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695 天庭戰場

左路!
  這是上古時代,一百萬年前,無極魔尊在天庭中踩踏出來的路!
  起點中天門,經過名牌宮、太陽宮、五神殿、中央大殿、監天塔,忘道湖、最后終止在星馳山最巔峰的一缺抱憾亭。
  偌大的天庭,一片輝煌的明光,重重宮殿,亭臺樓閣,錦繡恢弘。
  劫運壇以碾壓之勢,一路沖殺向前。
  沉寂了無數歲月的天庭,終于在此刻迎來了戰火。
  劫運壇中,五行**師居高臨下,不斷觀察。
  他咋舌不已,動容道:“非是我親眼所見,絕對難以想象,這里的所有建筑竟都是仙蠱屋!哪怕絕大多數只是六轉仙蠱屋,但天庭的底蘊也未免太過恐怖。”
  北荒仙人之一的花子,嘻嘻一笑:“沒辦法啊,小五,這可是天庭。遠古時代,三百萬年前就創建出來,一直屹立到了今天。哪怕宿命蠱損壞,也一直是全天下的第一勢力。這樣的積累,有如此盛景也不奇怪。”
  “你看到的這些宮殿格局,乃是遠古時代天庭八轉拓全師的創舉。而后經過雕神、蘭姑、黃庭老君、峰伯、全妙仙妃等人繼往開來,不斷發展,最終形成的。”
  “整片宮殿,所有的仙蠱屋都可算是一體,能夠相互扶持。與此同時,這些宮殿也能單獨拆卸,各自提升,十分便捷。”
  “不過,你也不必太過高看天庭。這些仙蠱屋宮殿,絕大多數都是六轉級數,更關鍵的是,它們往往只擅長某個方面,并不是外界的仙蠱屋那么兼顧全面的。”
  五行**師點點頭,了然道:“我明白了,若是兼顧全面,勢必要消耗更多的仙蠱,以及海量的凡蠱。天庭自視甚高,除了三位魔尊攻打過之外,再沒有人入侵過他們。所以他們沒有必要投入這么多進去。畢竟這些仙蠱屋宮殿常年停留在天庭之中,并無外用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五行**師忽然哈哈大笑:“原來如此!我們進攻天庭,也是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。這是他們思維上的漏洞。有趣,有趣。除了三大魔尊之外,沒想到我也有攻上天庭的一日。就算是栽在這里,有這樣的經歷,我也不枉此生了。”
  五行**師豪氣四溢。他當然是北原人,縱然成就八轉蠱仙多年,但北原人的性情深入骨髓,從未改過。
  北原人以勇武為榮,偷生為恥!
  對于他們而言,戰死沙場是最大的榮耀和歸宿。
  劫運壇一路橫沖直撞,終于沖到中天門。
  這座巨門宛若小山一般巍峨佇立,門面金琉燦爛,門柱高聳粗壯,門匾上閃爍著寶玉之光。
  “這就是中天門?”
  “似乎是信道的仙蠱屋?”
  五行**師四下打量,琢磨著。
  “沒錯,歷來天庭招收新的成員,都是從下宗十大古派中選取精英。這些八轉中的英杰進入天庭,都是要通過中天門的檢驗考核。”牛魔嗡聲道。
  中天門大門緊閉,死死地擋在劫運壇前進的路上。
  中央大殿。
  龍公詢問:“中天門乃是八轉信道仙蠱屋,但在攻防上卻很薄弱,它必定阻截不了,也拖延不久。金珠子的庫存還有多少?”
