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660 我后悔了

“宿命……”龍公嘆息一聲,臉上涌現出深沉和復雜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他走了幾步,做到一塊山石上,又拍拍身旁的位置,示意洪亭坐下。
  洪亭也學著龍公,雙腿盤坐下來。
  “你看。”龍公手指著他正坐著的山石一腳。
  洪亭連忙看去,只見這處山石的旁邊有一小群螞蟻,它們正排成一隊,托舉著食物,朝巢穴歸還。
  “這就是宿命。”龍公繼續道。
  “啊?”
  “你再看。”龍公又手指向天。
  洪亭仰望天空,只見天空中漂浮著朵朵白云,形狀各異。
  “這也是宿命。”龍公又道。
  洪亭心中一動,若有所悟:“師父,你的意思是……”他說不下去,心中有所領悟,但一時間難以有語言表達而出。
  “螞蟻搬食,蜜蜂采蜜,清風吹拂,白云漂游,這時間萬物都有各自行進的路線。在我們看來,它們或許毫無規律,但其實都是根據天地的大道規矩而動的。”
  “你看日月,每一天日升月落、月升日落。你看人的生死,不管是什么樣的人,哪怕是仙尊魔尊,也都要死,都是從生向死。”
  “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宿命。”
  “我們每一個人,每一個生命,乃至每一塊山石,每一滴水,每一團火,既然在這個世間存在,就必有存在的意義和價值。善惡也是如此,沒有善,哪里來的惡?沒有惡,又何必談善?”
  “你急著鏟除薛屠刀,是沒有看清楚他身上的價值。天地既然要讓他存在,必然有他活著的理由。這就是宿命。宿命對世間的一切,都早有安排,只是這種安排我們都只能盲人摸象,看不清楚。”
  “看不清楚很正常。天地的規律,宇宙間大道,哪怕仙人窮盡一生,都無法盡數洞悉。我們太弱小,而天地太廣闊。我們應當敬畏天地,按照宿命的安排,各行其道,方能順天應命,造福世間。”
  “你的父母之所以結合,是宿命的安排,最大的意義就是將你降生于這個世界之中。”
  “你將來會成為仙尊,這也是宿命的安排。你要接受它,一步步登上巔峰,最終領袖天庭,為人間正道貢獻畢生。”
  “而你師父我,此生最大的意義就是教導你,指引你,走上正確的道路。我就是你的……護道人。”
  “你要相信宿命,認可宿命,它所做的一切安排都有它的道理。我們若是強行干涉、改變,必然會得到悲劇和悔恨。就像你提前要取走薛屠刀的性命,結果你殺了他沒有?”
  龍公搖頭:“并沒有。你雖然實力遠于他,但你會遇到各種意料之外的情況,所以最終你不僅沒有除掉他,反而還連累了無辜。”
  “現在你再回想看看,若是你聽從宿命的安排,在薛屠刀最虛弱不堪的時候,鏟除掉他,你還會遇到這些意外嗎?”
  “現在我告訴你,薛屠刀仍舊存在的意義,就是開啟這份蠱仙傳承,為王先驅,把這份傳承帶給你啊。”
  洪亭聽得懵了,他一動不動,仿佛石雕。
  兩股清淚從他的眼眶中,無聲地流淌下來,然后他哽咽道:“師父,我錯了。”
  “知錯能改善莫大焉,其實你剛剛的錯誤選擇也是宿命的安排。”龍公道。
  “師父,此言何意?”
  “我們都在宿命的安排之下,你以為你要打破宿命,其實你這份念頭都是宿命的布置。你不必內疚,應當體悟宿命的用心。你以為你的錯誤選擇,是毫無價值的嗎?不對。”
  “每一種錯誤對于少年的成長,通常都有著不可估量的價值。你若能從這個錯誤中汲取教訓,認知到宿命的存在,接受和認可它,那么這個錯誤就體現出了價值。那座山村的毀滅,就有了毀滅的意義!”
  說道這里,龍公深深地注視洪亭:“我的徒兒,你是個天資聰穎的好孩子、乖孩子,但是為師有一項擔心,你太重感情。如今你已有五轉修為,為師讓你考慮選擇何種道路升仙,恐怕你會選擇智道吧?”
