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0)     

蠱真人635 挑選任務

島嶼雖小,但是蘊藏著的修行資源卻不少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這種密度、儲量顯然是人為栽培。
  方源在內的八位蠱仙一番搜刮后,又進行了分配。方源扮演的乃是楚瀛,變化道的蠱仙,因此收獲了不少變化道的仙材。
  但因為變化道以一道映射萬道,這類仙材種類繁多,包含廣闊。比如魂獸的魂核,本身是魂道的仙材,但若是有變化道的蠱仙專門變作魂獸的話,那么魂核也能算是變化道修行的資源了。
  方源以變化道為遮掩,從中重點收取了許多宙道仙材。
  曾落子狀似隨意地道:“楚瀛仙友難道有宙道的變化嗎?怎么在外界幻境的時候,不見你用?”
  方源便笑:“我這是討巧了。諸位想必都知道方源那魔頭吧。這些宙道仙材可以在寶黃天中,換取不少好東西呢。畢竟我若是和諸位競爭,未免也傷了和氣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。楚瀛仙友好想法,我怎么就沒想到呢。”土頭馱大笑起來。
  曾落子眼中精芒一閃,不再言語。
  經過外界那一場幻境的驚嚇之后,蠱仙們的心情振奮好轉起來,畢竟這些收獲可是不菲的。
  尤其是廟明神并未偏袒自己,平均分配,使得隊伍中的氛圍相當融洽。
  半天之后,群仙再次齊聚在八轉仙蠱屋功德方尖碑前。
  “按照功德碑上的記載,這些資源應當都是樂土仙尊當年布置下來,為了就是讓不愿意接受任務的蠱仙也不白來一趟。樂土仙尊真是好心腸啊!”童畫感慨不已。
  鬼七爺沉吟道:“現在我們所有人都出過手,一一試探過,這座小島的確不能強行突破而出。”
  “還有這座功德碑,也不是我們能夠破解得了的。”蜂將接著說。
  群仙一陣沉默。
  樂土仙尊的布置,豈是那么容易破解的?尤其是這些蠱仙,除去方源之外,都只有七轉修為。盡管有一些人乃是七轉中的精英強者,但是面對仙尊的手段,還是太不夠看了。
  “不知廟明神仙友有什么真知灼見呢?”童畫問道。
  廟明神微微搖頭:“我對樂土真傳也是一無所知,和諸位別無差別。在我看來,既然我們不能強行破解了樂土仙尊的布置,無疑就只有兩條路。第一條就是不接受方尖碑的任務,在這座小島上呆足三百天,時限一到,應當就會傳送出去吧。第二條則是按照碑文上的指示去做。”
  群仙面面相覷。
  毫無疑問,小島上的資源都已經被瓜分完畢了,誰想在這里傻傻地待上三百天?
  眾仙因此也都嘗到了甜頭,對于樂土真傳興趣更大了。
  在他們想來,小島上的修行資源只不過是大餐前的開胃小菜,由此更可見樂土真傳的價值。
  “可是要接受任務,必須要得到功德碑的承認。這個過程有些類似于級家族的命牌蠱、魂燈蠱,但更具強大的約束性。若這是一個陷阱的話……”
  “世間之事,向來都是利益和風險具備的。我們此行來探索樂土真傳,不就是來冒險的么?我已決定接受任務。”
  “既然這是樂土仙尊布置下來,應當是沒有問題的。真傳就在眼前,若是在此駐足不前的話,將來恐怕會后悔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番交流下來,在場的八位蠱仙沒有任何一人退縮。
  于是按照碑文上所述,八仙輪流走上前去,將手掌緊貼在功德方尖碑上。
  一陣華光閃過,八仙的姓名就都由全新的碑文顯現而出,在原先的空白地方,形成了一個排名的表單。
  方源的名字赫然在內,不過顯示的乃是“楚瀛”二字。
  這讓方源暗中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這座功德碑他探查過,現是以土道、音道為主,不是他能夠破解得了的。當然,若是強行摧毀,依照方源的戰力也有可能。但這樣做風險太大,不如繼續偽裝下去,和這些人一同探索下去。
  蠱仙世界有著無窮的手段,這座功德碑可是八轉仙蠱屋,又是樂土仙尊的手筆,顯露出蠱仙的真名大有可能。幸好沒有這一層威能,否則方源身份暴露,恐怕要對周圍人痛下殺手了。
  畢竟他的身份太過敏感。難保這些人沒有什么詭異的手段,就算沒有威脅,引來天庭的力量也是極不好的。
  “不摸清楚狀況,還是不要輕易對這些人下手。畢竟這是樂土真傳,他講究的是得饒人處且饒人,是仁慈和寬容。我若是輕易殺戮,恐有不妙的情況生。”
