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644 報恩

第五場的結果出來,黃鱗鮫人呆滯地站在原地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他眼珠子幾乎要瞪出眼眶。
  若非親眼所見,他絕不會相信眼前的這一切!
  他清楚地記得,自己制造假石的蠱蟲殘骸,但為什么?為什么!
  為什么這只蠱蟲殘骸,不在自己的手中,而在對手的手里呢?
  黃鱗鮫人一萬個想不通。
  “難道這一切都是幻覺不成?”他被逼得要發瘋,慘白的臉上忽然涌起一抹潮紅。
  他忽然手指著夏琳,大叫起來,語調尖銳:“你作弊!”
  鮫人少女夏琳一聽,頓時氣不打一處來。
  她也是被蒙在鼓里的人,哪里曉得方源的手筆,當即反斥道:“輸了就是輸了,眾目睽睽之下,你還想抵賴嗎?”
  黃鱗鮫人望著夏琳,又掃視周圍的蠱師們,目光忽然變得呆滯,口中呢喃:“不,這不是真的,這一切都是假的,都是幻覺。”
  他向后倒退,極力想要逃避這個殘酷的現實。
  看到他如此可憐的樣子,周圍的蠱師們神情復雜,一些打量夏琳的目光中帶著明顯的忌憚。
  黃鱗鮫人幾乎被方源玩壞了!
  夏琳卻緊逼不舍:“交接吧,五局賭斗你沒有贏過一場,這個金玉屋就是我的了。”
  黃鱗鮫人頓時身軀一顫,像是觸電一般,他反應過來,瘋狂地大喊道:“不,這都是我的,這是我的基業,絕不能給別人搶去!你們休想,除非我死了!!”
  “大人,大不了我們拼個魚死網破!”傷疤鮫人上前覲言,面色兇狠猙獰。
  黃鱗鮫人身軀又是一顫。
  他也有這樣的想法,但被傷疤鮫人這么一提醒,忽然間就清醒過來。
  “不管對方是誰,這鮫人少女可能只是一個明面上的棋子。對方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弄虛作假,設局坑我,令我毫無反抗之力。這樣的實力,我怎么能拼得過?我要拼殺,豈不是找死嗎?”
  黃鱗鮫人雖然舍不得金玉屋,但是金玉屋和身家性命兩者比較起來,還是后者更重要啊。
  黃鱗鮫人環視一周,直覺告訴他,在這圍觀的蠱師當中必定就有對方的人。
  他看誰都懷疑,又確定不了身份。
  “我認栽,我認栽了!”忽然,他消去身上的手段,整個人像是一條死魚趴在了地上,口中大喊大叫。
  他五體投地,認慫了:“不管你們是誰,我認輸了還不行嗎?要殺要剮悉聽尊便,但即便是讓我死,也請讓我死個明白。我到底是哪里得罪您了?”
  人群嘩然一片。
  黃鱗鮫人的行為,出人意料,有人不齒,也有人覺得他能屈能伸,是個人物。
  能夠作為奸商,在這里屹立數十年的人物,的確不是那么簡單的。
  夏琳也看呆了,同時在她心中,涌起對楚大師的濃濃欽佩。
  她深深地明白,這一切都是楚大師的指揮,沒有他的指點,夏琳自己會比黃鱗鮫人更加凄慘。現在看到黃鱗鮫人跪地求饒,夏琳心中有著痛快,也有慶幸。
  “火候到了。”方源淡淡一笑,繼續指點夏琳。
  夏琳便對黃鱗鮫人道:“知道為什么你會輸么?”
  見她開口,場中頓時安靜下來。
  黃鱗鮫人抬起頭,仰望夏琳:“不知道,還請大人您指點迷津。”
  “因為有人想讓你輸。”夏琳說了一句廢話。
  黃鱗鮫人心頭一顫,連忙叩首:“我懂了,我懂了!”
  夏琳接著道:“你的這座金玉屋還想要來嗎?”
  “啊?”黃鱗鮫人愣住了,這是什么話?他當然想要來了,但是他把握不了對方的底細,對方這樣說,究竟是什么意思?是故意耍他,還是別有居心?
  夏琳又道:“想的話,我可以還給你,但是卻有一個條件。”
  黃鱗鮫人便又開始磕頭:“還請姑奶奶您明示。”
  夏琳俯視著地上的黃鱗鮫人,緩緩地道:“你之所以落到今天這樣的地步,都是你咎由自取,作惡太多。從今往后,你若是做善事,行善舉,痛改前非,我就饒你這一遭。這座金玉屋也還給你。不過你要記住,若是將來還是為非作歹,我們來取的就不是單單這座金玉屋了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周圍的蠱師們都露出古怪的神色。
  繞了一大圈,夏琳和她背后的人居然是這樣的打算?
  懲惡揚善?
  這戲碼可不多見啊。
  黃鱗鮫人也大感意外,不過他表面上可不敢表現出什么來,連忙感激涕零地道:“我改,我一定改,我一定痛改前非。姑奶奶,你就是我生命中的貴人,令我迷途知返。你就像是圣女下凡,導人向善,拯救迷途之人。我錯了,我真的錯了。謝謝圣女大人給我這一次機會,從今往后,我一定好好做人,一生行善!”
  黃鱗鮫人叩頭認錯,態度十分干脆,可憐的就好像是三歲小孩。
  夏琳臉上一紅:“我可不是圣女,也沒資格做圣女,你不要胡言亂語。說到就要做到,我們可是會盯著你的。要是今后被我們發現,或者被人舉報,你就等著吧。”
  說完,夏琳轉身便走。
  圍觀的蠱師們立即讓出一條路來。
  夏琳剛走出金玉屋,就陡然消失,無影無蹤。
  下一刻,她直接被方源挪移到了小島邊緣。
  “這里是安全的,你可以去了。”方源并沒有現身,仍舊傳音道。
  “楚大師您又救了我一次,我該怎么報答您呢?”夏琳在心中呼喚,“楚大師?楚大師”
  “有緣再見罷。”方源丟下這句話,笑了笑,腦海中又有記憶浮現而出。
  在沙灘上,方源追上就要離島的謝晗沫三人:“請等等!”
  謝晗沫等人駐足,兩位侍衛沒好氣地盯著方源。
  “小子,你不要再追了。”
  “你想要報恩,就離我們遠一點。你知不知道,這一次圣女原本可以按兵不動,結果為了救你一命,不得不現身。結果現在什么證據都查不到了,還惹來對方的警覺。”
  “我知道的!”方源氣喘吁吁。
  “你知道些什么。”藍鱗侍衛翻了一個白眼。
  方源嘿嘿一笑,抬起頭,看向謝晗沫三位鮫人:“我剛剛太魯莽了,但經此一事,也讓我看清了。我已明白你是鮫人王庭的當代圣女,此次出馬是要清查寒潮部族的貪腐。所以這件事情我能幫得上忙。因為我經營過賭石坊,知曉當中的貓膩和門道。而寒潮部族銷賬洗錢的主要渠道,應該就是剛剛的那座賭石坊。”
  “還請圣女給我這一次機會,讓我把你的救命恩情報還了罷。”
  藍鱗侍衛、紅鱗侍衛都遲疑起來,紛紛轉頭看向謝晗沫。
  謝晗沫濃密的睫毛微微垂下,旋即微微掀起,清澈如水的眼眸盯著方源,三個呼吸之后,她微微點頭:“那就多謝你了,人族蠱師。還未請教你的姓名。”
  “我姓古月,名方源。你直接叫我方源即可。”方源哈哈一笑。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