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2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2)     

蠱真人690 南仙眾志

“不好,以武庸為首的大批南疆蠱仙,忽然出現在了不敗福地附近!”天庭大殿中,紫薇仙子陡然變色驚呼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“哦?終于出現了么。”龍公淡淡一句,仍舊坐定主位,毫無動容之情。
  紫薇仙子深呼吸一口氣,眉頭緊皺,感受到了不同尋常的壓力。
  因為南疆蠱仙此次行動,非常團結,和之前的那些四域蠱仙四處散開作亂不同。最關鍵的是,他們沖擊的目標非常重要,正是不敗福地!
  若是不敗福地被攻陷,那對天庭而言就太糟糕了。因為之前付出如此慘重代價,才強行舉辦的煉蠱大會,一切的成果都要被南疆諸仙截下。
  “稍安勿躁。不敗福地的位置被泄露,也是我們預估的情況之一,為此我們早已經在附近布置了超級仙陣。如今大局的主動權仍舊掌握在我們的手中,一切都按計劃進行。”龍公吩咐道。
  紫薇仙子恭聲應命。她催動手段,大殿中立即浮現出不敗福地的情景。
  隨后,她猶豫了一下,暗中向武庸傳達消息去:“武庸,你可別忘了,你曾經和我天庭秘密合作過。你若是想繼續擔任南疆盟主,就該知道怎么去做。”
  武庸接到消息,冷笑一聲,心中閃過一絲不屑之情:“堂堂紫薇,縱然是智道大能,格局也不過如此。”
  他連回應紫薇仙子消息,都懶得去做。
  他幾乎全部的心神,都集中在了自己的殺招上。
  仙道殺招——無限風!
  墨綠色的狂風驟起,卷席四面八方。
  很快,狂風壯大,形成天柱一般的龍卷颶風,帶著雷鳴般的隆隆聲響,氣勢駭人地向前橫沖直撞。一路上,拔起大樹,帶飛山石,威勢凜然,無人可擋!
  眼見大風襲來,惡意昭昭,鎮守附近的天庭蠱仙不得不嘆息一聲,加大力度催動超級仙陣。
  咯吱咯吱。
  仙陣凝聚的光暈,被無限風不斷碾磨,很快便發出不堪重負的聲音,令人頭皮發麻。
  中洲蠱仙連忙催動仙陣中的手段,但是任何削弱無限風的招數,都效果有限。
  “沒有用的,我這一招從未輕易施展,皆因它會消耗掉我身上上萬的風道道痕。不過有著如此代價,它會長久不息,除非是特殊手段才能克制。”武庸開口,表情淡然,目光中卻閃爍著凌厲的寒芒。
  “這樣的決心,這樣的意志……”目睹這一幕,遠在天庭的紫薇仙子只有在心底深深嘆息。
  武庸付出如此代價,施展出無限風,展露出了他無可更改的決意和斗志。
  武庸中年模樣,相貌普通,體格強健,眼眉細長,給他整個人增添了一分陰鳩之氣。此刻他位居諸仙最前方,傲立長空,領袖群仙,風采懾人。
  紫薇仙子將他的模樣深深地印刻在心底,她發現自己仍舊是小瞧了這個人。
  南疆武庸!
  不世梟雄!
  他有武家勇武的血性,卻又兼備隱忍的品質。武獨秀在位時,他聲名不顯,韜光養晦,就連武獨秀都看低他,直到臨死前才明白自己這個親身兒子的手段。
  他初上位,南疆紛亂,齊齊對武家施壓,大片領土淪喪。武庸依靠自身實力,還有玉清滴風小竹樓力挽狂瀾。
  夢境大戰之后,武庸又冒著風險,和天庭合作,取回南疆諸仙的仙蠱,又將這些仙蠱統統歸還,此舉給他帶來極大的威望!
  五行山脈他想要鏟除方源,稍稍受挫。但之后,陸畏因就算有著樂土傳人的名義,最終也沒有爭得過他,最終還是讓他擔任了南聯的盟主。
  此刻,天庭修復宿命蠱到了最關鍵的時刻,武庸率領南聯諸多精英,悍然出手,不顧紫薇仙子的要挾。
  因為他深深地清楚什么才是大局!
  絕不能讓天庭再度擁有完整的宿命仙蠱!!
  呼呼呼!
  無限風不斷吹襲,碾磨大陣,鎮守的天庭蠱仙嘗試了多種方法,都收效甚微。此招端的厲害,是武庸壓箱底的手段,卻尚是第一次公然亮相。不說天庭一方,就算是南疆諸仙目睹此風,也接連動容,驚喜的臉色下隱藏著忌憚和畏懼。
  很快,大陣被破開一個缺口,武庸一招手:“諸君,用命就在此刻,隨我殺進去!”
  南疆諸仙魚貫進入,鎮守的天庭蠱仙緊張起來:“他們進來了,快快,啟動第二層大陣!”
