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692 帝君城戰場

中洲,帝君城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“這就是師父曾經說過的仙蠱屋?”葉凡晉升到最后的大比,此刻他仰望天空,滿臉震驚之色。
  其他參賽的蠱師,也比他好不了哪里去。
  “這些仙蠱屋通常是一個超級勢力的底蘊,沒想到一下子出現這么多。恐怕就算是將來界壁消融,地脈一統,五域亂戰,也不會出現這樣的大戰了。”葉凡心中忽然產生一股明悟。
  這個時候,葉凡的身旁忽然傳來聲音:“葉哥,這一次我們可以好好較量一下,分個高下了!”
  葉凡轉移視線,笑了笑,心中暗想:“我此番受師父之命,來中洲參加煉道大會,沒成想會遇到這樣的俊杰。就算是我在最后敗下場來,也是一場絕妙的體驗。能有這樣的結義兄弟,便是最大的收獲!”
  正所謂不打不相識,洪易和葉凡在之前的比試中屢屢優勝,很自然地便結識在一起。
  不斷地交流之下,兩人亦都惺惺相惜,一場拼酒大戰后,結拜為異姓兄弟。
  洪易接著道:“此屆煉蠱大會可謂盛況空前,前所未有。天上的那些蠱仙就讓他們打去,我們要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分內之事。”
  “多謝易弟關照,為兄明白了。”葉凡心知洪易的善意,道謝一聲后,收拾心神,開始專心面對最后的大比。
  帝君城外,中洲一方的仙蠱屋或高或低,左右分布,將帝君城團團包裹,隱隱約約形成三重防線。
  防線之外,是忽然出現的西漠八轉,以及西漠的數座仙蠱屋。
  另外一座,則是白凝冰等人操縱駕馭,方源東拼西湊出來的仙蠱屋,連名字都還未起。
  方源原本想要現身,但既然西漠蠱仙下場,他便決定再繼續觀望一陣。
  西漠蠱仙伴隨著數座仙蠱屋緩緩飛行,不斷拉近和中洲的距離,帶給后者一股強大的心理壓力。
  即便是坐鎮中央的厲煌,都有點彷徨。
  因為就算是他,戰斗經驗極其豐富,也沒有參與過這樣規模的大戰。
  厲煌參加過許多蠱仙的大混戰,但也從未見過這么多的仙蠱屋一起參戰。
  仙蠱屋遠比蠱仙要罕見得多,一般而言,很少有蠱仙個人掌握,通常都是超級勢力擁有。
  單單蠱仙獨自一人,很難有這樣的財力、精力、能力去組建出一座仙蠱屋來。而且仙蠱屋本身對于蠱仙個人而言,也不是很實用的。
  對于超級勢力而言,通常都需要擁有一座七轉仙蠱屋,在某個緊要的關口,可以充當八轉的戰力!
  八轉的蠱仙不是持續涌現出來的,許多超級勢力的太上大長老只有七轉修為。這個時候,七轉仙蠱屋就能鎮壓局面。
  仙蠱屋當然也有缺陷,比如手段固定,容易被克制。
  所以許多七轉的仙蠱屋,雖然能夠抗衡八轉,但是并不能真正媲美一位八轉蠱仙。
  此刻參戰的仙蠱屋,最少都是七轉,爆發出八轉戰力是妥妥的。
  從某種角度上來看,這就是一場牽扯到了十多位八轉戰力的大激戰!
  彷徨的心情,雙方都有。
  但是這一戰,是不得不戰!
  氣氛越加凝重,當雙方的距離縮短到一個界限,中洲第二層防線中的一座仙蠱屋發出了攻勢。
  這座仙蠱屋,小巧精致,乃是一座亭,亭之中的懸梁之上掛著無數鳥籠,各種鳥類在里面嘰嘰喳喳。
  正是天蓮派擁有的五座仙蠱屋之一——攬雀。
  攬雀中大量的鳥籠被打開,一只只火紅羽毛的小鳥,飛射而出,宛若一蓬火雨。
  這些小鳥飛到半途,體型逐漸膨脹,還原成本來模樣。
  這些鳥大如車馬,身軀赤紅,羽毛之間附著著火苗,炙熱無比。一對眼眸像是巖漿在流動,鳥鳴之聲也比較奇特,宛若巖漿流動的聲音。
  上古荒獸——火漿鳥!
