界聯通起來。
  方源朗笑一聲:“走也。”
  “你走不了!”火焰呼嘯而來,化為威猛老者。他死死地將那處漏洞護在自己的身后。
  其余中洲蠱仙見此,頓時大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方源如箭矢一般,沖向老者,語氣淡漠,殺意橫流:“讓開。”
  老者獰笑:“沒有用的,你根本奈何不了我的陽莽背火衣!”
  雙方距離迅縮短!
  中洲蠱仙們急忙變陣,有人叫道:“擋下方源,只需要五個呼吸,我們就能改變陣勢!這是翻天覆地的變化,他要推算破解比之前還要艱難十倍!”
  老者嗤笑:“別說是五個呼吸,就算嗯?”
  他的雙眼忽然瞪圓,臉色僵滯,難以置信地看著方源殺招的起手。
  方源氣勢全數收斂,毫無一絲外溢。
  他雙手呈掌,啪的一聲,在胸膛處合十。然后他的右手五指貼著左手掌,像是從中捏取了什么珍貴的東西,收攏起來,最終捏成一個拳頭。
  他的左掌停在胸口,而右拳則抬升到他的頭頂上。
  “這、這一招是”老者再無一絲笑意,眼眸中透露出緊張,甚至是一絲驚恐。
  沒錯,正是仙道殺招五指拳心劍!
  時間滑過,第一個呼吸。
  一指!
  方源面色冷漠,陡然翹起右手的大拇指。
  他高舉在頭頂的右拳拳心,猛地射出一道劍光。
  快!快!快!
  劍光之快,匪夷所思!
  剛剛出,就射中老者的額頭眉心。
  老者狠狠一顫,全身的陽莽背火衣火勢削弱了一半。
  第二個呼吸。
  二指!
  老者反應過來,大吼一聲,陽莽背火衣再度熊熊燃燒起來。
  但劍光再中,陽莽背火衣又遭削弱。
  第三個呼吸。
  三指。
  老者臉色漸白,幾乎要將一口牙咬碎,陽莽背火衣兇猛膨脹起來,宛若火球,之前只是車馬體積,現在卻是大如房屋。
  老者怒吼:“這才是我陽莽背火衣的巔峰狀態!來吧,你攻不破我。”
  剛說完,劍光正中,陽莽背火衣像是一個鼓脹的氣球被戳破,驟然間又到了之前的狀態。
  五指拳心劍越往后,威能越大。
  第四個呼吸,四指!
  老者拼死硬撐,擋下第四劍。他臉色慘白,倒退一大步,陽莽背火衣仿若風中殘燭,只留下薄薄的一層。
  第五個呼吸。
  方源冷笑:“什么火衣,可笑。厲煌,你是在給自己披麻戴孝吧。結束吧,第五劍!”
  老者身心狂震,眼眸中被驚恐充滿:“不,薄青,你休想殺死我!”
  火焰再燃,他分化成數十個人影,向四面八方暴射而去。
  方源不管不顧,一頭沖出漏洞,逃到光陰長河中去。
  他剛剛飛出來,宙道大陣就變得面目前非,之前的漏洞迅消弭,再度成為一個密不可分的整體,牢牢將內部空間禁錮。
  但方源已經逃出去,宙道仙陣內是死一般的沉寂。
  操縱大陣的中洲蠱仙們,皆是目瞪口呆。
  火焰分身靜靜地消散,只留下威猛老者的本體。
  此刻的他臉上一陣青一陣白,憤怒、后怕、羞愧、仇恨、殺意種種情緒充斥他的內心,像是一團亂麻,將他的神情扭曲成猙獰的恐怖模樣。
  忽然,老者仰頭咆哮。
  “根、根本就沒有第五劍!”
  “方源!!”
  “你騙我!!!”
  ps:心中忽然有了一個靈感,是關于威猛老者厲煌的故事。我會專門給他寫一個小傳,到微信公眾號蠱真人上,不是今天就是明天,算是番外吧,可以輔助閱讀。8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