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639 方源被救

到了這種深度,海水幾乎是漆黑一片。
  不過在方源的視野中,都是幽綠之色。
  “好,新換來的這只蠱還是蠻有用的,有了它,我就能在深海中勉強視物了。”方源心中微喜。
  深海中情況復雜,很多時候不能盲目地催發光亮,誰也不知道會引來什么樣的獵食者。
  在一片幽綠當中,有著那么幾股深沉的黑色。
  自然是黑油。
  這些黑油相互交錯、糾纏,仿佛是一群怪異的巨蟒。近乎靜止,但仍舊帶給人強烈的視覺沖擊。
  方源深唿吸一口氣,臉頰兩邊的魚鰓不斷翕動,將海水中的空氣過濾進來,供給方源生存。
  沉下心來,方源小心翼翼地接近黑油。他雙手緩緩探出,距離黑油還有一尺距離,便停止下來。
  隨后,他催動蠱蟲。在他的雙手掌心漸漸凝聚出一團明亮的藍光,兩團藍光各呈現一道小小的光柱,照射在黑油上。一點點、一團團的黑油,便順著這兩道微型藍色光柱,汲取而出,統統融入到方源的手掌心中。
  方源的掌心仿佛是兩個無底的小洞,不斷吸收黑油。
  時間緩緩流逝,方源時刻保持著高度的警惕。
  他不僅是對周圍保持著偵查,同時也關注著自家空竅中的真元儲備。
  因為同時催動了數只蠱蟲,方源的真元消耗得并不慢。不久后,就達到了警戒點。
  “是時候收手,到海面上休整了。唉,我的資質不夠,若是有甲等資質,完全可以再支持更長的時間!”
  方源心中暗自可惜,同時果斷地停止催動蠱蟲,積極撤離。
  但就在撤離的最后過程中,意外發生了。
  忽然間,平靜地海水中傳來一股巨力,把方源撞得飛出去。
  “不好,遇到了撞擊海流!”
  方源心中大凜,連忙催動蠱蟲想要逃離險地。
  撞擊海流看上去和普通的海水沒有什么兩樣,但當遇到生命的時候,就會迸發出巨大的撞擊力量。
  砰砰砰!
  方源在逃避的過程中,接連被撞擊海流撞到,渾身骨折四五處,鼻腔、嘴角都溢出鮮血來。
  方源咬牙,雙眼瞪得熘圓,充斥血絲,腦海中思緒狂閃,拼命為自己尋找出路。
  但是他本身就不在最佳狀態,真元消耗了很多,同時這一次的撞擊海流規模很大,方源又能針對的方法,只能憑借運氣來躲閃。
  很快,方源就真元耗盡,被一記撞擊海流撞到了背后的黑油帶上。
  “難道我就要死在這里嗎?”方源無法掙脫,只能坐視自己被黑油牢牢黏住,然后逐漸被蔓延、吞沒。
  真元徹底干涸,好在魚鰓乃是變化流派的蠱蟲所為,還能支撐一些功夫。
  但這已是名副其實的茍延殘喘。
  “這是我生命中的最后時刻了唉,原本還想著盡量采集多一些的黑油,積累財富,去海市上換取方法能夠解決我身上的黑油腐蝕現在好了,我已經不必為此事煩憂了。呵呵呵”
  方源苦笑不已,陷入深深的絕望之中。
  最終,他被黑油徹底覆蓋,身軀逐漸被黑油吞沒。
  “我要死了么”
  死亡來臨了,方源的心中卻是一片平靜。
  或者更準確地說,是一片的冷漠。
  對于自己的生死,他也非常冷漠。
  “也好死就死吧。”
  “來到這個世界,這么多年,我四處顛沛流離,真的太累太累了。”
  “誰能免死呢?”
  “那就不妨徹底休息一下吧。”
  方源閉上了雙眼。
  也不知過了多久,他竟漸漸又有了一些知覺。
  模模煳煳中,他聽到有人在他身邊說話。
  “圣女大人,您何必出手,救下這么一個凡人蠱師呢?這些年,人族欺負得我們還不夠多么!”
  “沒錯,圣女大人,這種蠱師明顯是采油蠱師,可是這一片的海域乃是我們鮫人的領地。他就是專門盜取我們黑油的海耗子,無恥至極。我們完全可以任由他去死,不必管他。”
  這時,一股清新親和的聲音開口道:“既然碰到了,怎么可以見死不救呢?我知道他是人族,不是鮫人,但他同樣是一條命啊。欺負我們的是人族的大勢力,和他一個孤單影支的人族蠱師沒有關系。他是來盜取我們的黑油,但他一人又能盜取多少呢?冒著這樣巨大的風險,來偷偷采集黑油,可見他本身也是被排擠,處境窘困的人。我們能幫一把,何必吝嗇呢?”
  “圣女大人,你這么心善真的好嗎?”
  “他也不是什么大人物,太卑微,救了他根本沒什么用啊!”
