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642 夏琳賭石

心中的憶被方源按下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他步入了金玉屋。
  這座賭石坊算得上高檔了,大廳內展示著數十塊巨石,鎮壓著場面,大廳后是一個個的小隔間,里面解石的蠱蟲一應俱全,滿足客人親手解石的興趣愛好。當然,老資歷的解石蠱師也是配備十足的。
  這些石頭中是否蘊藏蠱蟲,難不倒方源。
  畢竟他已經是蠱仙,用仙家手段偵查出凡蠱并非難事。同樣的,哪怕石頭里封印沉眠的蠱蟲再虛弱,仙家手段也通常能治得好。
  就算治不好,別忘了,方源還是煉道準大宗師。所以,橫掃一切凡石凡蠱,對于方源而言,簡直是掌上觀紋的事情。
  當然,凡石之上還有仙石,更準確地說是仙材。仙蠱封印沉眠之后,會漸漸地在蠱蟲表面,凝聚出相應道痕的某種仙材。要賭這種仙材,絕大多數的仙家手段也要失效。
  方源正要動用手段,來讓這座金玉屋中的奸商學會好好做人,忽然聽到大廳后面有人爭吵的聲音。
  “你耍賴!”鮫人姑娘夏琳高聲呼喊,驚怒交加。
  “我耍賴?呵呵,我耍什么賴?這信道蠱蟲中內容分明,你雖然是還了一些,但還有一大筆沒有還清呢。”站在鮫人姑娘面前的,同樣是鮫人,不過他身材如熊,臉上有一道長長的傷疤,渾身煞氣。
  “你、你、你!”夏琳手指著這位鮫人,眼眶泛紅,“你們無恥!居然篡改契約,我和你們定下的借據,只有一成的利息。現在你們卻偷偷調高了六成!”
  傷疤鮫人的臉色頓時嚴肅起來,用猙獰的目光看著夏琳:“這話可不能亂說啊,小姑娘!你這是要毀我們的名譽,做生意的都在乎這個名。名要毀了,誰還會來我們的店?這里面造成的損失你承擔得起么?”
  “我呸!就算是死,我也要把你們這家黑店的真面目揭露出來。”
  傷疤鮫人話鋒一轉,陰測測地道:“死?真是天真,有時候,生不如死的感覺才更可怕。”
  方源的眼中異色一閃即逝,這個熟悉的聲音,令他想起數月前救下來的鮫人少女。
  她怎么在這里?
  夏琳的淚珠順著臉頰滑落下去。
  在數月前,她唯一的親人爺爺去世。
  鮫人海葬,需要很高的代價。為了海葬她的爺爺,她只有賒借元石。為了還債,她不得不冒險采集黑油,差點死在地溝黑油之中。幸虧遇到方源等人,這才奇跡般地獲救。
  夏琳還從方源那里,獲得了采油蠱,因此采油效率暴漲,很快就因賣油而獲得大量元石。
  她帶著這些元石,來到金玉屋中還債,沒想到這店無恥至極,居然篡改了之前的借條。
  夏琳的心中升騰起一股死意。
  她唯一的親人已經去了,在這世間她是孤苦伶仃的一個人,從小就遭受部族的排擠,人生遇到劇變,她心中充滿了迷茫、灰心,覺得世間蒼白一片,找不到生存下去的樂趣。
  “死有什么可怕的?死了一了百了!”
  念及于此,夏琳嬌喝一聲,猛地出手。
  嘩!
  一聲爆響,激流噴射而出。
  傷疤鮫人萬萬沒有料到會有這樣的情況生,一個二轉的小蠱師居然主動進攻自己這位三轉,同時還在金玉屋自己的地盤上。
  傷疤鮫人被打了個措手不及,被激流狠狠地沖刷出去,一路倒飛,砸倒了兩面墻壁,大量的裝飾瓶罐。
  這個動靜就太大了,原本安安靜靜選石、解石、賭石的蠱師們,紛紛來到大廳。
  大量的目光,投注在夏琳和傷疤鮫人的身上。
  “怎么事?”
