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641 海市賭石坊

八轉仙蠱屋功德方尖碑前,一只信道凡蠱被方源隨手丟下。塵?緣?文?學?網?
  在這只蠱蟲中,方源坦言相告,將自己之前在小海島處采集黑油的經過,以及對功德榜的驗證,都記錄在了上面。后續若有蠱仙來,必定會得到這個情報。
  這個情報沒有必要藏著掖著。
  一來,這些人早已經有了猜測,二來,這種猜測也很容易驗證。
  與其這樣,反不如在他們沒有驗證之前,讓方源揭露出來。
  “或者更明白點說,這個秘密就不是秘密。樂土仙尊布置這道真傳,恐怕就是有意為之,想要導人向善。”
  這是樂土仙尊的行事風格。
  至此,方源對樂土真傳的真實性,再無一絲懷疑。
  蠱師、蠱仙留下自己的傳承,是這個世界最大的文化特征之一。
  每一個傳承,都充斥著個人的印記,保留著個人的風格,或者帶著強烈的遺愿。
  比如花酒行者的遺藏,他就是為了報復古月山寨,縱然身死,也要復仇。所以他留下的光影,復刻當年古月族長的戰敗,又挖掘地道,最終誘導方源破壞古月山寨的元泉。
  又比如八十八角真陽樓,這是巨陽仙尊遺留下來的運道真傳,主要的目的是為了整個北原的黃金血脈,維持他們的統治,是巨陽仙尊為他的后代謀求福利。
  還有黑凡真傳,黑凡原本打算將自己的衣缽傳給孫女,可惜的是命運差錯,沒有如愿。
  還有影宗真傳,若是魔尊幽魂沒有失敗,沒有被天庭俘虜,這個真傳絕不會有。但事與愿違,他被俘虜,方源走馬上任,為了增強他的實力,從絕境中爭取一線最微弱的希望,這才有了影宗真傳。
  每一道傳承,都不一樣。樂土真傳也和其他真傳大不相同,充滿了一種平和、善意、光明、溫暖。
  “若是哪一天我失敗身死,拼盡全力也無任何希望。那么我也會留下傳承罷。”方源思緒蔓延,他雖是一個天外之魔,但在這里生存、掙扎、奮斗了這么久,早已經融入了這個世界。
  若是他布置出方源真傳,必然是要鼓勵后來者繼續追逐永生。
  時間匆匆流逝,七晃而過。
  在這個期間,方源又做了許多任務,功德榜單上他的名字始終名列前茅。
  嘩嘩嘩
  潮起潮落,腥濕的海風吹拂在臉上,這一次方源來到了海市。
  他接到的任務,就是在這海市上懲治一個奸商。
  海市在東海中十分盛行,按照規模劃分,統共有小型、中型、大型、級海市這四種。若按照時間劃分,又有臨時海市、固定海市之別。
  海市乃是修行物資的集散地、交換地,在這片樂土中,同樣有著海市。
  這是一個位置固定的海市。雖然不是常年開啟,但每年的大半時間都敞開門扉。
  海市的最核心,是一處小島。這座小島有小半年的時間,會被海水淹沒,這也是海市關閉的時間。等到小島顯露出來,海市就處于開啟的狀態。
  在小島之外,還有大量的蠱屋,多是船只模樣,相互之間用甲板、鐵鏈等到鏈接在一起,形成外圍海市。
  走在甲板上,方源周圍都是人流。
  有人族蠱師,也有鮫人。
  鮫人還很多,幾乎占據了一半。這種情況,在五域中可是非常罕見的。畢竟現在是人族為尊,其他的異人都被排擠打壓,幾乎沒有什么生存的空間,夾著尾巴做人。
  “來一來,看一看,這是最上好的水晶珊瑚啊。”
  “蠱屋河車還剩下三座,要購的從!”