  方源拼盡全力,終于勉強睜開雙眼。
  視野中仍舊一片模煳,他只見得三個人影。
  一白、一藍、一紅。
  人身、魚尾從人影中他能辨別得出,這是三位鮫人。
  鮫人乃是異人的一種,他們天生就能在水中唿吸,自由生存。鮫人親近江河湖湖,最擅長的是水道。不管是男,還是女,都生的十分精致秀美。
  “謝謝謝你們的救命之恩,我會報答你們的。還請問三位恩公尊姓大名。”方源艱難開口,嗓音沙啞,但越說越順。
  但這已經是他目前的能力極限,他的身體太過乏累,一絲力氣都聚攏不起來,能說出這么一番話已經是拼盡全力了。
  “哼。我們不需要你的報。若不是圣女大人堅持,我們是不會救你這個骯臟的人族的。”
  “我們倆的名字你也不需要知曉,不過圣女大人姓謝名晗沫,你可得好好記住,一輩子記住!能被圣女所救,這真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呢。”
  “好了,你們兩個適可而止吧。”當中的白色人影溫柔地嘆息一聲,隨后便對方源道,“你雖然現在非常虛弱,但身上的傷已經被我治好了。你之前似乎被黑油腐蝕著,這樣的傷勢我也不能一次將它治好,不過我留下了一只蠱蟲給你,有了它你就可以自己治療了。”
  說完,白色人影便帶著兩位隨從,慢慢離開,直至完全脫離了方源的視野。
  方源想要開口,但力氣已經耗盡,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極度的疲憊和虛弱,令他的視野再次重歸黑暗。
  以上的一幕幕都是五百年前世的事情了。
  方源的目光重現清明,從憶中脫離而出。
  此刻,他已經率領著小漁村的蠱師們,到了島上。
  這是老村長的一座小屋,一點都不昏暗。
  傍晚時分了,晚霞的光,透過窗戶,照射進來。
  窗外,海鳥在沙灘上空盤旋,發出喳喳的悠長叫聲。
  被意外救下來的鮫人,是一位小姑娘,此刻的她仍處在昏迷當中。被方源救治之后,她原本蒼白的臉色,已經泛出一絲健康的紅潤之色。濃密的睫毛在霞光的照耀下,在臉頰上投下兩團陰影。
  望著這位鮫人小姑娘,方源的目光恍惚了一下。
  現在仔細分辨,小姑娘和方源記憶中的謝晗沫并不相似,容貌上差別很大,雖然兩者同樣都十分的美麗動人。
  “只能算是神似吧。并且”
  并且鮫人小姑娘和謝晗沫之間,還有一個最大的區別,那就是鱗片的顏色。
  鮫人人身魚尾,下半身的鱗片有各種各樣的顏色。藍色、紅色都比較普通,白色、黑色十分罕見。
  白鱗鮫人擁有競爭圣女、圣子的資格,而黑鱗鮫人則被視為詛咒和不詳,一旦出生就要被絞死、扼殺,更常常是親身父母出手。
  謝晗沫乃是白鱗鮫人,是鮫人一族的圣女。而這位鮫人小姑娘是藍色的魚鱗,在鮫人的風俗中,十分普通平凡。
  “楚大師。”這個時候,老村長和中年蠱師來到了小屋門口。
  方源微微點頭之后,他們倆這才輕輕走了進來。
  從海底采集黑油來,不管是老村長,還是中年蠱師看向方源的目光,都帶著極度的尊敬。
  一方面是方源深不可測的實力,另一方面則是方源帶給他們的好處。水殼蠱有多么實用,這一次采油的蠱師們都深有體會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到之后,方源開口允諾下來,他還要設計出一種蠱蟲送給他們,這種蠱蟲會在采油這一塊,帶給他們極大的幫助。
  “楚大師,飯菜都已經準備好了。您是不是”老村長笑著道。
  “就由在下來代為照顧,請大師放心。待她蘇醒過來,在下就領著她來拜見您。”中年蠱師接著道。
  方源忘了鮫人小姑娘一眼,緩緩搖頭,隨后他轉身走出小屋:“不必讓她來見我了,等她蘇醒過來,就叫她離開吧。這雖然是我們人族的地盤,她前來采集黑油,算得上是盜取。但看起來,她也不容易,你們看在我的面上,不妨放她一碼。”
  “楚大師放心,我們絕不會為難她一分一毫的!”
  “是啊,其實這些年來,也有不少鮫人來我們這個小島附近,偷取黑油。我們向來都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畢竟海底地溝有那么多的黑油,我們自己根本采集不完,分出一點來沒有什么關系的。”老村長呵呵笑著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。
  該搜的情報,他都從老村長以及這位鮫人小姑娘的魂魄中搜出來了。
  有一點很有意思。
  在外界,鮫人地位低于人族,雙方之間矛盾重重,時有摩擦。但在這里,鮫人和人族的關系則大為緩和,交流有很多,雙方和平相處,甚至還有大量的通婚現象。
  “看起來,這片洞天既是人族的樂土,也是鮫人的。”(未完待續)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