  八仙都已名列功德碑上,便開始研究這些任務。
  碑文記載的任務,只有十個。
  每一個任務,都是言簡意賅,需要蠱仙進行揣摩。
  比如排在第一個的任務——剿除海雕城周圍的水怪。
  水怪和魂獸類似,都是道獸,形態千奇百怪,死后絕大多數的身軀都會消散,只留下水核、魂核。這是仙材,蘊含著豐富的水道、魂道道痕。
  什么層次的水怪,是荒獸還是上古荒獸,并無詳述。
  海雕城?哪里的海雕城,在何處?也無指示。
  剿除水怪還可揣摩一些,但其余的任務就有些千奇百怪。
  比如為魚圓島建設水井,又有為三紋部采集藥材,還有治理元泉、保護商隊、修補大陣等等。
  八仙仰望功德碑,琢磨良久后,曾落子嘆息一聲:“我的信道手段對于這座八轉仙蠱屋根本無用,看來我們選擇什么任務,全憑運氣了。我先來吧,我就選第一個任務剿除水怪了。”
  其他人一陣沉默。
  曾落子雖是這么說,但其實各個任務也有區分。
  按照常理推斷,任務難度越高,獲得的功德應當就越大了。水怪至少是荒獸,剿除水怪顯然是難度頗高的一個任務,對應的功德獎勵應當不俗。
  至于治理元泉、保護商隊等等這些任務,明顯是凡人層次,難度高不過剿除水怪這類的任務。
  曾落子如此選擇,無疑是先搶走了一塊肥肉。隊伍中的氛圍頓時有些改變。
  曾落子沉默不語,其實也有一些緊張。
  這時廟明神點頭,算是答應的意思,然后他道:“你們先選吧,我最后一個。”
  此話一出,蠱仙們看向廟明神的目光,又變了一些。
  廟明神擺手,又道:“諸位不必高看我,我只是覺得樂土仙尊既然做出如此布置,怎可能沒有想到公平二字?這些看似簡單的任務,說不定并不是那么簡單的。”
  對于廟明神的這番推論,群仙中有人微微點頭。
  童畫開口:“那我選擇第二個任務。”
  土頭馱也隨即做出了選擇。
  他們的選擇都和曾落子一致,明顯是看上去就比較困難的任務。
  土頭馱選擇完,還剩下一個任務,比較困難的樣子。其余的任務則都顯得平庸普通。
  而剩下的人中,還有廟明神、方源、鬼七爺這三位七轉。
  “接下來……還請楚瀛仙友選擇吧。”廟明神看了一眼,笑著道。
  蜂將、花蝶女仙站在他的身邊,始終沒有二話。
  “慢著。”鬼七爺這時卻道,“諸位仙友,廟明神大人,實不相瞞,我第一眼時就看上這個任務了。”
  群仙頓時神情各異。
  廟明神轉頭看向鬼七爺,帶著一種愕然、批判的目光。
  但鬼七爺卻不看到,而是目光幽幽,直視方源。
  “這是柿子要撿軟的捏么?”方源心中呵呵一笑,直接開口,“既然鬼七爺能有這樣的眼緣,那就說明這任務和鬼兄你有緣啊,我可不奪人所好。嗯……就選擇第七條吧。”
  眾人視之,只見這第七條任務是去采集海底深處的地溝黑油,這向來是凡人蠱師干的事情。
  廟明神忙道:“楚瀛仙友……”
  “廟兄不必再謙讓了,你有這樣的同伴實在是令人羨煞。這也是你應得的,若非你的緣故,我怎可能進得來這里呢?”方源哈哈一笑。
  鬼七爺看向方源的目光,頓時緩和了許多。
  沒錯,他強要最后一項任務,乃是為了廟明神,并非是為了他自己。
  但也正如方源所說,諸仙能來到此地,關鍵就是廟明神。他這樣的功勞,的確是應得的。
  廟明神還是推辭,但方源一力堅持。
  廟明神無奈,只有接受。
  片刻之后,每個人都選擇了一項任務。功德碑暴射出沖天的光柱,蠱仙們一一步入光柱,被迅傳送出去,當場消失。
  方源只覺視野驟變,再一眨眼,就來到了一處陌生的海島上。
  “我乃是八轉蠱仙,但那功德碑傳送過來毫不費力。它似乎是這座仙竅洞天的核心,大有奧妙,果然不愧是樂土的手筆啊!”
  對于這些任務,他和廟明神有著類似的推測。當然推讓那個任務,并非方源謙讓,其實是對廟明神的試探。
  方源等人走后,只剩下廟明神和鬼七爺。
  “鬼七,你啊……”廟明神嘆息。
  鬼七爺拜道:“還請大人恕罪。”
  “你何罪之有?只是你未免看輕了楚瀛這人。他是第一個在幻境中陣亡的人,你就以為人家的本事不強了。”廟明神搖頭。
  “大人你難道覺得楚瀛深藏不露嗎?”
  廟明神又搖頭:“我也沒有看出什么。他隱藏實力的可能性并不大。只是在這個陌生的環境下,我們還是要先團結起來,盡量避免內斗。”
  “是,在下明白了。”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