  紫薇仙子立即答道:“只有三千六百多枚了。”
  龍公點點頭:“都拿出來,投放過去,協助中天門防守。我相信長生天此次突襲,必有后手。北原人勇武不假,但并非有勇無謀。我們要以不變應萬變,拖延時間,只要等到宿命蠱徹底修復成功,一切的努力和犧牲就都是值得的。”
  “是,大人。”紫薇仙子領命,立即操縱中央大殿。
  中央大殿乃是天庭所有仙蠱屋宮殿的中樞,紫薇仙子通過中央大殿,開啟天庭庫藏,盡數取來全部的金珠子。
  咻咻咻……
  高空中響起尖銳的呼嘯聲,金珠子宛若一蓬暴雨,金芒爍爍,燦爛輝煌,傾覆而下。
  劫運壇正沖撞在中天門上,中天門旋即不支,大門上裂痕彌漫。
  金珠子打在劫運壇上,發出清脆的響聲,不絕于耳。
  劫運壇巋然不動,一絲裂紋都沒有。
  金珠子的威能則剛剛顯現,一顆顆金珠子變化成一位位巨型兵卒,俱都著甲,將全身遮護得嚴嚴實實。頭盔下一片黑暗,只有兩顆眼眸,向外綻射著刺眼的金芒。而手上著握著斧鉞刀叉等等武器。
  很快,金珠兵卒就覆蓋了劫運壇。無數刀槍對著劫運壇劈砍刺割,打出無數火花。
  劫運壇一陣陣的震蕩,為了防守,仙元消耗頓時加劇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東西?”五行**師眼中迅速閃過一抹驚異之色,“每一位兵卒都擁有上古荒獸的實力,但卻沒有任何生機,好像是仙道殺招?”
  “這是金珠子。中古時代,天庭成員中涌現出一位金道大能,號稱金珠仙王。這些金珠子正是他的得意殺招,獨一無二的手段。”牛魔淡淡地道。
  花子捂嘴,嘻嘻笑道:“天庭只投放了這些金珠子,沒見到龍公、紫薇仙子現身來戰,看來他們是想穩守,拖延時間直至宿命蠱修復成功啊。”
  牛魔緩緩點頭:“這個戰術也很明智,天庭雖大,但清醒的八轉蠱仙就只有這么幾位。外面的戰場為天庭分去了許多戰力。”
  “那我們就更要抓緊時間了。”花子眼中明亮。
  牛魔沉聲道:“讓我來動手。”
  說著,他全神貫注,開始操縱劫運壇。
  一記手段被牛魔催發出來,劫運壇頓時綻射出奪目的光輝來。
  光輝當中,祥云陣陣,將金珠兵卒都推開。
  下一刻,轟的一聲巨響,劫運壇撞破中天巨門。
  長生天一行人沒有大力屠戮這些金珠兵卒,更沒有對損毀大半的中天門下死手,他們繼續展開了沖鋒。
  這是一場攻防戰,亦是時間的爭奪戰。
  既然天庭方面想要拖延時間,長生天一行人自然要針鋒相對,不能讓天庭如愿以償。
  一路轟殺,盡管陸續有金珠兵卒攔截,但都難以撼動劫運壇的沖勢。
  很快,長生天的蠱仙們就殺到了名牌宮。
  但他們看到的,卻是名牌宮遠遠高飛的景象。
  “天庭方面居然主動將這座名牌宮挪移走了!”五行**師又喜又疑。
  冰塞川沉聲道:“這同樣也是信道的仙蠱屋,里面一塊塊名牌,都標注住人名。這些人為天庭組成了一張巨大的情報網,覆蓋整個五域。”
  五行**師訝異:“那豈不是說,只要我們攻破這里,就能讓天庭的情報網徹底曝光嗎?難怪天庭不惜代價,也要挪移走這座宮殿了。”
  五行**師感到相當可惜。
  天庭的情報網,極其龐大,觸腳覆蓋整個五域。其他的勢力雖然也努力刺探外域情報,但就規模和能力,完全和天庭相差甚遠。
  天庭有十大古派作為下宗,統治整個中洲無數歲月,因此它總能挑選出適合的人,加以栽培,成就精英,大規模地輸送出去。
