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689 萬眾一心

中洲,地氣石林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噗噗噗
  一股股澎湃的地氣,從石林內的地洞中噴涌而出。
  一棵棵石柱,有大有小,小的如竹筍,大的仿佛古木參天。
  西漠土道蠱仙石敢當遠遠打量著地氣石林,神情有些復雜。
  這片地氣石林產出海量的土道修行資源,其中有一項圓坤石,乃是石敢當苦苦需求之物。
  可惜的是,這種圓坤石在寶黃天中,從未被大量地販賣過。因為掌管這里的乃是中洲十大古派之一,他們內部就需要圓坤石。
  “寶黃天中,我不惜抬高價碼,這里的蠱仙仍舊毫不松開,甚至還把我挖苦一通。呵呵,如今我搗毀這里,將圓坤石盡數取走,也算是報了當日之仇!”
  石敢當深呼吸一口氣,陡然間氣勢勃發,直沖云霄。
  仙道殺招天降三山!
  轟!轟!轟!
  三座大山接連從高空砸落,砸破石林的時候大陣。大半的石林都因此被大山碾碎成渣。
  石敢當半點都不心疼,他大口喘息幾下,臉色蒼白地奔赴現場,將石林廢墟中的圓坤石等等諸多仙材,掃入自己的仙竅之中。
  中洲,靈滸泉。
  “何方宵小,膽敢覬覦這里?我已經發現你了,還不現身?”鎮守在這里的,乃是古魂門的七轉蠱仙強者楊峰。
  他狼背蜂腰,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股彪悍勇猛之氣。
  他有一頭白色短發,一對金瞳閃爍著銳利的光芒,穿著勁裝武服,腰間系著藍銀腰帶,小腿小臂都有燦銀鎧甲。
  靈滸泉不同尋常資源,十分獨特,古魂門特意派遣楊峰鎮守,不想有失。
  楊峰的喝斥聲中,一位蠱仙慢騰騰地走了出來。
  他是一位老者,駝背弓腰,守住拐杖,蹣跚而來。
  楊峰冷哼一聲:“老頭兒,這么大的年紀,就應當好好珍惜你所剩不多的日子。還這么想不開,來我這里找死?”
  蠱仙老者嘿嘿一笑:“沒辦法啊,老朽想求一些靈滸泉水。”
  楊峰冷笑:“這泉水我古魂門上下的太上長老們都不夠自用,談何給你?”
  蠱仙老者深深嘆息一聲:“既然如此,那老朽就只好親自出手搶奪了。”
  楊峰仰頭,哈哈大笑:“老頭兒,你膽量不小,敢對我出手!你叫什么名字,報上名來!”
  蠱仙老者笑了笑,意味深長地道:“老朽的名字,早已經記不得了。不過他人多是稱呼我為忘道人。”
  “你就是忘道人?!”楊峰雄軀一震,眼眸中閃過一抹驚色。
  然后他神情微楞:“等等,你說你叫什么?”
  蠱仙老者沉默,仍舊站在原地,只是看著楊峰微笑。
  楊峰神情恍惚,看著蠱仙老者,深深皺眉:“你是誰?來這里做什么?”
  片刻之后,忘道人取走靈滸泉水,楊峰望著他漸漸遠去的背影,反應過來:“你是誰?鬼鬼祟祟,給我站住!”
  忘道人消失無蹤,楊峰望著干涸的靈泉,驚怒交加,疑惑重生:“該死,究竟是誰盜取了靈滸泉水?我嚴加防范,對方是如何動手的?!”
  “不行,我得趕緊匯報門派。”但下一刻,楊峰又愣住,“我要干嘛來著?”
  “哦,對了,我是接了任務,鎮守這片靈滸泉,不能讓外人得逞!”
  “哼,有我楊峰在,我倒要看看哪個不開眼的來這里找死。”
  中洲,群山之中。
  一場爭奪戰,中洲十大派的蠱仙含恨撤離:“你們幾個給我記住!”
  “快滾吧,手下敗將。”蕭虎癡冷笑一聲,隨后便看向身邊之人,目光宛若冷電。
  在一旁,站著一位北原蠱仙。
  他瘦可見骨,一身皮膚皺皺巴巴,緊貼骨骼,皮上青筋密布,根根可見。
  他正是北原魔道七轉皮水寒。
  不久前,他和蕭虎癡同時看上此次資源,聯合出手,趕跑了鎮守這里的中洲蠱仙。
  只剩下他們兩個,氣氛頓時微妙起來。
  “這位仙友,你說這處資源該怎么分?”蕭虎癡假客氣道。
  皮水寒冷哼一聲,沒有絲毫猶豫:“你也可以滾了。”
  蕭虎癡楞了一下,怒極反笑:“我乃西漠蕭家的七轉強者,你是誰,目光如此短淺,性子卻很狂嘛。”
  “廢話真多。”皮水寒臉色不屑,悍然出手,直撲蕭虎癡。
  蕭虎癡臉色頓沉,毫無畏懼,殺向皮水寒。
  兩人對拼十多個合,蕭虎癡漸漸支撐不住,正在這時,蕭十讓的身影從天邊出現。
  蕭虎癡大喜過望,連忙匯合蕭十讓,聯手對付皮水寒。
  但片刻之后,蕭虎癡、蕭十讓雙雙撤退,憤恨而走。
  “這人究竟是誰?為了這么點修行資源,拼斗起來連性命都不顧了?”蕭虎癡暗暗咬牙。他也是勇猛之人,是西漠超級勢力蕭家的七轉悍將,但在戰斗中卻見識到了皮水寒的瘋狂,一直被壓在下風。
  “如果我沒有認錯,他就是北原魔道蠱仙皮水寒了。”蕭十讓神色平淡地道。
  蕭虎癡楞了一下:“原來是北原的蠻子!難怪算了,中洲資源這么多,不必和這等人物無謂爭斗。”
  時間推移,地脈震動,五域界壁一直在不斷消融。
  地脈的融合,帶給中洲的震蕩,遠遠不如蠱仙的四處劫掠。
  廣闊的中洲,一片錦繡山河如今卻是滿目瘡痍,八方烽火。
  像是忘道人這種,只是取走資源的行徑,還好一些。但大多數的蠱仙動起手來,都類似石敢當,直接摧毀資源點,用意十分歹毒。
  數日后。
  天庭。
  “可以了。人意的積蓄,已經足夠。”大殿中,正元老人忽然開口。
  紫薇仙子聞言,頓時心中松了一口氣,神情振奮幾分。
  這些天來,無數的壞消息不斷傳來,中洲各處皆損失慘重,令紫薇仙子心中壓力重重。
  “哦?那就請正元仙友施為罷。”龍公的面色則仍舊一片平靜淡漠。
  正元老人點點頭,顫顫巍巍地站起身來,隨后一股磅礴浩蕩的氣勢,從他身上陡然爆發!
