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616 飛刃攝敵

一番苦戰,斗智斗力,方源終于突破天庭的埋伏,逃進光陰長河之中。塵?緣?文×學↑網
  一出大陣,方源就感覺到維持逆流護身印艱難了數倍,他連忙停用此招,換成宙道殺招冬裘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見面曾相識!
  下一刻,方源變作了太古年獸。
  因為是在光陰長河中變化,變化道也受到大環境的壓制。雖然成功催動了此招,但是仙元的消耗是正常情況下的數十倍!
  幸好見面曾相識的核心,乃是態度蠱,只需消耗心力。因此整體上,見面曾相識對于仙元的消耗并不多,方源還勉強能夠承受。
  撲通。
  方源變作一條太古年蛇,鉆入光陰長河中,迅游走。
  “終于是突出重圍,撞破了宙道大陣。”方源心中一陣慶幸。
  剛剛的情況,非常危險,時間拖得越久,天庭的防守就越加嚴密,方源生還的可能性就越低。
  這一次能夠突圍,有兩大因素最為重要。
  先是方源借助宙道分身利用智慧光暈,勘破了宙道大陣。利用智慧光暈,方源的智道水準,遠天庭一方的想象,這才打了對方一個猝不及防。
  其次是五指拳心劍。方源修為達到八轉,有了自己的白荔仙元之后,就能夠運用慧劍仙蠱。這只仙蠱本來就是五指拳心劍的核心之一,因此方源能夠將五指拳心劍推上第四劍。這是目前的能力極限,要出第五劍,方源還需要其他的核心劍道仙蠱。
  “八轉仙元消耗很多了。”方源視察仙竅,仙元儲備已經降低到了警戒線附近。
  盡管方源的至尊仙竅,時間流快,積攢出白荔仙元的效率很高。但是此番接連大戰,尤其是剛剛一戰,和威猛老者厲煌苦戰,突破天庭的宙道大陣,消耗極多。
  “先撤為妙!”這種情況下,方源腦海中只有這個念頭。
  這是最明智的抉擇,死磕下去,絕對是愚蠢的。
  “方源,哪里走!”背后忽然傳出吼聲。
  方源轉頭一看,頓時心頭一跳。
  只見三座仙蠱屋,聯袂追來,氣勢洶洶。
  左邊那座,便是恒舟,船樓高聳,乘風破浪。甲板上,八轉蠱仙清夜,七轉蠱仙四旬子等人眾志成城,正氣凜然。
  中間這座,乃是三秋黃鶴臺。清秀飄逸,橙黃的屋檐飛角,如鶴展翅。仙蠱屋表明又時刻籠罩著三層秋日的光暈,玄妙非凡。
  右邊那座,則是鯊流撬。巨撬雪白如玉,站著一位八轉蠱仙,身著湛藍星甲,容貌粗獷。撬前有著七頭巨鯊,森白鋸齒,拖拽著巨撬,奔襲如飛。
  “三座七轉仙蠱屋,至少三位八轉蠱仙,七轉強者數量不明……”方源一顆心不斷地往下沉。這一刻,他徹底感受到了天庭要鏟除他的巨大決心!
  方源盡管變作太古年蛇,但度不成。這一次仙蠱屋雛形也毀了,令他難以隱藏。
  雙方距離不斷縮短,三座仙蠱屋各有攻勢,遙遙擊來。
  方源催動秋毫殺招,背后猶如長著眼睛,靈活躲閃。
  實在躲閃不開,就用冬裘殺招硬抗。
  冬裘殺招在光陰長河的增幅下,還要計算上方源一身宙道道痕,表現出驚人的防御威能,雖不及逆流護身印的巧妙,但也能和其媲美。
  “這樣下去,可不妙!”局勢不斷惡化,方源苦思對策。
  落魄印醞釀的時間有些長,放在光陰長河中,會更甚一籌,并且威能還要受到削減。再加上天庭一方定然是滿心戒備,指望落魄印改變局勢,希望不大。
  萬我、萬蛟、力道大手印、閻帝等等,亦是如此。
  方源可以依仗的,唯有春剪、夏扇等宙道手段了。
  但是追殺方源的這三座仙蠱屋,一個個堅如堡壘,春剪、夏扇一時間都奈何不得。
  糾纏中,方源仙元儲備迅下降,情勢越來越危險。
  天庭一方一路追殺方源,士氣如虹,神情振奮。
  忽然,前方的河面上,生異變,出現了一道道的巨大噴泉。
  “糟糕,這是突泉河段!”
  “這魔頭精通運道,運勢驚人,極難斬殺。果不其然,在這里出現了變故!”
