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646 方源你是好人

方源漫步在鮫人圣城當中,他并未偽裝面貌,仍舊是楚瀛的樣子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?不過氣息完全收斂,仿佛一個凡人。
  街道上,人流如梭,和方源摩肩擦踵而過的蠱師們,怎么都不會料想到自己竟和一位八轉蠱仙擦肩而過。
  街道兩旁,各個店鋪、房屋鱗次櫛比,鮫人的房屋有著獨特的風格,大多是貝殼、海螺的形狀。這里面有許多,就是巨大的貝殼、海螺或者是巨蟹、巨龜的軀殼改造成的。也有少數的蠱屋,每一座蠱屋都象征著財富、權貴,本身就有很強的防御作用。除去私宅之外,用于商鋪的蠱屋,都是旺鋪,生意非常紅火。
  走著走著,方源前方的人流忽然出現異動,響起熱鬧的叫好聲。
  走近一瞧,方源正好看見,一位女性鮫人感動的雙眼通紅,小心翼翼地從一位男蠱師的手中,取走一只玉睛珍珠。
  這種珍珠比較罕見,美玉質地,光暈籠罩,形成一個眼睛的形狀。
  對于一方豪強而言,并不稀奇。對于方源,更是看不上眼的凡材。但是這位男蠱師卻只有二轉層次,能夠拿出四轉層次的蠱材玉睛珍珠,非常的不容易。
  鮫人姑娘許是看中了男蠱師的心意,在眾目睽睽之下取走玉睛珍珠,等若是接受了男蠱師的喜愛之意。
  隨后,鮫人姑娘將玉睛珍珠含在嘴中,周圍頓時響起一片起哄、叫好的聲音,令當事人的臉上升騰起一片嬌羞的紅云。
  這個動作的意義就非同尋常了,是接受蠱師青年的求婚!
  “這片樂土中,沒有條條框框,鮫人和人族之間可以自由戀愛,結婚生子也無人阻擋。”
  “但在五域外界,鮫人和人族的愛戀是禁忌,不會得到任何的鼓勵,生下來的子女更會被兩族極力的鄙視、排擠,乃至直接打殺。”
  方源目光幽幽。
  海神祭即將到來,圣城上下都洋溢著歡慶、喜悅的氛圍。
  這對男女已不是方源見到的第一對,他們或許都很平凡,在偌大的圣城中是微不足道的人物。但平凡并非和幸福絕緣,這樣美好的一刻,將是他們整個人生歷程中的珍珠。
  五百年前世的記憶,慢慢地在心田中升騰而起。
  一隊鮫人高昂著頭顱,盛氣凌人地來到謝晗沫、方源等人的面前。
  “我是監察使吳德,接到眾多族人的舉報,我族當代圣女謝晗沫和人族蠱師古月方源有染,特來調查!”為的一位碧鱗鮫人語氣如冰。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“你膽敢再說一次!”
  謝晗沫身后的兩位侍衛立即炸了毛,怒氣沖沖,就要動手。
  謝晗沫面色平靜,方源則是一臉陰沉,雙拳捏緊。
  他幫助謝晗沫調查賭石坊,查探出了許多貪腐證據,圣女的任務有了突破性的進展。
  但對方也絕不會坐視等死,施展陰謀詭計,放出惡毒的流言,說當代圣女不潔,和人族蠱師方源有染。
  本來這些流言,無憑無據,完全是捕風捉影,謝晗沫、方源等人都不放在心頭。但沒想到,居然真的引出了鮫人圣庭中的監察使!
  “無憑無據,就出動了監察使,恐怕不只是寒潮族長的一人貪腐了,這里面還有大人物!”方源向謝晗沫暗中傳音。
  謝晗沫眉頭微蹙,流露出凝滯之色,她緩緩開口:“我乃圣女,你區區一位監察使,可有族老會的信物?”
  碧鱗鮫人笑了笑,立即出示一只信道蠱蟲。
  謝晗沫一臉平靜:“只有這一件信物?”
  碧鱗鮫人再笑:“一件信物當然是查不得圣女大人您的,不過方源可不一樣,他是人族蠱師。別說是一件信物,就算是沒有信物,我們也能查得!”
  雖說方源是人族,人族在五域中已經是絕對的霸主,但東海的鮫人圣庭乃是級勢力,方源本身毫無靠山,所以碧鱗鮫人的話并不是大話。
  “陰險惡毒,沒想到寒潮族長竟是如此的小人!”
