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678 紅蓮真傳爭奪戰

“方源,我們又見面了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”鳳九歌的聲音從仙蠱屋中傳來,飽含感慨之意。
  “的確好久未見。”方源興嘆。
  時隔數年,方源再次和鳳九歌相遇,仿若老友見面,語氣不帶一絲火星。
  但兩人到底不是老友,說完這話,就都沉默。
  一時間,只有光陰長河的水聲,滾滾激蕩,滔滔向前。
  鳳九歌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方源的時候,那時的方源連蠱仙都未成就,只是一屆凡人,卻都得了狐仙福地。如今的方源,已經名傳天下,修為高達八轉,成長之速可謂歷史罕有,驚世駭俗。
  鳳九歌如何也成就了八轉,戰績越加彪赫,實力今非昔比,擁有八轉命甲仙蠱,明白自己護道人的身份,受到天庭大力的支持。
  方源曾經救過鳳九歌一命,鳳九歌也還了人情。因為陣營之分,鳳九歌追殺方源但屢屢失敗。多次交手的經歷,令方源和鳳九歌之間知己知彼,了解極深。雙方都忌憚彼此,又都從骨子里欣賞對方的能力和才華。
  “方源,你這個手下敗將,上一次在光陰長河之中讓給你逃了,沒想到你這一次還敢回來找死!”一個聲音傳出,打破短暫的沉默。
  說這話的人,身著湛藍星甲,容貌粗獷,身軀見狀,周身八轉氣息洋溢,此刻站立于鯊流撬上。
  方源只望一眼,便辨認出來,這是上一次就參與追殺他的人。
  不過上一次,他不知曉此人來歷,此刻卻早已打探清楚。此人也是從天庭仙墓中蘇醒過來,老牌資深的八轉星道強者星野望。
  方源又掃視天庭陣容。
  三旬子占據今古亭,望著方源眼瞳仿佛在噴火,滿臉仇恨之色。上一次方源利用光陰飛刃,斬殺了旬果子,導致四旬子的復活手段失效,如今只剩下三人。
  八轉蠱仙清夜和星野望同樣身份,掌管恒舟,面容沉凝。
  星野望站在鯊流撬上,對方源虎視眈眈。
  而鳳九歌則坐鎮三秋黃鶴臺,并未顯露真身。
  “四座宙道仙蠱屋、三大八轉蠱仙,還有以三旬子為首的諸多七轉,以及這座超級大陣……”方源估量著對方的實力。
  總體上,還是不錯的。
  因為天庭沒有明顯增派人手。想想也是,如今中洲地脈頻動,天庭除了維穩,重點都撲在九轉宿命蠱的修復上,牽扯了巨大的人力物力。
  對于天庭而言,方源絕不是最主要的敵人。天庭的大戰略中,并不包含方源。
  所以,紫薇仙子曾經在瑯琊福地中親口招攬過方源。
  天庭的目標是整個天下,是夢道的大時代,是人道正統的王霸地位。
  這是天庭的雄闊氣量!
  因此,天庭的重點至始至終都是徹底修復宿命蠱!
  況且,上一次方源狼狽逃竄,險死還生。之后,紫薇仙子又動用天庭底蘊,大肆收購宙道仙材,嚴重地干擾壓制方源。
  方源又一直隱藏行跡,就算是地脈頻動,翻起無數仙蠱仙材,都未現身出手。
  種種原因,令天庭并未往光陰長河中增兵。
  “當然,也有可能埋伏著其他力量?”方源冷冷一笑,不管怎樣,只要戰斗進行下去,天庭一方的底牌總會一一掀開的。
  吼!
  巨吼聲中,方源運用見面曾相識,再次化為太古年猴。
  年猴身軀如山,直撲最近的三秋黃鶴臺,那里正是鳳九歌坐鎮。
  “好個悍勇的魔頭,讓你星爺會會你!”星野望駕馭鯊流撬,速度驚人,主動攔截過來。
  方源踏水飛奔,猛地伸手一指,仙道殺招春剪飛出。
  春剪通體翠綠,飄飛迅捷靈動,體大如象,飛到鯊流撬面前忽然變小。
  星野望小小一驚,春剪殺招他已熟知,還有這等變化?
  變小的春剪猛地俯沖下去,接近鯊流撬前的拖撬巨鯊時,又在瞬間變大。
  咔嚓。
  一聲輕響,剪刀干脆利落地一合,就將一頭巨鯊的腦袋直接剪掉。
  咔嚓。
  又一聲輕響,又有一頭巨鯊掉了腦袋。
  星野望大驚失色,慌忙止住鯊流撬,再無法顧及阻撓方源,直想著如何招架春剪殺招。
  方源一招阻了星野望,迅猛似風,此刻已沖到三秋黃鶴臺前。
  仙蠱屋中,鳳九歌面色淡然,冷靜操縱。
  三秋黃鶴臺爆發出燦爛的光暈,擋住方源的進攻,一下子令他如撞鐵板,沖勢全無。
  方源化身太古年猴,獰笑一聲,伸出巨拳轟轟直搗。
  巨拳打在三秋黃鶴臺上,打得亭臺搖曳,磚瓦碎片四處翻飛,不斷后退。
  “這方源實力又有了突飛猛進!”