  “收購大明泥,有多少收多少”
  吆喝聲、買賣聲、討價還價的聲音,密密匝匝,傳入方源的耳中,別有一番喧嘩和熱鬧。
  大量的蠱師,都在甲板上布置了或大或小的攤子,很少有凡人操持買賣。
  方源越過一座又一座的蠱屋,朝海市最中央的核心小島走去。
  他已經調查出來,這一次任務是要嚴懲奸商,而這個奸商就在中心小島上。
  當然了,完成任務只是方源的次要目的,他最主要的目的則是探聽情報。
  這片海市最靠近鎮魔悔哭海,又集中了大量的蠱師和勢力,方源要探聽有關悔蠱的消息,希望很大。
  雖然來到這里后,過去了這么久,但是方源卻一次都沒有進入過鎮魔悔哭海。
  蠱仙這片樂土中,并無太多的行走自由。
  就像第一次任務,方源只能在小海島周圍逡巡,有一個距離的極限。每一次任務的地點,都有這樣的束縛。
  至于到功德碑前,則很簡單,只需要蠱仙心中連續默念三次“歸”即可。
  從這一點,方源充分感受到了樂土仙尊的手段。哪怕方源底蘊深厚,修為也在八轉層次,但他一直都無法破解樂土仙尊的布置,盡管他從未停止過研究功德碑以及這片樂土。
  除此之外,蠱仙之間的溝通也受到了阻礙。先他們不能溝通寶黃天,也不能聯絡外界。其次,相互之間還不能隨意及時的交流。逼不得已,眾人才想出了在功德碑前丟下信道凡蠱的笨方法。
  “應該就是這里了。”片刻后,方源停下腳步。
  這是一座賭石坊,門上的牌匾寫著金玉屋三個字。
  金玉屋坐落在小島的中心地帶,代表著這片海市的最高規格。不是隨隨便便的蠱師,都能步入海島上來的,這里面就有嚴格的把守。
  當然,凡人的手段怎么可能奈何得了方源呢。
  “看來我不妨也來一場賭石好了。”方源暗中笑了笑。
  要嚴懲奸商,并非是要打殺了他,方源當過一段時間的商人,更親自開過賭石坊,他深深清楚到底要做什么才能讓一個賭石坊的商人心痛。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踏足進去。
  心中的一些記憶,在這一刻忽然升騰起來
  “哈哈哈,誰來跟我對賭?圣女都怕了,你們還敢嗎?”一個壯碩的鮫人在囂張的喊叫著。
  在他的周圍,站著許多的人族蠱師,還有鮫人。絕大多數的鮫人,對他怒目而視,卻只能咬牙切齒。
  “魯達這廝,真是可惡,居然在海市上挑釁圣女大人!”
  “他自己沒有這個膽量,是他背后的寒潮部族族長在為他撐腰呢。”
  “這樣下去可不好,太損圣女大人的威望了,怎么辦?”
  藍鱗、紅鱗兩位侍衛憂心忡忡。
  “有什么關系?”謝晗沫微微而笑,“就要他叫囂好了,聲望損失再多,也動搖不了我的根本。對方使出這樣的法子來挑釁我,正說明他們已經慌了。我們無須下場,只需按部就班,即可獲勝。”
  經她一提點,藍鱗、紅鱗侍衛頓時有一種恍然大悟之感。
  “圣女看得最清楚,說的是啊,魯達就是跳梁的小丑罷了。”
  “只是讓圣女受委屈,我心底還是有些憋屈。我們鮫人中就不能站出一些人來,抗衡魯達么?”
  謝晗沫笑道:“魯達畢竟是四轉的強者,在這片海市中有十多年的威望。沒有鮫人站出來可以理解,我們要寬容才是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一道聲音就響徹全場:“我來和你對賭!”
  是誰?
  敢挑魯達的虎威?
  眾人紛紛側目,只見一位人族蠱師越眾而出。
  謝晗沫楞了一愣,藍鱗、紅鱗侍衛齊聲道:“是我們救下來的那個人族蠱師啊!”
  鮫人蠱師魯達也很意外,他皺起眉頭,盯著方源,沉聲道:“人族蠱師,這是我們鮫人一族的事情,你有必要來趟渾水嗎?”
  “實不相瞞,你們的圣女救過我一命,此次我就來還她的恩情。”方源態度堅決,毫無畏懼地和魯達對視。
  “這小子”
  “也不枉費我們救他了。”
  藍鱗、紅鱗侍衛紛紛點頭。
  謝晗沫卻嘆息一聲:“我們出去,他是局外人,不能讓他白白犧牲。”
  藍鱗、紅鱗大感意外,連忙阻止:“圣女大人,這種情況您剛剛也分析過,可不能隨意現身啊。一旦現身,就中了對方的算計。”
  場中,魯達面露猙獰之色,怒極反笑:“好!人族蠱師,你既然自己找死,那就不要怪我了。賭斗的規矩我已經說的很明白,來吧。我讓你太挑選,看誰賭出來的蠱蟲更佳!”
  “你先選好了。”方源目蘊神芒,從容笑道。
  第一次交鋒十分短暫,以方源的勝利告終。
  第二次交鋒有些漫長,勝利者仍舊是方源。
  “人族蠱師,我小看了你。報上名吧,你有資格讓我記住你的名字。”魯達露出凝重之色,對方源另眼相看。
  “我乃古月方源,你要記好了。賭石坊我可是也開過的呢。”方源忽然聲調一揚,“最后一場了,你請。”
  魯達在沉默中選中一塊石頭,然后他忽然出手,將場中其余的石塊都統統摧毀。
  “你耍賴!”方源變色。
  魯達哈哈大笑:“我耍什么賴?我早已明說過了,對賭的雙方不能對彼此動手,但這不包括這些石頭啊。我現在有石頭,并且可以確信這里藏有蠱蟲。而你兩手空空,所以不管我的蠱蟲是什么,是生是死,你都必敗無疑。小子,你區區三轉修為,就敢來趟渾水,還是在我經營十多年的海市里。呵呵呵,你自裁吧,省得我動手了。”
  方源捏起雙拳,正要拼死反擊。
  “且慢。”聲音傳來,圍觀的人群分開,謝晗沫俏臉寒霜,穩步走入場中。8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