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682 殺戮開始

中洲界壁內。
  “走,快走!”
  “跟上來,千萬不能掉隊了。”
  一群西漠的蠱師,一邊吶喊,一邊狂奔。
  在他們的背后,大地裂開,像是巨獸張開口,欲擇人而噬。
  “啊——!”
  “救我!!”
  慘叫聲中,隊伍后面的一小撮人落到地溝當中,他們大多數都會摔得粉身碎骨。即便僥幸留有一口氣,也會兇多吉少。
  “爹,我要支持不住了!”張平還是一個少年,剛剛晉升成二轉蠱師,此刻他滿臉惶急,空竅中的真元已經消耗得干涸。
  “糟糕了。”張全是三轉蠱師,此刻滿頭大汗,他已經竭盡全力,催發的殺招不僅帶動自己,還帶著兒子張平疾奔。
  張平若是沒有真元,張全施加在他身上的殺招也就無效了。到那時,張平速度暴降,張全也無能為力,只能看著自己的親身兒子墜落萬丈深淵。
  “怎么辦?”張全無能為力,焦急無比。
  他心中非常悔恨,早知道這樣,自己就不該帶兒子過來參加中洲煉蠱大會!
  他之前是看在兒子擁有煉道天賦,就想要帶他來見識見識,鍛煉鍛煉他的能力。沒想到在穿越界壁的時候,碰到了地脈動蕩。
  就在張全、張平兩父子快要絕望的時候,忽然眼前驟然清明。
  張全楞了一下,反應過來,原來他們已經穿過了中洲界壁,正式來到中洲了。
  地脈震蕩不定,除了產生地溝,翻出大量蠱材、蠱蟲之外,還導致了五域界壁的不斷縮減。
  現在,蠱師們穿越兩域界壁所需要的時間,連之前的一半都沒有了。
  “但這又有什么用?”張全深深嘆息。
  張平真元、體力盡數耗盡,只好由張全背著,但如此一來,兩人速度暴降,眼看著就要被地溝吞噬。
  關鍵時刻,忽然一道奇光迸出,籠罩住幸存的蠱師們,帶著他們遙遙飛升上空。
  地溝在他們腳下一路向前開去,很快他們的下方就形成了萬丈深淵。
  直到他們穩穩地落到地溝邊緣,這群蠱師身上籠罩的奇光這才緩緩消散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是什么人救了我們?”
  “這樣匪夷所思的手段,一下子救下了我們所有人,恐怕是蠱仙大人出手了!”
  蠱師們劫后偷生,非常興奮,口中議論紛紛。
  在他們看不見的蒼穹高處,一位靈蝶谷的蠱仙帶著善意的微笑,收回關注這群蠱師的視線。
  蠱仙迅速飛走,繼續巡視。
  中洲煉蠱大會已經開始了,這些天來從其他四域,陸續趕來大量的蠱師。
  蠱仙乃是中洲十大古派的成員,接到門派強制任務,讓他來巡視這一片地域,防止魔道生事。
  和他同樣任務的,還有很多蠱仙。這些人大多來自十大古派,也有其余門派,還有被十大古派收攏的奴隸蠱仙,以及一些親近十大古派的散仙。
  這一次,天庭舉辦中洲煉蠱大會,戒備之森嚴,是史無前例的。
  張全、張平這支隊伍僥幸獲得蠱仙的援手,逃得一命。
  正式進入中洲后,他們稍稍休整了一下,就前往附近最近的報名地點。
  中洲煉蠱大會的報名點有很多,平均分布在中洲的各個地方。
  幾天后,張全、張平和一些相同目的的蠱師,來到了蝎針門。
  這個門派只是普通勢力,最擅長豢養和運用蝎子形狀的蠱蟲,最著名的便是蝎針蠱。這是一種攻伐用的蠱蟲,一旦催動,就能射出蝎針。蝎針尖銳,射速飛快,并且還帶著毒素,很不好惹。
  蝎針門早已布置妥當。
  張全、張平父子走入報名的大殿內,只見里面幾乎是塞滿了人。
  有很大部分,都是中洲的本地人,還有一小部分就像他們一樣,來自西域。
  蝎針門所處的位置,就靠著西漠,所有常有西漠的蠱師前來報名。
  中洲煉蠱大會吸引了無數的蠱師前來參與,每一屆都是如此的盛況。
  按照流程,張全、張平被帶入偏殿,參加考核。
  考核的內容只有四道試題,并不簡易,但也不困難。考察的都是煉蠱的基礎技藝。有一定經歷的蠱師,往往都能通過,濫竽充數的人會被刷下去,省得浪費人力、物力。
  張全、張平父子不出任何意外,都通過了考核,然后成功報了名。
  走出大殿時,他們的手中各自都握著一張令牌。
  令牌上是參加大比的人的名字,還有門派、流派、于何時何地報名的消息記錄。
  蠱師報名的時候,名字可以隨意起,流派、門派也可都保密。
  正是因為這樣的寬容,使得每一屆中洲煉蠱大會,都有大量的散修、魔頭,乃至蠱仙隱姓埋名前來參與。
  “報名一次,就要一百塊元石,這也太貴了。”張平收起令牌,抱怨道。
  “所以這一次你更要好好表現,不要浪費了我們的付出。”張全望著張平的目光中,飽含淡淡的期待。
  “嗯。”張平用力地點點頭,“哦,對了,爹,我看到不少中洲蠱師直接報名,根本不用參加考核啊。”
  張全笑道:“這些人都在上一屆的煉蠱大會取得過名次,因而可以直接參加煉蠱大會。”
  “那爹你不也取得過上一屆煉蠱大會的名次嗎?你為什么還要交這冤枉錢?”張平不解地問道。
  張全微微搖頭:“那是因為我不是中洲的人,只有中洲蠱師才有這個免試的待遇呢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張平點頭。
  這明顯是偏向于本地人,有不公平的地方,但年輕的張平很快就接受過來。
  畢竟這里是中洲人的地盤,大會也是中洲勢力舉辦的,照顧一下自己人難道不應該嗎?