  “對方是害怕了,知道方源小子的厲害,害怕他將來協助我們調查出更多的證據出來。”
  兩位侍衛主動擋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這一段時間的相處,他們都認可了方源。
  “二位且慢動手,若是雙方生了沖突,恐怕就遂了對方的心愿,更加說不清了。我愿意跟他們走。在賭石坊我們已經有了極大的進展,就算沒有我,你們按照之前的方法繼續下去,也能大獲成功!”方源傳音。
  “絕對不行!”
  “方源小子,你太天真了,你若是落到他們手中,必定是生死不能啊。”
  兩位侍衛連連搖頭。
  方源笑了笑:“怕什么?大不了是一個死而已。我的命是你們救下來的,如此一來,就能償還你們的恩情了。二位可不要小瞧了對方此計。這個計謀表面上是針對我,實則是針對圣女大人。一旦圣女大人清譽有損,流言四起,搞不好就會危及圣女之位。犧牲我并不要緊,但一定要保護好圣女的位置,沒有這個身份,怎么調查,怎么懲治貪腐?”
  兩位侍衛不由地遲疑起來。
  謝晗沫仍舊一臉平靜,她看著碧鱗鮫人直接道:“你們去吧,人,我是不會交給你們的。”
  碧鱗鮫人微微一愣,旋即笑道:“圣女大人要一力袒護這個人族蠱師嗎?就算和我們監察的人起沖突,也在所不惜?”
  謝晗沫點點頭:“你們走吧。”
  碧鱗鮫人望了望方源,又看了看謝晗沫,露出陰謀得逞的笑容:“好!既然不是圣女大人的對手,只好敗退了。哈哈哈!”
  說完,他一揮手,帶著一群鮫人揚長而去。
  “圣女大人,您這是何必呢?”方源急道,“如此一來,可就”
  謝晗沫罕見地打斷方源的話:“方源,你是一個好人。”
  “呃?”
  “你不怕死,除了勇氣之外,最大的原因是了無生趣吧?你似乎對這個世界,對自己的人生,相當的失望,你的眼底積蓄著厭倦和疲憊。不過這些,都不能否認你是一個好人。”謝晗沫靜靜地道。
  方源:“”
  謝晗沫繼續道:“而我,也是一位好人。好人又怎會放棄一個好人呢?”
  說到這里,她向方源眨眨眼睛。
  方源看得有些呆,這是他第一次見到謝晗沫如此生動的表情,有些狡黠,有些可愛。
  “那流言該怎么辦?”
  “是啊,那個該死的監察使去一定會添油加醋的!”
  兩位侍衛憂心忡忡。
  謝晗沫神情又復淡然,輕飄飄地道:“那就讓他們說。”
  數日后,海神祭典開始了。
  男性鮫人們披上了各種甲殼做成的鎧甲,手持著長矛、長槍、長柄大刀等等。按照傳統,這些貝殼和長柄的武器,都是就地取材,由他們親手打磨出來。
  而女性鮫人們則系上各種顏色的海帶。粉色的海帶往往未婚的少女系著,寡婦們帶著黑色的海帶,貴婦們則是金色、銀色、琉璃色。普通婦女們則是褐色、深藍、灰白等等。
  這是鮫人的民族服裝,極具特色。
  在很久很久以前,鮫人們尚且不會運用蠱蟲的時候,他們過著原始生活。男性狩獵,女性采集。
  在圣城最中心的廣場上,人流匯集到了這里,歌舞升平。
  大量的鮫人武士們舞動長槍,彼此的鎧甲相撞,撞出一陣陣的巨響。
  女鮫人們身上的海帶,如同仙衣彩帶環繞,在歌聲中翩翩起舞,不知疲倦。
  這一刻獨屬于鮫人,所有的人族蠱師都在場外圍觀。
  歌舞持續了數個時辰,不斷有鮫人男女帶著殘破的貝殼鎧甲,或者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出場外。
  漸漸的,有幾位鮫人少女脫穎而出,她們都是今年競爭圣女之位的人選。
  令方源微微有些意外的是,總共有**位競爭者,并非全是白鱗。看來這片樂土中,競爭圣女的資格,也不是白鱗鮫人獨有的,其他彩鱗鮫人同樣有資格。
  在這當中,鮫女蘇怡是最閃耀的新星之一。8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  破防盜完美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