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698 無極出手

一百萬年前!
  上古時代。
  無極魔尊攻上天庭,一路闖蕩,天庭蠱仙奮不顧身,全力阻擋。
  無極魔尊信步而來,天庭蠱仙無人可與之匹敵,死傷慘重。
  中天門崩潰成渣,名牌宮連飛走都來不及,太陽宮、五神殿在無極魔尊面前,脆弱如紙,仿佛只是作為一個笑話存在。
  終于,當無極魔尊來到中央大殿之前,天庭震蕩,星宿意志降臨,啟動星宿仙尊曾經布置的后手——九九連環不絕陣。
  無極魔尊陷入陣中,連破百陣,這才脫離而出。
  監天塔下。
  無極魔尊望著星宿意志道:“星宿,你我同為尊者,你苦心孤詣布置種種手段來限制我,我雖恨你,卻也佩服你。如今你死我活,就算你留下手段再多,又能如何?你想阻止一位活著的蠱尊?這想法必定不能如愿。九轉尊者無敵當世,唯有同樣層次的尊者方能對付。”
  星宿意志苦笑一聲,竟是讓開了通往監天塔內部的路:“你所說的,我又豈能不知。但種種嘗試總是要去做的,否則又怎么能甘心?請進吧。”
  無極魔尊眉頭微挑:“你不阻擋我了?”
  星宿意志面色平靜地道:“既然阻擋不了,又何必多此一舉呢?無極尊者,既然你想要摧毀宿命蠱,不妨讓我陪同你去。”
  無極魔尊愣了愣,旋即他刀削斧劈的臉上,露出了一絲微笑。
  “有意思。”他輕聲一句,在星宿意志的陪同下,步入監天塔,一直走上塔頂,見到了宿命蠱。
  不久之后,無極魔尊下了塔,走出門。
  令一群重傷瀕死的天庭蠱仙大為驚異的是,無極魔尊并沒有摧毀宿命蠱。宿命蠱仍舊完整地保存在監天塔中,沒有人知道塔內發生了什么,星宿意志又和無極魔尊探討過什么。
  總之,無極魔尊面色仍舊冷酷,但眼中卻似蘊藏著一層薄薄的怒氣。
  他環視一周,目光所到之處,天庭蠱仙無不打起寒戰,斗志降至谷底。
  最后,無極魔尊的目光又定在星宿意志身上:“哼,元始仙尊、星宿仙尊你們二人生前,留下的手段和布置,絕不止這么一點吧?是看不起我?都使出來吧,我可要好好見識一番。”
  星宿意志苦嘆。
  但無極魔尊邀戰,她只能奉陪到底。
  于是,血戰再起。
  天庭蠱仙在無極魔尊的手下,毫無懸念地折損、犧牲。
  無極魔尊走到哪里,哪里就留下一地血泊和尸首。星宿意志跟著他身后,亦步亦趨,面色平靜地見證著他的殺戮。
  一番廝殺,忘道湖的湖水已經被染成了血紅。
  無極魔尊瞇起雙眼,一番殺戮令其感覺愉悅起來。
  此刻,他望著湖面上的波瀾,問道:“這是什么湖?”
  “忘道湖。”
  “忘道湖?湖如其名,好湖,好湖。我若摧毀了豈不可惜,也罷了。”無極魔尊忽然有些意興闌珊起來,“忘道,忘道,誰能忘道?”
  沉默半晌,星宿意志道:“無極尊者你難得來一次天庭,不妨再走走看看?”
  無極魔尊深深地看了星宿意志一眼:“你就不怕我把你這天庭都摧毀?”
  星宿意志語氣仍舊平靜:“你摧毀不了天庭。且不說當天庭真正面臨毀滅的危機時,會有師尊的無上手段爆發。就算你摧毀了天庭,你摧毀得了宿命蠱嗎?”
  說到這里,星宿意志的神情變得鄭重肅穆起來:“最關鍵的是——真正的天庭,不是在這里,而是在我們的心中。天庭就算毀了,也會被新一代的人重建。無極尊者你總不能是永生的吧?”
  無極魔尊靜立原地,盯著星宿意志,眼眸中的冷光冰寒徹骨。
  星宿意志與他對視,仍舊是一片平靜。
  良久,無極魔尊點頭:“不愧是星宿尊者,你說的對。”
  星宿意志似乎毫無意外:“我們再走走?”
  無極魔尊走上星馳山,在最高峰,見到了一座亭臺。
  這當然也是一座仙蠱屋。
  無極魔尊步入亭中,俯瞰偌大的天庭,除了自己闖來造成的血路和慘狀,其余廣闊的地方仍舊是一片錦繡富饒。
  無極魔尊深呼吸一口氣,強振精神:“好亭,此亭何名?”
  “一缺抱憾亭。”星宿意志答道。
  無極魔尊雙眼一亮,這座八轉仙蠱屋在他眼中毫無秘密可言,在第一眼就已被他洞悉了一切構造和運轉的奧秘。
  他點了點頭:“一缺抱憾亭,好名字,恰如其分。”
  “缺憾、缺憾,我此行目的無法達成,真的是一大缺憾。誰的生命歷程能夠完美,能沒有缺漏,沒有遺憾?”
