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630 聯手壓制

方正福地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宇道、宙道的資源都超出正常水準,這是上等福地。
  福地中的地貌,以平原為主,但每隔一段距離,就會有數座山巒突兀地矗立著。
  方正此刻的注意力都一處山谷中。
  山谷怪石嶙峋,里面一片血紅之色。深入進去就會發現,山谷中已經種植了大片的血花樹。
  這種樹足有數萬棵,和尋常樹木不同,它是先結果后開花。結出的果實如嬰孩般拳頭大小,飽滿圓潤。開花只是一瞬間的事情,整個果殼會陡然炸裂開來,迸發出一朵紅白相間的巨大花朵。花朵以白色為底,但以花心為中點,會有血液飛濺的顏色。每一朵血花的顏色、形狀都不相同。
  在中洲,曾經有一段時間,有大批的蠱師豢養這種血花樹,每當花開時節,都是一場盛景。當時甚至還有大型的慶典,吸引遠近的蠱師前來觀賞。只是到了后來,血道開創,荼毒世間,血花樹作為血道中的基礎蠱材,才逐漸被禁止栽種。
  方正手中的這些血花樹,當然是仙鶴門提供的。更準確的說,是由樊西流的個人名義來提供。
  這是正道的把戲,方正如今已見怪不怪,習以為常。
  在當今五域,血道被各大正道明令禁止,但諷刺的是,真正暗中大肆鉆研血道的,都是這些名門正派。
  “這些血花樹都是凡級蠱材,但只要數量上超過一定的規模,就能堆疊使用,類比仙材。這是血道最獨特的優勢!”
  “我掌握的這些血花樹,也可以看做是一項仙材了。”
  “只是如今,我已經擁有六轉血道仙蠱冷血和血仇,需要的卻是凡級血蠱輔助,從而形成仙道殺招。”
  方正心中明白,他接下來的修行重點,就是煉制血道凡蠱,然后通過樊西流的傳授,練習血道的仙級殺招。
  還有就是他升仙不久,空竅和仙竅之間有著極大的差別,這點他需要時間來適應。
  瀏覽一陣,方正便抽心神,到現實當中。
  瀏覽自家仙竅時的淡淡成就和欣慰的感覺,頓時消散不見,涌上心頭的是若隱若無的壓抑。
  “方源”一到現實,方正就不可避免地想起他的哥哥。
  這些天來,他不只是升仙,還從樊西流那里得到了方源的情報。這些情報可比外界都要詳盡得多,源頭來自于天庭。
  方正由此得知方源的近況,至于方源并沒有死亡的事實,他早在剛剛被救中洲后就得知了。很奇怪的是,當他得知這個事實的時候,心中并無一絲被蒙騙的憤怒。
  反而,隨著他近來知道的越來越多,他的心中卻越發傷感起來。
  “原來,我從未真正了解過你方源。”
  “天外之魔春秋蟬八轉修為”
  了解的越深刻,方正就越發感受到自己的渺小,真正感受到方源的恐怖和強大!
  想到他今后必須面對這樣的敵人,他心中自然壓抑,甚至還有一絲的絕望。
  他正視內心深處的絕望。
  他從不否認,也并未逃避。
  人常言,初生牛犢不怕虎,年輕的時候天不怕地不怕,有著一種沖勁。但真正當一個人經足夠后,就會發現自己的恐懼。原來老虎是能吃人的,老虎的爪子能輕易地抓破牛皮,原來自己的力氣、自己的牛角并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強。
  想象都是美好的,只有和現實進行充分的對撞之后,才能感受到痛苦,并從痛苦中清晰地認識這個世界,以及自己。
  “當我是一位五轉蠱師的時候,我在瑯琊福地,夾雜在毛民三國的紛爭中,顛沛流離。”
  “如今我成為蠱仙,則夾在方源和天庭之間,成為天庭的棋子。我的實力變得遠超之前,可惜處境卻更加身不由己,危機更大,稍有不妙恐怕就會身死道消了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方正不禁苦笑連連。
  到了現在,他也不知道自家有著什么樣的價值,能夠被天庭如此看重。
  很快,他又聯想到了趙憐云。
  他升仙之后,獲得了一些賀禮。這是五域都有的習俗。每當一位蠱師成功升仙,他(她)的親朋好友,交好勢力等等都會送上賀禮。
  方正的賀禮,大多數來源于仙鶴門,所以趙憐云的這一份,就顯得相當獨特。
  從仙鶴門的情報渠道中,方正對趙憐云的了解也很全面。
  “你也是天外之魔,只不過并不完整。”
  “你如此主動聯絡,是想和我聯手,對付方源么”
  趙憐云的賀禮中,夾雜著一份信箋,信中釋放了趙憐云的善意,但并未多說什么。方正卻從中品味出了趙憐云的來意。
  趙憐云的賀禮是一份血玲瓏的栽培之法,極其適合方正。她在信中更闡述了自己對蠱仙修行的心得,其中有一段話令方正很是在意。
  “蠱仙修行,戰斗乃是霸道,經營仙竅則是王道,兩者相輔相成,缺一不可。戰力不足,沒有霸道,仙竅經營得再好,也只會被人欺辱,辛苦所得淪為他人的戰利品。反之戰力強盛,仙竅底蘊不足,便仿佛是熊熊燃燒的篝火,只能強盛一時,等到木柴燒盡,就是一片煙火而已。”
  方正微微點頭,暗中對自己道:“除了這段話,還有關于災劫的敘述,都是真知灼見。可見趙憐云此人的確是誠意十足。可惜啊,我本想與之會面一次,但仙鶴門卻不允許,真是遺憾!你說是不是這樣,方源?”
