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656 他是古月方源

方源五百年前世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
  海神祭。
  天真?
  面對寒潮族長的長篇大論,方源陷入沉默。
  但他沉默的時間很短,旋即他輕笑一聲,傳音回道:“你以為我不知曉你說的這些嗎?你覺得我是涉世不深的青年?不,這些把戲我都了解,也都清楚。我知道這些事實,也接受這些事實。”
  方源從青茅山被迫出走,輾轉南疆,又去西漠,再臨東海。他在瀕死的線上掙扎過,他為一兩塊元石愁苦過。他把腰彎下,在強者和顛沛的生活前卑躬屈膝,他也曾坐在主位上,喝著茶悠然地聽下屬匯報。
  他卑賤,他輝煌,他高大,他平凡。
  算是地球上的生活,再算上穿越過來的歷險,他的視野先天凌駕于世人之上,他的經歷也豐富精彩,可著成書。
  這樣的人,豈會對世情不了解?
  寒潮族長都有些抓狂了,連忙回應:“你既然知道這是事實,那就該明白,你現在是在行險!這是我們鮫人內部的政治爭斗,你一個人族蠱師,實力并不強,摻和進來干什么?你喜歡謝晗沫?我可以保證,事成之后,送給你更多更美的鮫女!不要懷疑我的誠意,我可以向海神起誓!”
  “一位鮫人向海神起誓,這樣的誠意自然無法懷疑。不過……”方源話鋒悠悠一轉,“我雖然接受這個事實,但并不代表我喜歡這樣的事實啊。你以為我喜歡謝晗沫?不不,我只想幫她。我為什么這么冒險幫她?因為我這個人做人有個原則,那就是有恩必還,有仇必報。”
  “我用過壽蠱,我活得時間比你想象中要長得多。我以前希望長生不老,但現在卻漸漸厭煩了這個想法。生活變得越來越無聊,有時候路的終點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走路的過程,以及走路時候的心態。”
  寒潮族長聽了這話,不禁雙眼微瞪,他難以理解方源的這種生活方式:“你是說,圣女之位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幫助圣女的過程?”
  “不錯,但還有更多。你說的陰暗政治,許諾送我的鮫人美女,也都不重要,我雖然知道,但我從不放在心上。這么說,你或許可以理解一些,我活得夠久了,已經厭煩帶著面具生活了。死亡對我而言,一點都不可怕。我現在……只想用自己最真實的面目活著,想用自己最想用的方式達成目標。也只有如此活著,我才能感受到生命的激情,以及對生活的渴望!”
  寒潮族長聽得目瞪口呆,他終于明白一些來,大叫道:“原來你是一個瘋子!你說了這么多,無非就是自己活得夠久了,不想活了,想作死了!你若是蠱仙也就罷了,你一個區區的三轉蠱師,還想憑借自己的心意活著?你這是癡人說夢!”
  方源便笑:“你以為成為了蠱仙,就能憑借自己的心意活著?不帶著面具活著?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就有斗爭。生存和生活是兩碼事。想要怎么樣活著,不必看你的實力和修為,其實只看你自己的心。”
  頓了一頓,方源又說道:“其實,實力低微也很有樂趣的。當你真正用真面目活著的時候,實力低微會讓你面臨更多的現實的為難和挑戰,跨越這些困難,面對這些挑戰,人生處處都是精彩呢。”
  寒潮族長呆呆地站在原地,目瞪口呆,他再也說不出話來!
  他的視線越過重重人群,看著方源,看到他微微帶笑的嘴角。他心中忽然升起一股寒意:這個人如此怪異偏執的想法,大異常俗,帶著自我毀滅的傾向,恐怕是入魔了吧!
  不按規矩出牌也就罷了,更可怕的是他不按照規矩去思考。他思考的方式和普羅大眾是完全不一樣的,他太離經叛道了!
  這就是一個魔頭啊!
  “這是一個真正的魔頭!”寒潮族長心中凜然。他覺得這就是方源的本質,哪怕他沒有隨意大量屠殺過人命,即便方源現在正在做著知恩圖報的好事情!