  他像是問詢星宿意志,又像是自言自語,語氣蕭索。
  星宿意志沉默。
  無極魔尊忽然輕笑一聲,收斂起蕭索神色,恢復往日的冷酷。
  他撫掌而贊:“好一個星宿仙尊,好一番布置。只是我又起了興趣。”
  星宿意志不禁面色微變。
  星宿仙尊生前的布置,不只是九九連環不絕大陣,事實上,忘道湖、一缺抱憾亭都是她的精心策劃。
  無極魔尊無敵天下,難以正面阻擋。唯有消其斗志,解其殺意,方能最大程度地保存天庭的實力。
  而這一方面,正是智道蠱仙最擅長的方面。
  無極魔尊雖然著了道,被星宿仙尊算計成功,但心中的斗志只是消沉了片刻后,復又昂揚勃發起來。
  無極魔尊卻沒有再動手,而是望著星宿意志道:“我是生不逢時,無可奈何,參與不了百萬年后的大時代。星宿尊者你也同樣如此。所以我有一個提議。”
  “請講。”
  “你我不妨就在此亭,下一局棋。”
  “下棋?”星宿意志微微一愣,“也好,你我都需要這盤棋。”
  之后數天,無極魔尊就留在一缺抱憾亭內,與星宿意志斗棋。
  當無極魔尊飄然而去,星宿意志也消失在亭中。一缺抱憾亭,至此成了天庭中的禁地。
  尋常的時候,一缺抱憾亭毫無異狀。但有時候,天庭的蠱仙會意外地在亭中,發現兩個身影。
  不管從哪個角度去看,這兩個身影都是側對著外人。兩個身影一男一女,酷似星宿仙尊、無極魔尊的模樣。
  但凡見到這樣景象的天庭蠱仙,絕大多數都在數天之后暴斃身亡。極少的幸運兒挺過難關,繼續活下去,自身實力得到夸張的進步。
  許多年后。
  元蓮仙尊想要解除一缺抱憾亭這個隱患,結果搖著頭,下了星馳山。
  又過了許多歲月。
  巨陽仙尊受邀,來到天庭參觀。他見證了繡樓,看到了狂蠻魔尊留下的三張血皮,又進入監天塔,見識到了宿命蠱。最后他來到此處,卻不上山,只是遙遙望了一缺抱憾亭一眼,便轉身離去。
  這些記載在一瞬間,都迅速地在龍公的心中流淌而過。
  “巨陽仙尊忒的奸詐,當初一定是看出來什么。冰塞川竟然能調動無極魔尊特意留下來的力量?”
  龍公急速思索,他想要阻擋冰塞川,卻沒有克制的手段。
  他敏銳地感覺到,一股玄之又玄的氣息,從冰塞川的身上迸發而出,轉眼就消失無蹤。
  在遠處,星馳山頂峰。
  原本空無一物的一缺抱憾亭里,徐徐顯露出兩個對弈的身影,還有他們之間的棋盤。
  兩個身影一男一女,雖只能望得見側臉,仍可見女子的絕世容顏,男子的冷酷神色。
  正是雙尊對弈的情景!
  空氣中泛起一陣漣漪,雙尊對弈的景象原本一動不動,忽然鮮活起來。
  星宿目泛復雜神情,抬眼望著對面的無極:“你等的人到了?”
  無極魔尊微微搖頭,嘆了一口氣:“我等的人還未來,不過是有一位繼承了我一道真傳的家鄉人。既然如此,不能不幫。”
  說著,他手中輕輕捏起棋盤上的一枚棋子,然后隨手一彈。
  整個過程,無極魔尊始終沒有回頭看戰場一眼,更談不上轉身。
  棋子飛出一缺抱憾亭,雙尊對弈的身影便又徐徐消散,空留一座山頂亭臺。
  棋子速度驚人至極,剛剛飛出亭子,就已射中了龍公。
  龍公身軀劇震,滿臉震駭之色。
  撲通。
  下一刻,龍公直愣愣地從高空摔下去,砸在地上。
  棋子的力量化為一套銀白色的虛幻鎖鏈,將他五花大綁,并且深深地插入他的虛竅中,將虛竅內的所有蠱蟲也都牢牢禁錮。
  龍公瞪大雙眼,呼吸自如,卻不能動彈分毫。
  他發現他的力氣還在,但每當他用力嘗試掙脫,鎖鏈上總會傳來一股相等的力量,盡數抵消他的一切努力。
  這是九轉仙道殺招!
  龍公被死死束縛住,他催發的龍氣自然分崩瓦解。劫運壇、冰塞川再次得到自由。
  冰塞川長嘯一聲,狠狠向龍公撲殺過去。但他催發出的最強殺招,剛剛抵擋龍公頭頂,那銀色的鎖鏈就發出一陣毫光,將冰塞川的殺招輕易遮擋。
  龍公因此安然無恙。
  冰塞川心頭一沉:“這九轉殺招雖然束縛了龍公,但似乎也在保護他。是因為雙尊對弈,雖然是有無極魔尊的力量,但同時也摻和了星宿仙尊的意志么?”
  殺不死龍公,冰塞川果斷放棄。
  他跳入劫運壇,下一刻,劫運壇轟的一聲,將中央大殿撞得稀巴爛!
  紫薇仙子只得帶著正元老人,倉皇飛遁而出。
  ps:《蠱真人》繁體贈書活動正在進行。敬請本書的盟主們,有意向參與此次活動的,聯系本人,會有本人簽名的書籍贈送。聯系方式:威信guzhenren1987,企鵝1·6·1·5·4·8·0·6·9·6。聯系時,請備注起點id名稱。贈書盟主活動截止到6.30。7.1開始進行《蠱真人》繁體書抽獎贈送活動。
[kanmaoxian]