  “小心,這種鳥兒能夠自爆,威能不俗得很!”西漠當中,立即就有蠱仙出聲提醒。
  “火道的上古荒獸,哈哈,讓我們來。”大笑聲中,一座模樣酷似水車的仙蠱屋,像是巨大的車輪自己翻滾出來。
  車輪中忽然飛射出一道巨大的紅光,紅光宛若絲帶,繞著火漿鳥群圈了一圈。
  火漿鳥兒發出驚叫,極力掙扎,大多數都被紅光鎮壓。少部分自爆開來,化成漫天的巖漿,竟也都被紅光吸收,紅光因此得到增強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仙蠱屋?”中洲一方驚疑不定,沒想到火漿鳥群居然如此輕易,就被破解了。
  西漠這邊也顯得吃驚,幾位八轉蠱仙都稍稍留意了一下這座奇怪模樣的仙蠱屋,他們沒有一點關于此屋的情報。
  “哦?是董家的赤河車么。”方源眼中微微一亮。
  這座仙蠱屋乃是董家從一處神秘的傳承中,發掘出來。曾在方源五百年前世的時候,綻放過獨屬于自己的異彩。
  一般而言,若是某個超級勢力打算研發、組建出一座仙蠱屋,整個過程一定是很漫長的。在這個漫長的過程中,許多情報和線索就會為人所知。
  也只有這種忽然得到的仙蠱屋,會令人意外。
  董家的蠱仙心中不免得意,沒想到這一次是來對了,剛剛交戰就收獲了一批火漿鳥。有了這些火漿鳥,整座赤河車的威能都會全方位地提升上去,尤其是速度方面。
  “來而不往非禮也。”房家蠱仙在仙蠱屋中輕喝一聲,放出大量的上古荒獸,都是犬類、雞類。
  對于這座仙蠱屋,方源更加熟悉。
  它便是房家的雞籠犬舍,乃是兩座樓并肩而建。左邊那棟屋通體明黃,檐下有著圓盤式的匾,門匾上只有一個大寫的“雞”字,右邊那棟則是朱紅,圓盤門匾上有個“犬”字。
  每一座仙蠱屋雖然都兼顧各個方面,但也有各自的特長。
  雞籠犬舍和攬雀都是在奴道方面,有著側重。前者擅長奴役雞犬,后者則是蓄養雀鳥。
  兩者轉數一樣,都是七轉層次。
  奴道的優勢,就在于消耗戰。
  這一大群的雞犬沖擊過來,中洲最外陣線上的仙蠱屋應勢而動,施展種種殺招,打得雞犬哀鳴,大片跌落。
  但是西漠的隊伍,也緊隨其后,掩殺而上。
  一時間,仙蠱屋相互對轟的雷鳴聲,狠狠碰撞的巨響,還有殺招撕裂空氣的尖嘯聲,響徹一片,震撼寰宇。
  西漠的沖勢很猛,很快中洲的第一層防線就被突破,第二層也險險被突破,勉強維持下來。
  “西漠這邊的人手和仙蠱屋,還是少于中洲。”方源心中暗嘆。
  西漠和南疆、北原、東海都不同。
  南疆方面,有著南聯,超級勢力之間的合作越加緊密。如今遍布整個南疆的烽火臺,就是明證。
  北原則有長生天領袖群雄,最近這些年來,長生天方面更是積極招攬散仙、魔道,盡最大努力將整個北原蠱仙界凝合一體。
  東海這面,則是龍公強奪了仙蠱屋,令東海幾乎所有的八轉蠱仙都顏面無存。能夠修成八轉,都是一方霸主,俯瞰天地的人物,心氣很足。龍公一下子得罪了這么多人,便造成了東海八轉的聯手。
  而西漠這邊,雖然也意識到了天庭修復宿命蠱的嚴重性,但是真正參與進來的,只有超級勢力。方源沒有見到任何一位散仙或者西漠的魔道。
  “而且西漠此戰,各大超級勢力投入進來的力量,也很保守啊。”
  “出動最多的是房家。”
  “房家將雞籠犬舍、問津塢、落英館都帶來了。不知道豆神宮他們有沒有修復好,是不是也帶來了?”
  方源心中急速思考。
  豆神宮乃是八轉仙蠱屋,若是帶來的話,就會很精彩了。
  不過方源也知道,這種可能性很小。因為就算豆神宮已被房家掌握,房家將其留在大本營的可能性極高。
  在此屆煉蠱大會中,西漠、東海的超級勢力,即便出動了力量,也比較保守,他們更忌憚彼此。
  “你們上,走這邊。”方源居高臨下,指揮白凝冰等人。
  白凝冰等人當即駕馭著仙蠱屋,沿著方源指點的路線,竟巧妙地穿過了第二層防線,在眾仙驚愕的目光中,直撲帝君城。
  但帝君城仍舊在中洲第三層防線的保護之下。
  兩座仙蠱屋一左一右,沖向白凝冰等人。
  左邊這座宮殿,錦繡恢弘,乃是天蓮派的仙蠱屋——岳陽宮。
  右邊這座莊園,結構精妙,白玉地磚,寒氣森森,飛來時帶出一片龍魂呼嘯。乃是古魂門的仙蠱屋——寒螭莊。
  白凝冰等人催發仙蠱屋的殺招,但這殺招威力不高,被岳陽宮、寒螭莊直接撞破,殺到白凝冰等人的面前。
  白凝冰等人深知自家仙蠱屋的羸弱,無奈之下,只能后撤。
  “不能撤!”一位西漠八轉蠱仙大吼,這一撤好不容易刺破的陣線漏洞,就要被彌補,錯失戰機。
  “撤!”方源的命令卻很干脆。
  這座仙蠱屋絕非是寒螭莊和岳陽宮的對手,方源必須盡量保存下來。若是在大戰前期就崩潰毀滅,那就太可惜了。
  然而,并非事實并非是方源說撤就能撤的。
  關鍵時刻,狂風襲來,將白凝冰等人牽絆凝滯。
  出手的是一座七層高樓,樓間幔帳飄飛——七轉仙蠱屋風滿樓!
  這座樓乃是風云府的兩大招牌仙蠱屋之一,和過云樓冰并稱。
  風滿樓、過云樓,能夠相互組合,形成八轉仙蠱屋風云府,威能超凡,恐怖絕倫。在方源前世五百年,風云府在仙蠱屋的排行榜上曾經一段時間名列榜首!
  有了風滿樓的牽制,岳陽宮速度更快一籌,宛若流星趕月,重重地撞在方源的仙蠱屋上。
  隨后,寒螭莊的殺招也命中。
  一瞬間,方源的仙蠱屋瓦片翻飛,棟梁傾倒,露出大片的缺口。海量的凡蠱被毀,仙蠱也損失數只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陡然現身。
  閻帝殺招!
  一記大盜鬼手迅猛一撈,直接撈了一大把蠱蟲,仙蠱兩三只!
  破防盜章節,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,各種任你觀看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