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696 傳奇荒獸大戰

太陽宮一破,接下來便是五神殿。而五神殿之后,便是龍公、紫薇仙子等人所在的中央大殿了。
  長生天蠱仙來勢兇惡,攻勢狂猛,不計犧牲,令天庭諸仙都感到壓力。
  “不能再讓他們這些胡作非為下去了。”龍公轉身面對紫薇仙子,“它們都給我調過來了么?”
  紫薇仙子的臉色有些難看:“只調來兩位。”
  龍公微微一愣,旋即恍然:“想必是蒼玄子沒有動身?也罷,當初它答應遷入天庭,已和元蓮仙尊約定過。調來的這兩位,依憑它們的實力,也能阻擋住劫運壇一時了。”
  五神殿已經遙遙在望,忽然狂沙大起,形成磅礴沙浪,擋下劫運壇。
  嗷吼!
  一聲虎吼,震天動地。
  沙浪飛開兩邊,露出一只小山般的斑斕巨虎。
  猛虎氣勢滔天,通體宛若金屬鑄就,金皮銀牙,一雙虎眸仿佛晶瑩剔透的紅寶石,綻射著兇光。猛虎額前的花紋卻不是王字,而是“沙”字。
  五行**師回望,吃了一驚:“天庭中也藏有傳奇太古荒獸?”
  “那是當然。”冰塞川神色平淡,“天庭**有三頭太古傳奇。這頭巨獸看似猛虎,其實不是虎類,而是煞狴。這是一種從煞氣海泉中凝聚成形的怪物。如今氣道式微,煞氣海泉早已絕跡,所以煞狴也只剩下這一頭。”
  “它是由上古時代,天庭氣道大能七煞元君栽培。七煞元君成就八轉之后,游走天下,專門尋找各處的煞氣海泉,從中提煉出煞狴。他一共提煉出了九十九頭煞狴,組成大軍,軍勢浩蕩。這些煞狴又可搭配他的仙道殺招,更增添無數妙用,在那個時代幾乎無人可擋。”
  “不過如今,只剩下這一頭了。這一頭煞狴,是最后幾只提煉而出,編號九十五。一直以此為名,后來巨陽仙祖受邀,前來天庭,見到這只煞狴,便替它取名為煞狴九十五。”
  “原來還有這樣的淵源。難怪大人對此清楚至極,如數家珍。”五行**師不由感嘆。
  他望向身后,只見煞狴九十五掀起漫天黃沙,和“劫運壇”廝殺在一起,聲勢極其驚人,展露出八轉巔峰一級的戰力!
  冰塞川接著分析道:“煞狴九十五棲息在恒沙洞中,被天庭調遣過來。青玉鶴阮丹估計也會前來,蒼玄子恐怕不會來參戰了。”
  五行**師問道:“阮丹、蒼玄子便是剩下來的兩頭太古傳奇嗎?”
  同時,心中有些納悶:為何冰塞川如此篤定蒼玄子不會參戰呢?難道天庭在這來還安插了內奸?
  冰塞川道:“不錯。阮丹是一頭太古青玉鶴,由仙鶴門栽培,自創丹道,常年蝸居在天庭中修行。而蒼玄子便是那株蒼天藤。此藤威能浩蕩,妙用無窮,三百年抽芽,三百年開花,三百年結果。結出來的果子乃是蒼天果,溶于洞天當中,可增大仙竅中的天空。因此蒼天藤又被號稱為天下第十天!”
  “天下第十天……”五行**師心頭微顫,他忽然明悟,指著左前方,“就是那株延伸到天際云霄的青藤巨柱么?”
  天庭宮殿重重,有一株巨大青藤,連天接地,比中央大殿之后的監天塔還要高聳,極其顯眼。五行**師之前闖入天庭時,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它。
  “不錯。蒼天藤乃是元蓮仙尊親自引進過來,它和元蓮仙尊有過約定,在天庭中也是十分特殊的存在,可以不聽調不聽宣,只需每隔千年奉獻一批蒼天果子。”
  五行**師聽到這里,頓覺大開眼界,他從未想過,天下竟還有一株太古傳奇荒植可以不買天庭的賬。
  仔細一想,又釋然。
  蒼天藤的效用太過特殊,天下唯一。有了這些蒼天果,天庭就可以不斷地增長仙竅中的天空,能極大地增強底蘊。與其說是蒼天藤不買天庭的賬,更準確地說,是天庭要利用它,所以包容它。
  此刻,中央大殿。
  “不對!”紫薇仙子忽然皺起眉頭,“這劫運壇是假的。”
  “哦?”龍公側目。
  紫薇仙子執掌中央大殿,一直借助重重宮殿,無數仙蠱屋關注著整個中洲,當然更對天庭戰況保持著高度警惕。
  監天塔不能調動,紫薇仙子便催動其他仙蠱屋,發出一道琉璃光虹。
  虹光迅速劃破天際,正中“劫運壇”。
  “劫運壇”一陣恍惚,現出原形來。
  這是一頭紫色毛皮的四足巨怪。
  體型龐大,比煞狴還要大出三分。
  它像是一頭貂,渾身的紫毛油光順滑,一雙眼睛閃爍著紫晶一般的華彩。身后拖著一條狗尾巴。
  “啊!終于被發現了,你們這群天庭的笨蛋!哈哈哈……”紫貂巨怪哈哈大笑,嘲諷出聲。
  “你是……巨陽仙尊的那頭狗尾續名貂毛里球?!”煞狴九十五大為驚愕,口出人聲。
  紫貂面色猛地陰沉下去,身形猛動,宛若一道紫色閃電。
  轟的一聲。
  沙碩飚濺,狗尾續命貂將煞狴死死地壓在身下,張牙咧嘴,神情猙獰,聲音低沉:“記住,要叫我毛爺!”
