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684 三人成虎

方源懸浮在空中,像是在暴雪天氣一動不動地站了一炷香的時間,身上積著一層白色的雪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遠看的話,又好像是披著一層厚實的狐皮毛衣。
  這是改良過的宙道殺招冬裘!
  方源的防御殺招有不少,最強大的當然要數逆流護身印,但因為逆流河已經將近干涸,這招幾乎不能再用了。
  除此之外,方源還掌握了閻帝、冬裘、血染征袍、紫念光護、發甲、獅毛甲、卜卦龜變化、鬼官衣等防御手段。
  發甲、獅毛甲只是凡道殺招,雖然方源曾經用過一段時間,比較實用,但早已淘汰。
  紫念光護是紫山真君的手段,曾經在大戰中,防御住龍公的拳頭,威能當然不容小覷。不過方源只是掌握了這個殺招,并沒有修行,缺乏關鍵仙蠱。
  血染征袍,則是方源的手段,曾用來過渡。雖然核心仙蠱已是七轉,但是七轉層次的殺招還是上不了臺面的。
  卜卦龜變化也能算得上是一種防御手段,但同樣的原因,只是上古荒獸的卜卦龜摻和不了八轉間的大戰。
  鬼官衣來頭很大,是幽魂魔尊設計出來,專門防備智道推算用的。
  結合了鬼官衣、魂獸令、鬼不覺的閻帝殺招,防御驚人,可以用來和八轉對戰。
  但是防御威能終究還是不如冬裘殺招。
  閻帝本身是一個綜合的,全面的手段,攻防一體,搭配閻羅子,群戰威能驚人。
  而冬裘殺招則專注于防御,并且方源吞噬夏槎仙竅,導致宙道道痕暴漲,乃是最多的道痕,極大地增幅了冬裘殺招的威能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經過前一段時間的改良,冬裘殺招的防御威能比之前還要出色許多!
  在不能運用逆流護身印的情況下,冬裘殺招成了方源的替代之物。
  轟轟轟……
  三位中洲八轉輪番針對方源狂轟濫炸,方源不閃不避,依靠冬裘殺招,盡數將所有攻勢都遮擋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殺招?”
  “好像是夏槎的冬裘……”
  “怎么可能?夏槎的冬裘可不是這樣。”
  三位八轉神情各異,暗自交流,為冬裘的防護威能感到吃驚不已。
  隨后,他們都將各自的目光轉移到周雄信的身上。
  這三位八轉,分別來自于中洲十大古派,而周雄信不同,他是天庭成員,最近剛剛蘇醒。
  周雄信已經催發出了仙道戰場流言籠,在這個戰斗環境中,壓制其他所有的流派,只增幅信道!
  方源的冬裘殺招被壓制,三位八轉的攻伐手段也同時被壓制。
  三位八轉看向周雄信的同時,方源則在打量著這處仙道戰場流言籠。
  流言籠由無數的銀白文字組成,這些文字有的大如車馬,有的細小如蟻,它們交織在一起,組成一個巨大的圓球,將方源和其他四位八轉罩在當中。
  因為字和字之間有著縫隙,所有整個圓球似乎和外界還有勾連,并不是完全閉合的樣子。
  方源眼中有著一抹凝重。
  至尊仙竅內,他的宙道分身正沐浴在智慧光暈中,積極地推算著這座仙道戰場的奧妙。
  但是關于信道,方源一點都不擅長。
  若是宙道、煉道的仙道戰場,方源憑借宙道、煉道準無上境界,破解起來分分鐘的事情。但是面對信道,他就有點茫然了,只有依靠智慧光暈硬生生地去推算了。
  不得不說,天庭派遣出信道蠱仙周雄信來對付方源,是一個明智的舉動。
  換做其他的蠱仙強者,只要方源見過的,他都配備了一套應對的手段。但是眼前的周雄信,方源卻是第一次見到。
  周雄信一身白袍,方形臉,一臉正氣,體格強健。
  能夠成為天庭一員的,都是八轉中的精英、強者。別的不說,單單剛剛的那一記流言籠,妙不可言,速度奇快,乃是方源見識中第一迅猛的仙道戰場殺招!
  “方源,你既然被我困住,就別想活著出去了。你造了如此多的殺孽,多少無辜的性命慘死在你的手中!現在,就讓你好好品嘗一下你自己造成的惡果吧!”周雄信義正言辭,周身氣勢勃發,連續催發出兩記仙道殺招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人言可畏!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三人成虎!
  頓時,整個流言籠的每一個銀白文字,都開始綻射出璀璨的光輝。
  濃郁的光輝仿佛變成了流水,逸散漂流在空中,不斷流轉,然后匯聚。
  隨后,從銀色的流光中,蹦跳出一頭頭的銀白猛虎。
  虎群襲來,方源身形猛地電射而出,反沖上去。
  力道大手印!
  方源沖到銀虎面前,試探一擊,結果大手印只是阻了一阻,就被銀虎一頭撞破。
  方源眉頭微挑,銀虎實力相當不俗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春剪!