  南疆諸仙只感覺眼前大變,碧藍之光驟然升起,化為無數粉紅飛花,飛速旋轉,遮天蓋地,數以億萬,向南疆諸仙籠罩過來。
  一位七轉蠱仙站了出來,他須髯如戟,雄威驍猛,乃是鐵家的中流砥柱,姓鐵名干戈。
  他有七轉巔峰戰力,面對大陣攻勢,毫無畏懼,大喝一聲,身邊金光閃爍,密密麻麻的金色戰戟凝聚出來。
  “去。”無數戰戟宛若暴雨傾盆,撞擊在飛花的洪流之中。
  對拼下,飛花、金戈爆散成粉色、金色的光輝碎屑。
  大陣攻勢有八轉之威,但鐵干戈居然能強撐住,一時間竟沒有落到下風。
  陣道大能,八轉蠱仙池曲由就在他旁邊站著,不斷地推算著此陣的破綻。此番進攻,池曲由必將發揮巨大的作用。
  幾個呼吸之后,金戈被漫天花雨的磅礴大勢漸漸壓下,七轉蠱仙商缺挺身而出。
  他伸出手掌,掌心忽然破開一個洞口,強勁的吸力爆發出來,吸進許多花雨。
  翼黑霆大吼一聲,綻射無數藍色電芒,幫襯鐵干戈撐住場面。
  而七轉智道蠱仙夏流佩,一直站在池曲由的身后,一只手貼在池曲由的后背上,催動著智道手段,極大地加快池曲由的推算速度。
  不一會兒功夫,池曲由忽然動手!
  術業有專攻,在他的手段下,大陣的運轉立即遲緩下來,露出的破綻即便不是專修陣道的蠱仙,都能看得清楚。
  轟轟轟!
  南疆蠱仙自然沒有留手的打算,立即出手,數道威能卓絕的殺招轟擊下去,立即轟破第二大陣。
  南疆諸仙邁進第三陣中。
  天庭蠱仙震動!
  “有池仙友在此,談何大陣阻礙?”武庸大笑三聲。
  其余諸仙亦都士氣高昂。
  池曲由苦笑一聲:“我這推算的手段從不濫用,皆因要時刻消耗我的壽元。不過在此戰,我絕不能留手!”
  南疆諸仙均心頭一震。
  武庸不由地看向池曲由,兩人均看到彼此的決意!
  不過很快,池曲由的眉頭微皺起來:“這第三陣我不用推算,就一眼看破,此陣相當簡單,陣眼便是那林中最高大的巨樹。”
  大陣簡單易懂,乃是天庭故意為之,破除起來難度更要大得多。
  皆因這片樹林非同凡響,能湮滅一切殺招威能。
  每一株都是湮圣木,最中央充當陣眼的那一株更是太古荒植級數。
  南疆諸仙要攻破這些樹木,只得動用肉身。然而樹木當中,又牽扯無數藤蔓,這些藤蔓亦都大有來頭,非同小可。有的是青龍藤,有的是電絞藤,有的是鋸齒鉆心藤。
  第三陣的根本,乃是利用這片樹林的道痕,布置出來的大陣。要破除此陣,強攻其他地方,都是無用功。唯有摧毀這片湮圣樹林方可。
  南疆諸仙思索了一下,紛紛放出仙竅內的上古荒獸、太古荒獸。
  獸群沖擊樹林,和藤蔓糾纏絞殺,血雨紛飛。片刻后,大半獸群犧牲,剩下的在樹林里暈頭轉向,一小部分甚至自相殘殺起來。
  南疆諸仙臉色皆沉。
  “原來這里面還種下了七星內斗草,足以讓上古荒獸自相殘殺。”
  “太古荒獸雖不受這種內斗草的影響,但是卻有消獸爛漫氣的阻攔。”
  這種消獸爛漫氣,蘊藏濃郁的毒道道痕,對于仙植、異人、人族毫無影響,只影響野獸身軀,能令太古荒獸瘦骨嶙峋,皮消肉綻,內臟消融。
  南疆諸仙嘗試失敗,武庸正要祭出玉清滴風小竹樓,有一個站出。
  “讓我來吧。”
  群仙看去,只見這位蠱仙頭皮光滑,毫無毛發,虎背熊腰,體格雄健。正是巴家七轉蠱仙巴熊!
  “我雖不是力道蠱仙,卻修行變化道,讓我沖進去,摧毀湮圣木。”
  “不過,我只有七轉巔峰戰力,還請翼浩方大人為我加持。”巴熊神情淡漠地道。
  群仙皆是微微動容。
  巴熊只是七轉巔峰戰力,并非八轉蠱仙,此刻出擊,極其冒險,稍有不慎,就有隕落危險。
  翼浩方看向巴家太上大長老巴十八,見后者微微點頭,便對巴熊出手。
  他的加持手段不只是南疆,更聞名于五域天下,巴熊頓時感到一股無以倫比的力量,流轉在身體之中。
  他暴射而出,施展殺招,變成巨人,一路披荊斬棘,殺向最中央。
  天庭蠱仙自然不會坐視,立即催動手段阻止。
  南疆蠱仙紛紛出手,為巴熊掩護。
  最終,巴熊渾身浴血,皮開肉綻,數十處傷口深可見骨,拼盡全力終是將最中央的湮圣木推倒。
  一炷香的功夫還未到,南疆蠱仙已經連續突破三陣!
  “接下來就只得靠諸位了。”巴熊傷勢極重,已經失去了戰斗力。
  “仙友甘冒奇險,拼力死戰,不管此行結果如何,都是我南聯大大的功臣,回去后必有重獎!”武庸斬釘截鐵地道。
  巴熊輕笑一聲:“我亦是看到武庸、池曲由二位大人的舉動,方才興起拼殺之心。天庭的手太長了,屢次來我南疆。若是讓他們徹底修復了宿命蠱,那還了得?”
  “是這個理。”武庸緩緩點頭。
  他望著身邊諸仙,信心比之前更增十倍!
  中洲萬眾一心,而我南疆諸仙眾志成城,有這樣的雄師,什么大陣堡壘不能攻破?
  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