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651 太天真

余音散盡,全場的鮫人們這才開始小聲地交流起來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“這是什么曲子,我還是第一次聽到,實在是太美妙了。”
  “你們現沒有,歌曲上佳,但謝晗沫卻反而有失水準,操縱蠱蟲配合起來,頻頻失誤。”許多鮫人談論這一點,臉上神情都很古怪。
  真正的原因,就是方源和謝晗沫,根本就沒有好好的演練過。若是演練過一兩遍,絕不會有這樣多的微小失誤。
  不過即便如此,能夠在第一場合作中,就能夠做到這種程度,謝晗沫本身的造詣已經足夠驚艷。
  “如今,海浪撫平,天氣轉好,陰云消散,月光出現。不管如何謝晗沫失誤多少,這效果擺在眼前。”
  “這種結果應當是打平了,甚至謝晗沫還略微占優。”
  “就看接下來的了。”
  鮫人們對接下來的海神祭,更加期待。
  大族老也看出了許多,此刻吐出一口濁氣,心中的巨石緩緩放下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一事?!”蠱屋中,寒潮族長咆哮出聲。
  “看來你的計謀雖然成功了,但是卻生了意外。”步素蓮瞇起雙眼,目光集中在方源的身上,她興嘆一聲,道,“這個男人不簡單,難怪能入謝晗沫的法眼。我熟知曲目,這個曲子恐怕是他的原創,由此可見,此人在音道造詣上非常出色。”
  寒潮族長立即表示懷疑:“這世間的歌曲千千萬萬,難以計數,你怎么確信這就是他的原創?”
  步素蓮微微一笑,看了寒潮族長一眼,沒有遮掩眼中的輕視:“你不懂。”
  寒潮族長臉色頓時更加陰沉:“步素蓮,你會好好說話么?!”
  步素蓮冷笑一聲,沒有再搭理寒潮族長,反而望著方源的眼眸中,熠熠生輝。
  別人會懼怕寒潮族長的勢力,但是步素蓮不會。
  這不僅是因為她是前任族老的遺孀,更因為她本身非凡的手腕和才情。
  但有一點,步素蓮猜錯了,方源根本沒有什么創作,這本來就是前世地球上的曲子。
  “這曲風另辟蹊徑,聞所未聞,定是你的原創。沒想到方源你在音道上也有深造。”謝晗沫走下臺時,對方源傳音,語氣中充滿了贊賞和驚嘆。
  方源苦笑:“過獎了,你也都看到了,我連琴蠱都是借來的。我可沒有那么深的音道造詣。”
  “你不必自謙了。能夠創作出這樣的曲目,音道造詣已經脫俗,或許你轉修音道會很有前途。”謝晗沫看向方源,眼眸亮,神情懇切真摯。
  關于這點,方源早已預料。
  他不想解釋,因為這不是重點,也解釋不清。
  “現在的重點是接下來的兩歌。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”方源欲言又止。
  他們兩走下臺,冬蕾便緊接著上臺。
  方源和謝晗沫的表現雖然令她意外,但此刻她一點都不慌張,仍舊有著鎮靜的風范。
  她開始歌唱,動聽的歌聲6續引來大大小小的魚群。
  “果然。”方源冷笑。
  謝晗沫目光也變得越加冷冽。
  藍鱗、赤鱗兩位侍衛面面相覷,氣得滿臉紅:“這賤人竟然又搶唱我們準備的歌!”
  “不要緊,我還有曲子。”方源呵呵一笑,自信十足。
  冬蕾下臺,又輪到他們倆上場。
  方源伴奏,謝晗沫輕歌曼舞。
  明月幾時有,把酒問青天。
  不知天上宮闕,今夕是何年。
  詞曲一出,頓時氣氛改易,在場的鮫人們都沉醉地閉上了雙眼。
  我欲乘風歸去,唯恐瓊樓玉宇,高處不勝寒。
  起舞弄清影,何似在人間。
  轉朱,低綺戶,照無眠。
  謝晗沫想起擔當圣女的時候,位高權重,卻是孤家寡人,一時間心中感慨萬千。
  我是想乘風歸去,但這圣女的瓊樓玉宇卻將我束縛在內。寒意逼人,輾轉難眠,何人能與我共舞?