  “師父,你法眼如炬,徒兒的確是這樣想的,徒兒感覺智道非常適合自己。”洪亭實話實說道。
  龍公緩緩搖頭:“智道,講究念、意、情。你太重感情,專研情感對你弊大于利。聽為師的,選擇宙道罷。當你縱觀古今,種種興衰榮辱,你就會明白一切的感情、風流,都會被時間沖刷個干凈。為師從宿命蠱中得到了啟示,宙道是最適合你的道。”
  洪亭微微張口,想要說什么,但最終點頭道:“徒兒謹遵師父教誨,就選擇宙道了。”
  龍公欣慰地點點頭:“這就好。為師乃是你的護道人,指引你走上正確的道路,便是為師存在的意義啊。”
  時光繼續向前流淌。
  洪亭選擇宙道,在龍公的保駕護航之下,成功地渡過了升仙劫,成為一名宙道蠱仙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洪亭上仙,那魔頭揚言要屠戮了整座城池,除非我將女兒嫁給他做妾。他可是高高在上的蠱仙,我們只是一群凡人。我們實在沒有辦法了,還請您念在我和您父親的交情上,出手除魔啊!”一位老城主找上門來,跪在地上,請求洪亭出手。
  洪亭認得出來,這位城主的城池和楓葉城很近,平時來往也很頻繁,的確是交情很深的。
  甚至就連這位城主的女兒,他也見過,童年的時候一起玩耍過。
  “老人家,你快快起身。這個忙我一定會幫,只是……”洪亭停頓了一下,“時機還未到。”
  老城主大喜過望:“既然上仙您答應了,老朽也就放心了。老朽相信上仙絕不會食言的!”
  洪亭等候良機,終于等到那魔頭蠱仙應當命絕的時刻。
  他果斷出手,輕輕松松地鏟除了魔頭。
  只是,老城主跪在地上,望著滿城的廢墟和尸體,悲哀大哭:“這天殺的魔頭,你終于死了!嗚嗚嗚,我的乖女兒,我的城民們,你們安心地去吧,你們的仇已經報了!!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徒兒拜見師父。不知師父召喚徒兒,有什么事?”洪亭來到龍公面前。
  “徒兒,為師察覺了宿命,飄花江將于此刻突大水,河流改道。為師令你你前往救人。且記,不得提前出手,必須是三天三夜之后,才能出手。”龍公仔細叮囑道。
  “是,師父。”
  洪亭來到飄花江畔,看著河水蔓延,無數生靈流離失所,溺亡的浮尸飄在泛濫的水面上。
  他強忍住自己的情緒,足足等待了三天三夜。結果他現,竟然不需要他出手,河水已經自行退去,許多地方已經露出泥濘的地面。
  一道野生仙蠱的氣息升騰而起,竟然就在洪亭的下方不遠處。
  近水樓臺先得月,洪亭輕而易舉收服了這只野生仙蠱:“好蠱蟲,竟然是七轉宙道蠱,正適合我用呢。”
  嗷嗚!
  被野生仙蠱的氣息,吸引來兩頭上古荒獸。
  洪亭面色鄭重,隱藏身形,待得這兩頭上古荒獸自相殘殺,一死一傷之后,他這才出手,將這兩頭上古荒獸一網打盡。
  “妙哉,妙哉。”望著戰場的痕跡,洪亭恍然大悟。
  “原來這就是宿命的巧妙安排。經過這兩頭上古荒獸的激戰,飄花江又擴寬了數倍,同時河道還被上古荒獸的血液浸染,變得厚重凝實。從此之后,飄花江的水災恐怕不會再有了。”
  “還有飄花江畔的這些土地,浸泡過江水河沙,滲透了無數生靈的尸骸精血,將會變得極其肥沃。未來遷徙到這里生活的凡人們真的有福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牛頭蠻魔,你放了我的父母,否則我會令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”洪亭怒視牛頭魔仙,雙眼簡直要噴火。
  牛頭魔仙一手一個,抓住洪亭雙親,哈哈大笑:“小子,讓你這么囂張,想除掉我?我成為蠱仙的時候,你還不知道在哪里吃奶呢!現在怕了吧?”
  洪亭投鼠忌器,氣得大叫。
  牛頭蠻魔連忙叫道:“你別過來,你別沖動!你不想要你雙親的性命了嗎?你再過來,我就把你父母的頭直接捏碎!”
  “你想要怎么樣?!”洪亭大吼。
  牛頭蠻魔獰笑一聲:“好說,好說。只要你把我的壽蠱還給我,我就歸還你的父母。若不然,我也沒幾天好活的了,就帶著你父母一塊死吧。”
  洪亭頓時愣在當場。
  按照宿命的安排,那兩只野生的壽蠱應當就是牛頭蠻魔之物。但洪亭念及父母雙親老邁不堪,將近生命極限,便瞞著龍公,將這兩只壽蠱奪走。沒想到竟被牛頭蠻魔找上門來,禍及雙親!
  一時間,洪亭臉色慘白,滿頭冷汗:“你那兩只壽蠱我已經都用了。”
  “我知道,給你父母用了嘛!”牛頭蠻魔卻不意外,“可是你是龍公徒弟,將來的仙尊,要入主天庭的。我不信天庭庫藏中沒有壽蠱。你取來三百年,不,三千年的壽蠱過來,我就放了你的雙親!”
