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625 血仇

九轉殺招天相內部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方源的意志,宛若蛟龍騰飛,盤旋于空,隨后狠狠地俯沖下去。
  轟隆!
  方源意志宛若流星隕落,重重地撞在底下的意志海洋當中,一時間大量的意志迸濺毀滅。
  然而,這片意志的海洋實在是遼闊深邃,方源這一擊所摧毀的,不過是總體的九牛一毛而已。
  “我雖然是搶奪成功,霸占了殺招中樞,但這里面卻充斥著五相及其后代的意志。只有當我將這些意志剿除干凈,才能真正催動起這記九轉殺招。”
  這片意志的規模,著實龐巨。更麻煩的是,這些意志受到九轉殺招的影響,變得宛若石頭般堅固。方源要剿除它,很多巧妙的手段都沒有效果。在九轉殺招的影響下,方源能用得上的乏善可陳。
  方源忽然念頭一轉,一股全新的意志蜂擁而入。
  刷刷刷!
  意志凝聚成劍,萬千把意志長劍宛若暴雨傾瀉而下,射在意志海洋上面,旋即打出無數的坑洞來。
  不一會兒,這片意志海洋就被削弱了一層下去。
  和之前的意志蛟龍的戰果對比起來,這場意志劍雨簡直是好得驚人。
  方源見此,不禁暗自感嘆一聲:“不愧是八轉仙蠱慧劍!”
  他如今是八轉修為,便能催動此蠱。此蠱雖是劍道仙蠱,但和智道關系極其緊密。
  方源以之為核心,推算出一招相當簡略的仙家手段,可以催出大量的劍意。
  運用這些劍意沖刷意志海洋的效果,是方源屢屢嘗試以來最佳的。
  只是如此一來,方源投入就上漲了許多倍數。畢竟慧劍仙蠱乃是八轉,催動它需要消耗白荔仙元。而仙道殺招更要加劇仙元的耗費。
  但這種耗費,方源經過推算,現還是能夠接受的。
  畢竟他的后勤非常強大,仙竅經營可謂紅紅火火。
  光陰長河突圍戰,方源雖然逃出生天,挫敗了天庭的剿殺計劃,但是他也損失很大。尤其是仙蠱屋雛形的毀滅,令他到現在都為之心痛。
  這座仙蠱屋雛形,乃是方源俘虜了諸多南疆蠱仙之后,獲得了他們的仙蠱,又和南疆正道之間進行了許多次的談判、交易、勒索,這才好不容易換來仙蠱,組合而成。
  這當中凝聚了方源相當巨大的心血,耗費了他大量的精力,但現在都化為了泡影。
  “希望這記天相殺招,能夠幫助到我罷。”
  方源對天相殺招報以相當巨大的期待。
  換做尋常的殺招,方源興許能夠偵查內里,推算出具體的威能。但這記殺招高達九轉,層次太高,不是方源能夠看得懂的。
  這是盜天魔尊的手筆,他擅長宇道、偷道,即便此招不是用來攻伐,也一定效果絕倫。
  雖然盜天魔尊始終沒有明說,此招的威能究竟是什么,但方源也可以從其他方面推測。
  比如影宗的態度。
  影宗的硯石老人就特意幫助白凝冰,扶持她,主要目的就是圖謀天相。
  “硯石老人同樣是智道大能,恐怕是他推測出了什么,這個天相殺招一定對影宗大有幫助。”
  方源乃是當今的影宗之主,這個天相殺招自然對他也會有巨大的助益。
  除了剿滅殺招內的意志海洋外,方源還同時著手,破解五相封印,將山巔的仙蠱屋,以及這片五相公共洞天置于自己的掌控當中。
  這處洞天千年才開啟一次,資源相當的豐富。戚家蠱仙臨走前忙著逃命,所以無心搜刮,這些都將成為方源的修行資糧。
  轟——!
  巨大的爆炸,把白凝冰炸得四分五裂。
  但下一刻,她化身的白相又再度聚攏起來,沖向戚家蠱仙。
  戚家蠱仙面色相當難看,充分體會到了白相殺招的恐怖!
  白凝冰有此招傍身,幾乎就是不死之身。當然她此刻一敵眾,并非是她一人之力,影無邪、黑樓蘭也在幕后幫她。
  方源雖然是令白凝冰追殺戚家蠱仙,但亦知道她的能力有大小。別的不說,最關鍵的仙道戰場殺招就沒有。
  方源早就布置了仙陣,埋伏起來。自從上次他成功俘虜南疆正道之后,就對這個手段十分喜愛。
  戚家蠱仙進來之后,立即被仙陣拘束住自由,暫時無法外出,只得和白凝冰纏斗。
  “啊——!”一聲慘叫,戚家蠱仙中最近成仙的那位,遭到白凝冰的致命打擊,當場戰死。
  “該我了。”影無邪早已準備妥當,此刻立即出手,將戚家蠱仙的魂魄拘攝到陣中去。
  剩余的戚家蠱仙怒極咆哮,激烈反擊。
  白凝冰被再次打成碎片,幾個呼吸之后,她再度重生,呈現完整狀態的白相。
  戚家蠱仙雖然人數眾多,戰力也十分雄厚,但此刻都不免流露出絕望的神色。
  因為他們都知道,白凝冰根本殺不了,又中了埋伏暫時出不去,這樣打下去,遲早要被她拖累死。
  “怎么辦?”