  不應有恨,何事長向別時圓。
  人有悲歡離合,月有陰晴圓缺。
  此事古難全,但愿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
  一曲唱罷,天地無聲。
  魚蝦龜鱉大片大片地漂浮在海面上,俯拾即是。
  海鳥也飛舞盤旋,很多都是白日里活動的飛鳥,竟在休眠中被歌聲吸引過來。
  優美的詞,緩緩的曲,深入人心,令鮫人們無法自拔。
  謝晗沫看著方源,心想:“這是否是他為我作的曲呢?”
  她從這詞曲中得到共鳴,得到勸慰,得到溫暖。她如同明月般冰清玉潔,卻受到外人的誣蔑,但如今心中的寒意和煩躁已經盡數消散,之前種種的流言蜚語再不能在心底留下痕跡。
  “他是知我的。”一瞬間,謝晗沫心中升騰起了一股玄妙的不可言喻的感動。
  結果出來,兩相比較,又是方源、謝晗沫稍稍占優。
  冬蕾在臺下臉色慘白。她深深的明白,若非謝晗沫和方源之間配合的并不到位,有著一些誤差,恐怕她都沒有比試第三場的資格了。
  “這個人絕對是一個威脅!”寒潮族長咬牙切齒,砰的一聲,他的拳頭狠狠地搗在蠱屋的窗欞上。
  “你終于看出來了。”步素蓮淡淡地道,語氣中藏著一絲冷諷。
  寒潮族長冷哼一聲,沒有心情和步素蓮計較。
  他必須趕緊處理危局,因為按照眼前的局勢再展下去,第三歌后,必然就是謝晗沫獲勝了。
  “方源是嗎?沒想到竟然是個大麻煩!”
  “必須要將此人處理掉!”
  寒潮族長暗自狠,同時又非常頭疼。若在平時,他自然有大量的手段可以針對方源。但現在海神祭,眾目睽睽之下,他動手的余地太小太小了。
  “怎么辦?”寒潮族長急思考,不知不覺間額頭已滿是冷汗。
  思考良久之后,寒潮族長終于出手。
  “方源,我就是寒潮族長!”他直接傳音方源,因為這是他想到的最可能的法子。
  方源神色一動,沒有話。
  寒潮族長呵呵一笑:“你靜靜地聽著也好。你是個聰明人,我知道的。但你還太年輕,總是會抱有不切實際的天真想法。”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暗中道:“我這不是天真,而是一種理想,你不會明白的。”
  “所以你冒傻氣啊,小子。別看你們倆站在臺上,風光無兩,但其實本質上只是棋子罷了。你看看在風中飄揚的旗幟,它的根本是旗柱。你要好好想想,你們的根本依靠是什么?”
  “大族老嗎?你去打聽打聽,她是什么樣的人。她有勢力,明明可以出力壓制住我們這一方,但是她卻選擇讓你們來打先鋒。謝晗沫徹查貪腐的時候,她出過什么力嗎?她幫助你們了嗎?她或許是提供了一些幫助,但請相信我,這只是她隨手幫的小忙而已。”
  寒潮族長口才相當了得,他繼續道:“好吧,就算退一萬步,你們贏了,保住了圣女之位,又能怎樣?你真的認為我會死?不,寒潮一族乃是當即圣庭中最大的部族。讓我死,就是要令整個圣庭動蕩,乃至崩解。大族老她絕沒有這樣的堅定意志,她只是想敲打我,讓我不要那么過分。”
  “所以最后,就算你們查探清楚了,最終我仍舊會活著,繼續當我的寒潮族長,頂多是拿出一些替罪羊來,做做樣子,稍微收斂一下罷了。”
  “海神祭中,幾乎每一位競爭圣女的鮫女背后,都有一方勢力支持著她們。你以為這只是簡簡單單的圣女選拔嗎?不,這是一個游戲,讓我們這些高層以不傷元氣的方式,來角逐出今后數十年的資源分配。擁有圣女的勢力拿得多,沒有圣女的勢力就拿得少。”
  “方源,或許你會痛恨,厭惡我們這些暗幕下的勢力。但你要明白,在這片海洋中,黑暗才是主宰。所謂的光明,有的只是海面上淺淺的一層,凡俗淺薄的人著迷于它的光鮮亮麗,以為光明就是海洋的真相,這就太天真了。”
  方源沉默。8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