  “這……”洪亭頓時陷入兩難之中。
  最終,一番周折,他終于將牛頭蠻魔打跑。但是他的雙親都傷重難返,即便用仙家手段,也治愈不好。
  “父親、母親,是我害了你們啊!若不是我為雙親找尋壽蠱,按照他們的年齡,還有好幾年可活的!”洪亭哭泣,跪在地上,無助至極。
  洪鑄卻帶著微笑:“我兒,生死有命富貴在天,人總歸是要死的,這個世間是有長生,但誰能永生不死呢?沒有!我們注定是要死的,不必為我們悲傷。恰恰相反,你應該為我們感到高興。我們夫婦能有你這樣的兒子,未來的仙尊,這是多么大的榮耀,將來必定因你而名垂青史。”
  洪夫人跟著道:“我的兒,好好聽你師父的話,做一個好人,要一身正氣。”
  二老雙手互握,一同沒了氣息。
  “爹、娘——!”洪亭仰頭嚎哭,聲嘶力竭。
  ……
  歲月在洪亭的眼眸中積淀輝煌,滄桑和成熟使得他越加富有男人的魅力。
  青山蒼翠,夕陽余暉。
  在晚霞下,他和柳淑仙第一次見面。
  雙目四對,他們雙方彼此都感受到了心靈的悸動,一種妙不可言的氛圍迅蔓延二人四周。
  一見鐘情。
  柳淑仙面露奇異之色,輕啟雙唇問道:“你是誰?”
  洪亭卻毫無意外之色,他微笑答道:“我是命中的夫君,我的名字叫做洪亭。”
  柳淑仙驚愕:“你便是未來的仙尊?”
  “不要意外,你我在這里相遇,都是命中的注定。”
  愛情,令洪亭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和幸福!
  他和柳淑仙雙宿雙飛,情投意合。就好像他們天生就是為對方而生的那樣,就好像是鎖和鑰匙,是天生的一對。
  他們游走五湖四海,他們在明月下暢談歡飲。他們默契至極,一個眼神就能表達自己的內心,并且將全部的心意傳達到對方的心頭。他們是真正的神仙眷侶,一同生活了成百上千年,在修行的路上兩人相互扶持,沒有一次爭吵,沒有一次惱怒。
  柳淑仙一路陪伴著洪亭,成為八轉,成為八轉巔峰,最終沖刺九轉至尊的境界!
  災劫難以想象,但最終洪亭仍舊成功了。
  龍公因此傷重,數位天庭蠱仙隕落,洪亭抱住柳淑仙漸冷的身體,淚水橫流。
  他緊緊地抱住柳淑仙,不住地道:“不要離開我,不要離開我,求你,我求你活下來!”
  “沒有用的,我身中災劫,此刻能彌留一絲魂靈,看你最后一眼,已經是天大的幸運了。我又豈能奢求太多呢。”柳淑仙笑道。
  “是我沒用,是我沒用!我來渡劫,卻連累了你!”洪亭垂,淚水滾滾。
  “不,洪亭。那樣的災劫,只有我這樣的特殊體質,才能去阻擋。你們就算付出全部身家性命,也只有失敗的結果。我能出生,擁有十絕體,和你相遇,都是宿命的安排。在你九死一生的那一刻,我忽然明白,我此生最大的意義就是保護你,替你阻擋災劫,助你登臨仙尊之位!現在……我做到了。”
  “不,不!仙兒,我寧愿不要這仙尊之位,我只想你活著,我只要你活著啊!”洪亭無助地嘶吼著,淚流滿面,渾身顫抖。
  “萬事萬物皆有定數,都有各自的宿命。洪亭,你不能這么想,你要好好活下去,你的宿命就是成為仙尊,領袖天庭,將正道的光輝照耀五域……你知道么,我一直期待著這樣的情景,期待著站在你的身側,陪伴你無敵天下,造福世間。可惜,我看不見了……”
  柳淑仙氣息漸消,徹底死去。
  洪亭垂,腰背深深彎弓,宛若老朽,濃重的陰影籠罩住他的面龐。
  這一刻,他像是失去了全部的生命的氣息。
  他凝如石像,一動不動。
  在他的仙竅中,殘余的天地二氣不斷匯聚,依照他此刻的心境,煉成一只八轉的仙蠱。
  這只蠱形如蜈蚣,渾身蒼白,仿佛紙質,蜈蚣有百足,但它的百足卻被百須取代。每一根足須,都是半透明,悠悠飄蕩,撓著人心,不斷地撩起人內心最深處的后悔之情。
  八轉悔蠱!
  “咳咳咳。”龍公吐出幾口鮮血,勉強起身,來到洪亭的身邊。
  “柳淑仙死得其所,所以收起你的悲傷吧,徒兒。這都是宿命的安排。如今的你已經成為仙尊了,九轉尊者,漫漫歷史長河中都是屈指可數啊。你的命還很長,你的使命才剛剛開始,我將退位,天庭還有五域兩天都需要你。洪亭,洪亭?”龍公輕聲喚道。
  洪亭緩緩地抬起頭,他沒有看向龍公,目光仍舊停留在柳淑仙冰冷的面龐上。
  他輕聲地道:“我后悔了。”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