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643 幕后黑手

賭石的確是一件看運氣的事情,這一點沒有哪個人能夠否認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不論是蠱師亦或者蠱仙。
  但是黃鱗鮫人卻對自己很有自信。
  因為他早有準備。
  這些年來,他開這家金玉屋,也時常自己賭石。多年下來,他不斷觀摩、揣測、分析,選出了一些石頭,對于這些石頭中的東西,他有很大的把握。
  這些石頭中的東西,當然價值不高,若是價值高,他早就迫不及待地自己先開了,不會留到現在,還留在店里。
  他是在為自己的生意著想。
  這些石頭,十有八九會開出蠱蟲,雖然價值不高,但對于客人們而言,卻是一次次的小刺激。就像是掛鉤上的魚餌,吸引著他們不斷地賭下去,不斷地投入資金。
  黃鱗鮫人清楚地知道這些石頭的擺放位置。有時候他還故意在重要的客人門前,兜售自己的賭石經驗,開了這種石頭,往往開出蠱蟲來,營造出自己在賭石這一塊兒淵博高的形象。
  現在,黃鱗鮫人用這些石頭來和夏琳對賭,把握極大,他深具信心。
  然而第一場,他就品嘗到了失敗的滋味。
  夏琳居然開出了一只三轉蠱蟲,力壓他一頭。
  這是開門紅!
  圍觀的蠱師紛紛驚嘆。
  黃鱗鮫人也目光驚疑不定起來,難道眼前的這個鮫人少女是深藏不露?
  他之前提出三局兩勝的賭約,結果卻被夏琳主動要求改變,改成五局三勝,賭注更大,囊括整個金玉屋。同時賭法也生變化,只要夏琳失敗了一次,她就要將采油蠱交出來。
  但現在,夏琳贏了,她不僅保住了采油蠱,而且還應得了兩成的金玉屋。
  “開什么玩笑,我居然輸了!?”黃鱗鮫人感到難以置信。
  他緊緊盯住眼前的鮫人少女,心中的懷疑卻是緩緩消散。
  黃鱗鮫人經驗老道,一眼就看出夏琳完全是新手,尤其是蠱蟲開出來后她驚喜的樣子,不是假裝,而是真情流露。
  還有一點更是明證,那就是夏琳根本就不會自己解石。她剛剛挑選出來的石頭,還是借助金玉屋里配備的解石蠱師之手。
  “該死,看來是她走了狗屎運!”
  “不過幸好賭約更改,若是之前的三局兩勝,我就十分被動了。現在五局三勝,我還有很大的空間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黃鱗鮫人用隱晦至極的目光,掃了一下夏琳身后的解石蠱師。
  解石蠱師微不可察地點點頭。
  黃鱗鮫人心中不禁得意地笑了,有自己人在,夏琳不管選的什么石頭,就算是出了蠱,活的搞成死的,整的搞成殘的。看她還怎么和自己斗!
  第二局開始。
  “這次該我先選了。”夏琳道。
  “你請便。”黃鱗鮫人笑著回應。
  夏琳左右逛了兩圈,便看花了眼。
  “我就選這個。”忽然,她停下腳步,手指著面前的一塊怪石。
  這怪石很奇特,表面有無數的坑洞,形狀也扭曲,質地并不緊密,仿佛是沙碩隨意積壓之后堆積成的。
  按照賭石的行話,這是一塊沙洞石,很難解出蠱蟲來。
  看到夏琳的選擇,黃鱗鮫人笑了。
  他裝模作樣,四處走走停停,摸摸這個,敲敲那個,片刻后,他拍著一塊巨石,道:“那我便選這個罷。”
  解石開始了。
  黃鱗鮫人親自動手,而夏琳這邊則委托了專門解石的蠱師。
  這場賭局公開,因此兩方直接在大廳內動手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,小聲的交流中,后來的人得知這樣巨大的賭注,紛紛感興趣地停下腳步,選擇了觀望。
  對于蠱師而言,這場賭注很大。
  一方是整座金玉屋,經營了許多年,資本雄厚。
  另一方是五轉極品的采油蠱。
  兩方賭注相差不多,皆因采油蠱太過優秀,有了它采集黑油,利潤將相當可觀。
  黃鱗鮫人選擇的石塊十分巨大,解石需要一段時間。
  夏琳這邊的石塊,就十分迅了。畢竟沙洞石的質地就是這樣,十分粗陋。
  給夏琳解石的蠱師大手大腳,大開大合,完全沒有心理負擔。因為就算解石中誤傷了蠱蟲,反而是令黃鱗鮫人高興的事情。
  但這時,夏琳忽道:“用灰土法解石。”
  解石蠱師動作一緩,看向夏琳:“你確定?這種方法解石,對沙洞石效果極其有限。”
  “我確定。”夏琳道。
  解石蠱師緩緩搖頭:“小姑娘,我不是騙你,我既然為你解石,就不會弄虛作假。你不妨問問周圍的人,他們都知道,這灰土法解沙洞石,幾乎是無效的。”
  “我不需要問,讓你做你就做唄。之前的賭約可是說的明明白白。”夏琳堅持道。
  “好,好,好。”解石蠱師只有點頭。
  灰土法一用上去,沙洞石的開解效率頓時暴降地谷底。
  解石蠱師心中很郁悶,之前仿佛是廚師用刀切豆腐,現在是用針去刺豆腐,真元消耗還要更多。
  “再用火熏法。”片刻后,夏琳又道。
  周圍蠱師有人驚呼起來,出聲阻止。
  解石蠱師也道:“火熏法會直接滲透到沙洞石的內部去,若是里面有蠱,還未開采出來,就會被殺死的。”
  “讓你做你就做好了。”夏琳面無表情。
  周圍蠱師頓時一片唉聲嘆氣,有人直接道:“這小姑娘還和人對賭?她連新手都算不上,完全是胡來胡鬧嘛!”