  “白凝冰實在難纏,更關鍵的是,方源太過陰險,居然將這大陣埋在我大本營氣海洞天的門口附近!”
  戚家蠱仙一路上都十分謹慎,結果剛要回到大本營,就全被逮住了。
  他們并不知曉,方源早已經殺了戚災。戚災雖然沒有進去過五相洞天,但氣海洞天的情況他是相當清楚的。
  這氣海洞天乃是當初氣相的仙竅,落到白天中后,就無法挪移了,一直停留在原處。
  方源正是依靠這個情報,才將仙陣暗中鋪設下來,最終算計到了戚家一伙人。
  “這么下去,我們必敗無疑啊!”
  “拖!我就不信她的白相殺招如此威能,就沒有一丁點的代價或者后遺癥?”
  “你們別忘了方源,他要是趕過來,這里又不是仙蠱屋大殿,再沒有五相的封印可以制約他了。”
  “這仙陣我們暫且無法突破,只有讓戚平素出來,與我們里應外合,方能最快地攻破此陣。”
  “不妥!戚平素乃是我們留守在大本營的唯一人手,他要是出來,必定要開啟門戶,這就給了影宗可趁之機。”
  “說不得方源早已潛伏在旁,專等著洞天門戶大開,好讓他突破進去呢!”
  方源其實壓根就沒有來。
  但他的恐怖和狡詐,早已經深入人心,讓戚家蠱仙此刻都飽受壓力,慌亂無措起來。
  與此同時。
  中洲的某個角落里,一位青年男子靜靜地站著,看著眼前的仙蠱。
  這位青年男子的面色頗為滄桑成熟,顯露出他曾經坎坷的生命歷程。
  不是別人,正是古月方正。
  古月方正原本要被仙鶴門處死,但被方源留了一手,偽裝死亡,令他在瑯琊福地生活。
  古月方正在充斥毛民的環境中,飽受排擠,又長期經歷戰亂,朝不保夕,有時候還有生死一線的險境。
  如此種種,已經令他今非昔比,真正成熟。
  后來,天庭入侵瑯琊福地,古月方正因為特殊的身份,就被鳳九歌救走。
  救走之后的古月方正,最終回到了中洲。
  “如果我沒有猜錯,這是一只血道仙蠱吧?”古月方正望著眼前的蠱仙,嘴角流露出一絲譏諷的笑意,“你想我晉升血道,成為魔道蠱仙,來對付古月方源?這就是你們仙鶴門的正道做派嗎?”
  仙鶴門六轉蠱仙樊西流微微蹙眉,笑了一聲道:“任何的力量,用之正則為正,用之惡則為惡。這個道理,你還不明白嗎?就好比我修行毒道,完全可以福澤蒼生。你修行血道,同樣也可以。”
  古月方正搖頭:“我修行血道,只不過是更有利于對付方源罷了。畢竟我和他乃是血親!”
  方源雖然擁有至尊仙體,但宙道分身仍舊和古月方正有著血脈聯系。
  樊西流點頭道:“的確是有這樣的原因。但你不想報仇嗎?畢竟他屠殺了古月山寨的所有族人啊。”
  古月方正長嘆一口氣,尚顯年輕的面龐卻面露滄桑的蕭索之色。
  “這么多年過去了,說實話,我雖然仍舊恨他,但我也理解了他。”
  “我回想過,小時候的我很幼稚,懵懂無知,方源給過我許多的照顧。反倒是我的舅父舅母,卻是拿我當做棋子利用。讓我給這樣的人報仇嗎?我并不甘愿。”
  “當然,族長、古月青書都相當的照顧我,栽培我,給他們報仇雪恨,我是愿意的。”
  “但我終是累了……唉,你殺我我殺你,總是這樣回環往復……我不想報仇了。”
  樊西流面色不變:“看來這些年,你的確經歷了很多。”
  古月方正抬眼看他,嘴角的嘲諷之意越濃重:“諷刺的是,當我想要報仇的時候,我的門派不支持我,甚至想要除掉我。當我不想報仇的時候,他們卻救回了我,支持我去復仇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古月方正看向血道仙蠱,目光幽幽:“并且我知道,我別無選擇,只有接受。”
  樊西流再次打量一番古月方正,眼中異色一閃即逝,輕笑道:“你這樣實話實說,真的好嗎?”
  “沒有什么好不好。我知道的,依憑你的手段,我心中所思所想能瞞得過你嗎?”說著,古月方正伸出手來,輕輕地握住那只血道仙蠱,又問,“此蠱何名?”
  “血仇。”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