  煞狴九十五大怒,低吼道:“論年齡,我才是你爺爺!”
  它奮力掙扎,狗尾續命貂卻是紋絲不動。
  煞狴九十五不由心中暗震:“這畜牲力氣怎生如此駭人?不過我豈是這么容易被你制住的?”
  “哈哈哈,笨貓,傻貂門當戶對,斗得歡來斗得妙。”正在這時,兩獸的頭頂天空中傳來一陣笑聲。
  狗尾續命貂抬頭一望,只見一位蠱仙盤坐云團之上,望著它和煞狴,發出譏笑。
  狗尾續命貂疑惑的神情一閃即逝,眼中閃過恍然的光:“原來你就是那頭青玉鶴,干嘛變得如此人模鳥樣?下來,毛爺好好教訓教訓你,讓你重新做鳥!”
  笑聲頓止,青玉鶴大怒:“好個潑貂,讓老爺我來扒了你的一身貂皮。”
  正要飛降下去,青玉鶴又身形頓止。原來是暗中接到了紫薇仙子的命令,讓它不要和狗尾續命貂毛里球糾纏,而是前往五神殿鎮守。
  真正的劫運壇雖然還未顯露蹤跡,但前進的路線是確定的。
  青玉鶴領命,正要離去,忽然一陣龐大的陰影覆蓋住它的前方。
  它抬頭一望,眼眸頓縮。
  毛里球不知何時竄上了高空,龐大如山的身體,擠壓空氣,狠狠地向它壓來。
  青玉鶴驚叫一聲,連忙化成原形,雙翅猛地一扇,修長的鶴軀就要脫離陰影。
  但下一刻,毛里球兩只爪子猛地抓住青玉鶴的鶴足。
  “給毛爺我下來吧!”狗尾續命貂猙獰一笑,強壯有力的前肢全力一拽。
  青玉鶴瘋狂扇動翅膀,但很快它就絕望地發現,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勞的。
  轟的一聲,青玉鶴被摜到了地上,立即砸出一個深坑來。
  青玉鶴雙耳嗡嗡作響,腦海里縈繞著驚嘆:“這北原蠻子的力氣好大!”
  青玉鶴掙扎欲起,毛里球卻已再次撲上。
  頓時煙塵四起,土石翻飛。
  青玉鶴不斷地發出尖叫——
  “哎呀!流氓,不要撕我的羽毛啊。”
  “哎呀,野獸,不要咬我的腿啊!”
  “更不要拍打我的優雅的脖頸啊!混蛋!”
  “脖子要折了,要折了!”
  “啊呀,腿要斷了,腿要斷了!”
  龍公:“……”
  紫薇仙子:“……”
  五行**師:“……”
  冰塞川:“……”
  最終,青玉鶴的尖叫聲達到了頂峰:“傻貓,你干嘛呢,還不快來幫忙?!”
  “哈哈哈,你剛剛不是看戲看得挺歡嗎?你們倆慢慢玩吧,我不和你們鬧了。”煞狴九十五大笑,飛奔向五神殿去。
  “你哪里走?”毛里球冷笑,身形一晃,竟飛出一個分身,閃電般射去,將煞狴九十五撲倒在地。
  “大家都是雄性,你動不動就撲倒我們算哪樣啊?!”煞狴九十五大怒。
  這句話引起了青玉鶴深深的共鳴,它在漫天的煙塵中尖叫:“就是!有種的放開我們……哎呀,別蹬我兩腿之間啊!你這個惡棍!”
  煞狴九十五很生氣,其實撲倒這個動作,它很喜歡。但是它喜歡在上面,在下面的話就代表著深深的恥辱。
  煞狴九十五被毛里球分身摁倒在地,憤怒得滿臉扭曲,齜起森森銀牙:“區區一個分身,就想阻擋我,你未免也太小瞧……呃?!”
  下一刻,煞狴九十五的神情茫然了,還透著一絲的小驚悚:“這是真身還是分身?為什么力氣還這么大?”
  中央大殿中,龍公看出了一絲端倪:“這好像是……”
  因為毛里球的全力糾纏,劫運壇爭取到了時間,終于殺至五神殿。
  “五神殿的奧妙,已經跟你詳細說明過了。接下來就看你的了。”冰塞川對五行**師道。
  五行**師擔憂地望了身后一眼:“毛爺能行嗎?它還能支撐多久?”
  “放心,它用的是成雙入對殺招,這是我長生天辛苦收藏著的盜天魔尊的手段!它能夠催發出一個分身,分身的戰力和本體完全一致。”冰塞川嘴角微翹。
  “明白了!”五行**師目**芒,死死地盯住五神殿。
  五神殿劇烈震蕩,金木水火土五行巨靈凝聚成形,向劫運壇撲來。
  劫運壇猛地爆發出一陣玄光,將五行**師直接射進五神殿內。
  五行巨靈驚怒交加,想要回防,卻被劫運壇爆發出一陣恐怖的吸攝之力,牢牢牽制。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