  仙道殺招萬眾一心!
  積蓄的人意迅速消耗,很快就所剩無幾。
  與此同時,整個中洲的蠱仙、蠱師、凡人身上,都泛起一層光暈來。
  光暈一閃即逝,仿佛是一個幻象。
  但中洲中人很快都發現了奇妙之處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意思?”
  “好奇妙的感覺!”
  “仿佛和周圍的人都緊密地聯系起來,我好像能直接感知到其他人的心意!?”
  驚奇過后,人們很快發現萬眾一心的奧妙,就是能將所有人彼此勾連,相互之間能探清心意。
  因為被襲擊的恐慌,親朋好友死亡所帶來的痛苦和仇恨,對身家性命的擔憂,對未來前途的期盼
  從未有這么一刻,中洲中人的心緊緊地聯系在一起。
  “你是何人?為何對我們懷著如此恐怖的惡意?!”一處大比場地中,一位北原蠱仙被發現。
  他就像是黑暗中的火炬,真正的心意無法隱藏,被眾人獲知。
  他容顏俊秀,一身白袍,身材單薄,生氣濃郁。
  正是北原七轉魔道蠱仙自在生!
  “好厲害的人道殺招!即便是我如此偽裝,都被直接發現了!”自在生壓住震撼之情,對周圍的人露出一抹獰笑。
  鎮守這里的數位七轉強者現身,將自在生團團包圍。
  “你偽裝身份,參加煉蠱大比,是想獲取成功道痕?你離開這里吧,主動離開,我們不會為難你的。”為首的蠱仙開口道。
  自在生笑了起來,對首領道:“原來你真的在這里,總算我沒有白跑一趟。”語氣中,殺意騰騰。
  為首的蠱仙疑惑:“你是誰?我和你有何冤仇?”
  “哼,原來你早已忘了。但是我沒有忘!當年你剿滅陳家,今天陳家后人來取你性命了!”自在生猛地爆發,殺招催動起來,正是他的招牌手段千解。
  半個時辰之后,自在生拖著殘軀,帶著淚大笑著飛去天際。
  所留下的大比之地,已無任何人存活。
  另一處大比場地。
  “這位仙友,還請出來一敘。”鎮守的蠱仙語氣客氣,態度緩和。
  “被發現了么”南疆隱仙鄭青,搖了搖頭,主動配合,走出場外。
  “我沒有惡意,只是想領略一下中洲煉蠱大會的滋味。畢竟這很可能是最后一屆了。”鄭青苦笑著道。
  他是南疆隱修,意外獲得了一道元蓮真傳,故對于中洲并無多少敵意。
  鎮守的蠱仙點頭:“通過萬眾一心,我們都能感知到你的心意。但很可惜,此屆大比仙友你是不能再繼續參加了。”
  “我明白了。”
  “仙友若有意,不妨留下來,我們之間也可交流一番。”
  “這就不必了。”鄭青搖搖頭,悄然離開。
  有人鬧得天翻地覆,有人則客氣立場。但不管怎樣,萬眾一心殺招玄妙非凡,通過它甄別敵我十分有效。
  隱藏在大比內部的不安定因素,都被剔除出去,令中洲一方再無內部的隱憂。
  龍公堅定戰略,在嚴防死守中,時間流逝,終于迎來此屆煉蠱大會的決賽。
  “這是最后的機會,還沒有人出手嗎?他們究竟在等什么!”方源咬牙,只能無奈地坐視天庭接近成功。
  但長生天方面,一直都沒有消息。
  “是時候了,該我們動手了!”而在中洲某個角落,武庸忽然現身。
  在他身后,是南聯的諸多蠱仙。
  武庸目光掃視一圈:“諸位,局勢如此,我無需多說什么。絕不能讓宿命蠱被天庭徹底修復,否則天庭的優勢就太大了!”
  “跟緊我,讓我們搗毀不敗福地,奪走所有的成功道痕,讓天庭功敗垂成!”
  “我等必緊隨盟主大人左右!!”南聯諸仙齊聲應和,士氣沖霄。
  完美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()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