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647 圣女考驗

海神祭,圣城中人潮如海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周圍的觀眾議論紛紛,聲音嘈雜一片。
  方源在人群中,仔細觀察著這些候補圣女,目光幽幽。
  在他的計劃中,他將選擇其中一位,將她扶持上去,成為此代的圣女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扶持圣女上位?”
  “不錯,這一次寒潮部族族長耗費大力氣,要扶持秋霜姑娘。”
  謝晗沫的藍鱗、赤鱗兩位侍衛,聽到確鑿的情報后,相互對視一眼,均看出彼此的憂心忡忡。
  廳堂上,方源坐在一旁,暗暗咬牙,面色也并不好看。
  之前謝晗沫力抗監察使,保下方源,令流言發酵得越加厲害,最終導致了鮫人圣庭重新召開海神祭,選拔圣女。
  “這是一個計謀。對方就是看準圣女大人心慈仁厚,不會放棄我,從而營造出了這個局面。”方源仰天長嘆,感覺自己拖累了謝晗沫。
  謝晗沫輕掃了他一眼,微笑道:“方源,你不必自責。若是我們當初放棄你,那就會有說我冷酷無情的流言蜚語了,照樣是打擊我的威望。”
  “圣女大人,到了這個時候,你就不必寬慰我了。”方源苦笑,“這兩種性質的流言,嚴重程度根本不同,我這諸位相處時間也不短了,豈會不清楚此中門道?”
  謝晗沫笑了笑:“好了,咱們不說這些,說這些對局面無益。”
  方源、藍鱗、赤鱗侍衛紛紛臉色一變,積極調整心態。
  謝晗沫繼續道:“圣女這個位置真的不好坐,我剛開始查貪腐,就有人想要將我從位置上扯下來。這正說明了圣庭中族老貪腐情勢之嚴重!諸位不必太過悲觀,雖然是重新召開海神祭,但我也并未失去資格,不是嗎?想要扶持出一位圣女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呢。”
  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。
  這句話對于鮫人而言,也特別適用。
  鮫人之間也存在勾心斗角,也存在利益的糾紛。
  圣女位高權重,鮫人內部勢力若非能扶持出一位圣女,在接下來一段時間內,必定會受到政策上的傾斜和照顧,獲得更大的利益。
  一般而言,能夠競爭圣女的鮫人少女,往往都是有著深厚的背景,或者在其背后站著一兩個龐大的勢力。
  ……
  海底圣城,悠揚的歌聲漸漸停歇,激烈的鼓點一陣陣敲響。
  廣場上,只剩下最后的數位鮫人少女,她們不知疲倦地舞蹈,各自顯露出了競爭圣女的雄心。
  方源站在廣場之外,放眼望去,這七位鮫人少女各個都是美人,有的嫵媚,有的青春,有的可人,有的端莊。
  廣場中央是一口巨大的元泉,號稱海神泉,泉水噴涌,托起一位年邁的鮫人老嬤嬤,她便是這只鮫人族群中的大族老。
  大族老掃視七位鮫人少女,微微點頭,沉聲道:“圣女第一關,黑油撈金針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立即就有十幾個力道蠱師,抬著巨大的水缸,步入廣場。
  咚咚咚……
  一連串的沉重悶響聲中,七座水缸擺在了七位鮫人少女的面前。巨大的水缸比她們還要高出數倍,鮫人少女們唯有漂浮上去,才能看見水缸里面。
  水缸中是盛滿了的濃郁深邃的黑油,第一關的考驗內容,就是要在規定的時間內,從黑油中撈出一枚牛毛般大小的金針。
  “我要求我的跟隨者上場。”白鱗鮫人蘇怡望著眼前的巨大水缸,神態從容地道。
  “請求批準。”大族老深深地望了一眼蘇怡。
  “不要緊張,不要緊張。”夏琳在心底不斷地為自己打氣,局促不安地走上廣場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堂堂蘇怡大小姐,居然請了一位二轉蠱師,當做跟隨者?”
  “稍安勿躁,蘇怡能這樣選擇,可見這位小鮫女定然有過人之處啊。”
  周圍人不斷議論。
  “是她?”方源看到夏琳,不禁眉頭微微一揚,沒想到此女成為了最熱門的圣女候補的跟隨者。
  采油蠱!
  夏琳漂浮到水缸前,催動這只五轉蠱蟲。
  瞬間,水缸內的黑油就有了異動,被夏琳抽取出來,匯入到她高舉的手掌掌心之中,不見蹤影。
  人群轟動。
  “這是五轉蠱的氣息!”
  “明明只是二轉蠱師,居然能催動五轉的蠱蟲?我沒有看錯吧?”
  “我明白了,這應當就是最近一直在瘋傳的五轉采油蠱了。”
  “原來這位小鮫女掌握這樣的極品蠱蟲,難怪她會被蘇怡招攬,成為她的跟隨者呢!”