  “沒錯,至少他大大改良了殺招春剪和冬裘。前者忽大忽小,防不勝防,后者則和他的太古年獸變融合一體,猴皮如冰,猴毛似霜,防御厚重得驚人。”
  三旬子坐鎮今古亭,相互議論,臉上都有驚容。
  自從上一次方源狼狽潰逃,底牌盡數暴露,天庭一方就推算了他的種種殺招手段。沒想到這一次開戰,之前的推算都顯得過時了,方源改良的程度遠超天庭估料,打了天庭一個措手不及。
  不僅如此,方源顯然還對四座仙蠱屋有過許多推演。看他此刻輕易對付了鯊流撬,又將三秋黃鶴臺打得節節敗退,就可見一斑。
  方源智道造詣不俗,關鍵還是有智慧蠱暗中相助。天庭一方始終沒有算得到這一點。
  擁有智慧光暈的方源,憑借情報,推算天庭這四座宙道仙蠱屋的跟腳,大有斬獲!
  在上一戰中,方源暴露出了底牌,但同樣的,對于天庭也是底牌盡出,被方源悉數洞悉。
  蠱仙創造仙道殺招已極為不易,改良更添艱難。而仙蠱屋是什么?
  仙蠱屋便是無數仙道殺招的結合體。
  所以,改良仙蠱屋更是難上加難。
  方源能夠改良仙道殺招,那是因為他有智慧蠱。天庭改良仙蠱屋,沒有智慧蠱,難度更大,所以這四座仙蠱屋并無多少改變,幾乎維持現狀。
  方源上一次敗北,收獲良多,此刻對這些仙蠱屋都有應對之法。這也是他暫時放棄龍宮,選擇進攻光陰長河的緣由之一。
  “北角盡毀,無法回收蠱蟲。”
  “秋光罩被攻破三層,只剩下一層了!”
  “仙蠱秋光表面出現裂痕……”
  三秋黃鶴臺中數位蠱仙連連匯報,神情都帶著惶急。
  鳳九歌坐鎮主位,臉色卻依然一片冷靜。
  他沒有親自動手的任何跡象,因為他知道自己專修音道,在這光陰長河中根本無用武之地。唯有依靠宙道仙蠱屋,方能抗衡方源。
  鳳九歌暗道:“方源能壓制兩座仙蠱屋,但天庭一方還有其他兩座。這場大戰才剛剛開始!”
  方源一連串的猛攻,打得自己氣喘吁吁,三秋黃鶴臺雖然外表破碎不堪,但底盤未損分毫,只是損失大量的凡蠱而已。并且仙蠱屋中的那些七轉蠱仙,都在全力修復修補。
  一鼓作氣,再而衰,三而竭,三秋黃鶴臺捱過前期,方源猛烈的攻勢迅速減弱。鯊流撬上星野望已解決了春剪殺招,再度趕來。
  同時,今古亭、恒舟一左一右,形成圍殺的網。
  “方源,我倒要看看你如何對付得了我們四座仙蠱屋聯手!”星野望大吼著。
  方源眼看自己要身陷重圍,眼中精芒爆閃,忽然大笑一聲:“冰塞川,你還不出手?”
  他話音未落,冰塞川身形陡現,出現在今古亭的后面。
  “什么人?!”三旬子大為震驚,因為今古亭最擅長偵查,此次仍舊發現得了方源,卻發現不了冰塞川。
  冰塞川輕嘯一聲,雙掌猛地一推,瞬時寒風呼嘯,凍氣洶涌,將今古亭團團罩住。
  下一刻,整座今古亭被封印在一塊巨大的透明玄冰之中,三旬子在冰中一動不動,臉上凝滯著驚恐之情,栩栩如生。
  恒舟甲板上,一直面帶從容的八轉蠱仙清夜,終于變色:“這個仙道殺招是……現時冰封!你是巨陽仙尊時代的宙道大能冰塞川!”
  冰塞川專修宙道,最擅長靜止時間,宙道殺招多能模擬出冰道的威能效果來。他是八轉傳奇,戰力在巔峰一級,和厲煌相若。
  但如今厲煌被調走,只換來初入八轉的鳳九歌。最要命的是這里是光陰長河,就算是厲煌在此,不借助宙道仙蠱屋和冰塞川單打獨斗的話,也絕非是后者的對手。
  冰塞川醞釀多時,一出手石破天驚!他攻敵最弱,竟將一座宙道仙蠱屋直接封印,排除戰局。
  “好身手!”方源也不禁贊嘆一聲。
  冰塞川看了一眼清夜:“在下正是長生天的冰塞川,沒想到這個時代還有人能認得出我。”
  他說這話時,面泛微笑,手下卻毫不含糊,再撲恒舟上的八轉蠱仙清夜。
  方源有了冰塞川的幫襯,一時間竟將天庭剩下的三座仙蠱屋都壓入下風!
  下一刻,第五座宙道仙蠱屋出現。
  這是一座門樓,結構簡單卻形制華美,門柱赤紅之色,十分喜慶。門匾上兩個大字金光燦爛——年關。
  七轉宙道仙蠱屋——年關門樓!
  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