  但夏琳卻一臉篤定,甚至還帶著一絲悠然。
  解石蠱師搖頭不已:“既然你決定好了,那我就這么做吧,其他人都看得清楚,這可不是我故意壞你的事,是你自己要求的。”
  “用滲滴法。”
  “藍紋法。”
  “再換種氣法。”
  接下來,夏琳連續出聲,指揮若定。
  沙洞石已經被解成一個拳頭大小,仍舊未出蠱蟲。
  解石蠱師面色不善,他認為這是夏琳故意在消遣他,知道一些解石的方法,就隨口亂說。
  “好了,給我吧,我親自解石。”夏琳忽道。
  “什么?”解石蠱師楞住,很快反應過來,吐出一口濁氣,將石頭遞給夏琳。
  夏琳咬破舌尖,對著石頭吐出一口鮮血,隨后催動采油蠱對著石頭猛烈吸攝。
  咔嚓。
  石頭破開,露出一只三轉蠱蟲來。
  “還真的有蠱?”
  “這是什么蠱?我從未見過。”
  “它仍在沉眠,看其模樣,還是很完整的,并沒有受傷。”
  圍觀的蠱師們爆出了一陣小小的轟動。
  解石蠱師徹底震驚了,他呆呆地看著夏琳,心中滿是疑惑:“難道這個小姑娘真的是扮豬吃虎?”
  黃鱗鮫人也停止了解石,臉色鐵青。
  就算解開了,他這石塊中也只是一只二轉,而對方卻是開出了三轉,并且還是活的!
  “真的有蠱!楚大師的話,果然沒錯!”夏琳滿心歡喜。
  人群中,方源淡淡微笑。
  其實這沙洞石中,根本就沒有蠱蟲,倒是包含了一塊蠱材。
  方源指點夏琳,間接地指揮解石蠱師,就是在煉這塊蠱材。最終當夏琳滴血之后,運用采油蠱,完成了最后一步。
  一般煉成的蠱蟲,都是生龍活虎,但方源采用的煉蠱法比較特別,煉成的蠱蟲會陷入沉眠狀態。這就偽裝得恰如其分,把在場其他的所有蠱師都瞞住。沒有任何一個人現端倪和破綻。
  煉道準大宗師的境界,可不是說笑的!
  所有人心中都很不平靜,他們看向夏琳的目光,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。
  “你到底是誰派來的?!”黃鱗鮫人低喝起來,之前的風度完全消失。
  他認識到了不妥,腦海中念頭沸騰。
  這些年來他得罪了不少的人,他覺得這夏琳恐怕是一個誘餌,他落入了他人精心設計的局里。拿一只五轉蠱來做局,也真是大手筆了!
  “冷靜,冷靜。”
  “我不能再冒險了,對方是有備而來的。”
  黃鱗鮫人擦了擦額頭的冷汗,目光一定。
  他還有底牌。
  在這金玉屋中,還有一批特殊的石頭。
  這些石頭并非天然形成,而是黃鱗鮫人自己制作的假石。
  他先將活的或者死的蠱蟲,弄做沉眠的狀態。然后以它們為中心,在外面不斷地增添碎石。最終做成以假亂真的“天然”石塊。
  包含蠱蟲的石塊,通常都有一些外在的特征,使得它們區別于平凡的石頭。
  這種石塊并不是那么容易尋到的。
  有時候為了解決賭石坊貨源短缺的問題,黃鱗鮫人就自己制造假石。當然,這些假石不是所有都包含蠱蟲的,有的只做出了表面上的奇異特征。
  第三場,敗。
  第四場,再敗!
  圍觀的蠱師們一片嘩然,這種結果誰也沒有料到。
  所有人都在打量夏琳,帶著忌憚和凝重。
  黃鱗鮫人臉色慘白,咬牙切齒,目光中更帶著一絲陰狠,好似被逼入懸崖邊上的豺狼。
  “最后一把,我絕對不能輸!看來我必須要動用最大的底牌。”
  黃鱗鮫人的底牌牌面自然很大,在一塊假石中藏著一只五轉蠱的殘骸。按照賭石的規矩,只有活著的五轉蠱才能勝得過他。
  雙方選石,解石。
  啪。
  方源忽然打了一個響指,宙道仙級殺招!
  整個金玉屋,乃至小島都靜止下來,一切的人和物一動不動。
  方源施施然走出人群,來到黃鱗鮫人的面前。他正在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火焰,一絲不茍地解石。
  方源走到石頭前,輕輕一捏,手中就多了一只五轉蠱蟲的殘骸。
  然后他將這只殘骸送進夏琳選中的石塊中,回到人群當中。
  下一刻,時間重新流動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