  “呵呵,還能怎么事。一定是這金玉屋又施展了手段,坑害無辜了。”
  “小聲點,這金玉屋的主人可是這里的地頭蛇。”
  “聽說金玉屋時常放高利貸,剝削底層蠱師啊。”
  “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這是鮫人內部的事情,和我們人族無關。”
  這時,傷疤鮫人從廢墟中猛地站起:“你好大的膽子,居然真的敢動手,我要讓你生不如死!”
  他大步逼向夏琳,夏琳臉色蒼白,被其氣勢所攝,但雙唇緊抿,咬牙毫不退縮。
  雙方距離迅縮短,正當傷疤鮫人想要出手的時候,忽然一道聲音傳來:“慢!”
  傷疤鮫人動作戛然而止,滿臉的猙獰和怒意也迅收斂起來,對阻止他的人垂手低頭道:“掌柜的,您怎么來了?”
  來者正是金玉屋的主人,一個大腹便便的黃鱗鮫人。
  黃鱗鮫人豎起眉頭,對傷疤鮫人喝道:“你在干什么?想拆了我的店嗎?”
  “掌柜的,是她”
  傷疤鮫人的話還未說完,就被打斷。
  “我交代你多少次了,要和氣生財,和氣生財,懂嗎?”
  “懂,懂。”傷疤鮫人不敢反駁,連忙點頭不已,乖的如同三歲小孩。
  一股寒意頓時彌漫夏琳身心。
  她經歷坎坷,從小就和爺爺相依為命,早已嘗到世間冷暖。
  “能夠讓傷疤鮫人如此垂眉拱手的人,一定更加恐怖!”懷著這樣清醒的認知,夏琳看著黃鱗鮫人笑瞇瞇的神色,心中的警惕已經提升到了極限。
  黃鱗鮫人盯著夏琳好一會兒,這才開口道:“小姑娘,你放心,我是個講道理的人。有我在,保證你的安全,不會讓人動你的。但是我也想請你講講道理。你欠下的債,白紙黑字,還想抵賴不成?”
  一提到這,夏琳頓時氣不打一處來:“你們無恥,私底下篡改借據,原本一成的利息,改成六成。我根本不欠你們任何東西了,我已經都還了。”
  黃鱗鮫人笑容更盛:“小姑娘,沒想到你年紀輕輕,居然演技如此老道。但沒有用!就算你演的再逼真,空口無憑,證明不了什么。反觀我們曾經定下的借據,明明白白,誰對誰錯,一目了然。”
  “你、你、你!”夏琳手指著黃鱗鮫人,氣得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黃鱗鮫人哈哈一笑,擺擺手:“罷了罷了,你這個小姑娘,我也不欺負你這樣的后輩,免得別人亂嚼舌根,說我金玉屋店大欺客。這樣,你再還一半,我就讓你走,所有的欠債一筆勾銷。”
  “我這個已經很有誠意了。你算算看,你若還上了,就只付了三成的利息。這是外面的行情。哪一個錢莊借錢,不是這個程度的利息?你說我們約定的是一成利息?這說出來誰都不會相信吧?你到外面找找看,哪家錢莊只要一成的利?”
  夏琳胸膛上下起伏,氣得眼眶泛紅。
  正是市面上普遍都是三成的利,所以當初夏琳才和這金玉屋借款。沒想到這便宜就是陷阱,令她落入黑店手中。
  見夏琳不說話,黃鱗鮫人又取出一只信道凡蠱:“這是我們之間的借約,你若是當場還了這錢,我就當場將這借約還給你。”
  夏琳微微一愣,旋即冷笑:“我手中可沒有足夠的元石。”
  黃鱗鮫人哈哈一笑,拍掌道:“沒有關系,沒有元石可以用蠱蟲抵債嘛。我知道你手中有一只采油蠱,你把它拿來抵債,這事情就可以了結了。”
  夏琳聽了這話,恍然大悟道:“原來這才是你的真正目的,想要我的采油蠱?哼,這可是五轉蠱,你癡心妄想!就算是我死了,也不會把這蠱交給你。”
  圍觀的蠱師們聽到這番話,頓時騷動起來。
  “采油蠱?我沒有聽錯吧?”