  而其他四域,長生天、南聯都是最近才出手,試圖整個各自本域。其余的超級家族,就算是向外派遣人員,比起天庭的手筆而言,都可算是小打小鬧。
  “也罷了。名牌宮飛走的情況,也在我們的意料當中。沒有它的阻礙,我們也節省了大量的時間,繼續前行!”冰塞川下令。
  太陽宮。
  劫運壇很快來到第三關。
  太陽宮散發出炙熱的光輝,逼得人睜不開雙眼。
  宮殿附近光線一片片的扭曲,極致的熱浪,一陣陣撲面而來。
  長生天一行人就算是在劫運壇中,亦都感覺到猛烈如虎的灼熱,烘烤著身心。
  眾仙試著催動劫運壇,想要沖撞過去。但還未接近,劫運壇表面就開始融化,海量的凡蠱被烘烤成了焦炭。
  太陽宮之強,竟然連劫運壇都接近不了。
  它是掌管調控整個天庭的光照,擁有數只光道八轉作為核心,本身防御力十分薄弱,比中天門還要差勁,但劫運壇根本接近不了。
  轟、轟、轟。
  劫運壇停留在半空中,一記記殺招催發出來,遙遙轟擊太陽宮。
  但是種種殺招,最多打到太陽宮面前,就被無限的光明和熱浪消融瓦解。
  “這關難過了,可惜我們這里并無光道、暗道的人手。”五行**師眉頭深皺。
  “無妨。”牛魔嗡聲道,“太陽宮外強中干,只要沖入內部,就能輕易搗毀。就讓我來吧!”
  “嗯嗯,我們一起去。”花子趴在他的肩頭,笑嘻嘻地道,渾然沒有一絲的緊張感覺。
  五行**師嚇了一跳。
  他深知此舉極具危險,外面的光照太過猛烈,若無針對防護,八轉蠱仙都撐不了多久,就會像蠟燭一樣被溶解。
  “這是否太冒險,我們可以想想其他辦法。”五行**師斟酌語氣道。
  冰塞川卻緩緩搖頭:“兵貴神速,去吧。”
  他操縱劫運壇,不斷轟擊,為牛魔、花子二人開道。
  牛魔、花子暴射而出,速度驚人,眼看就要突進太陽宮中去。
  “想得美!”中央大殿中紫薇仙子冷笑,太陽宮威能猛地暴漲。
  “糟了。”五行**師驚呼。
  關鍵時刻,花子嬌喝一聲,小小的身軀猛地一跳,變化做一蓬粉光,替牛魔遮擋住光照。
  牛魔悲壯地大吼一聲,只身撞破太陽宮的大門,沖殺進去。
  紫薇仙子面色旋即陰沉下來,澀聲道:“太陽宮也被破了。”
  果然,十幾個呼吸之后,太陽宮坍塌毀滅。
  缺少了太陽宮,整個天庭的天空都晦暗下來。
  一片廢墟中,牛魔雙手托著花子的尸軀,神情宛若鐵鑄,一步步回歸劫運壇。
  太陽宮毀滅,長生天一行人也付出了代價。
  花子犧牲!
  看到沉默中的牛魔,五行**師想要安慰,張了張口,卻說不出話來。
  牛魔、花子并稱為北荒仙人,平日里形影不離,關系親密至極。此刻一人犧牲,一人生還,這種悲傷痛苦十分沉郁。
  花子雖死,卻面含微笑。
  牛魔注視著花子的尸體良久,花子化作無數花瓣飄飛零落,最終之余下一株嬌嫩的小花。
  牛魔將這株小花插在自己的頭發中,小心翼翼,動作罕見得溫柔,和他強硬冷漠的外形有著鮮明對比。
  “繼續。”牛魔轉過身,再次面對前方。
  而劫運壇在冰塞川的操縱下,一直在沖鋒的路上。
  Ps:龍套活動結束了,起點書評區置頂的龍套樓,將于今晚刪除。取而代之的是贈書活動的相關書評。《蠱真人》繁體第一集贈書,前期贈送給本書的諸位盟主,后期是抽獎贈書。請本書的盟主朋友們,有意向參與活動的,聯系作者本人。威信號:guzhenren1987;企鵝號:1615480696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