  同時寒潮族長感到深深的無力。
  若是一個涉世不深的小年輕,他還可以藏匿自己的本意,偽裝成前輩,來指點他,教導他,讓他知道社會的復雜和某些黑暗的真相。
  但方源卻是什么都知道,幾乎一切都心知肚明。最令人無奈的是,方源的想法和別人完全不同!
  “他太有主見了,他太偏執了。他明明只有三轉修為啊,怎么敢?不可理喻,不可理喻!他是個瘋子,他是個狂人!他太狂妄了,他居然蔑視生死!!對啊……他連死都不怕,還有什么不敢的?世間的一切財富、美色、權利地位,恐怕都不比不上他自身心意上的一丁點的滿足!我還能拿出什么樣的東西,才能誘惑得住?”
  寒潮族長簡直要瘋了。
  他越想越明白,越明白就越方源這個人毫無畏懼,也不接受任何的誘惑。或許有一天,他能被誘惑,但這絕對是他自己想要被誘惑,這是他內心深處的一個真實的心意。
  人活在這個世界上,不容易!
  鮫人也同樣如此。
  別看寒潮族長這么位高權重,他更不容易。
  他頭上還有鮫人圣城的族老會壓著他,他底下有那么多的下屬,有的再勾心斗角,有的再覬覦他的位置。他子女成群,嗷嗷待哺,妻妾眾多,矛盾重生。一切的一切,都需要他監控,都需要他處理,都需要他安排。
  他貪腐,有錯嗎?
  沒錯啊!
  什么是貪腐?
  貪腐不過就是獲得更多的利益,而這些利益讓另外的利益既得者感到不公平。
  一塊蛋糕,原來分配的情況是這樣的,你一塊我一塊,現在我偷偷又拿走第二塊,你看著眼紅,你說你違背了曾經的分配的約定,你憑什么拿這么多?
  這就是貪腐。
  你以為支持圣女的大族老一方,就不貪腐嗎?
  多多少少都會有吧?就算大族老本人不貪,她的那么多的手下呢?她的子女呢?只是程度沒有寒潮族長這么嚴重吧。
  或者,就算大族老一方整體上上下下都不貪腐了。那他們也是高層啊,也是吃蛋糕的人,也是剝削他人的人。
  從這點本質上,大家都是剝削者,有什么區別么?
  一路貨色!
  所以,寒潮族長從未覺得過自己貪腐有錯,他只是想獲取更多的財富、美色、權利。
  他貪腐越來越多,逐漸過分配約定。但他不想停下來,心中的貪欲也令他停不下來。
  “不,不能說貪欲。應該說是理想啊!”多少次,寒潮族長在心中對自己如此高喊。
  有一個不是笑話的笑話——
  父親問兒子:你長大的理想是什么?
  兒子答:金錢和美女。
  父親給了兒子一巴掌!
  兒子又答:事業和愛情。
  父親微笑點了點頭!
  所以,事業和愛情是理想,金錢和美女(男)也是理想。
  所以,寒潮族長理直氣壯,自己追求財富、女色、權位、名利,有什么不對?
  你覺得庸俗?
  這都是理想!
  哪個人的人生不都充斥著這樣的理想?!
  寒潮族長打骨子里就喜歡這樣的理想,因為這樣的理想能鞭策他自己,同時也能誘惑其他人,令他們為各自的理想付出和犧牲,然后成全他寒潮族長!
  他貪腐,有什么不對,這都是理想!
  理想是需要實現的,是需要努力的。
  寒潮族長在第一次貪腐的時候,就明白他會有這么一刻,遭受其他人的反對,承受反噬。
  但這又如何?
  這是應該的,這是必然的,這是在實現理想的路上一定要經受的困難和痛苦!
  只要跨越這些困難,克服這些痛苦,寒潮族長就能實現自己的理想。
  放在眼前,只要他通過一系列的政治手腕,暗箱操縱、旁敲側擊,陳兵威懾等等,他就能實現自己的理想。
  在這方面,久居高位的寒潮族長相當自信。他的確有自信的資本,事實上若是沒有方源橫空殺出,他已經排擠掉謝晗沫,將自己的人推上圣女的寶座了。
  一旦如此,他就擊敗了大族老,成功地保住了自己貪腐來的勝利成果。
  今后再借助圣女傀儡,布幾個政策,美名其曰為了廣大的鮫人,為了整個圣城的前景。他將自己的黑錢洗白,將自己的貪腐合法化。
  到那時,誰還能說他貪腐?!