  而且這種小小的不公平,一點都不過分。因為報名前的試題,只要有著煉道造詣的蠱師,都能通過。
  “煉蠱大會終于開始了。”天庭中,龍公運用偵查殺招,關注著中洲各地的報名景象。
  此時,他的臉色還帶著蒼白,因為爭搶龍宮所受到的傷勢,并未好轉多少。
  “這一場煉道大會最為關鍵,紅蓮啊,你知不知道,這次煉道大會之后,宿命蠱就要徹底修復了。”龍公的眼神忽然迷惘起來,過往的一幕幕情景,悄然浮現在他的心頭。
  “春秋蟬?你居然設計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仙蠱來,洪亭,你究竟想要干什么?”得知了隱秘,龍公立即找到紅蓮仙尊洪亭。
  洪亭捏著雙拳,對龍公道:“師父,我已經說過了,我要復活他們,讓一切重來。”
  “你!”龍公手指著洪亭,被氣得渾身顫抖。
  洪亭低下頭:“師父,你要罵就罵吧,要打就打吧,但我是不會放棄的!”
  龍公怒視洪亭,卻未打罵,而是在沉默良久后,忽然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:“洪亭,我的徒兒,你真的是太天真了。縱然你是仙尊又能拿宿命怎樣?你去試吧,我不阻止你。你必將收獲失敗,但愿失敗得多了,能讓你清醒過來。”
  許多天后。
  “師父……”洪亭帶著一身的傷痕,神情卻很振奮,來到龍公面前,“我終于發現了唯一的希望,我就要成功了,我一定會成功改變宿命!”
  “怎么可能?!”龍公一萬個不信。
  “我靠的是它——愛情蠱。這還是我從《人祖傳》中得來的啟發。書中記載:愛情也是宿命的一部分。既然如此,愛情也便能改變宿命!”洪亭越說越興奮。
  龍公驚怒無比:“大逆不道,大逆不道,洪亭,不要忘了你的身份!你是正道的仙尊,卻想著要篡改歷史,你知道你如此恣意妄為,會造成何等難以想象的惡果嗎?”
  “師父啊!”洪亭猛地仰起頭,目光灼灼地看著龍公,“你還不明白嗎?”
  “明白什么?”
  “時代已經不一樣了啊!人心也變化了。我們這一代人,需要的不是束縛……”
  洪亭還未說完,就被龍公粗暴打斷:“夠了!你竟然說宿命蠱是一種束縛?洪亭,適可而止吧,再這樣下去,你會墮入魔道!為師……為師可不想對你大義滅親啊!!!”
  深呼吸一口氣,龍公目光重復清明。
  心中的記憶已經都收拾回去,龍公心中卻還有一股自責的情緒殘留著。
  “紅蓮啊……你始終不明白。”龍公喃喃輕語,“不管時代如何變化,宿命蠱都是我們人族的保護傘。你為了個人私情私欲,而置人族大局不顧,是我教導之誤啊!”
  “你是我的徒弟,你犯下的錯誤,我這個做師父的,為你彌補。”
  “我的時間已經所剩不多了。”
  “但是沒有關系,足夠將宿命蠱徹底修復了。”
  “我絕不會允許任何人,來破壞這一次的煉蠱大會!”
  轟——!
  與此同時,蝎針門陡然發生驚天爆炸,無數參加煉蠱大會的蠱師們瞬間死傷無數。
  煙塵滾滾,一頭上古荒獸年蛇在蝎針門的廢墟中,仰頭嘶吼。
  望著上古年蛇繼續肆虐屠戮蠱師,方源冷笑著離開此地。
  以定仙游為核心的仙道殺招發動,帶著他立即前往下一個地點。
  天庭要修復宿命,就需要舉辦煉蠱大會來獲得成功道痕。方源怎可能如此輕易地,讓天庭如愿以償呢?
  無情的殺戮開始了。
  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