  采油蠱效果絕不是蓋的,片刻之后,水缸一空,缸底留著一枚金燦燦的牛毛細針。
  全場轟動。
  無數道炙熱的目光,集中在夏琳的身上。
  夏琳更加緊張,滿臉紅暈,一副手足無措的可愛樣子。
  蘇怡望著她,嘴角含笑,心中暗道:“將她招攬過來,果然是沒錯。”
  第一場考驗,蘇怡依靠夏琳的驚艷表現而風頭無兩,
  方源眼眸如深潭,隨著散場的人流漸漸離開廣場:“首場考驗,七位候補晉升了足足六位,看她們的表現都是有備而來。顯然這場考驗是提前泄了題的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慘綠色的火焰,在謝晗沫的眼前熊熊燃燒,形成一道火路。
  同樣是白鱗鮫女的秋霜,已經從容地走過去,站在火路的彼端,戲謔地看著謝晗沫:“前任圣女大人,看您的了。”
  “可惡!這幽火專門灼燒魂魄,需要用特定的蠱蟲才能抗衡。我們準備的已經非常充分,但沒想到這第一場考驗居然這么偏門!”
  “更可惡的是,秋霜居然真的備有蠱蟲,能抗衡幽火。這是運氣?哼!恐怕是早就提前知曉了。這是寒潮部族的陰謀,這是赤·裸·裸的徇私舞弊!”
  藍鱗、赤鱗兩位侍衛義憤填膺。
  “讓我來。”方源走到皺著眉頭的謝晗沫身前。
  “你?”謝晗沫清澈如水的目光,打量方源。
  “相信我一次,我有底氣。”方源眼中精芒閃爍,直接望著謝晗沫。
  兩人對視一會,終于謝晗沫轉移了目光。
  “萬萬小心,這幽火可不簡單……若是支撐不住,就在中途退下了罷。”謝晗沫道。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猛地轉身,邁開大步,走入幽火當中。
  痛!
  極致的慘痛,從魂魄的深處迸發,一瞬間就襲遍方源全身。
  方源渾身劇顫,一步步艱難跋涉。
  他將牙齒咬緊,咬出血。
  他瞠目怒視,眼眶都瞪裂開來。
  他的魂魄在火焰中被炙烤,消融,好在他有著兩世積累,又是天外之魔的身份,幽火的效果對他而言,要稍弱于常人。
  他絕不會中途放棄,因為他知道,但他替代謝晗沫出手,就意味著一旦他失敗,謝晗沫就失敗。
  當他終于邁出幽火的路,全場轟動,無數道震驚地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。
  無數鮫人動容。
  方源拼盡全力想要努力地笑一下,但下一刻,他就徹底昏死過去。
  但就在他要栽倒到地上的時候,謝晗沫及時趕來,一把將他抱在懷中。
  “你放心,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這番付出。”謝晗沫深深地望著方源,又抬頭看向秋霜。她溫柔如水的雙眸中,頭一次出現了冷冽的光。
  得益于方源的拼死奮戰,謝晗沫跨越了一道精心設計的陷阱難關。
  第二場考驗、第三場考驗、第四場考驗……
  她一路高歌猛進,很快就使得其他競爭者黯然失色,唯有鮫女秋霜才有一搏之力。
  “如此看來,謝晗沫大人保住圣女的位置,應該是大有希望的。”場外,方源臉色仍舊蒼白,虛弱地坐著,面色喜悅。
  “這還是多虧了你啊,方源小子,沒有你在第一場考驗中的表現,我們不會走到現在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,你小子成功走過火路,所有人都幾乎看傻了。幾天后,你又蘇醒過來,你不知道你仍舊活著的消息,驚呆了圣城中多少的鮫人!”
  藍鱗、赤鱗兩位侍衛大笑。
  方源卻收斂了喜色:“要小心,如今的局面對我們十分有利,但對方絕不會善罷甘休的。”
  方源料到寒潮族長會出手,但沒想到會以這種陰險的方式。
  屋中,赤鱗侍衛跪在地上,滿臉通紅:“圣女大人,請你批準我出戰,洗刷他們對我的誣蔑和冤屈。我怎么可能會欺負一位寡婦?!”
  謝晗沫嘆息:“你起來,我當然知曉你的為人,但此時情況明顯是對方的詭計。你若這么沖動地沖出去,必然會令設計的人陰謀得逞。”
  藍鱗侍衛滿臉愁容:“這位寡婦可不是尋常的寡婦,乃是圣庭前任三族老的遺孀步素蓮。對方此計太過狠辣,恐怕監察使不久就會到來,扣押赤鱗加以審訊。如此一來,赤鱗無法參加接下來的考驗,我們實力將大為受損!”
  方源接著道:“這位前任三族老的遺孀步素蓮,居然愿意舍棄名譽,來坑害赤鱗侍衛。她和寒潮族長這一系人必然是牽扯極深,貪腐內情必然是十分嚴重的,否則絕不會如此赤膊上陣。對方既然能夠設下此計,定然是準備充分,我們一味要澄清事實真相,就會落入對方的節奏當中。唯有將錯就錯,方有一線轉機。”
  “如何將錯就錯?”
  “很簡單,就讓我來頂罪。”方源淡淡地道。
  藍鱗、赤鱗瞪大雙眼,呆呆地望著方源。
  “不可。”謝晗沫斷然否決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