  說到這里,方正目光微微一滯。
  在早年修行的時候,他有師父天鶴上人作伴,瑯琊福地的時候,他和方源假意為伍。直到被救中洲,這才孤身一人。
  不知不覺間,方正已經習慣于有人陪伴。
  “缺少了你,的確有點不大習慣呢”方正搖頭苦笑,一股難以言喻的孤獨,彌漫在心中。
  天庭。
  紫薇仙子欣慰一笑:“方正已經成為蠱仙,但還需要將修為提升上去,才能對方源起到更大的克制作用。”
  趙憐云的心思,紫薇仙子也心知肚明。畢竟馬鴻運雖死,但他的魂魄卻仍舊被方源拘拿在手中。
  紫薇仙子眉頭微鎖:“真正的麻煩還在于方源本身。”
  自從方源在光陰長河中突破了重圍,就銷聲匿跡,再沒有公開現身過。
  紫薇仙子倒寧愿他四處搶掠,搜刮資源。如此一來,方源留下的線索越多,她就越能夠推算出有價值的東西,甚至還能突破方源本身的智道防御。
  在紫薇仙子看來,方源的確是戰力強大,但更令人忌憚的是他的經營手腕。每當他隱忍一段時間之后,展現出來的實力往往都會有突飛勐進,進步的程度更常常令人咋舌震驚。
  這正是他擅長經營的效果。
  也只有堅厚的基礎,才能支撐著他強大恐怖的戰力。
  “如今,魔尊幽魂已經漸漸支撐不住,搜魂出來的情報越來越多,也越加核心。”
  “光陰長河中,宙道仙蠱屋已然修復,再次達到四座。之前的宙道大陣,還需要改良。”
  “與此同時,也不能令方源太過舒服,是應該聯絡一下武庸了。”
  數天之后。
  狂風驟起。
  方源勐一推掌,強勁的殺招就順著敞開的門戶,灌入到樓蘭福地中去。
  黑樓蘭面對的災劫頓時分崩瓦解,陡然潰散。
  黑樓蘭眼皮子微微一顫,旋即面色平靜下來。她站在自家仙竅中,對門外的方源拱手道謝。
  “不用客氣。”方源掃視了一眼樓蘭福地,樓蘭福地比較貧瘠,和至尊仙竅完全不能相比。黑樓蘭的資質雖高,但一直以來都未有好好地經營過仙竅。
  但這點正合方源心意。
  修行資源他可以提供給黑樓蘭,黑樓蘭在這方面依賴他,也是對黑樓蘭本身的一種掌控。
  事實上,影無邪、白凝冰等人的情況亦大致相同。
  “快離開這里吧,我的智道手段只能防備一時,而且每次渡劫都會大大影響我的手段。”方源催促道。
  “嗯。”黑樓蘭點頭,不敢大意,連忙收起福地,鉆入至尊仙竅中。
  方源利用定仙游,立即撤離,讓全力趕來的武庸等人撲了一個空。
  “該死!又讓他逃了。”
  “這種殘存的氣息,又是有人渡劫啊”
  南疆蠱仙們臉色不佳,有的憤怒,有的沉默,有的則浮現出一絲恐懼。
  “這已經是第四起了很明顯方源正在幫助他的走狗們進行渡劫,迅速增長修為。要讓他這么下去的話,可就不妙了。”
  武庸面色如鐵,眼中閃過一抹寒芒,他緩緩地道:“方源擁有定仙游,逃得極快,我們只有大肆鋪陳烽火臺,同時在寶黃天中齊心協力,遏制他的生意,削弱他的收益。久而久之,才能積累出優勢。”
  氣海洞天中翠光一閃,方源憑空出現。
  “暫時安全了。”
  “開始從寶黃天上全面遏制我的生意了么”方源冷笑。
  他的確感受到了壓力,但他最近侵吞了五相公共洞天,還有氣海洞天,得到大量資源,就算遭受了壓制,也無傷大局。
  不過這明顯是天庭、南疆聯盟一起合作的結果,放任下去,時間一長,方源也承受不住。
  他從南疆蠱仙俘虜身上,得到了許許多多的修行資源,但南疆正道也清楚這點,所以大部分的貿易都遭到了相當精準的阻擊。
  “看來得想想辦法了。”方源眼中閃過思慮的光。(未完待續)r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