  但就在寒潮族長快要成功的時候,他失策,徹底挫敗了。
  因為他碰到了方源。
  方源這個人沒有“理想”!
  不,也不能這么說。寒潮族長堅信,他也很喜歡財富、美色、權位、名利,但他更喜歡的是依憑自己的心意活著!這才是他的理想。
  你要這么高大上的理想干什么?
  你這樣的理想,豈不是顯得我們這些絕大多數人很庸俗不堪,很平凡普通么?
  你這是在找死啊!
  寒潮族長對方源恨得牙癢癢,這種憎恨因為心底的某種秘不可查的恐懼,而更加強烈。
  寒潮族長恨不得把方源抽筋扒皮,恨不得他立即就去死!
  但他現在不能,現在是海神祭。
  最后一歌曲。
  謝晗沫和方源聯袂登臺。
  方源伴奏,謝晗沫的歌聲隨即飄揚而起。
  ……
  滄海笑滔滔兩岸潮
  浮沉隨浪記今朝
  蒼天笑紛紛世上潮
  誰負誰勝出天知曉
  ……
  人生起伏,就好像那浪潮,有高就有低。成敗勝負何必總是記掛在心頭呢?
  瀟灑、浪漫的情懷,一下子就讓聽者沉醉。
  ……
  江山笑煙雨遙
  濤浪淘盡紅塵俗世知多少
  清風笑竟惹寂寥
  豪情還剩一襟晚照
  ……
  豪邁氣概、灑脫不羈,紅塵中種種“理想”都會被浪花淘盡。就算是生命本身,也會隕落。又有什么大不了的?
  君子不役于外物,然物外,忘懷得失。
  命運無常,何必秉持性情,拋棄面具,找尋真我呢。
  我自有豪情,我自有寂寥。哪怕是生命中的夕陽,我也有我的精彩。
  眾人癡了。
  寒潮族長臉色慘白,渾身顫抖,他知道自己這一仗是輸定了!
  ……
  滄海笑滔滔兩岸潮
  浮沉隨浪記今朝
  蒼天笑紛紛世上潮
  誰負誰勝出天知曉
  江山笑煙雨遙
  濤浪淘盡紅塵俗世知多少
  蒼生笑不再寂寥
  豪情仍在癡癡笑笑
  ……
  我在世俗紅塵中摸爬滾打,我出世我入世。我過著我自己的生活,我按照我的心意活著,哪怕浪潮顛簸得我起起伏伏、上上下下、生生死死,我也從不感到委屈哀怨懼怕擔憂,我品味此中滋味,我仍舊會癡癡笑笑。
  我有真性情。
  我是真人!
  臺上,方源閉上雙眼,盡情地催動蠱蟲,琴聲悠揚。
  寒潮族長盯著他,一臉呆滯,口中不住地呢喃:“魔、魔頭啊……”
  謝晗沫唱得也癡了。她望向方源,美眸中帶著一種意蘊非凡的光亮,她在心中癡想:“這樣的瀟灑,這樣的人生,不就是自己向往的么?方源這個人能創出如此曲目,真的是有仙性!”
  今生。
  龍鯨洞天,鮫人圣城。
  海神祭。
  夏琳登場,第三歌。
  滄海一聲笑,滔滔兩岸潮。浮沉隨浪,只記今朝。
  蒼天笑,紛紛世上潮。誰勝誰負,天知曉……
  全場震撼,蘇怡一臉灰白,結局已經不言而喻。
  夏琳已經唱癡了。
  楚大師的形象,在這一刻,在她心中無限拔高,帶著風光霽月,帶著云霧縹緲。
  熟悉的旋律在方源的耳畔再次回響,現實和記憶這一刻在他腦海中交織。
  他曾經站在臺上伴奏,閉目微笑。
  他現在站在臺下觀看,眼蘊幽光。
  數百年滄桑,時光的偉力,改變了他,又似乎沒有改變他。
  他一直是古月方源。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