  “都跟上,絕不能讓他逃了。”
  天庭一方紛紛大吼,臉上均流露出緊張神色。
  方源一頭扎進突泉河段之中。
  突泉非常危險,有著宙道威能。規模若大一些,完全能夠危急八轉蠱仙的性命。
  尋常時候,方源定是避之不及,但這個時候,突泉河段卻成了他逃生的希望。
  太古年蛇在河中蜿蜒游走,突泉在方源的身邊一次次爆,帶給他的實際干擾并不多。
  方源擁有察運仙蠱,至尊仙體道痕又不互斥,他可以明顯地感受到,自己的運勢在不斷地劇烈下滑。
  運道平時不顯威能,這一刻終于展現出了玄妙。
  天庭一方的三座仙蠱屋,追擊的極其辛苦。
  剛進入突泉河段,恒舟和三秋黃鶴臺就幾乎同時中招,被突泉頂飛上去。
  好不容易俯沖下來,鯊流撬也跟著中招。
  方源遇到的往往都是六轉層次、七轉層次的中小型突泉,天庭一方卻是連連遭遇八轉層次的大突泉。
  方源雖然磕磕碰碰,多少被突泉干擾,但天庭一方卻是像虛弱的病人來攀登崇山峻嶺。兩者之間的遭遇,形成明顯的對比,讓天庭蠱仙幾乎臉色如鍋底般黑,心口煩悶,幾乎氣得要吐血。
  “看來這一次,鳳九歌并不在追殺的隊伍里。”方源心中漸漸了然。
  瑯琊攻防戰,方源見識到了鳳九歌的運勢,十分強勁,自己都壓制不了他。
  若是他在這里,天庭一方的遭遇就絕不會如此狼狽。
  一路有驚無險,方源沖出突泉河段。
  在他身后,鯊流撬、三秋黃鶴臺已經被他甩得遠遠,唯有恒舟勉強跟得上,不久也沖出了突泉河段。
  沒有了阻礙,恒舟度暴漲,迅拉近和方源的距離。
  “這樣下去根本走不脫!”方源眼中閃過一抹電芒,決心一定,忽然停下轉身對戰。
  見方源不逃,恒舟上一干蠱仙均是大喜過望,但下一刻他們又露出滿臉的警惕戒備之色。
  旬果子更是叫道:“大家小心,魔頭不退而戰,定然是有什么陰謀手段!”
  她話語剛落,方源的殺招已經催動出來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光陰飛刃!
  這一招還只是七轉層次,但受到方源一身宙道道痕的增幅,威能爆照上百倍,同時又在光陰長河之中,立刻飆升到近乎八轉的層次。
  一瞬間,為的八轉蠱仙清夜感受到致命的威脅,渾身上下汗毛炸立,心臟狠狠收縮,連忙躲閃!
  但光陰飛刃的度之快,比五指拳心劍還要更勝一籌,方源剛剛出,飛刃已經來到清夜的面前。
  恒舟上當然有著防御,但光陰飛刃如透薄紙也似,輕易洞穿!
  “這一招不是早已經失傳了嗎?他怎么會這一招!難道我要死在這里?!”剎那間,清夜滿臉驚駭之色,陷入到深深的絕望當中。
  “讓我來!”危難關頭,旬果子挺身而出,站到清夜面前。
  呃!
  旬果子渾身劇烈一顫,被光陰飛刃射中,雙眼瞪大無關,撲通一下栽倒在甲板上。
  “呼呼呼!”清夜大喘粗氣,滿身冷汗,僥幸拾得一命。
  “旬果子仙友……”清夜臉色蒼白,流露出深切的感動之色。
  其余三旬子相互對視一眼,神情從容淡定。
  他們覺得:旬果子以身擋刃,替清夜去死,換得這位八轉蠱仙好大的人情,絕對有賺無賠。
  “清夜大人,無須介懷。我等擁有獨到手段,可以將四妹再次復活。”上旬子微笑道,故意示以真誠。
  哪知清夜卻緩緩搖頭,面色沉重至極地道:“你們的手段,我多少能揣測一些奧妙。恐怕這次你們的殺招要無效了。”
  三旬子驚愕,急問:“大人何意?還請詳說。”
  “這是薄家的殺招,當年令整個中洲膽寒,名為光陰飛刃。”清夜說著,神情復雜,難掩余悸。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“竟是此招!”
  三旬子紛紛臉色劇變,一個個渾身顫抖起來,驚慌失措,再無之前的云淡風輕。
  “不,不可能,這一招不是明明已經失傳了?”上旬子搖頭不止,不相信清夜的話。
  “但事實就是如此,停止追擊。”清夜深呼吸一口氣,面色慘然。
  “大人!”其余七轉蠱仙頓時大叫,明明方源就在眼前,這次多好的機會,殺了這魔頭,可是潑天的大功勞!反之,若是放走了他,眾仙身上的罪責也絕對不小。
  但清夜卻是決心已定。
  “三座仙蠱屋中,恒舟度最快,但防御較為薄弱。你們也看到了,抵御不住方源的光陰飛刃!”
  “我們追下去,只會讓方源一一點殺了我們,反倒是將恒舟送給他去。還有一點,我的仙竅已是空竅,但你們卻有著一身積累,萬萬不能滋養了魔頭。”
  若是此刻,除了恒舟之外,還有另外的仙蠱屋,清夜或許還會繼續追殺。
  但現在這種情況,追殺上去,根本沒有一絲勝利的希望。
  ps:今天的微·信·公·眾·號上,會有一篇番外,名為劍下敗將——厲煌傳。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