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650 白月光

謝晗沫深深地看了她一眼,緩緩飛上臺去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?
  她剛落到臺上,就是一愣。
  “你怎么”她看向身旁的方源,意外至極。
  方源打斷她道:“我身為你的跟隨者,當然有資格登臺,為你伴奏了。”
  “你快下去”謝晗沫連忙說道,眉宇間有著一抹罕見的焦急。
  “你還想唱相同的歌?就算效果比冬蕾還好,按照規矩也是不作數的。相信我,我有歌曲可以一拼。”方源再次打斷謝晗沫的話,傳音道。
  謝晗沫心中動搖。
  歌曲并不能隨意更換,因為它要和蠱蟲配合起來,要提前經過多次的演練。
  換掉歌曲,往往蠱蟲的配合就要隨之更改。
  現在這種意外情況下,謝晗沫已經不能更改蠱蟲,這就要求換上來的歌曲要和原來的歌曲,在格律、曲調方面十分一致。
  給個百十來天的時間創作,或許有可能。但當下如此匆忙,可能性幾乎為零。
  “歌曲當然不可能一致。但別忘了,我們創作歌曲的時候,我也一直參與呢。我這里正有一歌十分相似,但需要你靈機活動,注意蠱蟲和我歌曲之間的配合。”方源繼續傳音,“另外,這是歌曲和詞。”
  謝晗沫愣了愣,終于微微點頭:“好。”
  方源深呼吸一口氣:“那就開始罷。”
  謝晗沫也深呼吸一口氣,微微閉上雙眼。這是她開唱的習慣動作。
  場中頓時開始安靜下來。
  安靜持續著
  持續著
  “怎么還不唱?”漸漸的有人在心中納悶。
  “哈哈哈,他們怎么唱?他們根本唱不了!”寒潮族長大笑,笑得滿臉通紅。
  “呃,不好意思,有誰能借我一只琴蠱嗎?”方源打破沉默。
  全場:“”
  你丫的你是伴奏的,在海神祭這么重要的大典中,你居然連琴蠱都沒準備嗎?
  你這么隨意真的好嗎?
  “需要三轉的琴蠱就可以了,哪位能借我一只。”方源繼續道,卻看向大族老的方向。
  大族老也早已明白,謝晗沫這邊出現了意外,她的心中也有幾分猜測,連忙命人送上琴蠱去。
  方源得了琴蠱,又道:“茲事體大,還請讓我當場煉化了此蠱。”
  全場:“”
  你什么意思?在海神祭的最后關頭,你煉蠱?
  你有沒有搞錯?
  你一個人族蠱師想什么呢?是在玩我們呢吧!
  鮫人們的情緒普遍都變得不好了。
  寒潮族長連忙示意手下,立即便有一個聲音突兀地響起:“你這是在借故拖延時間!”
  群情就要洶涌,方源連忙大吼:“那你們說,海神祭中是否規定,我不能當場煉蠱?我煉蠱也是為了輔助歌唱,煉成了這蠱我們就立即開始。”
  大族老也旋即開口:“的確沒有這方面的明文的規定,我贊成。你趕緊煉了蠱蟲后,就開始罷。諸位以為呢?”
  其他族老你望我,我望你,有些人想開口,有些人保持著沉默。
  寒潮族長的手下又喊道:“海神祭這么重大的盛典,你就讓我們所有的鮫人等著你煉蠱?”
  方源立即反駁道:“我煉蠱就是為了海神祭,海神祭這么重要的盛典,你們等待一會又有何妨?誰不想等待,誰沒有耐心的,可以站出來!也可以直接離場嘛。”
  這下,再無人敢反駁。
  “牙尖嘴利!等以后落到我手里,我一定要將這人族蠱師的牙都敲碎,把舌頭給拔出來。”寒潮族長冷笑。
  巨大的貝殼懸停在海面上,鮫人武士們吃力地把持著底部。
  無數的鮫人有的浮出海面,有點沉浸在海水中只露出一個頭。無數道目光集中在方源身上,看著他煉化琴蠱。
  謝晗沫反而受到了冷落。
  她站在方源的旁邊,心情十分古怪。她參加過一次海神祭,并且成為圣女。她也看過數次海神祭,但還從未遇到過眼前這樣的情景!
  方源煉蠱度極快,這是因為琴蠱的主人主動配合。
  琴蠱在手,方源站起身,站在謝晗沫身后一側,自信滿滿:“好了,這下真正可以開始了。”
  “可算是開始了。”鮫人們無不吐出一口濁氣,怨念十足。
  “我讓你們唱,我倒要聽聽,你們究竟能唱出什么玩意兒來!”寒潮族長冷笑。
  臺下,大族老、赤鱗、藍鱗侍衛們臉上皆有憂色。
  謝晗沫緩緩閉眼。
  這個時候,琴聲起。
  琴蠱被方源催動,出悠長婉轉,纏綿至極的美妙琴聲。
  謝晗沫緩緩睜眼,開始唱道
  白月光心里某個地方
  那么亮卻那么冰涼
  每個人都有一段悲傷
  想隱藏卻欲蓋彌彰
  全場寂靜,只余浪聲。
  美妙的歌聲,令無數人沉醉其中,無法自拔。
  白月光照天涯的兩端
  在心上卻不在身旁
  擦不干你當時的淚光
  路太長追不原諒
  曲風哀婉,旋律簡單卻又優美至極,層層推進,令一股憂傷悲郁的氛圍籠罩全場。
  謝晗沫純凈高亢又具穿透力的嗓音,溫柔細膩,就像是蒼白的月光透著一點冷,又似乎藏著一點暖。
  巨貝開始緩緩散出一股白色的暈光,浪濤也似乎不想干擾這天籟般的歌喉,越來越小。
  白月光照天涯的兩端
  越圓滿越覺得孤單
  擦不干憶里的淚光
  路太長怎么補償
  謝晗沫也沉醉,她的目光瞥向身側,那里站著全神貫注催動琴蠱的方源。
  她心中暗想:“你的心里是不是也藏著悲傷?”
  無數鮫人落淚。
  情愛的疼痛,淚水就藏在心底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有圓滿嗎?
  永遠都有孤單。
  白月光心里某個地方
  那么亮卻那么冰涼
  每個人都有一段悲傷
  想隱藏卻在生長
  一曲唱盡,全場寂然。
  蠱屋中,寒潮族長凝如雕塑,滿臉的驚愕詫異。
  海面一片平靜,陰云開始飄散,露出的月光正灑在巨貝上,照亮謝晗沫和方源。
  兩人輕輕的,對視了一眼。8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