  碧綠色的剪刀風一邊飛去,靈動非凡。所到之處,剪刀開合不斷,銀虎不是頭顱掉落,就是被攔腰剪斷,尸體化為一蓬蓬的銀白瑣碎的光芒,四下迸濺飛散。
  春剪殺招勢不可擋!
  周雄信眼中閃過一抹異色,心中暗凜:“和情報上似有差別。自從紅蓮真傳爭奪戰后,方源的春剪殺招似乎又改良過了,威能上漲了至少兩分!”
  周雄信乃是信道蠱仙,對于一絲一毫的變化和端倪,都能注意并且迅速采集。
  “春剪殺招在夏槎手中,數百年都沒有變化,到了方源手中卻是一變再變。方源的智道造詣真的就這么強?或許他的宙道境界也不俗得很,畢竟這可是八轉殺招,要改良它可不容易!”
  周雄信暗暗心驚。
  眼下還是在流言籠的壓制下,春剪殺招仍舊是神擋殺神、魔擋殺魔,一時間不知多少銀白猛虎被它剪斷。
  不過,周雄信并不慌亂。
  “場面仍舊在我的掌控之中,慢慢的,你就會嘗到厲害了,方源啊。”周雄信心中冷笑。
  片刻后,方源的眉頭微不可察地皺了一皺。
  “銀白猛虎源源不斷,它明顯是和這記流言籠戰場一體,不管殺滅多少,都還會再生!”
  “而且,更關鍵的是,這些銀虎在不斷地變強!”
  “古怪……”
  一般而言,銀白猛虎這類手段,是依靠數量的優勢來對敵人展開消耗戰。
  但銀白猛虎不斷增強的幅度和速度,都很驚人,超出了這類手段的正常界限。
  之前春剪殺招勢不可擋,但現在卻是顯得有些疲累不堪的樣子。銀白猛虎不僅更加強硬,而且靈活敏捷得多,春剪之下時常逃得性命,令春剪剪空。
  這時,宙道分身終于推算出了一些成果。
  方源望向周雄信,開口道:“原來如此,這是信道手段和人道手段的結合!你是利用了整個中洲的民怨,來施展此招的吧?就像之前的千夫所指殺招一樣。”
  周雄信不禁眉眼一跳,方源這么快就發現了其中的奧妙,令他心頭猛震。
  “既然你看出來了,也就無所謂隱瞞了。不錯,這殺招的根本在于元始仙尊的手段,整個中洲的民意都被調動過來。”
  “方源,你恣意屠殺了這么多的人,民意沸騰。一個凡人的力量雖小,但千千萬萬的力量疊加起來呢?這種力量大到你難以想象的程度。”
  “所以,盡管掙扎吧,你是絕敵不過萬眾一心的民意的。這是你一手早就的惡果,你是自食其果!”
  方源沉默。
  他開始對流言籠本身,展開狂轟濫炸。
  但是這記仙道戰場,在沒有探查出運轉的奧妙之前,就算是他動用了落魄印,都收效甚微,反而白白浪費八轉仙元。
  與此同時,在中洲某處。
  “方源被困,恐怕是被困在某個仙陣,或者是仙道戰場之中。我對他的感應已經變得相當模糊,幾乎要斷絕了。”沈從聲吶吶地道。
  他是東海八轉蠱仙,超級勢力沈家的太上大長老,修行音道。
  方源在東海覬覦龍宮時,不知不覺著了他的偵查手段。到現在,哪怕是被困在流言籠中,沈從聲都能察覺到方源的一些動向。
  “從聲兄臺的偵查手段,令老夫不得不佩服。”一旁,宋啟元滿懷感嘆之色,“想當年,我可是被從聲兄盯著不放,遭了不少罪呢。”
  “哈哈。”沈從聲笑起來,“那是年輕時候的事情,誰讓你這小子賊溜,偷偷地取走了傳承,讓我們費盡辛苦,卻都兩手空空呢。”
  “方源出手,阻撓煉蠱大會,是預料中的事情。畢竟他和天庭一直都有深仇大恨呢!”
  “是啊,從數年之前,他就和天庭在寶黃天中各自揭短呢。”
  “天庭想要修復宿命,就算他是天外之魔,也絕不想讓天庭功成。那樣一來,天庭的優勢就太大了。”
  周圍的蠱仙開口附言,也有人一臉冷漠,無動于衷。
  放眼望去,這些蠱仙竟都是八轉!
  宋啟元、青岳安、沈從聲、張陰、容婆、石淼等等,陣容之強大,前所未見!
  “好了,這樣的情況不是很好嗎?方源不是好東西,他和天庭對掐起來,各自牽扯精力,我們就少了許多變數了。嗯……龍宮就在附近,不會錯了。”沈從聲一直走在前方,領著路。
  原來,龍公在東海搶奪走了八轉仙蠱屋,令東海諸位八轉大失顏面。
  趁著這一次煉蠱大會,這些人居然暗中聯合起來,要找回場子,再奪龍宮!
  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