  “就是最近傳瘋了的那種五轉蠱嗎?聽說用它來采集黑油,效率驚人!”
  “何止是驚人,絕對是極品。尤其是采油蠱雖然是五轉,但是消耗的并非真元,而是蠱師的骨髓,所以一轉蠱師都能催動呢!”
  “我卻聽說,前不久有人因為濫用采油蠱,自己被抽死了。”
  “嗨,那是他濫用過量。配備骨道的蠱蟲輔助,采油蠱安全得很!”
  啪啪啪。
  黃鱗鮫人拍手:“小姑娘,你是聰明人,你應該明白懷璧之罪的道理。堂堂的五轉蠱,你一個二轉蠱師怎么能保得住?拿出來吧,不是我來找你麻煩,今后還會有別人的。把它交出來,換今后的穩妥,不是很好嗎?”
  “不好!就算是我死了,也不會交出來給你這種惡心的家伙。”夏琳態度堅決,頑抗到底。
  黃鱗鮫人一陣頭疼。
  奪取他人蠱師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,夏琳只需要一個念頭,就能令蠱蟲自毀。到那時,黃鱗鮫人的企圖就落空了。
  最理想的,當然是讓夏琳主動交出來。
  其次則是運用偷道的手段。
  但偷道蠱師在這片樂土中,根本就沒有啊,只是一個傳說而已。
  而且就算是有偷道蠱師,偷取一只五轉蠱蟲,難度太大了!
  黃鱗鮫人并不慌亂迷茫,他早已謀劃過,估計過這樣的情況。這種時候絕對不能見夏琳逼得太緊,于是黃鱗鮫人干脆自己做出讓步。
  “這樣吧,我給你一次機會,你也給我一次機會。我們不妨賭一次。”
  “賭?”
  “就賭石頭,比開出的蠱。有勝無,優勝劣。三局兩勝。”
  夏琳冷笑:“你這種卑鄙小人,出爾反爾,背地里篡改借約,我怎么信得過你?”
  黃鱗鮫人沉思了一下,忽然一揚手,將那只信道凡蠱拋給了夏琳。
  夏琳接過來,大感意外。
  黃鱗鮫人又道:“我還可以對海神起誓。”
  鮫人和人族不同,他們有種族信仰,信仰海神。以海神的名義起誓,非常莊重,賦有極高的誠意。
  幾乎沒有一個鮫人,不信任海神的。
  黃鱗鮫人又再次誠意滿滿地道:“你還猶豫什么?賭石憑借眼力,但更多憑借運氣。我給你這個機會,你別不知好歹。實話告訴你,這是你今天唯一能走出去的機會,你可要好好把握。”
  黃鱗鮫人軟硬皆施,令夏琳方寸大亂。
  正當她猶豫的時候,忽然聽到一個聲音直接在她心底響起:“不要怕,有我在,和他賭!”
  “楚大師!”一瞬間,夏琳歡喜得差點要尖叫起來。
  方源繼續道:“但是你這賭約要改一改,因為賭約太小。你若信我,咱們就賭個大的!”
  “我信你,大師!”夏琳的應,沒有絲毫的猶豫。
  因為她的命,就是方源救下來的。方源若是要對她不利,根本不必救她。
  “我的命,本來就是楚大師救下來的。若是他要陷害我,那我也認了,大不了就是將這個命還給他就是!”
  想到這里,夏琳在心底應方源:“楚大師,您說怎么做,我都聽您的。”8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  破防盜完美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